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劉璋 其他類型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其他類型 > 暴君劉璋 > 第322章皮蛋將軍(求訂閱)

暴君劉璋

第322章皮蛋將軍(求訂閱)

[更新時間]2013年06月15日 05:02 [字數] 5701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法正對好厲害「娘們」兩個字非常反感,就好像一件珍貴美麗意境深遠的壁畫,被人說:「這麼一張破紙,連點根煙都不夠。」

「你知道什麼?那女子不簡單。」

好厲害疑惑地摸了摸自己那顆光頭。

法正罵了好厲害一句,湊到劉璋身邊道:「主公英明,這女子身中如此多的刀傷劍傷,絕不可能是西涼兵裹挾時所為,像是被圍攻過,一定大有來頭,主公將她留在傷兵營,實乃明智之舉。」

劉璋笑了一下:「大有來頭的又何止那女子,這難民堆里,奇人異士真不少。」

劉璋說著回頭看了馬雲祿一眼,法正也跟著看過去,皺了皺眉:「主公是說那兩名女子?」

劉璋道:「那兩個就是在路上攔我們,被好厲害打趴下的女子,絕不可能是普通百姓,普通百姓不會有大刀長槍,不會攔截我們,更重要的是,她們一身華服,卻故意弄髒,低劣的掩飾。」

劉璋本來也沒認出兩人,正是因為兩人刻意將衣服弄污,劉璋才覺得奇怪,回憶起了自己匆忙逃回陽平關時,攔住自己去路的兩名女子。

馬雲祿被劉璋一看,心裡咯一下,心道,「他不會認出我了吧?不會的,不會的,我都弄的這麼髒了,鬼都認不出來……也不對,我這麼花容月貌,誰說的准……」

劉璋不動聲色,待關銀屏出來。對一臉花的她道:「姑娘,可否麻煩你照顧一下那位受傷的姑娘?一起去傷兵營?」

「我……」

關銀屏正要說話,馬雲祿走了過來,對她急打眼色,讓他拒絕,關銀屏心裡埋怨了馬雲祿一下,「你星星閃么?使眼色使的這麼明顯,鬼都看出來啦。」

劉璋見關銀屏要拒絕,笑了一下道:「傷兵營的環境比這裡應該好一些,但這不是重要的。那女子傷勢頗重,需要女子照料,兩位同是逃難的人,現在也無別的去處,不會不幫吧?」

劉璋緊盯著關銀屏,關銀屏被他一看,低下頭去,劉璋說的在理,如果自己真的是難民。於公,是照顧同伴。於私,是改善自己的居住環境,又得名聲又得好處的事情,怎麼可能拒絕?

拒絕就穿幫了,而且關銀屏雖然從小習武,比自己兩個哥哥天分還高,卻心存善良,見到這個重傷女子,自己也願意照顧。

如此一想。關銀屏不再理會馬雲祿的「暗」示,對劉璋點點頭道:「小女子願意照顧那位姑娘。」

關銀屏和嘟著嘴的馬雲祿一邊一個扶起女子,隨著軍醫走向外面,走過劉璋身邊的時候,那名受傷女子轉頭看了劉璋一眼,雖然沒有刻意,但是那黑波一般的眼眸。還是讓劉璋渾身一麻。

「來人。」

「在。」

劉璋低聲道:「叫兩個傷好的傷員,不要出傷兵營,就近監視著三個人,如果有不軌或者出逃。立刻拿下。」

「是。」

關銀屏走到「豬圈」外面,劉璋的話遠遠傳來:「秋天天氣無常,就算不下雨,也要加上帳篷,白天讓親屬帶著病人到外面透透氣,晚上再宿營,不然身體不容易好……」

關銀屏聽著劉璋的話,只覺得這一趟跟著馬雲祿真的沒白來,相比於那些北方和中原軍閥,紆尊降貴體察民情的劉璋要比他們好太多了。

…………

關銀屏與馬雲祿在傷兵營照顧女子養傷,川軍士兵加緊布防操練,除了把守城士兵分成六千人的梯隊,法正組織了五千人,收集了所有制約騎兵的兵器,由黃忠親自訓練。

在劉璋的命令下,川軍組織了一支三百人的敢死隊,全部身材矮小靈巧,軍中所有鋒利短刀都交給他們,訓練砍馬腿,就如以前張任訓練的滾地刀手一樣,如果與西涼軍交戰,在關鍵時刻。

可以一涌而出,進入騎兵馬蹄之下,砍馬腿,捅馬腹,以巴西之戰的經驗,這樣可以大大擾亂騎兵的陣型,阻止騎兵攻勢,只是這些滾地刀手,恐怕沒幾個人能活著。

法正又找來以前張魯儲存和吳班在任時製造的戰車,投石車,和所有殺傷力強大的弩箭,為十五日後的決戰做最大的準備。

僅僅三日,馬超的西涼軍就重獲戰力,大軍開至陽平關下,向關上守軍挑釁。

秋風乍起,隆隆的馬蹄聲由遠及近,由急變緩,接著黑壓壓的騎兵群從各個路口同時出現,向陽平關匯聚。

騎兵開始是全速衝鋒,在一裡外變緩,歇馬於關外一箭之地,從關上看下去,成片的騎兵群,一臉悍氣的騎兵,眼神中高昂的戰意,以及挑釁的吼聲,讓守軍士兵莫不凝重。

「呔。」西涼軍一名將軍踏馬出列,正是龐德,中堂寬廣,一派豪邁之氣,舉起長刀向陽平關守軍震耳呼喊。

「關上的川兵聽著,我西涼神威天將軍馬超到此,爾等還不速速投降?」

川軍士兵緊握著長矛,看著西涼騎兵軍陣。

馬超眼看守軍不為所動,長槍一舉,後面西涼大軍立刻鼓噪,羌人和涼人的吼聲瞬間沸騰,西涼軍中軍手持圓盾的士兵,用彎刀擊盾,兩翼騎兵原地踏馬。

「梆梆」的拍打聲,「」的馬蹄聲響透原野,關上關下,都是一片凜冽殺意,守軍有了三天前的一敗,盡皆變色。

龐德大喊道:「關上的川兵還不覺悟嗎?我神威天將軍自十二歲隨父征戰,大小數百戰,一桿銀槍下的孤魂野鬼填滿閻羅大殿,下城沒有一百也有八十,如今八萬大軍倒此,你等如若冥頑不靈。破城之時,雞犬不留。」

「破城之時,雞犬不留。」

「破城之時,雞犬不留。」

「嗚喔,嗚喔,嗚喔。」

西涼軍全軍吶喊,聲音參差不齊卻震人耳膜,劉璋剛好從城梯走到城頭,只見一個握矛的士兵手都在抖。

「握緊了。」劉璋沉聲說了一句,那士兵側頭看見劉璋。嚇了一跳,擦了一把額頭上的汗水,用盡全身力氣握緊長矛。

劉璋帶著黃忠法正等人登上城樓,高高的城牆之外,西涼軍五六萬大軍排成梯形隊列,捶打盾牌,馬蹄聲震顫大地,聲勢著實駭人。

不過劉璋知道這是騎兵攻城的常規套路,就是先要嚇趴守軍。然後攻城就要容易多了,果然懂得孫子兵法的上兵伐謀的道理。

可是劉璋知道。攻城絕對不是騎兵的強項,騎兵攻城最快捷的方法,就是偷襲,馬超已經失去了一次機會,劉璋不會再給第二次,關門從第一天起,高懸免戰牌,再也沒有打開過。

「主公,馬超太也囂張。末將下去會他一會。」黃忠看著靜立駿馬之上,一副睥睨天下神色的馬超,大聲對劉璋道。

劉璋擺擺手:「老將軍不必心急,我遲早給你機會擒下這馬兒。」

「馬兒。」劉璋朝著西涼軍遠遠喊道:「你什麼神威天將軍,那也只是在你西涼那巴掌大的地方,你有本事就攻城,攻給我看看?來呀。嘿嘿,不敢了吧。」

劉璋說著,還囂張地抖了抖衣袍,做出一副「你來殺我呀」的討打姿勢。身邊士兵看著主公一臉坦然,勉強穩定了心神。

城下馬超一怒,前面被劉璋耍了一次,手臂受傷的賬還沒算,這時看到劉璋囂張,氣不打一處來,勒馬出陣,長槍遙指關頭。

「劉璋,卑鄙小人,城破之日,我必寢汝皮,食汝肉。」

「哈哈哈哈哈。」劉璋仰天長嘯:「果然不愧是神威將軍啊,堂堂伏波將軍馬援之後,馬家世代公卿,竟然生下一個吃人肉的孽種,馬援將軍躺在棺材里也得被你這不肖子孫氣得詐屍……哦,我知道,你肯定不是馬援將軍的後人,是馬騰在哪裡撿回來的吧?」

「哈哈哈哈。」劉璋身後跟著的數十東州兵當先笑起來,其他士兵也跟著大笑。

馬超一聽劉璋搬出祖宗來罵自己,更加怒不可遏,「劉璋,你……我非殺了你不可。」馬超出生家道中落的名門,涵養還是有的,罵人真不是他強項。

「天將軍,說大話是沒用的,你有本事就來攻城,我等著呢,我劉璋一身老皮,睡著可舒服了,肉也好吃,你趕快帶著你的西涼馬匪來嘗嘗啊,你敢攻城嗎?」

「我看他是嚇尿了吧。」高沛大聲喊道。

「哈哈哈哈。」

「天將軍,你看看,本侯還好好站在這兒,一塊皮沒掉,你手上的傷好了沒?不要抬不起槍啊,哈哈哈。」

好厲害偌大的嗓門帶著一股夯氣吼道:「馬超,光吼有個屁用啊,你趕快攻城啊,你川軍爺爺等著呢,怎麼?慫了嗎?趁早回家奶孩子。」

「好將軍。」胡車兒大聲向好厲害喊道:「你沒聽主公說嗎?馬超身上帶傷啊,人家手裡提不起槍,不敢攻城啊,就是來這裡嚇嚇我們。

皮蛋才會被嚇著呢,這下被頂到杠頭上,你要人家真攻城,人家怎麼敢真攻?體諒一下啦。」

「哦,原來如此,原來所謂天將軍就這慫樣啊,要真是天將軍,別說手臂受傷,就是斷了也要攻城啊,慫包一個,我看以後就叫皮蛋將軍好了。」

「皮蛋將軍,皮蛋將軍。」

「皮蛋將軍,皮蛋將軍。」

川軍士兵高呼起來,中間夾雜著笑聲,幾句話一罵,城頭所有士兵去了恐懼,精悍的東州兵紛紛向西涼軍挑釁。

「那個大圓臉,我這麼遠都看見你睜著牛眼睛啦,是在瞪我嗎?上來與你張爺爺大戰三百回合。」

「嘿,那個絡腮鬍子,你嘴巴抽筋了,來來來,我給你治治,我這有祖傳糞便治療法。」

「我看那個滿面紅光的斧頭兵,最可愛。是沒女人干,憋出來的吧。」

「哈哈哈。」

「啊~~」馬超大喊一聲,怒髮衝冠,自己橫行西涼,何以受到如此侮辱,就要揮槍攻城,旁邊馬岱急忙勸住:「大哥,我們這一戰是來給川軍下馬威的,不是來攻城的,如今川軍士氣高昂。我們還是退軍吧。」

「下馬威?你沒看見嗎?劉璋先給我們下馬威了,我不殺劉璋,誓不為人。」

「大哥。」馬岱急聲道:「我們攻城器械都沒打造完畢,現在攻城,就是送死啊,要殺劉璋,時間還有的是,待我們準備妥當,攻入關內。必殺川軍一個落花流水,到時候劉璋不是任大哥宰割嗎?」

「是埃大哥,暫時撤兵吧。」

「先讓他們囂張一陣。」

馬鐵,馬休都相勸住,馬超啊地大吼一聲,后隊改前隊,緩緩後撤。

「怎麼,馬兒,不敢攻城了,哈哈哈哈。」劉璋不顧形象地大笑。

「慫了。慫了,皮蛋將軍慫了。」

「哈哈哈。」

「皮蛋將軍走好,歡迎下次再來觀看陽平關風景。」

「皮蛋將軍走好。」

川軍士兵紛紛鼓噪,馬超氣的滿面通紅,幾次想殺回來,被龐德馬岱生生勸祝

聽著身邊川軍士兵吼著,劉璋看著西涼兵馬離去。臉上慢慢變得凝重,指著西涼軍撤退的陣型,對法正道:「孝直,看見了嗎?馬超真的是天生的騎兵統帥。」

只見西涼軍后隊改前隊撤退。原本的梯形騎兵大陣,一隊隊士兵剝離陣型,如一個開了規則口子的容器一股股流出清水,有條不紊。

法正道:「西涼軍的強大,看來不單單是他們單兵強橫,也是整體的強橫,馬超擺出的騎兵陣,后長前短,如果撤退,後面的擴散面大,撤退就能非常迅速。

如果進攻,這個龐大的騎兵陣,就會分離出一個個楔形衝鋒陣型,分成數路向對方戰陣衝鋒,切割,分離,包抄,當真威力無窮。」

本來用騎兵擺出陣型就很困難,更何況數量如此龐大,而且無論西涼兵還是羌兵,都是匆匆聚合起來的軍閥兵,馬超能如指臂使,其指揮騎兵確實厲害。

現在西涼和關中,都是軍閥割據的局面,只是相對於關中,西涼韓遂馬騰兩家獨大,比關中稍微穩定,但是也不是絕對穩定,沒有外敵的時候,也會互相征戰,就算是韓遂的旗本八騎,也不會例外。

只有當利益一致的時候,才會全兵而出,整體上看起來是一支完整的西涼軍,馬超統帥的西涼兵,約有一半不是馬家的人。

「我現在終於明白我們上一戰為何敗了,有這樣優良的士兵,有武力超群指揮有度的騎兵統帥,如何不敗?半月後的決戰,看來要更加謹慎。」

法正點了點頭:「馬超統領的西涼軍是一把切割天下的利刃,主公若得之,對橫掃中原大有益處。」

劉璋看著西涼軍遠去,心裡也想著,如果這支軍隊是自己的,自己該能省多少心。

川軍加緊布置城防,三日前一敗帶來的陰霾,在今日西涼軍灰溜溜撤退以後,緩解不少,士兵鞏固城防再也沒有灰敗的神情。

西涼軍撤回軍營,馬超狠狠將銀槍扔出,插在馬樁之上,大步走進軍中大帳,喘著粗氣道:「氣死我了,劉璋匹夫,卑鄙無恥,我定要寢汝皮,食汝肉。」

手掌猛地拍在案几上,牽動傷臂,痛的咬牙切齒,睜大眼睛看著龐德等人:「你們還愣著幹什麼?趕快去打造攻城器械,三日之後,我要血洗陽平關,我要劉璋跪在我的面前,讓他知道,我西涼馬超,不是他能輕視的。」

「三日?」馬岱為難道:「大哥,我們缺少工匠,這三日如何能打造好攻城器械?」

「那也得攻城。」馬超吼了一聲。

龐德等人只得下去準備了,騎兵有自己特殊的攻城方法,缺少攻城器械,也不一定就攻不下堅城。

…………

川軍傷兵營,關銀屏正在給受傷女子擦拭傷口,劉璋命人給三名女子掛了一個布簾,天氣悶熱,平時就將布簾敞開,與其他傷兵一起,如果要上藥,就把布簾拉起來,剛好形成一個床榻大小的小間。

關銀屏雖然從小跟著關羽走南闖北,但是關羽從沒讓關銀屏在任何事前出頭,關銀屏都是待在父親和哥哥身後,雖然善良,見慣生死,比同齡姑娘更成熟,但是機心卻沒那麼重。

關銀屏對劉璋這樣特殊照顧一個流民女子,非常滿意。

這時馬雲祿端著一個木盆走進來,那受傷女子立刻抓起自己一把柔順的頭髮,在馬雲祿面前直甩。

「%#%&嗚嗚啊#%。」

女子嘰里咕嚕一大串話,誰也沒聽懂,從把女子弄進傷兵營,眾人就發現了,這女子不是個漢人。

可是儘管沒聽懂,誰都懂女子的意思,女子抓著一把頭髮,臉上沮喪和急切的神色,誰都知道她是要洗頭。

馬雲祿那個火啊,自己剛端著一盆洗澡水倒掉,這時又要伺候這姑奶奶洗頭,自己堂堂軍閥之女,哥哥乃是西涼神威天將軍錦馬超,從小到大,只有人伺候自己,哪有自己伺候別人。

「。」馬雲祿氣憤地把盆子往地上一丟,木盆地滾在地上,滴溜溜打轉,顫抖著蓋在地上,發出切割空氣的嗡嗡聲。未完待續。。。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暴君劉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