暴君劉璋 其他類型

暴君劉璋

第334章戰前(求訂閱)

[更新時間]2013年06月21日 11:40 [字數] 3408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眾青衣羌頭領鬱郁而去,馬超氣也消了大半,就在這時,一名士兵來報:「少將軍,我們在打掃戰場的時候,有人從關上丟下一封信。」

士兵雙手呈上一張摺疊紙,馬超接過,展開一看,立刻大喜。

馬岱道:「大哥,可是陽平關細作發來?」

「非也。」馬超將信遞給馬岱,馬岱一看,也是一喜,交給馬鐵,馬鐵交給馬休龐德,都是驚喜異常。

馬超哈哈一笑道:「沒想到雲祿在川軍營中,還送來如此機密情報,劉璋這次死定了。」

騾次多虧了姐姐,我軍攻城疲憊,若非姐姐消息,也許還要等到二十日以後了。」

馬超問龐德道:「令明,這是我們攻擊陽平關第幾日?」

「十四日。」

馬超嘆了口氣道:「也就是說,我們南下已經十八日了,超過我對父親承諾的半月,但是劉璋雖然卑鄙無恥,也算有膽有識,多三日,不冤。」

「傳令。」馬超大聲道。

「末將在。」馬岱,龐德,馬鐵,馬休等將一齊拱手。

「秘密集結三千,不,兩千精銳兵力,由龐德率領,趁夜潛行陽平關外山林,今夜攻城。」

「是。」龐德朗聲領命。

「劉璋,真想看看你被我擒住的樣子。」馬超捏緊拳頭,這麼多日受的氣,終於可以發泄了。

…………

青衣羌營,高塔與那可多一起回到大營。那可多一路對高塔感念有加。

「高塔啊,你是我青衣羌大部沙陀部首領,在青衣羌舉足輕重,以後青衣羌部落之事,你也要協同管管埃」那可多意味深長地說道。

「多謝首領提拔。」高塔深深下拜,臉有喜色,其他青衣羌頭領都有不屑之色,半路離去。

那可多看了那些人一眼,又是氣憤又是輕蔑,現在自己有了高塔支持。再加上馬氏西涼軍和先零羌,完全控制青衣羌是遲早的事。

「到時候有你們好受的。」那可多看著那些不打聲招呼就離去的頭領,憤憤想著。

「首領,那屬下就告辭了,今夜就召集一些小頭領,商議整兵之事。」高塔向那可多行禮道。

「不用那麼急,呵呵呵。」那可多擺手,和藹可親地笑著。

「要的,要的。必須儘早,不能誤了神威將軍大事埃」

高塔告辭那可多。回到營帳,側眼一看,只覺得大帳外的衛士有異樣,濃眉一沉,卻沒猶豫,高塔一步踏入大帳。

「上。」

只聽一聲冷喝,幾個大漢撲上來,一起將高塔按倒,高塔抬頭一看。只見帳中已經聚滿了青衣羌大小頭領,胡車兒站在右下首位。

「為何如此?」高塔大聲道。

「為何如此?哼哼。」一個年輕頭領踏步上前,不屑地看著高塔道:「這恐怕得問高塔頭領自己吧?你是如何獻媚馬超,迎合敗類那可多,如何為自己謀取前程的?你自己還不清楚嗎?」

年輕頭領冷眼厲色,眼中充滿不忿。

又一個小頭領道:「高塔,我真是錯看了你。想當初你也是我青衣羌英雄,十幾年隨老首領縱橫草原,但有犯我牧場者,你高塔一馬當先。現今老首領屍骨未寒,你竟然就迎合叛徒,獻媚仇人,枉我以前一直把你當大哥看待,我呸。」

「高塔埃」一個四五十歲的老頭領,走出來看著高塔,無比痛心地道:「當初你還是沙陀部一個普通勇士的時候,血氣方剛,恩怨分明,我記得有一次,我和你還有一個納言部的壯士,遇到一群野馬。

野馬之王駿健無匹,我和你都沒馴服,最終是納言部的壯士馴服,可是納言部壯士馴服野馬,幾次被摔在地,最後還沒回到部落就重傷不治。

當時沙陀部正與納言部有牧場之爭,我勸你把馬自己牽回去,留做坐騎,一匹駿馬在草原上就是勇士的生命,有了駿馬彎刀,就能征服一切。

可是,你卻拒絕了,是你一個人牽著馬,扛著納言部壯士屍體,到了納言部,在納言部勇士敵意的目光和刀槍劍戟中,將馬交給了納言部壯士的家人。

當時你是何等慷慨激昂,豪氣萬丈,你不愧是蒼狼與雄鷹的兒子,隻身化解了納言部與沙陀部仇怨,可是如今,你看看你是什麼樣子?你真是讓我失望埃」

老頭領痛心疾首,白鬍子顫動。

「鐵托,你也要叛我嗎?」高塔透過人群看向自己的親信勇士。

鐵托站在人群最後面,猶豫一下,分開人群出來,向高塔深拜一禮:「頭領,對不起,鐵托一身本事都是頭領栽培,但是為了沙陀部,為了青衣羌,請首領原諒。」

「哈哈哈。」高塔突然大笑出聲,冷眼看著眾人:「一群叛賊,你們以為我沒有準備嗎?」

眾人眼睛一睜,高塔猝然發難,以千鈞之力盪開兩個押著自己的勇士,退到大帳門口,手一拍,一大群沙陀部勇士湧入,將一眾大小頭領團團包圍,眾頭領都是一驚。

「哈哈哈。」高塔大笑道:「我就知道你們會來這一手,早在大帳周圍暗部勇士,你們今天都得死。」

「你,你,高塔。」老首領指著高塔,嘴唇和手指顫抖半天憋出一句話:「你真是無可救藥了。」

「無可救藥?」高塔冷聲道:「無可救藥的是你們吧?竟然敢與天威將軍作對,我現在最後問你們一遍,誰願跟隨那可多首領,效忠天威將軍?敢說個不字,立刻挫骨揚灰。」

高塔冷眼看著眾人,眾頭領都甚驚懼,突然一個頭領衝出來,向高塔跪倒:「高塔頭領,我錯了,可是都是他們脅迫我的,我有眼無珠,我願跟隨那可多首領,效忠天威將軍。」

頭領不住叩頭,周圍一片鄙夷的目光,而幾個人卻都是臉色掙扎,高塔看著那頭領笑道:「很好,你站到一邊。」

頭領忙點頭哈腰站到一旁。

高塔冷眼在每個頭領身上逡巡,幾個頭領一看高塔眼色不善,又看了一眼一邊鬆了一口氣的頭領,立刻跪出請罪,高塔揮揮手,幾個人也站到了一旁。

高塔大聲道:「還有嗎?胡車兒,你也要死在這裡嗎?漢人有兩國交戰,不斬來使的傳統,你可以出來,我將你交給神威將軍,神威將軍英雄蓋世,不會殺你的。」

「我呸。」胡車兒呸了一口,恨聲道:「高塔,幾年不見,沒想到你變成這樣子,比搖尾巴吃屎的野狗還不如,想要我屈膝馬超,丟主公顏面,你做夢。」

胡車兒臉色漲紅,只沒想到自己這個發小如此不堪,自己死了事小,可是主公還等著自己復命呢,都怪自己不會說話。

當初在懸崖下,主公臨死也沒放棄自己,自己卻連這麼個任務都完不成,還連累所有反馬超的青衣羌頭領死難,自己真是死不足惜。

鐵托痛心地看著高塔,不明白自己的頭領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

「那就怪不得我了,來人,將這些人亂箭射死。」高塔大聲道。

「等等。」就在這時,一個頭領冒出來,向高塔笑道:「高塔頭領,誤會了,我乃是那可多首領留在你們身邊監視叛徒的,沒想到高塔頭領如此忠心,可別誤傷,我這就過去。」

頭領喜滋滋地走到一旁,高塔點點頭,淡淡笑了一下,一揮手:「放箭。」

「嗖,嗖,嗖。」

利箭離弦,一眾大小頭領正欲拚命,卻猛然發現箭矢根本沒朝自己射過來,上百支利箭射向那幾個投誠的頭領,全部釘成了馬蜂窩。

那可多的親信和一眾投誠頭領,全身羽箭瞪大眼睛地看著高塔,不甘倒地,死不瞑目。

「怎麼回事?」

「高塔,你這是幹什麼?」

一眾頭領都疑惑地看向高塔,高塔哈哈大笑,走過去拍了一下胡車兒和幾個頭領肩膀,對鐵托點點頭,輕聲說了句:「好樣的,沒給我丟人」,又向老頭領行了個禮。

「高塔得罪,實乃情非得已,要不是如此,怎麼能知道誰是真心反馬?」

高塔看向一眾驚愕的頭領道:「馬超乃是西涼第一勇將,號神威將軍,羌人莫不懼之,要反他,豈能不謹慎?你們也太草率了,幸好我早在大帳外布有親信勇士,一怕馬超那可多對我沙陀部發難,能夠抵抗,二來就是應付這樣的局面。」

一眾頭領看向那幾個被射死的頭領,後背都是一陣發涼,如果和這些人商量反馬,前半夜商量,後半夜就得被西涼騎突擊了。

「好了。」高塔走上前道:「現在這裡都是信得過的兄弟了,大家說說,怎麼反馬吧。」

「那還不簡單,不是說過了嗎?」胡車兒鼓著眼睛道:「明日我川軍會邀馬超決戰,你們就趁機發難。」

高塔道:「我今天對馬超虛以委蛇,說四日後青衣羌必下陽平關,就是這個考慮,可以在明天的兩軍決戰中先按兵不動,待激戰正酣,猝然發難,但是。」未完待續。。。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暴君劉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