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劉璋 其他類型

暴君劉璋

第328章這個女孩很弱

[更新時間]2013年06月18日 14:37 [字數] 5784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百姓知道誰對他好,哪怕在關中,我也聽過皇叔的名聲,在百姓眼裡,皇叔的形象與在世族眼裡完全不一樣,而我現在,確認了百姓的說法,所以,我願意為皇叔作戰。」

關銀屏看向劉璋,給出了劉璋那個簡單問題的答案。

「興,百姓苦;亡,百姓苦。」

劉璋望著慢慢沉澱黑暗的遠方,長長嘆了口氣,久久沉默。

「興,百姓苦;亡,百姓苦。」

關銀屏默念一句,心被猛地被觸動,抬頭看著劉璋。

天空一片灰暗,打掃戰場的西涼兵運起屍體離去,消失在山間小路,劉璋與關銀屏站在殘破的城牆上,任傍晚的秋風包裹全身。

這一刻,關銀屏看到的是一個君王,一個真正君王,不是袁紹的傲氣,不是呂布的霸氣

,不是曹操的威儀,而是一個真正心懷天下蒼生的君王。

為這樣的君王,就算自己是一女子,戰死沙場又如何?

「姑娘,這個世界,從來都是弱肉強食的,同情弱者,只會讓自己也變成弱者,我沒你說的和你心裡想的那麼好。」

劉璋說完,已經不記得自己來和關銀屏說話的目的了,就算記得,也不想再試探,轉身離開。

關銀屏忽然叫住:「可是大人,你現在做的,不就是同情弱者嗎?也因為這樣,川軍現在不得不休養生息,你讓川軍也變成了弱者。」

「姑娘還有什麼事嗎?如果沒什麼事。就下城歇息吧,你應該沒有值崗。」

「我只是有個請求。」關銀屏走到劉璋面前,看著他眼睛道:「城外有很多從關中過來的流民,因為戰爭,他們都在野外露宿,皇叔應該知道他們境況的,皇叔仁懷天下,不會坐視不理吧?」

「如今正值大戰,如果開城……」劉璋突然一皺眉,猛地想起了自己來的目的。過了一會,頭也不回道:「好,現在西涼軍兵鋒未挫,後日夜晚,安排他們進城。」

關銀屏聽了劉璋的話,臉上立刻浮出難掩的喜悅,大聲道:「我就知道我沒看錯,等我殺滿一百個敵人,如果皇叔願意。我就是皇叔永遠的部下。」

關銀屏聲音清脆,喜悅。堅決,義無返顧,劉璋眼皮一跳,深吸一口氣,沉聲說道:「關小姐,再說一遍,我沒你想象的那麼好。」

劉璋說完再不停留,走下城梯,看著劉璋的背影。關銀屏笑了一下:「謙虛。」

關銀屏掰著指頭算,自己今天殺了十七個西涼兵,這幾日加起來殺了五十多個,再過三日,應該就能殺滿一百了……奇怪,我怎麼一點對雲祿的愧疚都沒有了?

關銀屏走下城梯,向兵營走去。

「口令。」

「夜狼。」

關銀屏走過一個轉角。突然看見不遠處兩個士兵抬著一具屍體走過,心裡正嘆息又是一名士兵戰死,可是當那屍體走過火光下,關銀屏分明看到屍體胸前有凸起。

「女人?誰?」關銀屏眉頭一牛一下子想到馬雲祿,莫不是她身份暴露了?旋即搖搖頭,如果馬雲祿暴露了,自己還能活生生站在這嗎?

關銀屏悄悄跟了上去,兩個士兵將屍體扔在了關外一個土坎下,這些屍體都是暫時來不及掩埋的,士兵走後,關銀屏悄悄滑下了土坎,屍堆的氣息讓人不能呼吸,眼睛都像進了空氣的屍水。

關銀屏捂住口鼻,走過去一看那屍體,立刻大吃一驚,粉臉瞬間變色。

…………

豎日,西涼軍準時到來,沖城車,攻城塔,巨盾,向城頭湧來。

楊任早已為攻城塔準備好了禮物,大量絨布被塗上了易燃粘稠的樹脂,隨著火箭一排排向攻城塔射去,攻城塔立刻著火。

昨日燒了半日,雖然西涼軍晚上又給攻城塔補了水,可是內里已經被烤了一些,現在樹脂和著絨布在上面附著燃燒,不但西涼兵通過攻城塔攻城嚴重受阻,攻城塔也在一點一點被消耗。

半日之後,第一架攻城塔頂端終於被燒成焦炭,垮了下來,宣布報廢,其他攻城塔也被不同程度損傷。

西涼兵看到攻城塔被燒毀,都大吃一驚,馬岱對馬超道:「大哥,攻城塔毀了,攻城更困難了,我們怎麼辦?」

「不用急,我早有辦法。」馬超自信地輕笑一聲。

一輪攻擊被打退,馬超手一招,兩萬西涼騎兵出列,全是騎兵,沒有攻城兵,連沖城車都沒有,每個騎兵手上提著兩個沙袋。

隆隆的馬蹄聲響起,兩萬騎兵分成兩路,每路十人一排,向陽平關殺去,在川軍不理解的眼神中,將沙袋扔出,搭在了陽平關三十步外。

「填土攻城?陽平關可高達四丈。」劉璋看著西涼軍的動作,很容易就記起了騎兵另一個攻城的慣用手段,就是用沙土壘積,騎兵向城下丟擲沙土,直到與關城齊平,騎兵就能直接殺上城頭。

可是這和攀城鉤一樣,只適合攻擊低矮城牆,一般城池都很難破,更何況是陽平關這樣的巍峨關卡。

西涼兵形成了兩個u型大陣,不斷向陽平關外丟擲沙土,一層層壘高,兩萬人過後,像兩座小山一樣,分立戰場兩旁,留出中間的缺口。

劉璋隱約猜到西涼軍要幹什麼,如果這時候自己有騎兵,一定出城擊殺,干擾西涼軍作業,可惜。

西涼軍兩萬人退去,又出一萬人馬,分出兩路繼續壘土,直到有兩丈多高,西涼騎潮水般撤回。

「殺。」

「殺。」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戰鼓由疏變密,西涼軍吶喊著殺向陽平關城頭,各種攻城器械齊上,騎兵遊走向城頭騎射,一切與前幾日一樣。

唯一不同的是,多了兩座小山,馬超派出兩隊士兵各佔一座小山,在沙袋堆成的小山後面向城頭射箭。

小山很高,幾乎與城頭對射,西涼軍的精準度大大增加。小山的平射箭雨,與騎兵的拋射箭雨,將守軍完全覆蓋在內。

「啊,埃」

川軍士兵發出中箭的悶哼聲,剛搬起巨石滾木,就被射穿胸腹。

西涼軍的全方位射擊,讓川軍防守壓力大增。

「殺,殺。」

「喔,喔。喔。」

西涼軍迅猛向城頭衝殺,剩下三架攻城塔相繼被燒毀。可是守城的壓力卻比往日增加許多,那小山可比巨盾厲害多了,不但增加了高度,相當於不動的攻城塔,而且比巨盾更難射中後面的西涼弓箭兵。

無數西涼兵衝上城頭與川軍肉搏,黃忠,楊任血戰在前,彌補著缺口,大量預備兵被不斷調上來。

關銀屏揮舞短劍。連刺兩名西涼兵,卻被四五名西涼兵逼退,圍攻之下,一名羌兵的彎刀當頭砍來,關銀屏頭一低,髮夾被砍斷,一頭秀髮飄灑下來。關銀屏立刻出劍,刺穿了羌兵喉嚨,鮮血濺在臉上。

關銀屏奮力逼退面前的西涼兵,幾次差點受傷。這時一個聲音從後方響起。

「關小姐,換把兵器吧。」

劉璋拿著一把長刀,關銀屏轉身,扔了過來,這把長刀是庫存中少有的,鋒利無比,關銀屏接住長刀,看著劉璋,怔了怔,看來劉璋早就知道自己是那日攔路的人了。

劉璋見關銀屏看著自己的神色複雜,以為是因為她看出,自己已經知道她是那日攔路的人的原因,笑了一下,繼續去督戰了。

關銀屏拿起大刀,立刻就像換了一個人,一把大刀舞的虎虎生風,西涼兵衝上來一個死一個,勇猛無敵,看的周圍的川軍士兵傻了眼。

「你們看到了嗎?你們連個娘們都不如嗎?殺。」楊任大吼一聲,揮槍殺敵,川軍士兵看著關銀屏一個女子都如此驍勇,都心生不服之念,再無所畏懼,奮力殺敵。

大戰從中午打到,日落,西涼軍再次鎩羽而還。

可是城頭的狀況也不樂觀,這麼多日,川軍今日損失最為慘重,而且城頭被多次突破,形勢岌岌可危,都是靠士兵拚死才將西涼兵打下去。

城上城下,鮮血的氣味更加濃郁。

傷兵營是兵營最慘烈的地方,數日大戰,人數不減反增,出去一個,進來三個,今日出去,明日又進來。

劉璋和法正走在傷兵營中,關銀屏跟在後面,眼看一個個重傷兵被抬進來,法正憂慮地道:「主公,形勢危急了,西涼軍用土攻之法,今日半日就如此勇猛,明日我們恐怕堅持不了一天。」

劉璋走到一個傷兵床榻前,傷兵斷了一條臂膀,醫生已經止血,劉璋看著士兵問道:「叫什麼名字?」

「陳杲。」士兵臉色蒼白,艱難地回答。

「斷了臂膀,跟著我打仗後悔嗎?」

士兵用力搖搖頭:「我們家的田地都是主公給的,官府還發了許多農具,糧食比以前打得多,交的稅還比以前少了不少,就為這個,為主公戰死都值,何況,就算我少了臂膀,還能領到還鄉的安家土地和安家費,嘿嘿嘿嘿。」

士兵說著笑了起來,傷口太疼,笑得有些勉強。

關銀屏在劉璋後面看著士兵,神情動了動,她知道,正如她昨日所說,這些士兵要求很低,低到不在乎生死就只為一口飽飯。

而劉璋給了他們更多,給了他們家人親人田產土地,薄稅賦,還給了他們傷殘后的安家費和安家土地,就算戰死,也能由家屬領,免去了他們的後顧之憂。

這的確很豐厚了,對於他們來說,劉璋已經是一個難得的寬厚主公。

關銀屏再次看向劉璋背影,劉璋對士兵點點頭,用力握了一下士兵的另一隻手,士兵臉上都是感動。

如果沒有昨夜那一幕,關銀屏也會感動。可是現在,她心境複雜。

劉璋站起來,對法正道:「明天,是我們抵抗的最後一天了,後天我們就得進攻,我軍的士氣已經回升,西涼兵士氣在下降,只要明日有一場小勝,我們與西涼兵的士氣就能扭轉,所以。我們明天無論如何要守祝」

古代攻城,攻城方通常是一些士兵當先打頭陣,這些士兵是最英勇的,因為率先衝上城頭,非死即傷,不可能一上去就能拿下城池,如果勝利,這些士兵通常會受到很高的獎賞。

但是就算有獎賞,這樣的士兵也很少。一座城池久攻不下,這樣的英勇士兵就會減少。也會帶動其他士兵畏懼,這就是攻城方久攻不下,士氣會急劇下挫的原因。

哪怕西涼軍再強,也無法完全避免。

這麼多日的強攻,傷亡巨大,還是沒能攻下陽平關,西涼軍的士氣已經在下降,反而是川軍一次次戰勝強大的西涼兵找回了勇氣。

可是即使如此,法正還是擔心劉璋說的進攻。實在沒多少勝算,而且劉璋說,明天取得一場小勝,法正完全不知道勝從何來。

劉璋走過胡車兒的床位,胡車兒一下子爬起來,站在床上又蹦又跳,大聲對劉璋道:「主公。我已經全好了,我明天要上城頭殺敵。」

「別扯淡,我已經問過大夫了,你受創很深。傷口還沒結疤,現在上城頭,送死嗎?」劉璋白了胡車兒一眼。

「大夫胡說八道。」胡車兒怒道。

劉璋不動聲色,走上前去,一把掀開胡車兒的長袍,只見大腿上一塊新疤破裂,正流出鮮紅的血液。

由於養傷沒穿褲衩,胡車兒整個下身一下子暴露出來,所有傷兵哈哈大笑,關銀屏一下子轉過頭去,羞紅了臉,心裡呸了一聲,還皇叔呢,這麼沒章道。

胡車兒正高高站在床榻上,沒料到劉璋來這手,一下子紅了臉,急忙拉下袍子,躺在了床榻上,腦袋埋在被單里不冒出來。

「以後別跳了,剛才就把疤跳破了,等你好了,我會讓你饒。」

劉璋說完搖搖頭,走了開去,到了受傷女子的塌前,受傷女子傷勢可比胡車兒重多了,這麼多些日子,還只是勉強能走幾步,多數時候還得待在床上。

這時受傷女子隔著布看到外面的場景,也抿嘴而笑,淡而存雅,媚而不俗的面容,笑容帶起湛湛的酒窩,當真美麗絕倫,只可惜沒人看到。

看到劉璋帶著好厲害朝自己走來,女子眉頭一皺,撇撇嘴,躺在榻上裝睡。

「主公,我今天已經殺一百零二個西涼軍了,你可要把這媳婦許配給我,不許反悔。」

「好好好,我說的話還能不算數嗎?」劉璋無奈地道:「等這場仗打完,就給你們倆主持婚事。」

劉璋好厲害越走越近,受傷女子氣的咬牙切齒,粉拳輕輕捶著床頭。

「那可不行,你說好是殺一百個的時候,我可等不了,我今晚就要和她睡。」好厲害氣嘟嘟,一臉不讓步的架勢。

女子眼睛一睜,猛地看向外面,一些傷兵也看向好厲害,佩服好厲害的艷福時,心裡也奇怪以前對美麗活潑可愛的寶兒姑娘都不上心的好厲害,咋變的這麼急色了?雖然這女子確實比寶兒美了幾分,也不至於如此吧?

好厲害心裡有苦說不出,還得裝出一個色狼的樣子。

「你反了你。」劉璋大聲道:「這都沒結婚,你睡什麼睡?還有點禮義廉恥沒有。」

「那是漢人的,我們鳩僚人可不,我們看上哪個姑娘,通常就是在後面一棒子打暈,然後抱上床的,大不了我現在就進去打她一棒子。」

好厲害說著提起兩桿大鎚就沖了進去,劉璋在後面大喊:「你反了你了,你給我回來。」腳卻沒動步。

關銀屏看著好厲害那倆大鎚,咋看咋覺得慎得慌,這一「棒子」打下去,是要圓房?還是做肉餅餡?

好厲害闖進布床,不由分說,提起大鎚就向女子砸下去。

「埃」

眾人只聽女子一聲尖叫,接著就聽見女子急聲道:「我不是鳩僚人啊,皇叔救命埃」

不知底細的傷兵面面相覷,沒想到這個火星語說得順溜的女子,竟然還有一口流利的漢話。

劉璋走過床榻,對裡面冷冷喊了一聲:「出來。」

劉璋帶人走到傷兵營外面,受傷女子被好厲害小雞一般提了出來,耷拉著腦袋,眼睛心虛地躲閃著劉璋的目光。

「為什麼撒謊?」劉璋問道。

「怕你們懷疑我,怕你們不救我,怕死。」女孩弱聲道。

「所以你就裝著不會說漢話?」劉璋看著女孩,女孩縮著脖子點點頭,像受驚的小雞仔。

「你到底什麼身份?」劉璋看向女孩。

女孩抬起頭,睜著明亮如水的眼睛:「你猜。」

「你找死呢。」好厲害提著大鎚踏前一步,他現在是恨死了這個女子,自己生生裝了十三天的色狼埃

女孩被好厲害一嚇,立刻乖巧了,答道:「我在這個地方出現,又身上有傷,加上口音,你們不是已經猜到了嗎?還要我說。」

女孩似乎很委屈。

法正道:「你果真是羌人?」

女孩用力點點頭。

「青衣羌還是先零羌?」

女孩眼睛一眨,對法正道:「你看我受這麼重的傷,還不知道嗎?」

法正對劉璋道:「先零羌殲滅了青衣羌許多貴族,這女子果真是青衣羌的人。」未完待續。。。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暴君劉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