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劉璋 其他類型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其他類型 > 暴君劉璋 > 第323章西涼騎射(求訂閱)

暴君劉璋

第323章西涼騎射(求訂閱)

[更新時間]2013年06月16日 17:28 [字數] 5601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馬雲祿那個火啊,自己剛端著一盆洗澡水倒掉,這時又要伺候這姑奶奶洗頭,自己堂堂軍閥之女,哥哥乃是西涼神威天將軍錦馬超,從小到大,只有人伺候自己,哪有自己伺候別人。

「。」馬雲祿氣憤地把盆子往地上一丟,木盆地滾在地上,滴溜溜打轉,顫抖著蓋在地上,發出切割空氣的嗡嗡聲。

受傷女子無辜地看著馬雲祿,一臉驚慌加小委屈,可憐兮兮地看了關銀屏一眼。

女子洗乾淨臉,看清了面龐,大約十六七歲,臉蛋清秀至完美,臉型,皮膚,五官,特別是眼睛,就算沒有刻意煥發神采,也分外動人,要不是關銀屏是女的,這時都要被她那流水的眼神帶進去。

關銀屏愣了一下,趕緊向馬雲祿使了個眼色,馬雲祿氣憤道:「你看看這傷兵營,誰像她這麼難伺候,大小姐啊?是大小姐又不會逃到……」

關銀屏再次狠狠瞪了馬雲祿一眼,馬雲祿猛地想起自己還要隱藏身份來著,要是被川軍發現自己是馬超的妹妹,可就只有死路一條了,哪怕心裡一萬個不願意,還是撿起臉盆去端水了。

馬雲祿真有一種虎落平陽被犬欺的感覺,端著盆剛掀開傷兵營帘子,一下子撞到了一個人,盆子又掉在地上,正是劉璋,盆子滾在地上,發出清澈脆響,馬雲祿趕緊撿了盆子出去了。

劉璋回頭看了馬雲祿一眼,走到胡車兒等床位旁慰問了幾句。低聲問兩個監視的傷員道:「那三人有什麼異常舉動?」

傷員搖搖頭,壓低聲音道:「異常舉動倒是沒有,只是看那兩個照顧的女子,談吐不似百姓人家,懂得禮數。可是有一股豪邁之氣,與人親近,也不像嬌生慣養的大戶人家。」

「對了。」另一個士兵道:「上次我和那個大一點的姑娘開玩笑,她推了我一把,乖乖,那力氣。比我都大多了。」

「識得禮數,有男兒之風,會武藝。」劉璋想了一下,更加確認兩人就是在路上攔截自己的人,又道:「那名受傷的女子呢?」

兩個受傷士兵一齊搖頭:「除了不是漢人,沒看出任何異常。」

「不是漢人?」劉璋點點頭,讓兩個假傷兵躺下,掀開帘子走了進去,裡面很狹窄。劉璋和好厲害兩個人進來,把屋子填了個滿滿當當。關銀屏只好縮到角落,坐在床榻上。

「好些了嗎?姑娘。」劉璋問那名受傷女子道。

「%#……&*!#。」

受傷女子吐出一串火星語,對著劉璋納頭便拜,剛拖出身體在床榻上叩了個頭,一下子牽動傷口,痛的緊咬嘴唇,光潔的額頭微皺,讓人心生憐惜。

可是劉璋看過去,怎麼覺著這女子是故意的?本來不願行禮。或者裝著行禮,故意牽動傷口。

「姑娘,不必多禮,你先躺下吧。」

女子茫然地看著劉璋,關銀屏坐在床沿,彎下身體,按壓了一下女子圓潤的肩膀。女子才懂得意思躺了下去。

不會漢話,恐怕啥都問不出來了。

劉璋只得轉向關銀屏,對關銀屏道:「姑娘真是好心之人,不知姑娘芳名?」

「在下關……三姐。恩,關三姐。」關銀屏向劉璋拱了拱手,才拱一下,覺得不對,收回拳頭,又向劉璋行了一個不標準的女禮。

「關三姐,我還劉三姐呢。」劉璋心裡想了一下,看著關銀屏的動作,眉宇間透著一股英氣,果然如士兵所說,百姓不像百姓,大小姐不像大小姐,倒像是電視劇里什麼幫主的女兒。

「姑娘家住哪裡?以何為業?為何逃難?父母還在嗎?那位去打水的姑娘,是你什麼人?」

關銀屏幽怨地看了劉璋一眼,你這審問也太明顯了吧,一旁的受傷女子彷彿完全聽不懂,抓著自己的頭髮把玩,像個傻子,不過這傻子生的倒美麗動人。

關銀屏道:「大人,我可以不回答嗎?」關銀屏怕說多了暴露身份。

劉璋笑笑,「當然可以,只是看姑娘現在精神很好,這位受傷的姑娘又無大礙,不敢耽誤姑娘,姑娘可以去南鄭了。」

「南鄭?不不不?」關銀屏急忙擺手,這時馬雲祿端著水回來了,由於裡面太狹窄,根本進不去,只好端著水站在帘子外面。

劉璋看著關銀屏皺了一下眉:「為什麼不?姑娘不就是來蜀中躲避戰亂的嗎?本官向姑娘保證,到了南鄭,無論官民,都沒人敢欺負姑娘,並會提供食宿的地方。」

劉璋說完緊盯著關銀屏那一張秀氣的臉龐,洗乾淨臉后,關銀屏變得嬌俏美麗,修長的睫毛和微張的薄唇,都顯示是一個美人胚子,身體看起來不像江南女子的柔弱,別有一番簡練之美。

關銀屏的相貌與那日匆忙逃跑模糊的相貌映和,劉璋完全確定就是那日阻擋自己的人,並且武藝不俗,假裝完全不知道。

關銀屏被劉璋一盯,一下心虛起來,可是自己又怎麼能去南鄭,情急道:「是這,這樣的,我和姐姐本來打算去蜀中避難,現在突然又想家,想回長安,大人可否開關……」關銀屏最後兩個字說得很小,自己都沒底氣接下去。

「恩?」劉璋突然為難道:「哎呀,這可不好辦,西涼軍馬快,擅長突襲,如今我軍士氣削弱,如果被西涼軍突襲成功,就算只有千騎進入,也難以抵擋,本侯實在不敢冒這個險。

而且長安還是兵荒馬亂,姑娘家人又失去了,回去幹什麼?兩個單身女子恐有不測,難道……你家人還在?那你和姐姐怎麼會單獨跑出來?」

「不在了。不在了。」關銀屏慌忙擺手,心裡給父親關羽後母貂蟬等人道個歉,對劉璋道:「是這樣,其實剛才沒說,小女子和姐姐都很崇拜大人,我們一致決定,想加入大人的軍隊,抵抗西涼……馬匪。」

「什麼?」門外端水端到手酸的馬雲祿聽了立刻大急,一下子衝進來,空間狹窄。好厲害和劉璋就擠滿了,馬雲祿強擠進來,沒地方站,只能挨著一個,看了一眼好厲害和劉璋兩人,瞬間做出決定,靠上劉璋,避開好厲害,劉璋本能地退開一步。順手將帘子掀了開來。

「哎呀,我……」床上的受傷女子發出一聲驚叫。她剛才擦洗了身體,裡面只穿了內衣,慌忙將薄薄的單布蓋上了身體,那單布軟軟的,搭在身上,盡顯玲瓏身材,外面數百號傷兵一起看過來。

「姑娘,你說什麼?」劉璋眼睛回頭一瞪,傷兵們只得悻悻轉頭。劉璋看向受傷女子,她剛才分明說了一個「我」字,發音清晰。

「哦%哦礙…&……&&&。」女子蒙著頭,裡面傳出一串火星語言。

「讓你繼續裝。」劉璋心裡說了一句,心裡已經肯定那受傷女子有問題了,卻也不急,對關銀屏和馬雲祿道:「裡面太狹窄。我們還是出來說吧。」

說完看了馬雲祿一眼,當先走了出去,悄悄在好厲害耳邊耳語兩句,好厲害立刻一副苦大仇深的表情。劉璋踢了他一腳:「桃花運三番五次撞你家了,你還給我挑三揀四。」

關銀屏從床榻起身,馬雲祿氣鼓鼓道:「姐姐,你幹嘛說我們要幫劉璋打仗啊,那是,打我哥埃」馬雲祿壓低聲音道。

關銀屏沒空跟她羅嗦,牽住馬雲祿的手,「姐姐,不想死就得打你哥。」

兩人一起從裡面走出來,關銀屏捏住馬雲祿的手猛地一緊,馬雲祿無奈,只得順從,耷拉著腦袋,別提多沮喪。

「兩位想好了嗎?是去南鄭,還是有別的打算?」到了外面,劉璋轉對兩個小女孩道。

「想好了,蜀候為國為民,西涼馬匪悍然入侵,我們一定要幫大人抵擋馬匪,報答大人收留恩情,也是為我們這些流民自己著想。」關銀屏堅決地道。

「那這位姑娘呢?」劉璋看向馬雲祿:「姑娘好像對本侯有些怨言。」

「我……」馬雲祿看著劉璋,關銀屏捏著她的手掐了她一下,馬雲祿小聲道:「不,哪,哪裡,蜀候為國為民,西涼馬,馬匪悍然入侵,我們一定要幫大人抵擋馬匪,也是為我們這些流民自己著想。」

「可是你們是女子,如何作戰,我看還是去南鄭吧。」劉璋為難地道。

「不,我們會些武藝。」關銀屏說道,掰著手指,解釋道:「大人知道的,三秦之地的人,多少會些武藝。」

「恩,沒錯。」劉璋沒有懷疑:「那兩位姑娘用什麼兵器?我叫人送來。」

「短劍。」

「長槍。」

關銀屏看向馬雲祿,馬雲祿還一臉茫然:「妹妹,你什麼時候習慣用短劍了?」

關銀屏恨不得把馬雲祿掐死。

劉璋笑了一下,當先走出去,好厲害停了幾秒,又回頭看了一眼傷兵營內受傷女子的床榻,彷彿依依不捨,扯開嗓門向劉璋喊道:「主公,那外族姑娘好漂亮,把她許配給我好不好?」

關銀屏馬雲祿和傷兵營裡面的傷兵,都是一愕,看了一眼短小頭大一臉憨氣的好厲害,又看向被布簾遮住的床榻,都憤憤不平,心裡都罵著:「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主公才不會答應呢。」

馬雲祿鄙夷地看了好厲害一眼,雖然馬雲祿自負美貌,可是還是承認那床榻女子有點姿色的。

床榻裡面的女子一下子透過布簾,看向好厲害的方向,等著劉璋怎麼說,臉上的肅然與之前小女孩摸樣判若兩人。

「這次殺敵滿一百,就賞給你,要不然,別想。」劉璋的聲音遠遠傳來,馬雲祿和傷兵們都是一滯,傷兵們羨慕嫉妒恨看著好厲害,跟在主公身邊,真是佔便宜。

床榻上的女子。心頭一涼。

…………

好厲害委屈地跟著劉璋,看著劉璋背影不斷腹誹,劉璋到了房間,叫來楊任道:「做兩件事,第一,找出一個西涼細作,活的。

第二,將那兩個姑娘分配到守城的不同梯隊。」

「是。」楊任領命而去。

好厲害不解道:「主公,你這是要幹嘛啊?對付兩個小姑娘,用得著這麼麻煩?鞭子一抽。什麼都招了。」

法正笑道:「主公懷疑那兩個女子是西涼軍的人?」

劉璋點點頭:「是懷疑,不過不確定,綠衣女子口音不似關中人,那脾氣爆的倒有涼人風氣,再加上她們在馬超追擊我們時,出來攔截,沒有八分也有五分。」

劉璋說著嘆了口氣,看向法正:「我們現在和西涼軍比,實在太弱。必須要想盡辦法擴大勝機,如果這兩人真是西涼軍的人。可以幫我們大忙,不可放過。」

法正思索著頷首:「我明白主公的意思了,將她們分配到不同梯隊,互相制約。找一個細作,分別試探她們。」

劉璋笑著點點頭:「兩個還不成熟的丫頭,就來跟我耍心機,那小一點的一直指點著那個大的,後者大大咧咧,如果分開。那大的女子很容易露出破綻,而且我看她們兩關係很好,應該不會捨棄另一方,陣前反戈。」

法正點頭。

「對了,孝直。」劉璋對法正道:「軍中找到青衣羌的人了嗎?」

法正搖搖頭:「已經翻遍了士兵名冊,基本沒有青衣羌的人,南鄭倒是找到幾個不是士兵的青衣羌流民。不過與青衣羌部落很久不來往了。」

「天不助我,煮熟的鴨子都吃不到。」劉璋嘆了口氣,離間青衣羌,不但可以對馬超反戈一擊。而且還能充實劉璋的軍隊,川軍現在缺的就是騎兵,如果有騎兵,就不會如此被動了。

可是調動張任訓練的兩萬騎兵又捨不得,那可是集中了荊州益州的所有騎兵,在沒有訓練出精銳騎兵的情況下,盲目調動,不但練不成精銳,還會暴露馬鐙馬鞍的秘密,劉璋無論如何不會答應。

所以劉璋就寄希望於青衣羌,這可是白得來的寶貝,而且以後真正出征西涼,也不能只靠自己的兩萬騎兵,西涼縱橫千里,西涼軍閥手下都是騎兵,兩萬人再精銳,也得被耗垮。

可是找不到聯絡之人,實在無奈。

第六日,西涼軍再次踏臨關下,這三日來,西涼軍每天派人罵戰,什麼難聽的話都罵出來了,還送了一隻活老鼠給劉璋,上面刻著劉璋兩個字,把川軍眾將氣的不行,紛紛表示要出戰。

劉璋記得歷史上渭南之戰,馬超就是用這招,讓曹洪徐晃出戰,結果丟了潼關,潼關可比陽平關險要多了,那都能被攻下,要是川軍擅自出擊,西涼軍大軍掩殺,以西涼軍戰力,只要突入城門,就再無敵手。

更何況就算不突入城門,那出去的步兵不也是送死嗎?

劉璋嚴令禁止任何人私自出戰,他可不在乎什麼罵人的語言,這些話在三國「文明古人」聽來很氣人,自己聽來卻沒半點意思,那隻活老鼠已經被拿去喂貓了。

到了第六日,馬超終於忍不住了,攻城器械還沒做好,就帶著大軍到了陽平關下。

成片的西涼軍,排著鬆散的陣型壓向陽平關,在三百步外駐馬,鬆散陣型僅僅是騎兵在陣型間都有一個小範圍的踏馬空間,整體陣型,正好適合扇形衝鋒,這是騎兵攻城的隊形。

「殺,殺,殺。」

「嗚,嗚,嗚。」

西涼軍齊聲吶喊,槍矛刀斧並舉

劉璋踏上城頭,遠遠觀著西涼兵陣型,這也是他第一次看騎兵攻城。

那些駐守的川軍士兵,雖然有了上次西涼軍的撤退,已經不如之前恐懼,但是在西涼軍聲勢滔天的吶喊下,還是有些緊張,劉璋知道士氣沒恢復之前,這些都避免不了,現在的狀態,勉強可以守城。

關銀屏拿著短劍站在城頭,她沒想到劉璋這麼卑鄙,竟然把自己和馬雲祿各分在一個隊列,這樣一來,自己如果在西涼軍突破缺口時,猝然接應,必然害了馬雲祿,不得不掂量幾分。

同時祈禱馬雲祿在防守的時候,可千萬不能因為城下是你哥就喜滋滋倒戈,我關銀屏也不想死埃

「我是迫不得已的。」關銀屏默念一句,這樣想了以後,心裡坦然了許多,看著西涼軍陣型,握緊劍柄。

西涼軍開始動作,三個騎兵隊,大約一萬五千騎兵出馬,緩步踏行,到了一箭之地,兩個騎兵隊向兩旁散開,中間騎兵隊開始加速,衝鋒。

「他們這是幹什麼?要撞城牆嗎?」好厲害從未見過騎兵攻城,疑惑地看著那些加速的騎兵。

隆隆的馬蹄聲隨著西涼軍的速度加快越來越密集,後方大陣的騎兵開始吶喊呼號,拍擊盾牌,彼此刀鋒擊打,整個戰場沸騰起來。

城牆上的川軍弩兵向西涼散狀騎兵放箭,西涼騎立刻拉開彼此間距離,並且從後面擎出拋射角弓。

兩手脫了馬韁,拉弓搭箭,數千隻箭矢形成一片黑雲向城上覆蓋過來。未完待續。。。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暴君劉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