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劉璋 其他類型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其他類型 > 暴君劉璋 > 第329章拖出去打(求訂閱)

暴君劉璋

第329章拖出去打(求訂閱)

[更新時間]2013年06月19日 21:04 [字數] 5675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女孩眼睛一眨,對法正道:「你看我受這麼重的傷,還不知道嗎?」

法正對劉璋道:「先零羌殲滅了青衣羌許多貴族,這女子果真是青衣羌的人。」

劉璋點點頭,女孩雖然說漢話,但是口音確實不是漢人,劉璋有了上次教訓,這次仔細分辨了,應該不是裝出來的。

這附近的異族,只有羌氐,而女子受這麼多傷,肯定是被圍攻,女子談吐都不像完全沒受過文明的異族人,當是羌氐貴族,這樣推理過來,也只有現在被欺壓的青衣羌才可能出現這樣的人。

如果這個女孩果真是青衣羌的,那麼……

法正率先問道:「你到底是什麼身份?一五一十說出來。」

「我說出來,你們不許拋棄我,更不許殺我。」女孩弱弱道。

「放心吧,就算你是先零羌的,我們也不會動你半根毫毛。」劉璋看著這女子,的確一臉天真無公害的樣子,就算是先零羌的什麼壓寨夫人女兒聖女聖姑啥的,放了也不打緊。

女孩咬咬嘴唇,猶豫良久,橫心說道:「我乃是青衣羌首領之女,因為先零羌攻我大寨,擄虐族人,我才逃出,后被先零羌和西涼人追殺,才跟著難民逃到此處。」

女孩說完向劉璋拜了下去,滿臉悲傷,帶著一點顫音道:「我知道現在我們羌人正在和你們打仗,也包括我青衣羌,所以不敢直言。但是我相信青衣羌與你們作戰,一定是被先零羌逼迫,還請大人開恩恕罪。」

女子說完珠淚連連,微微抽泣,在寒冷的夜風中如同薄柳。

「抬起頭來。」劉璋道。

女孩抬起頭看向劉璋,粉嫩的小臉淚光盈面,傷心莫名,劉璋盯著她,過了一會道:「姑娘既然是青衣羌首領之女,想來是擔心前仇。姑娘大可不必擔心。

伏擊我漢太守之事,我知道有他人所為,反而是青衣羌被西涼軍裹挾,姑娘可願意到西涼軍大營,說服你父舊部與我們川軍協同作戰,共同抵抗西涼軍?」

女孩哭了一會,聽了劉璋的話,有些擔心地道:「就怕那些族人不會聽我一個小女子的。」

「若勝,青衣羌當繼續掌領西羌十三部。並且與川軍互結盟好,強壓西涼大軍。」

「如此。小女子願意一試。」女孩咬咬牙道。

劉璋點頭。

川軍幫女孩換了衣服,女孩拖著病體出關,劉璋看著女孩走向黑暗,輕舒一口氣,有羌人首領的女兒出面,再加上這些時日青衣羌的表現,成事應該十有八九。

回到城內路過傷兵營,突然看到一個人影鬼鬼祟祟跑過。

「站篆…胡車兒,你不好好養傷。出來幹什麼?」

人影轉身,正是胡車兒,胡車兒尷尬笑道:「主公,營里悶得慌,我出來看看月亮。」

「看月亮?」劉璋看了一眼黑壓壓的天空,走了過來,看到胡車兒手裡抱著一團東西。扯了一下,是頭盔和衣甲,眼神不善地盯著他。

胡車兒「哎呀」一聲,大聲道:「好了。我就是想打仗啊主公,我看傷兵營的情況也看得出來,現在戰事有多慘烈,我這時候再縮在這裡算什麼啊,許多輕傷員都上戰場,我還是主公親衛,老縮著,我也怕人笑話埃」

「你受的是重傷,要是不好好養傷,牽動傷口,會留下殘疾的你知道嗎?你以為那個時候我劉璋會養你一個廢物嗎?」劉璋大聲道。

胡車兒耷拉著眼皮,嘴不服的撅了撅,劉璋不耐煩地揮揮手:「好了,你滾進去給我休息。」

「我才不,那個西域女子主公都放走了,她受的傷比我還重,還是女人,她都能出來,憑什麼我得躺著。」

胡車兒橫著嘴,一臉不服氣,劉璋氣道:「人家不是去打仗,是去……等等。」

劉璋突然一愣:「什麼西域女子?那不是羌女嗎?」

「羌人?主公沒開玩笑吧?」胡車兒瞪大眼睛道:「會有羌人說西域話嗎?」

「西域話?」劉璋和法正等人都是一愣,關銀屏剛到西涼一年多,羌語也不熟悉,現在想想,雖然不懂意思,可是和自己見到那些羌人說話,口味確實不一樣。

「還有啊,羌人以狼為圖騰,怎麼會有穿狼紋鞋子的人,將蒼狼踩在腳底,要是真有,必受石刑。」

「你是說那女子不是羌人?」劉璋問胡車兒。

「絕對不是。」

好厲害道:「怎麼可能,那女子回答羌人的事,說的頭頭是道。」

「那可能是她了解一些羌人的事情。」胡車兒道。

劉璋突然沉聲道:「那女子恐怕一點都不了解羌人之事,她就完全是順著我們說的,可恨,是我們想當然了」

法正神色一擰,細想剛才對話,果然如此。

劉璋一拍額頭,仰望著黑暗的夜空,「我劉璋一世英名,竟然被一個小丫頭騙子騙了,來人,去給我追回來。」

「是。」王緒答應一聲,帶了兵向關門趕去。

「去查查最近西域有什麼重要人物來中原,女子被人圍攻,非富即貴,絕不是等閑人物。」

「是。」

劉璋輕出一口氣,恨的咬牙切齒,如果被周瑜郭嘉這些人戲弄了,還好受一點,大可雲淡風輕,畢竟人家也是一代奇才,可那剛到及笄之年的女子算什麼?劉璋想想就窩火,想起女孩那一張天然無公害的小臉,真想一巴掌扇過去。

關銀屏在後面看著劉璋生氣的樣子,差點笑出聲,趕緊掩口。可是想到昨夜那一具女屍,又沉靜下來。

「主公,被那女子套話,乃是屬下不察,只是女子若不是羌人,不管她是西域什麼重要人物,都不是當務之急,我們當務之急還是離間青衣羌,否則後日出兵勝算實在不大。」

眼看離間青衣羌就成了,法正也痛心。可是現在又回到原點,青衣羌沒離間,劉璋說的明日小勝一場,也沒坐落,法正自是擔心。

「天不助我。」劉璋嘆息一聲,這時胡車兒突然驚訝道:「主公,要離間青衣羌?他們肯嗎?」

劉璋隨口道:「青衣羌被先零羌和西涼軍所害,都心知肚明,又被兩方壓迫。連日攻城都是先鋒,豈能沒有怨恨?若有他們信任的人勸反。一定能成,只是,沒這樣的人埃」

「怎麼沒有,我不是人嗎?」胡車兒道。

「你?」劉璋看向胡車兒。

胡車兒拍拍胸脯道:「我胡車兒好歹曾經也是青衣羌沙陀部的第一勇士,和沙陀部少頭領高塔從小玩到大,熟的葡萄乾似的,我去了,定然能見著那些頭領的面。

只是,只是我不怎麼會說話。只有青衣羌真的對西涼軍不滿,我才能說動他們,要不然,羌人恩怨分明,不會輕易倒戈的。」

「你什麼時候成羌人了?你不是張部下嗎?」法正問道。

「這和我是羌人有衝突嗎?」胡車兒問道。

胡車兒本為羌人,后董卓征伐羌寨,羌人臣服。胡車兒投效涼州軍,隨董卓出關中原,再後來關中大亂,胡車兒就跟著張來了宛城。

胡車兒並非其真名。胡車兒的意思是,有一個叫車,為了融入漢人,胡車兒才改為胡姓,方便在漢軍中晉陞。

「好哇你,成天還嘲笑我是蠻人,原來你也是個胡人埃」好厲害一把抓住胡車兒。

「疼,疼。」胡車兒指了指自己的傷口,好厲害恨恨地將胡車兒放開,余怒未消。

法正喜道:「主公,如果胡車兒是羌人,還與羌人頭領有交,這事情就好辦了。」

劉璋也是一喜,對胡車兒道:「胡車兒,你可願領命,去西涼軍大營說服青衣羌投誠?」

「領命。」胡車兒一拱手,嘿嘿笑道:「我也想去看看那些混蛋呢。」

胡車兒被送出城關,劉璋回到屋中,聽著法正這些日組織練兵的彙報。

現在川軍有一支一千人的戈兵隊,三千人的鉤鐮隊,五十架戰車,三十架投石機,並從這次守城戰中抽調出了數千強弓手,皆可弓開滿月,組成強弓隊,另外有滾地刀手,短刀盾牌兵,騎兵攔截隊等,全部為決戰之用。

法正已經發揮自己最大限度,增加正面戰鬥的勝率,如果加上魏延和青衣羌,勝算或可提到五成。

只是川軍的士氣雖然提升,西涼軍雖然下降,雙方戰力還是相差懸殊,如果能有一場勝利來鼓舞士氣,讓川軍知道西涼軍並非無敵,一定能有明顯效果。

只是法正實在不知道,川軍閉城而守,被動挨打,何來劉璋說的勝利。

不一會,王緒帶著一群士兵回來了,後面押著那逃跑的姑娘,只見一群親兵個個狼狽不堪,衣衫破爛,尤其是王緒,臉上鼓起一個個紅包,看著慘人,要不是那身衣服,劉璋差點認不出他了。

「怎麼回事兒?」劉璋轉過帥案走到王緒面前,看看那女子,那女子還是低著頭,一副受欺負的摸樣,又上下打量王緒一眼。

「這女子會武藝嗎?把你們一個個打成這樣?」

「不是。」王緒一臉落魄和慚愧,低聲道:「我們追出五里,追上她,她馬上往叢林跑,我們就追了進去,他們是被林中荊棘劃破衣服的,末將是被蜂群蟄的,還有兩名士兵被毒蛇咬傷,送去了傷兵營。」

「要不是我受傷,你們才抓不住我。」女孩撅嘴道,她是沒想到川軍這麼快就識破了,只想從大路趕路要緊,沒想到被追上。

劉璋一把將王緒推開,走到外面看了天空一眼,吹了一股寒風,回到屋內,看著王緒道:「胡說八道,現在深秋時節,這天又這麼冷。大晚上的,哪來又是蜂群又是蛇?」

「屬下也奇怪埃」王緒委屈道,低著頭不敢看劉璋。

劉璋搖搖頭,走到那女孩面前,看了一眼,女孩對他可愛地笑了一個,劉璋回到帥案坐定,對女孩道:「看不出來,你還真會騙人,說。你什麼身份?」

「西域胡商之女。」

「還想騙我們嗎?胡商之女能被圍攻?還傷成這樣?」劉璋怒言恐嚇。

「山賊打劫,如何不能被圍攻?」女孩說的理所當然。

「怪了。」劉璋道:「本侯看你還生得可以,那山賊吃飽了撐的要砍你幾十刀,不帶你回山寨啊?本侯還沒見過這麼愚蠢的山賊。」

「既然大人覺得我生得還可以,為什麼這麼多日沒把小女子怎麼樣?本姑娘還沒見過這麼愚蠢的漢人官爺,比那些山賊還蠢。」

「你……」劉璋還從來沒有如此無語過,關銀屏站在一旁掩面輕笑,好厲害心裡大覺暢快,自己這麼多日受的委屈終於發泄出來了。

劉璋懶得看周圍這些小人。板著臉對女孩道:「你就別狡辯了,本侯已經查過了。不久前莎車國國王送公主入許昌為質。

護送隊伍到了長安北郊,卻被關中軍閥張白騎打劫,公主逃走,在逃跑途中,被軍閥追殺,身受重傷,逃跑方向正是漢中。

天下有如此巧的事?你嘴裡沒半句實話,給我拖出去打,打到說實話為止。」

兩名軍士就要押走女子。女子大聲喊道:「昏官啊,如果我現在順著你說我是莎車國公主,你是不是就又信了?你們漢人就是喜歡這樣自以為是嗎?我說不是你偏說是,那好,我現在說我是莎車國公主,你信嗎?」

女子憤怒地看著劉璋,劉璋看過去。真是像極了電視里被冤枉的竇娥,一臉憤怒和決然,不由又彷徨了。

劉璋看向法正,法正搖搖頭。本來川軍的消息就推斷不出這個女子是莎車國公主,劉璋不過是想嚇嚇這女子,如果她承認,肯定送到成都去養著,以備不時之需。

要知道莎車國是西域大國,現在莎車國由於距離玉門關最遠,漸漸傾向於貴霜帝國,不太搭理漢朝,這也是曹操逼迫莎車國入質許昌的原因。

自己與曹操是內戰,而對於西域,還是要同仇敵愾,有個莎車國人質自然是好的。

可是這女子這一番說辭,再加上這個表情,要是以前,劉璋就還真以為自己冤枉她了,可是有了剛才羌人的教訓,劉璋不敢信她,可又不能否定她,腦子一下混亂了。

劉璋第一次遇上這麼難纏的丫頭,敲了敲額頭:「胡商也好,西域公主也罷,先拖下去打五軍棍,送到成都。」

「大哥,你不能這麼不講理埃」女孩一下子急了,想來「大哥」是她經常用到,脫口而出,周圍將領和關銀屏也傻了眼。

「我就不講理了,別說那麼多,拖下去打了再說。」這女子生得天真乖巧,表情一臉爛漫,卻讓人捉摸不定,就像賣萌的美女,天生就是一副挨打像,劉璋是覺得不打她兩棍子,氣憤難消。

法正想勸,又住了口,雖然不合情理,可是打了又如何?別說胡商之女,就算真是莎車國公主,打了又如何?

「大漢乃文明之邦,不能不講理礙…我求你了,講講道理礙…不要打我啊,好痛的埃」女孩一邊掙扎,一邊大聲呼喊,小臉如泣如訴,如怨如慕。

「跟你講理,早晚被你賣了。」劉璋冷哼一聲。

「別打我啊,今天放過我,我必有后報埃」女孩被拉到門口,一下子掙脫軍士束縛,向著劉璋砰砰磕起頭來。

女孩磕頭如小雞啄米,表情懇切,惹人憐惜。

可是劉璋見慣了磕頭的人,就這一個,自己一點同情心也沒升起來,細看之下,氣不打一出來,女孩把纖白的手掌放在地上,每次都磕頭在手背上,然後手掌拍打地面。

劉璋無語地長出一口氣,對女孩道:「除非你是莎車國公主,否則你一個胡商女子,有什麼能厚報本侯?來人,拖出去打。」

「不要埃」女孩秀氣的眉毛歪了歪,小嘴對劉璋大聲道:「誰說胡商就沒后報了?你要是不打我,我西域南有玉石,北有駿馬,西來安息硬弓,大秦鎧甲,貴霜黃金,身毒奴隸。

只要大哥,哦,大人放過我,以後我族中商團,皆自玉門入川蜀,賺個路費錢,低價賣了大人如何?」

眼看劉璋還是板著臉,女孩急忙又道:「還有大人不是正愁對付敵軍嗎?我可以幫大人破敵埃」

「哦?你能破敵?」劉璋驚訝地看著女孩,他倒不是為女孩能破敵驚訝,而是對她這樣一個小姑娘就敢大言不慚驚訝。

「那是自然,不過我的破敵之法,乃天機不可泄露,你只要帶我上戰場即可,但是要是你破敵了,你必須放了我,還要贈與我草藥,金錢,駿馬等等出行用得著的東西。」

「要求還不少。」劉璋看著女孩,雖然這女孩滿嘴漏油,謊話連篇,但還是很可愛的,人家一直叫疼,也不好真打,沉聲道:「那好吧,你還是回傷兵營躺著,要是敢逃跑,那就不是打五軍棍那麼簡單了。」

「知道,知道,小女子知道。」女孩拍了拍鼓鼓的胸脯:「嚇死人家了。」未完待續。。。

(快捷鍵:←)暴君劉璋 第328章這個女孩很弱 暴君劉璋目錄(快捷鍵:回車) 暴君劉璋 第330章必破陽平關(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暴君劉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