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劉璋 其他類型

暴君劉璋

第318章西涼軍出戰

[更新時間]2013年06月15日 05:02 [字數] 5829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劉璋帶著軍隊到了劍閣,突然停下來,讓蕭芙蓉帶著蠻軍留在這裡,蕭芙蓉大惑不解。

「蓉兒,我已經通知了你父親冶無鐵大王,希望五溪派兵相助,如今眼見要入冬,你父親已經答應派出兵馬,你在這裡接收五溪軍,並進行整頓,成都會陸續運來各種裝備,戈和鉤鐮槍,你叫民夫運往漢中,輕甲和白桿槍,全部裝備五溪軍。」

「為什麼要在這裡接收?到漢中不行嗎?」蕭芙蓉仰頭問道,明媚的眼中帶著一層薄霧。..

「到時候我會傳過來命令的。」

蕭芙蓉點點頭,既然劉璋這樣說了,自己也不能再說什麼。

蕭芙蓉帶著三千蠻軍留下,劉璋帶著大軍繼續向漢中行進,法正道:「主公,您將蕭姑娘留在劍閣,應該另有深意吧?」

劉璋點了點頭:「也不算吧,不知道能不能用上,不過既然這次主要是守,那蠻軍對我們也沒什麼用處。」

劉璋神情有些凝重,法正知道劉璋在想什麼,防禦作戰,是最憋屈的作戰,打來打去都是在自己的地盤上,害的是自己不說,也無法徹底解除西涼和羌兵的隱患。

這次作戰,有三種結果,一是川軍大勝,西涼軍退回北方,從此與羌人結下大仇,so擾漢中各地,漢中不得安生。..

第二種,時r久了,西涼軍缺糧而退,同樣結下大仇,而且西涼軍和羌軍實力不損,漢中再無寧r,四年休養,恐怕漢中不能提供任何助力。

第三種,川軍大敗,那就沒的說了,西涼軍要是進了漢中。整個荊益都會震動,西川受到強大威脅,那就不是防禦戰了,到時候川軍不得不傾兵而出,重下漢中,休養生息毀於一旦。

可是這三種結果,無論哪一種。都達不到劉璋的目的,劉璋是要解除羌軍憂患,讓漢中這個產糧大郡,能夠為休養提供幫助,現在對於益州來說,沒有什麼比糧食更重要。

「主公不必太過憂慮。」法正道:「雖然我們現在還想不出辦法,但是我看這次敵軍也不是鐵板一塊,首先羌人那邊就不正常,據我所知。青衣羌和白馬羌就不贊同出兵,西涼軍出動的軍隊也較少,等到了漢中,我們分析各方局勢,說不定能找到以敵制敵的方法。」

「但願吧。」劉璋應了一聲。他心裡倒沒想太多,劉璋素來更傾向於隨機應變,這時還沒到漢中,想多了也沒用。

只是。馬超趁著荊益休養來犯,不給西涼軍一點教訓,劉璋心裡實在不甘心。

劉璋帶軍進入漢中。

馬超威震西涼。漢中軍也是聽過馬超名聲的,聽聞馬超犯境,都是如坐針氈,軍心動搖,陽平關守軍人心惶惶,若不是楊任約束,恐怕就要生出大亂。

劉璋到達漢中的消息傳開,漢中軍心大定,

劉璋首先看了重傷的吳班,吳班現在已經能說話,全身身中十幾處刀傷,慘不忍睹,劉璋從吳班口裡,了解了事情的經過和目前大概的形勢。

除了吳班受傷的經過,和之前青衣羌首領被殺,還有一些其他值得注意的細節。

這次西羌十三部,來了十二部,獨少白馬羌,以前青衣羌一家獨大,先零羌作為老二一直不服,而白馬羌卻是青衣羌的死忠。

青衣羌首領被殺后,先零羌立刻攻擊了青衣羌的本營,之後又拉來盟友馬騰助戰,穩住陣腳,抵抗了青衣羌的反撲。

青衣羌反撲不成,徹底崩潰,先零羌趁機收並青衣羌的勢力,立了青衣羌傀儡首領,讓青衣羌完全成了自己的附庸,先零羌得以壯大,成為西羌十三部的新領袖。

而青衣羌的第一勇士,也是西羌十三部的第一勇士,白甲驍將細封池不甘為先零羌臣屬,逃到了白馬羌,被白馬羌接納,並成為第二首領。

按理說,青衣羌首領是被「吳班殺的」,如果青衣羌相信,那細封池作為原青衣羌首領的忠臣,應該率領白馬羌的人來找川軍報仇才對,為何沒來?

加上先零羌攻入青衣羌太快,劉璋和法正都推論出,青衣羌首領被殺,與先零羌絕脫不了關係。

看起來,應該是先零羌為了獲得西羌十三部的統治權,才殺了青衣羌的,而攻擊川軍就很簡單了,先零羌需要通過這場戰爭,確立自己的霸主地位。

但是,如果羌人的異常還說得過去,西涼軍就絕不正常。

韓遂伏擊了吳班,可是這次出兵的卻是馬騰,韓遂一個兵都沒派來,就算兩人是兄弟,馬騰也用不著這麼皇帝不急太監急吧?

如果真是韓遂伏擊吳班,韓遂開罪川軍,熱衷攻襲川軍的應該是韓遂才對。

而根據吳班提供的細節,吳班這次去談判,是很謹慎的,確認了韓遂不會對自己下手才去的,而事實上,伏擊之時,韓遂的兵馬也是驚惶無措,韓遂要不是馬快,也死在了其中。

這樣一來,法正和劉璋都猜測,白手起家,縱橫西涼十餘年的韓遂,根本不是伏擊吳班的人……

法正對劉璋道:「主公,韓遂這次沒有出兵,恐怕不是他不想出,韓遂被稱為西涼之狐,以韓遂的個xng,錯就會錯到底,既然得罪了我們,也就不會顧及什麼是不是他伏擊的吳班了,而他不出兵,很可能是在防貳!

「防範誰?」

法正沉聲道:「羌人和馬騰。」

劉璋眉頭一皺。

法正道:「青衣羌是隨著韓遂開始壯大的,而先零羌則是馬騰的盟友,先零羌能夠暗害青衣羌,馬騰為何不能暗害韓遂?

現在青衣羌勢力大減,韓遂不怕馬騰與先零羌聯合攻擊自己的領地嗎?我覺得,這就是韓遂不出兵的原因。」

劉璋搖搖頭:「這種推理附和邏輯,我們這樣想,韓遂也會這樣想,真的可能因為與馬騰心存嫌隙,而不出兵。

但是我覺得這件事一定有別的原因。西涼人不太喜歡yn謀詭計,並不是韓遂馬騰這些梟雄不會,而是西涼人和羌人,素來瞧不起yn謀詭計的人,特別是這種暗殺首領的,就算打贏了,也沒人服你。不過。」

劉璋笑了一下道:「我們不用想太多。只要從這件事找到符合我們的利益就可以了,最好是能挑動青衣羌殘餘與先零羌爭鬥,再挑起馬騰與韓遂爭鬥,數年之內,我們北方當無憂患。」

法正點點頭,就在這時,一名士兵來報:「報告主公,馬超與西羌十三部在北原會盟,共八萬人。連下木台,上關,鐵龍,十餘道險塞,預計一r后就能抵達陽平關。」

「來得好快。」劉璋和法正同時站起來。

劉璋帶著兵馬緊急到達陽平關。馬超竟然先一步到了,在陽平關外二十里紮營,砍伐樹木,大造攻城器械。

劉璋帶著法正和幾個親隨巡視城防。陽平關現在裡外聚集了六萬人馬,全是當初征伐荊州后調入漢中,和漢中上庸原有的兵力。在城關前,劉璋看到許多百姓惶恐進入,問楊任道:「這是怎麼回事?」

楊任答道:「最近關中長安的戰事越發激烈,十幾路諸侯大肆兼并,百姓民不聊生,紛紛出逃,漢中接收了不少流民,全部按照牧府指示,安排在了漢中屯田。」

劉璋皺眉道:「不怕西涼軍混進來嗎?」

楊任道:「西涼細作防不住,但是就算沒這些流民,他們也一樣能進來,至於西涼兵,西涼兵丟了長槍和戰馬,就不是西涼兵了,我們放入流民都是分批放入,小心檢查過,應該沒有妨礙的。」

劉璋點點頭,法正道:「看來曹co這是要完全控制關中了,先煽動諸侯互相兼并,再各個擊破,長安就要到曹co手裡了。」

劉璋道:「我倒不擔心這個,有人比我們更擔心關中被曹co完全控制。」

「誰?」

「石城的劉備。」

劉璋與法正一邊巡視城防一邊聊著。

陽平關內,有許多從木台,上關潰敗回來的川兵,這些士兵個個臉上驚恐,向陽平關的守兵講述自己見到的西涼兵,劉璋走過城防,正聽見兩個人在說話,還沒發現劉璋的到來。

「你們不知道,西涼軍好厲害,特別是那馬超,我們三個百夫長十幾個伍長都沒攔住,人擋殺人,神擋殺神埃」

「有那麼厲害嗎?」

「那可不,要是西涼軍破關,我們就跟著跑吧,要是被西涼騎兵追上,不被踩成爛泥才怪。」

「我現在就覺得害怕了。」

劉璋聽了良久,突然冷聲對那士兵道:「你很害怕西涼軍嗎?」

那士兵一個激靈,猛地回頭,看到劉璋,臉一下嚇的刷白。

「不……不怕。」士兵結結巴巴地答。

「來人,將這些散播謠言,擾亂軍心的敗兵,拖出去斬。」

一眾敗兵瞬間變s,楊任急道:「主公,上關等地失守,乃是末將失職,這些士兵失口亂言皆是無心之失,請主公寬恕處理。」

「求主公饒命,我們再也不敢了。」

「再也不敢了。」

一眾士兵紛紛跪地求饒。

法正小聲道:「主公,信口亂言的敗兵不止這一處,全斬恐動搖軍心。」

劉璋微微點頭,對楊任道:「將這些士兵都押起來,聽候處置。」

「是。」楊任拱手一拜,一揮手,一大隊士兵過來。

「多謝主公不殺之恩,多謝主公不殺之恩。」敗兵被兵士押走。

「你們看見了嗎?」劉璋大聲對士兵道:「西涼軍並沒有那麼可怕,他西涼軍縱橫西涼,我們川軍也下了荊州,誰勝誰負尚未可知,這一戰,敵軍遠來,敵攻我守,我們占著優勢,馬超休想越雷池一步。」

經過劉璋一喊,再加上川軍兩年來的輝煌戰績,士兵們去除了大半恐懼。

劉璋與法正回到內堂,召集魏延,黃忠,楊任,高沛等將領議事。

劉璋道:「如今。我軍士氣不揚,對馬超和西涼軍心有恐懼,需要一場勝利來鼓舞軍心,否則陽平關守不下去,我的意思是這樣的,敵軍遠來疲憊,正好明r發起進攻。」

法正點點頭道:「馬超一路勢如破竹。驕狂過甚,竟然午夜到達陽平關外,安營紮寨之後就是黎明,明r別想有什麼戰力,我們進攻,就算不能擊潰,也能戰勝,鼓舞守軍士氣。」

「為何不今晚襲營,讓西涼軍扎不了寨?」高沛問道。

劉璋搖搖頭:「兵力出動多了。夜晚出戰,恐關口被襲,出動少了,怕被西涼騎追上吞食,不過。so擾一下還是可以的,高沛,你今晚帶著人,每人手持響。去西涼軍營附近敲鑼打鼓,讓他們不能安寧。」

「啊?」高沛後悔自己多嘴了,竟然接這麼一個窩囊的任務。

半夜。高沛帶著銅鑼隊,摸到西涼軍營附近的山上,猛地敲響銅鑼,幾百面銅鑼發出刺耳的聲音,氣的西涼兵和羌兵哇哇大叫,可是又對山中零星的川兵無可奈何。

馬超大為氣憤,親自帶人上山尋找,什麼也沒找到,反而銅鑼聲不斷變換方位,氣的馬超咬牙切齒,西涼軍和羌兵一夜不得安生。

第二r,天氣溫良,沒有烈r,沒有yn雲,秋高氣爽,劉璋留下一萬人把守關口,率領五萬川軍出關,向西涼軍營擂鼓挑戰。

西涼軍營中,馬超就要提槍出戰,副將龐德弟弟馬岱紛紛勸阻,龐德道:「少將軍,我軍遠來,昨夜一夜未睡,被川賊攪的不能安寧,現在劉璋帶軍出戰,分明不安好心,我們不可上當。」

馬超白袍銀鎧,一臉英偉傲氣,冷哼一聲:「疲憊又如何?我西涼驍騎縱橫天下,就算疲憊,川軍也不是對手,隨我披掛上陣,我馬超打的就是劉璋這類yn險之人。」

昨夜被so擾的不得安生,馬超對劉璋恨意難消,這時川軍來襲,正合了馬超之意,立刻披掛上馬,帶領西涼軍殺出營來,與川軍荒原對峙。

秋風蕭瑟,黃草拂動,西涼騎如流水一般蜂擁而出,羌兵揮舞彎刀短槍,嗷叫著列陣,西涼兵士個個披頭散髮,一臉悍勇之氣,冷然看著川軍大陣。

川軍在平原上列出完整隊列,長盾手在前,戈兵鉤鐮兵和圓盾手在後,後面是弓箭手,再後面是長矛手,兩翼車兵護陣,整個陣型密不透風。

劉璋在陣中放眼望過去,看到西涼兵和羌兵jng神煥發,對一旁法正道:「我怎麼感覺這是一支休整了一個月的隊伍,哪裡像昨夜剛到?」

法正也皺眉:「主公,此戰不可輕敵。」

披頭散髮的西涼兵與戴著獸皮帽的羌兵組成簡單的騎兵大陣,戰馬輕嘶,響成一片,西涼軍戰意高昂,揮舞手中兵器,「嗚嗚嗚」地嚎叫著。

川軍不甘示弱,在魏延指揮下,紛紛舉矛齊呼:「,,。」長矛杵地,發出一片鏗鏘之聲。

戰場的殺意隨著兩軍的吼聲浸透原野,這是兩支以前從未遇到敵手的軍隊,川軍在劉璋帶領下,從涪城打到襄陽,罕逢敵手。

西涼軍堪稱天下第一騎,在董卓率領下,縱橫河南大地,最後死於內亂之下,而馬超率領的西涼起義軍,在西涼無不聞風喪膽。

馬超突然銀槍一舉,西涼軍立刻肅靜,馬超俊眉朗目,英姿勃發,嘶聲長喊道:「劉璋,你枉稱蜀主,盡使卑鄙手段,可敢與我馬超決一死戰,若我敗,西涼軍盡歸於你,如何?」

「嗚,嗚,嗚。」西涼軍戰意沸騰。

「匹夫,和我打。」劉璋隨口罵了一聲,自己恐怕還沒走攏,就被一槍戳下馬來了,揚聲喊道:「馬兒,你休得逞能,你也是大漢忠良之後,不識昔r我高祖與項羽匹夫?你無端犯境,大漢逆臣,必然敗亡。」

「劉璋,你統治蜀中,殺了幾十萬手無寸鐵的百姓,安敢與我談忠義?今r我就取你首級,拿下蜀中,匡扶社稷,殺。」

「殺。」

披頭散髮的西涼軍嗷叫著殺向川軍軍陣,手中斧頭短槍彎刀環首刀,不一而足,排山倒海地向川軍壓來。

「庫,庫庫。」

川軍長盾牌重重擊地,後面圓盾手舉起盾牌,長戈鉤鐮槍探出盾牌凹槽,弓弩手彎弓搭箭。

「殺。」

西涼騎猛衝過來,在馬上彎弓搭箭,一輪拋sh之後,狠狠撞向盾牌陣,馬蹄高昂向長盾踩踏,川軍長戈勾向馬腿,馬蹄被生生拉斷,戰馬慘叫著倒在盾牌陣前。

後面的西涼騎不為所動,前面倒地,後面立刻撲上,幾次衝擊,盾牌陣嚴重鬆動,一些騎兵撞入陣中,川軍士兵被猛地撞飛,後面弓箭手急忙sh出利箭,西涼騎不斷有騎兵被掀下馬來。

兩軍剛一交戰,立刻死傷慘重,西涼騎前方被專門對付騎兵的長戈和鉤鐮槍殺傷大片,又被後面弓箭手sh翻不少,而川軍前面的長盾手幾乎皆被連人帶盾撞飛。

魏延大聲道:「主公不好,我們的長戈手和鉤鐮槍太少,如此下去,要不了一炷香時間我們的陣型就會被西涼軍衝破。」

「恐怕不到一炷香了。」法正看著前方說道。

魏延看過去,只見馬超揮舞銀槍,左龐德,右馬岱,帶領數百健騎當先開路,迅猛殺向川軍軍陣,在馬超前方,是一排完全沒被衝擊的盾牌陣,只見馬超義無返顧地殺出,一槍刺在長盾上。未完待續。。。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暴君劉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