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劉璋 其他類型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其他類型 > 暴君劉璋 > 第320章涼州大馬,橫行天下(求訂閱)

暴君劉璋

第320章涼州大馬,橫行天下(求訂閱)

[更新時間]2013年06月15日 05:02 [字數] 5707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大哥,就算你不為自己想,也要為兄弟們想啊,我們千里奔襲陽平,一路破關拔寨,昨夜又一夜未休,現在將士們都剩下最後一口氣了。」

「是啊少將軍。」一個西涼將領道:「城頭弓箭林立,顯然早有準備,再加上這麼多流民,馬蹄根本無法衝鋒,既然川軍如此不堪,我們休整幾日再來,等少將軍養好傷,還怕攻不下一個陽平關?」

眾將紛紛相勸,馬超猶豫良久,劍指城頭,立馬喊道:「劉璋,你等著,我馬超過幾日再來取你首級。」

劉璋帶著好厲害法正等將踏上城頭,大聲道:「馬兒,你等著,本侯遲早馴服你這匹烈馬。」

「哼,不知厲害的傢伙,到這個時候還逞能。」馬超哼了一聲,終於不甘心地勒轉馬頭,帶著兵馬北撤。

劉璋等人遠遠看著西涼軍撤退,匯合其他路騎兵向北行去,法正道:「好一個馬超,難怪西涼人都稱馬超是神威天將軍,羌地莫不知其名,果然名不虛傳,如果招致麾下,勝得十萬大軍。」

劉璋笑了一下:「我倒是更喜歡十萬大軍,馬超麾下那數萬西涼騎,那麼多駿馬,那麼多騎士,若能擁有,縱橫天下。」

法正嘆了口氣:「只可惜如今敵強我弱,我軍又剛剛大敗,只能暫取守勢了。」

劉璋皺了皺眉,對楊任道:「傳令下去,先將百姓集中送往南鄭。再整頓城防,清點此戰傷亡。」

「是。」

流民被集中安置,向南鄭周邊的屯田地區輸送,黃昏之前,敗兵陸續回營,不少輕重傷員互相扶持,一起進了陽平關。

劉璋帶領親兵巡視傷員,聽著楊任彙報傷亡情況。

「這一戰,我軍損失慘重,上萬人沒有回到關內。兵器鎧甲丟棄無數,回來的也兩萬多人帶著傷,士氣低迷。

不過好在,不管受傷與否,大部分士兵都已經回營,而且還有士兵陸續趕回,估計真正陣亡的不會超過萬人,只要謹守關隘,休整之後。西涼軍無法進犯。」

「他們不回來能去哪?」劉璋冷聲說了一句:「自此向北,連綿群山。人煙都沒有,西涼軍也沒多的糧食,他們不回來,就得凍死餓死。」

楊任啞口無言。

士兵無糧只能退卻,而且此地山巒起伏,道路兩旁的叢林給了敗兵躲藏的地方。

劉璋心中想到,如果這是在平原作戰,自己能不能跑的回來還難說,而兵馬肯定不止損失這些了。長嘆一口氣:「此戰是本侯輕敵了,『涼州大馬,橫行天下,』雖然對西涼軍的戰力有預估,但是沒想到這麼強,把那些被關押的士兵放了吧。」

「主公……」

「關隘的丟失不是他們的錯,我都這樣了。何況他們。」

「是。」楊任領命而去。

劉璋走在傷兵營中,看到了躺著的胡車兒,胡車兒身受重傷,不過好在跑得快。生生跑過了戰馬,跑了回來,劉璋安慰了幾句,繼續看著傷員。

法正聽著傷員的哼聲,皺眉對劉璋道:「主公,我們的士兵本來就對西涼兵畏懼三分,如今遭逢大敗,恐怕更加不敢接戰,必須要有應對措施。」

劉璋點點頭,其實騎兵本不善攻城,有時候守軍是被騎兵部隊嚇怕的,劉璋相信,如果自己不在關里,陽平關遭遇這樣的大敗,不定棄關而逃。

如今亂世,軍隊既不像秦朝的義務兵一樣戰力強橫,更比不上羅馬的職業士兵,基本都是從農田招來,練了幾天長矛,這樣的軍隊,只要遭逢大敗,一萬人死個千餘人,就會造成全軍崩潰。

在不是精兵的情況下,士氣是一個很重要的問題。

劉璋召集眾將議事,眾將皆神情凝重,劉璋親手將一張地圖鋪開在桌面上,隨口道:「你們是不是都害怕了?」

幾名將領看著地圖不說話。

這時手臂上綁著一圈紗布的魏延道:「主公多慮了,只要休整幾日,我定率軍克敵。」

「沒錯。」黃忠道:「馬超如此英勇,我必要與之大戰三百回合。」

魏延與黃忠豪氣不減,其他將領也提起勇氣。

劉璋用手壓了壓地圖的褶皺,說道:「好,只要不怕就好,魏延,你說你要率軍克敵,西涼兵驍勇,你何以如此自信?」

「哼。」魏延哼了一聲,向劉璋一拜:「主公,不打不知道,打了才知道底細,西涼騎兵是很厲害,但是也是此戰,讓末將知道,西涼軍還遠沒到無敵的地步。」

「說來聽聽。」劉璋低頭仔細查看著陽平關一帶的地名地勢。

「第一,我們的長戈和鉤鐮槍是對西涼軍有用的,今日我軍列陣,西涼軍並未一舉衝破,就是因為長戈兵和鉤鐮槍兵的原因,最後被突破是靠了馬超的果然驍勇。

馬超固然勇猛過人,但是只要有人纏住他,再有足夠的長戈兵和鉤鐮槍兵,西涼兵也很難突破我們的步兵陣型,我看黃忠將軍武力就不在馬超之下。」

黃忠哈哈一笑:「與當世猛將會武,是我黃忠平生夙願,不與馬超一戰,我黃忠絕不甘心。」

「老將軍神勇無敵,第二呢?」劉璋問道。

「第二,西涼軍因為勇而寡謀,因為西涼軍就像一把利刃,無有不破,馬超又是西涼第一勇將,號神威天將軍,有這樣的勇將,加上這樣的強軍,是誰都會傲氣三分,而會忽略基本的智謀。

就如今日,雖然我軍敗了,但是我卻並不欣賞馬超的做法,馬超明知道西涼軍疲憊。明知我軍以逸待勞,還是出戰。

如果是我魏延統率西涼兵,必然避而不戰,修養戰力,這樣可以讓敵軍不知我真正戰力,待養精蓄銳,一舉擊潰敵軍,若如此,今日馬超趁勢攻城,陽平關必下。

而今日。西涼軍卻因為疲憊不堪,只能退軍,反而讓我們有收攏士卒的時間,並且知道了西涼軍的真正戰力,實不明智。

這就是這三分傲氣所使,馬超自認為西涼軍不怕疲憊,天下無敵,哪怕他今日勝了,這也是西涼軍和馬超的致命弱點。

一支屢戰屢勝的軍隊。必有一敗,而且必定是慘敗。」

「有第三嗎?」

魏延道:「沒有。此兩點表明,我軍有優勢,敵軍有弱點,以長攻短,足以致命。」

「第三。」劉璋站起來道:「西涼軍並不齊心,你們看見了嗎?今日作戰,西涼兵吆喝的厲害,但是有一支部隊,卻戰意缺乏。而且人數還不少,足有五六千人。」

「哪只部隊?」眾將齊問道。

「青衣羌。」

「青衣羌?」眾將看向劉璋。

劉璋對法正道:「孝直,我們不是推斷過嗎?青衣羌首領十有八九死在先零羌手上,很明顯,青衣羌的人也不是傻子,先零羌在第一時間對青衣羌兼并,青衣羌的人心知肚明。

所以今日我仔細觀察了青衣羌的流水旗位置,除了幾個傀儡首領戰意高昂,青衣羌的人卻都死氣沉沉,一直墜在最後面。」

「主公真是明察秋毫。」眾將向劉璋一拜。

劉璋一豎手。制止了眾人,神色凝重道:「不過無論怎麼分析,如今敵強我弱是擺在眼前的,我軍士氣低迷,幾日之後,如果西涼兵發起攻擊,估計守不了多久,我們第一個任務就是鞏固防務,楊任。」

「末將在。」

「將所有能戰鬥的士兵,分成六千人一個梯隊,輪番負責城防,若西涼軍攻擊,五千人守城,一千人督戰,輪番上陣,敢有畏懼後退者,殺無赦。」

「是。」

「重傷兵全部調入南鄭,軍醫集中醫治輕傷傷員,盡量快速復原。」

「是。」

「催促一下後方的人,將能調的長戈和鉤鐮槍,都以最快的速度送來,加緊操練長戈兵和鉤鐮槍兵,我們堅守半月,半月之後,我要與西涼軍再次決戰,此戰,必勝。」

「再次決戰?」一名將領驚訝地道,劉璋冷眼看向他:「怎麼,你怕了嗎?」

將領趕忙搖搖頭。

劉璋輕出一口氣道:「沒錯,如果硬碰硬,我們還是不會是馬超對手,所以需要智齲」

劉璋轉對一名本地的將領:「你是漢中人是嗎?」

「是?」

「老家哪兒的?」

「就是陽平關東南村子。」

「你知道一個叫雞冠山的地方嗎?」劉璋問道。

將領驚訝道:「主公是怎麼知道?那是一座在陽平關東北的荒山,深山老林,我小時候和玩伴們常去,還被那裡的貔貅抓傷了。」

「把地形畫出來。」

劉璋將一張白紙和筆遞給將領,將領接過,小時候玩耍的地方總是記得特別清楚,很熟練地就畫了出來。

劉璋看了看,點了點頭,果然與自己心中想的差不多。

事實上劉璋之所以知道這個地方,是因為後世的蒙古大軍攻擊陽平關,在陽平關外殲滅了宋朝的曹友聞大軍。

這場戰爭非常著名,原因就是曹友聞等抗蒙將領死得太冤,曹安聞率領宋軍,在極其不利的條件下與蒙古軍作戰,大勝,後方掌軍大將卻命令他們放棄陽平關北方的險隘,退入陽平關。

而陽平關外,雖然也是山勢起伏,但是遠不如蜀地其他地方險要,陽平關北方几十里內,唯有雞冠山是險要,曹友聞便利用這個地方,與陽平關形成掎角之勢,前後夾擊,大破蒙古騎兵。

曹友聞雖大勝,卻也損失慘重,再加上後方蒙軍源源不斷,勢力孤危,可是後方掌軍大將卻拒絕發放援軍。

最後陽平關實在受不住了,曹友聞被迫撤出。意圖讓出蒙軍,從後方牽制蒙軍,最後被蒙軍騎兵殲滅,所有跟隨曹友聞的武將陣亡。

這場戰爭因為有曹友聞的悲情,流傳後世,劉璋也是知道的,也就是說,陽平關外,可以找到一個地方,與陽平關呈掎角之勢。進而扼守陽平。

「魏延,你挑選軍中精銳,包括我的親兵在內,組成八千兵馬,帶上水袋,潛入雞冠山。」劉璋記得曹友聞當時說過,雞冠山一帶少水源,雖然都有熊貓生活,應該問題不大。但是要駐紮半月以上,不得不考慮。

「是。」魏延朗聲答應一聲。

「急著。」劉璋想了一下道:「務必隱秘。這幾日西涼軍疲憊,哨探不會布置太遠,你應該能潛入雞冠山,在雞冠山造飯生火務必注意少煙,待到半月之後,我與西涼軍再次決戰,你自己拿捏時機出兵偷襲西涼軍後方。」

「魏延絕不辱命。」

「對了,你們誰認識青衣羌的人?」劉璋問道。

眾將紛紛搖頭,劉璋看向一個羌人小將。這人是通過四科舉仕武試選上來的,對他道:「我記得你是青衣羌的,你也不認識青衣羌的頭領嗎?」

那小將聽到劉璋竟然認識他,心裡激動莫名,可是旋即愣了愣,弱弱答道:「主公恕罪,我是南青衣羌的。與涼州北青衣一點關係沒有。」

劉璋搖了搖頭,眾人也嘆息,知道劉璋想與青衣羌接洽,可是蜀人保守。雖然與涼州比鄰,卻與涼州人基本沒什麼瓜葛。

「算了,就這樣吧,大家先回去休息。」劉璋嘆息一聲,將那將領畫的雞冠山圖與地圖一起收起來。

「是。」

眾將告退,法正留了下來,劉璋看向法正,沉聲道:「孝直,剛才我見你一直沒說話,我知道你有話要說,說吧。」

「主公明見。」法正拜了一下,有些憂慮地道:「主公,我知道主公的意思,必須有一場勝利來鼓舞士氣,但是屬下覺得,與西涼軍交鋒的風險太大,哪怕有魏延前後夾擊,再訓練克制騎兵的戈兵和鉤鐮兵,勝算也不是太大。

就像今日,我們也已經讓西涼軍疲憊,原本是去引西涼軍來戰的,卻反而敗了,智謀在絕對的實力面前,很難起到決定性作用。

我們現在兵馬已經不足五萬了,除去重傷的,恐怕就只有四萬人,西涼騎卻有高達八萬人,哪怕他們是聯軍,其心不齊,卻戰力強橫,數量眾多,我們實在該取守勢埃」

劉璋一下子坐在椅子上,只覺得全身疲乏,長長地吐了口氣,緊閉了一下眼睛,恢復了一點精神,笑了一下,對法正道:「孝直,你又忘了我們來這裡的目的了。」

法正一愣。

劉璋用手指掐了掐太陽穴,每天想這麼多問題真的很累,而且要面面俱到與強兵對陣,一個細節想錯,就是萬劫不復。

「鼓舞士氣,只是一個方面,而且也必須鼓舞士氣,一場大敗一蹶不振,那是袁紹,沒有重新來過的意志,無論當初多強大,也會一敗而亡,所以我們不怕失敗,只是要尋求再來一次的機會,必須讓川軍士兵形成一種,失敗不可怕,必能捲土重來的信念。」

「必能捲土重來的信念?」法正默念一句。

劉璋笑了一下:「除了鼓舞士氣,還有兩個原因,第一,我們數萬人作戰,如果遷延日久,必然動搖休養生息的大局,我們需要決戰。

第二,最重要的一點,就是我們來這裡的目的,我們是要絕北方四年之患,而不是來守陽平關,我們堅守避戰,或許更可能保住陽平關,但是西涼軍會怎麼想?會覺得我們只會守,他們來攻城,沒有任何風險。

輸了,就輸一點糧食,兵力都不會損失,而贏了,就是贏的整個漢中,這樣的賭局誰不賭?西涼兵不賭?先零羌不賭?

游牧騎兵素來惹不得,一惹就是一群野狗,纏著你不放,只有把他們打怕了,他們才知道厲害。」

「那要是還是戰敗了呢?」法正問道。

法正知道這樣問有些氣餒,所以剛才軍議自己沒提出來,可是自己作為軍師,又不得不提,縱然,川軍有戈兵個鉤鐮兵,有魏延前後夾擊。

可是戈兵和鉤鐮兵數量並不多,魏延數千步兵夾擊騎兵的力量也有限,以西涼騎的戰力,數萬人,哪怕一對一消耗,也是川軍吃虧,西涼軍贏的機率至少在七成以上。

劉璋長出一口氣:「孝直,可能你覺得我太冒險,我只是不想讓自己害怕,也不敢讓自己害怕,就像一個人中了毒,沒有解藥,以毒攻毒可能死得很快,可是等著慢慢等著毒發是懦夫的行為,我通常都會選擇以毒攻毒。

西涼軍我們必須打,我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打算,就是全軍大敗,大敗,我們全軍撤出陽平關,退守金牛道,我已經在金牛道布置了兩千人,一邊修築第二道防禦,一邊等著接應我們。

如果我們真的再次失敗,就發動整個益州的軍隊來抵抗西涼軍,如此一來,西涼軍補給太遠,內部矛盾重重必然撤退。」

「如此,就撼動我們休養生息的根基了。」

「呵呵呵。」劉璋看著法正輕聲而笑:「這不就對了嗎?我們如果死守陽平關,北方邊患不絕,我們會被撼動休養生息的根基,我們大敗一次,也是撼動休養生息的根基,一個狠一點,一個溫和一點,實際上又有什麼區別?」未完待續。。。

(快捷鍵:←)暴君劉璋 第319章天下第一騎 暴君劉璋目錄(快捷鍵:回車) 暴君劉璋 第321章全身帶傷的女子(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暴君劉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