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劉璋 其他類型

暴君劉璋

第330章必破陽平關

[更新時間]2013年06月19日 21:04 [字數] 5674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要求還不少。」劉璋看著女孩,雖然這女孩滿嘴漏油,謊話連篇,但還是很可愛的,人家一直叫疼,也不好真打,沉聲道:「那好吧,你還是回傷兵營躺著,要是敢逃跑,那就不是打五軍棍那麼簡單了。」

「知道,知道,小女子知道。」女孩拍了拍鼓鼓的胸脯:「嚇死人家了。」

…………

青衣羌大營,高塔正擦拭著自己的彎刀,擦了一遍又一遍,高塔舉起彎刀,明晃晃的刀身映入眼眸。

一旁的親信定定地看著,他手臂纏了一圈破布,是白天攻城受的傷,馬超以藥草不足為由,拒絕給青衣羌士兵治傷,破布裡面連葯都沒包。

「彎刀啊彎刀,你什麼時候才能為我手刃仇人,還青衣羌光榮。」高塔輕輕撫摸刀身。

看著彎刀許久,高塔突然一刀砍在案几上,一臉不甘的怒色,刀刃切開茶几,從几案下面露出,高塔恨聲道:「那可多,先零羌,馬氏西涼軍,都該死,我定要你們血債血償。」

「輕聲,輕聲,頭領。」親信忙道,雖然他現在也恨先零羌和馬氏西涼軍,可是形勢比人強,青衣羌區區幾千人,家小還控制在先零羌手中,何況是神威將軍馬超領軍,根本無力反抗。

「頭領,小聲些,要是被那可多的親信聽見了可不得了,我們還是等回到羌部,解救出家小,然後與細封池頭領。加上白馬羌人馬,再圖復仇吧。」

「談何容易埃」高塔長嘆一聲,青衣羌早已四分五裂,又是傀儡那可多統治,就算細封池和白馬羌的人加起來,也不夠先零羌的五分之一。

何況,就算青衣羌不滿,但是誰又敢輕易反抗馬超。

就在這時,一名羌兵來報:「頭領,故人來訪。」

「故人?」高塔疑惑道:「我沙陀部要麼被先零羌控制了。要麼就在營中,哪來的故人?」

「頭領,看看再說。」親通道。

「也罷,叫進來。」

胡車兒從外面走進來,高塔一看到胡車兒那顆尖腦袋,立刻眼睛一睜,猛地大喜,哈哈大笑道:「車兒,好久未見。你怎麼來了?你不是在給漢人當官嗎?」

高塔陰霾一掃而空,放下彎刀。大步走到胡車兒面前,猛拍了胡車兒一巴掌:「聽說你都當上漢軍的都尉了,混得不錯嘛。」

「哎喲,輕點,全身是傷呢。」胡車兒咬牙切齒,瞪了高塔一眼。

高塔一把扯開胡車兒的衣服,裡面果然傷痕纍纍,怒道:「可是那劉璋知道你是羌人,把你趕出來。還暴打你一頓?哼,等攻下陽平關,哥哥就給你報仇去。」

「放屁,你報仇找錯對象了吧?先零羌和馬超才是青衣羌的仇人,我這次就是來為我青衣羌報仇的,還有,本將軍現在是將軍。俸佚八百石,且是蜀候親信將軍,不是什麼都尉。」胡車兒得意地道。

「看把你拽的。」高塔說完凝眉道:「車兒兄弟,這事你也知道了?」

胡車兒走到案幾前一屁股坐下。用力拔出彎刀把玩,彷彿又回憶起以前在草原的日子,對高塔道:「那還有誰不知?先零羌假借吳班,暗害了老首領,就是想稱霸西羌十三部,這事誰不知道?

我這次就是奉蜀候命,來請大哥你,還有我青衣羌的壯士,在川軍向西涼軍進攻之時,趁機發難,要了先零羌的命,重現我青衣羌光輝。」

胡車兒說得慷慨激昂,高塔道:「感情車兒兄弟是來為劉璋做說客的。」

「說客?我是說客嗎?」胡車兒疑惑地看向高塔,自己這輩子竟然還能和說客搭上關係?真不可思議。

「不是說客嗎?」

「是說客嗎?」

「不是嗎?」

「哎呀,好了。」胡車兒大吼一聲,摸摸頭道:「不管是不是說客,就問大哥一句,大哥你干不幹吧?」

「頭領。」親信對高塔道:「不論如何,這是千載難逢的時機啊,川軍有五萬多人,如果我們加入,就有六萬,而西涼軍變成六萬人,人數基本持平,我們又是臨時發難,勝率很高埃」

「西涼軍的六萬人,能用川軍的六萬人來衡量嗎?」高塔斥了一聲。

「大哥,你什麼意思?」胡車兒站起來,怒道:「你這麼說就是瞧不起我們川軍了?我告訴你,這次我們出戰西涼,西涼必敗。」

「車兒兄弟,我可不是要污衊你川軍,只是就事論事,上次的大戰你又不是沒看見,川軍幾萬人的大陣,還沒支撐到一個時辰,就全面潰敗了,我如何信你?」

「你……好,既然你這麼瞧不起我,絕交。」胡車兒怒氣沖沖道。

「別,別,別。」親信忙勸胡車兒,又對高塔道:「可是首領,就算川軍戰不過西涼軍……」親信看到胡車兒眼睛一瞪,接道:「退一萬步講,假如川軍真的戰不過西涼軍。

可是川軍有五萬人,可比細封池和白馬羌多多了,如果我們回到草原,在先零羌監視之下,更加難以復仇,無論如何,這都值得一搏埃」

親信期冀地看著高塔,高塔沉吟半響,還是擺擺手道:「不行,不能反。」

「高塔,你想認賊作父嗎?枉我稱你為大哥,你竟然如此是非不分善惡不明數典忘宗無恥下流,好,我們戰場上見。」

胡車兒說著就要走,親信連忙拉住,連聲道:「車兒兄弟,你能不能有點說客的樣子,哪有說客一言不和,就要撂挑子走人的?」

又急問高塔道:「頭領,為什麼啊?」

高塔對親通道:「你說得沒錯。和川軍合作,的確比和細封池白馬羌合作勝算大一些,但是你想過沒有,我們牧場,馬場,一家老小都在先零羌監視之下,要是我們在這裡反了,就算打敗西涼軍,我們的草原怎麼辦?草原沒了,我們打贏了又有什麼用?」

親信一下也凝重起來。

「我說高塔。你到底願不願意?」胡車兒不耐煩地問道。

「說客有你這樣逼人的嗎?」高塔看著胡車兒氣道,神色凝重,一邊是千載難逢的復仇良機,一邊是草原親人的安危,高塔實在下不了決心。

成都。

黃玥穿著一身淡黃衣裝,在書桌前寫著什麼,侍女荷花在床上逗弄劉康。

「來,抓,抓。」荷花將一支筆往劉康手上遞。劉康一把抓在了手中,又把一把木匕首遞上去。「抓,抓。」劉康又一把抓在手中,荷花立刻開心地笑起來。

「夫人,夫人,你看,小公子左手墨筆,右手軍劍,文武雙治,乃一代明主埃」

黃玥回過頭。對荷花道:「荷花,我給你說了多少次了,等主公回來了再讓康兒行半歲禮,還有。」

黃玥嚴肅地對荷花道:「枉論儲位是死罪知道嗎?循公子才是長公子,康兒是弟,今天就饒過你,要是我以後再從你嘴裡聽到什麼文武雙治。一代明主的話,我會直接治你的罪。」

「哦。」荷花答應一聲:「我只是讓小公子熟悉一下,以後才能抓的讓大人高興嘛,以後荷花再也不敢妄言了。」

黃玥點點頭。手上寫滿了一張紙,輕輕放下筆,雙手拿起來一行一行的看。

「只是。」荷花又道:「前面的軍報傳回來了,說大人這次一去前線就打了大敗仗,恐怕短時間回不來了,能趕得上公子半歲禮嗎?」

黃玥面色落寞下來,軍報她也知道,心裡擔心劉璋安危,可是自己身為女子,實在不該對軍政妄言,「趕不上,就不辦了,等到滿歲的時候辦吧。」

黃玥說著,揭開紗罩,將手中的信遞到油燈上,點燃一點點燒了,荷花道:「夫人,你每日都給大人寫信,可是又不寄出去,這有什麼用啊?大人也沒說夫人不能給大人寫信,夫人寫好信,叫軍士帶過去不就好了嗎?」

黃玥將點燃的信放進瓷盤,幽幽嘆了口氣,沒有答話,在紗燈下,又開始沙沙落筆,這是劉璋走後,每日夜間唯一能做的事了,以前劉璋出征荊州,自己也想寫信,可是卻不知道用什麼名義寫。

現在能正大光明寫信,不也是一種幸福嗎?

劍閣關。

劉璋離開后,蠻軍分批到達,蕭芙蓉和寶兒接收蠻軍入關,按劉璋的指示,沒有聲張。

為了保密,蠻軍不能訓練,就在山中由花孩兒沙摩柯和寶兒帶著,蕭芙蓉寥落無事,帶著桑葉在劍閣小鎮上瞎逛,臉上有些落寞。

街頭一個大肚婆走來,吸引了蕭芙蓉目光,蕭芙蓉摸摸肚子,神情沮喪,桑葉道:「夫人,你怎麼了?」

蕭芙蓉搖搖頭,「沒什麼。」大肚婆從蕭芙蓉身邊走過,還驕傲地摸著肚子看了蕭芙蓉一眼,氣的蕭芙蓉狠狠一跺腳,桑葉輕輕抿嘴笑了一下。

這時兩人逛到一個算命的攤子前面,算命的是個獨眼龍,也不知是真獨還是假獨,反正戴了一個斜挎黑眼罩。

「嘿,姑娘,算個命吧。」獨眼龍熱情招呼,一看苦大仇深的蕭芙蓉,就像是冤大頭,只要自己說兩句好話,那銀子還不大把大把的?

蕭芙蓉看也沒看獨眼龍一眼,生氣地說了一句:「不算。」

「姑娘,你印堂發黑埃」獨眼龍不放棄。

「你腦袋才發黑呢。」蕭芙蓉看著獨眼龍大怒,獨眼龍嘿嘿一笑,做出莫測高深狀,對蕭芙蓉道:「嘿嘿,姑娘印堂發黑,尚不自知,如果沒有本大仙指點,恐怕禍事不日將至,如果有了本大仙指點,那就化險為夷,大富,大貴埃」

獨眼龍拿著一把紙扇,得意地轉著頭。

「你要指點我什麼?」蕭芙蓉冷冷道。

「姑娘黑氣撲面,是有煞星將臨。二十日之內不能往西走,否則會遇到糾纏你一生的敵人埃」

「我偏要往西走呢?」

獨眼龍搖搖頭:「年輕人就是執著啊,不過也無妨,我這裡有一粒丹丸,僅值兩百個錢,只要姑娘吃下,就算姑娘往西走,也可萬事大吉,而且掌紋乃世所罕見的鳳紋,額頭搖光。赤鳥二星拱衛,乃母儀天下之相也,姑娘乃皇后命埃」

蕭芙蓉聽到開頭幾句還好,只是有些不耐煩,待聽到后兩句,猛地想起成都算命的事,勃然大怒,一把搶過獨眼龍手上的丹丸摔在獨眼龍臉上,一腳踢翻獨眼龍的算命攤子。

扯起旁邊的布褂就朝獨眼龍打去。一邊打一邊道:「我要你胡說八道,我要你皇后。本姑娘現在還是小妾呢,兒子都沒一個呢,要你亂說,要你亂說。」

獨眼龍被打的滿地亂爬,大聲求饒,桑葉看著腮幫子鼓鼓的蕭芙蓉,一邊笑一邊拉蕭芙蓉。

「好了夫人,打一打就夠了。」

這時一名便裝士兵走過來,對蕭芙蓉道:「夫人。主公軍令,已經到了劍閣。」

蕭芙蓉點點頭,氣憤地把布褂砸在獨眼龍身上,轉身離去,周圍一大群看熱鬧的人,桑葉對周圍喊道:「鄉親們,以後千萬別信這瞎子胡說。今年上半年我家夫人懷孕,他說一定生男孩,沒想到卻生了女孩,弄得我家夫人被夫君嫌棄。你們可不要上當了。」

桑葉說完跟上了蕭芙蓉,一群百姓看向獨眼龍,俱是一臉不平,一個大媽驚訝道:「哈,難怪上次我向他求卦問我兒四科舉仕中不中,他說往西就中,結果我兒子向西走了半個月,現在還在家務農呢,你這個大騙子。」

「揍他。」

「揍他。」

一群人向獨眼龍圍攻過去。

「夫人,主公軍令,讓夫人帶所有五溪軍過沓中,五日之期,直進木台上關鐵龍等要害關卡,切斷西涼軍後路,嚴密布防。」

「五日?」蕭芙蓉一皺眉,沉聲道:「知道了。」

士兵退下,蕭芙蓉拔了一下長劍,又「唰」地一聲貫了回去,臉上憂慮,桑葉道:「夫人是怕不能按時到達地方嗎?」

蕭芙蓉道:「五日是有點緊,但是以五溪人攀山越嶺的速度,也能夠辦到,夫君的命令我都會照著執行,盡全力而為,沒什麼好擔心的。」

蕭芙蓉說著,突然轉身對桑葉道:「桑葉姐姐,你說我是不是有毛病啊?」

蕭芙蓉皺著秀眉,很認真地問道,桑葉撲哧一笑,還沒聽說過誰說自己有毛病的。

「夫人怎麼會有這般想法?」

「不是嗎?」蕭芙蓉轉過身,紅著臉道:「我都跟著夫君兩年了,幾乎一直,一直都在一起,玥姐姐剛一個月就,我還是沒……這個樣子,我是不是真有毛病啊?」

蕭芙蓉吞吞吐吐說完,睜著黑溜溜的眼睛看著桑葉。

桑葉知道蕭芙蓉在想什麼,笑道:「夫人不必擔心,這種事該有的時候就會有的。」

「是嗎?」蕭芙蓉不信任地看了桑葉一眼。

……

陽平關,西涼軍第十四日攻城,劉璋踏上城頭,這次帶上了那個西域女孩。

劉璋是不相信她會破敵的,可女孩說她會快速治療外傷,並帶了兩瓶快速治療外傷的葯,可以幫川軍的忙。

這種藥物產自西域一種植物,能快速使比較淺的傷口凝結止血,恢復戰鬥力,適用於輕傷,也可暫緩重傷,據說是女孩的胡商父親所販賣,女孩就是用這種葯,才在重傷的情況下,從關中逃到漢中存活下來。

劉璋讓她用一個傷兵做實驗,果然療效奇特,劉璋便允許了女孩上城,一上到城牆,女孩似乎沒感覺到前面西涼軍千軍萬馬的壓力,呼喝聲踏馬聲恍若未聞,在城牆上歡呼雀躍。

「哇,你們的城牆好高啊,你們這一塊,在我們那可以做三四塊了。」

「哇,你們的長矛看起來好鋒利,我們都是用青銅的呢,不過我們也有一些劍,比你們的鋒利,吹毛斷髮。」

「嗚,嗚嗚。」悠揚的號角聲響起,西涼軍開始進攻,數萬馬蹄踩踏大地,萬物震顫。

「哇,你們打仗一次都出好多人哦,好氣派哦,如果我們西域哪個國家有這麼多人,一定稱霸的。」

「哇,看看,你們的箭射的好高,不過沒我們從安息買來的硬弓射的遠哦,哇……」

「你哇夠了沒,有完沒完?」劉璋第一次感覺到什麼叫真嗦,據科學家研究,話嘮的人確實與常人大腦構造不一樣,神經錯誤搭配,簡單來說,就是腦子短路,這西域女孩典型腦子短路。

「你不是幫我破敵嗎?吶,拿把劍去殺敵吧,別在這礙著人。」劉璋讓士兵遞給女孩一把劍,女孩悶悶不樂,一把把劍抓過來,看了一下,委屈地撅著嘴道:「我又不會打,身上還有傷,一上去就被敵人殺死了,我才不去。」

「來人,把她帶到藏兵洞去。」

眼見西涼軍攻城,劉璋不耐煩了,凝眉觀察敵勢,西涼軍如昨日一般,在關前堆土,然後大軍向陽平關殺奔過來。

馬超勒馬而出,對後面的西涼將軍朗聲道:「你們都聽好了,準備好衝鋒,今日我西涼大軍必破陽平關。」未完待續。。。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暴君劉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