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劉璋 其他類型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其他類型 > 暴君劉璋 > 第314章馬超來襲(求訂閱)

暴君劉璋

第314章馬超來襲(求訂閱)

[更新時間]2013年06月11日 01:45 [字數] 5721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最後,江東舉重若輕,在不得已的情況下,孫權最終簽署了盟約,張貼江東六郡八十一縣。

只不過裡面的條款,全部被大儒張昭修飾了一遍,意思還是那個意思,可江東百姓看上去的感觀完全變了樣。

巴丘不但是租借港口,而且刻意強調了兩點,第一租借期限五年,五年後江東一定能夠收回,第二,江東會收取租稅,著重強調租稅會用在民生上,但是具體數目就不表了。

四萬三千石糧食,被張昭「賣到了」天價,川軍共支付五十萬貫錢,合五億錢,高出市價十倍以上,江東百姓看得大覺揚眉吐氣,不止如此,江陵還得給江東豎立一個感謝的石碑。

蜀商的貨品,無論是紙張,瓷器,還是其他,因為流水線和生產技術的不斷成熟,價格低於其他州郡,張昭便宣布,川軍為了結盟江東,劉璋勒令蜀中商人,低價賣給江東貨物。

這一點大受江東百姓歡迎,這樣一來,賣給江東貨物成了川軍的「讓步」,江東百姓有尊嚴,有面子,而且確確實實得到了實惠。

就拿書籍來說,蜀中的書籍價格是其他地方的幾十分之一,不但百姓能花錢買,世族也願意買,不但蜀中商人運來販賣,一些其他州郡的商人和開明的世族,也到蜀中進貨。

蜀中的商品,讓江東的物價下跌,百姓自然高興,都稱讚孫權治理有方。

至於宣布與曹操決裂。本來這是與江東中庸政策相悖的,但是沒有辦法的情況下。也是在曹操強,劉璋弱的情況下。孫權宣布得義無返顧,從祖宗孫武說起,表達了江東寧折不彎的感情,誓與國賊曹操不共戴天。

孫權對漢室的忠義之心,感召日月。

孫權和江東文武,都不信劉璋能敵得過曹操,無論人口。土地,人心都不如曹操,正是江東用來平衡曹操的砝碼。

統一天下的只可能是曹操,而不是劉璋,這樣的情況下,江東割據的最大威脅,就只有曹操。

這樣想了以後。江東世族就平衡了,在他們的規劃中,本來就是聯弱抗強,南北制衡,估摸著與劉璋聯合后,才能維持穩定的分裂局面。這正是他們想要的,何樂而不為?

魯肅雖然在成都覺得看到了生機,但是回到江東聽到江東文武對川軍的不屑之聲,再一想,立刻又覺得川軍不能威脅江東。

哪怕再有生機。現在荊益重創是事實,人口和稅賦比北方曹操少得多。怎麼可能在修養生息的競爭中戰勝曹操?

魯肅重新開始覺得,聯合劉璋,是合乎維持江東分裂大戰略的。

如此一來,這個合約立刻變了樣,江東百姓和世族都覺得,這是江東外交的一次巨大勝利,再加上劉璋送給江東文武的禮物,以及川軍對魯肅的高規格接待送行,都印證了這一點。

江東百姓人人歡欣鼓舞,告文張貼各縣鄉,百姓聽著書生解說,都是一臉驕傲。

孫權穿上用蜀錦做的華麗錦袍,蜀錦立刻風靡江東,外交功臣魯肅帶回的白瓷,成為江東「收藏家」的珍愛。

曲家第一批白瓷,尹家第一批錦緞到達江東,立刻被瘋搶。

江東普天同慶,只有在柴桑養病的周瑜氣得吐出了血,病勢更加沉重。

就在江東一片歡慶的時候。荊益二州完成秋收,並成功舉行四科舉仕。

益州這次動亂基本是集中性的,成都叛亂攻擊城池,江州巴西漢中都差不多,稻田基本沒有毀壞。

而荊州就不一樣了,襄陽有重兵把守,亂兵只能騷亂,到處搶劫殺人,荊南原本就凋敝,亂了之後更加不堪,以致於荊南荊北都沒有什麼收成。

荊州中部的江陵更別說了,一片白地。

不過好在叛亂平定后,黃月英在離任前,緊急讓荊州水源豐富稻穀又被損壞的地方,栽種第二季稻米,預計十月能夠收割,再加上江東送來的糧食,就算有江陵的流民,冬季也應該不需要益州的糧食支援。

雙季稻的種植歷史很遠,最早見於公元前三百年古籍,但也有說起源於三國東吳和南北朝的宋,在漢朝不常見,只是劉璋和黃月英討論增加糧食產量的時候,想到了這個方法。

原本還想細細研究一下種植時間和方法,但是這次叛亂,讓荊州提前沒了第一季稻,給種植第二季稻提供了便利,反正都沒有收成了,黃月英索性就在江陵等地種植了第二季稻,自己親自指導農民下種。

不知是不是江陵平原被水泡了以後變肥沃了,第二季稻種的還很好,眼看也能有相當的收成。

而五溪地區的糧食也獲得了豐收,特別是巫溪,經過劉璋親自指導,比別的部落多了兩個措施,一個是種植的間距更科學,第二個是有幼苗的遮蓋保護,使巫溪的收成比其他地方多一些。

包括遷出五溪,在涪陵一帶的蠻人,都有一個不錯的收成,而這些收成是全部歸他們自己的,看著這麼多糧食,可比以前搶漢人的村莊多得多。

而且農忙只有栽秧和收割的兩三個月時間,剩下的時間不用太多人照料,不算耽誤他們打獵,收成大大增加,那些開始還不落力的蠻人,看著別人豐收羨慕不已,下定決心明年也要開個水田種植。

秋收之後四科舉仕順利進行,由於紙張和書籍的普及,再加上識字就能當官的誘惑,許多原本就識字的百姓和寒門書生,經過一年的刻苦學習,做了無數套公文處理試卷,熟讀孫子韓非以後。

自認為已經出類拔萃,皆參加了考試。荊益二州選出了一大批生澀的文人,這些人勉強能夠完成大部分公務。但是並不熟練,且思考流於表面。

如果是前幾個月,這些人都能被委以官職,但是現在官員的缺位已經被春試的人佔據了大半,秋試的只有少部分錄取為官。

其餘通過考試的人,通過鄉試的被評定為秀才,通過縣試的被評定為舉人,通過州試的為進士。並評出前三名,分別為狀元,榜眼,探花,連帶其他州試考生基本被發放為官。

沒有當官的秀才,舉人,進士。皆享受不同等級的官府俸祿,並且有見到區域內官吏不必行禮等特權,受到人們尊敬。

隨著參加考試的人變多,黃權李嚴正在思考將鄉試縣試州試分開,拉開時間段,四科舉仕制度變得越來越成熟。

而荊州四科舉仕中。發生了一件讓劉璋意外的事情。

…………

牧府院中,好厲害揮舞著大鎚與胡車兒激烈對打,兩人都是力氣型,好厲害比胡車兒多了許多力氣,胡車兒比好厲害多了許多招式。以前一直旗鼓相當。

可是最近劉璋發現,胡車兒越來越不是好厲害對手。這一次,兩人剛剛到了場中,對打還沒超過一分鐘,好厲害一錘砸在胡車兒單錘上,胡車兒的長錘一下子被打飛,好厲害遞出另一大鎚,抵在胡車兒胸上,把胡車兒推出老遠。

若不是好厲害只是用大鎚推,要是一錘砸過去,胡車兒就變成一灘爛泥了。

劉璋正在指導劉循寫文,這時也看得吃驚,好厲害氣定神閑地走過來,氧氣美女寶兒急忙端起茶杯走過去。

「好哥哥,你太厲害了,你是我見過最厲害的人。」寶兒不顧一旁沮啥,歡喜雀躍地喊道。

「我就欣賞你這種沒見過世面的。」

好厲害一口將茶水喝完,對胡車兒道:「還來不?」

胡車兒現在虎口和胸口還疼,連忙擺手,好厲害提著大鎚就要去院中繼續練。

「等等。」劉璋叫住了好厲害,這幾個月,好厲害沒日沒夜地練武,只要一有空閑,就把兩桿大鎚舞的虎虎生風,有時候不小心砸到東西,能把劉璋半夜吵醒。

劉璋道:「幹嘛這麼拚命?你最近武藝進步挺快的了,吃啥葯了?」

其實劉璋心裡也有點嫉妒,每天早上自己和好厲害一起跟著蕭芙蓉練武,以前自己就算偷懶,練劍也比好厲害練的好,現在好厲害竟然逆襲了自己,真叫人不爽。

好厲害拿出懷中被汗水浸濕的錘譜,乃是黃月英送給他的,對劉璋道:「我已經記熟上面的招式了,現在正需要熟悉招式,只可惜……」好厲害看了胡車兒一眼:「沒人能陪我過招。」

好厲害其實還有話沒說,自從劉璋上次被刺后,好厲害一想起就覺得自己非常沒用,自己從一開始作為劉璋親衛,劉璋被刺客刺殺了多少次?每次都是因為自己招式不熟練,讓劉璋險象環生。

法正告誡過自己,蕭芙蓉告誡過自己,黃月英告誡過自己。

可是自己都沒警醒,直到上次好厲害以為劉璋死了以後,才猛地驚醒,現在好不容易劉璋死而復生,好厲害發誓決不讓那樣的事情再次發生,所以開始刻苦練習錘法。

數月之間,進步神速,完爆了胡車兒。

劉璋皺眉思索一下,對好厲害道:「那這樣吧,今後叫黃忠陪你打吧。」

「啊?」好厲害一愕,黃忠可是川軍第一猛將,當初力戰四將不敗,可那四將,自己原先一個也打不過,現在要跟黃忠過招,好厲害只感覺後背發涼。

「如果打贏了,我親自向南中部落要人,把你喜歡的姑娘嫁給你。」

「真的嗎?」好厲害一喜:「主公,這可是你說的,不能像以前一樣老是反悔。」

劉璋汗了一下,想起來,自己還真是有點對不住他,也不知食言幾次了,堅定地道:「好,這次一定算數。」

一旁的寶兒悶悶不樂。

「可是如果你打不過的話,就必須娶了寶兒姑娘。」

寶兒立刻一喜,她早聽說黃忠輕而易舉擊敗了自己父親。她才不信好厲害能打敗黃忠呢。

「哼。」好厲害對著寶兒哼了一聲,又去場中練武了。

就在這時。黃權走了進來:「主公,這是荊州四科舉仕州試通過名單,以及安排的職位,請主公過目。」

劉璋拿過來剛掃了一眼就愣住了。

「這狀元是誰?蔡洺?」劉璋驚訝地看著第一排的一個名字:「是蔡家那個蔡洺嗎?」

黃權點了點頭:「這蔡洺本來就識文斷字,熟讀史書和諸子百家,對從政很有經驗,而且心思細密靈巧,在行政能力測試和申論兩項。都是滿分勝出,比第二名高出一大截,也是我們幾屆四科舉仕中,唯一的一個雙滿分。」

「哦。」劉璋點點頭,又看到後面職位安排是空白,皺眉道:「樊梨香怎麼沒安排官職?」

「大概是因為蔡洺是女人,不方便吧。」黃權猜測道。

「胡說。樊梨香巴不得女人當官呢。」

劉璋想了想,大概猜出了樊梨香的意思,這是要讓自己給蔡洺封官。

一來蔡洺身份特殊,需要請示自己。

二來蔡洺與自己關係特殊,不可能不經過自己委任官職,也方便自己對蔡洺施恩。

三來。雖然四科舉仕不限制男女,但是女人來參考的還是極少數,特別是文考,根本沒有,樊梨香就是要讓自己封蔡洺的官。這樣她就可以到處說,看。我們的女狀元是皇叔親自封的官呢。

煽動女人出仕的效果必然大大增加。

劉璋皺著眉頭想了一下,蔡洺在蔡家反叛時,沒有跟著反叛,現在又參加四科舉仕,挺不容易的。

劉璋對蔡洺的印象,一直是以陰暗為主,但是這時候,不管蔡洺什麼想法,自己都應該厚待她。

對黃權道:「堂堂狀元,不能不委任官職,也可鼓勵女子出仕,這樣吧,你下去辦一件事,將五溪都護府改成南疆都護府,統一負責南中蠻人和五溪蠻人遷移耕種和管理問題,由蔡洺擔任都護,但是注意,五溪邊軍的直屬權剝離出來,巴郡太守李恢代掌。」

「是。」

不知不覺間,荊益有了不少女子在官場的身影,第一個樊梨香,當她出現的時候,就是擁兵兩萬攜帶大功來投,合情合理,後面又經歷了龐統的批評,及民心的收攏。

無論是文武,還是民間,都對樊梨香當官持肯定態度,可以說樊梨香為女子在荊益當官開了一個好頭。

之後的黃月英,帶著許多人的不服,斬樂進,敗曹羨,后又水淹江陵,威震天下,雖然離任,卻還是川軍將士心目中的軍師,現在還在幕後給樊梨香出謀劃策,地位牢不可破。

有了這兩人在前,後面的女官就順理成章了,似乎在不知不覺間,荊益民眾的思想就從「女子不能當官」轉變為「女子可以當官」,連他們自己都沒察覺到轉變。

而女子當官也是符合荊益內情的,荊益誅殺世族,殺掉了百分之九十的人才,需要大量人才填補,而女人,在各個時代,都不乏優秀者,只是時代不同,她們在總體男尊女卑的世界里難以出頭。

既然形成了這樣的事實,劉璋任用女官也就不會拘泥,只是蔡洺這人心思複雜,自己實在把握不準,所以不任用兵權。

相信蔡洺被封官后,那些不甘寂寞的才女,也會不安分,哪怕還是受世俗和教育影響,只有極少數敢來考試,但是好歹可以填充人才的不足。

劉璋繼續向下看去,下面的人分數都低的可憐,除了前幾名及格了,其餘都在六十分以下,在四十分的地方被掐斷。

文化素質還是不夠高啊,劉璋搖了搖頭。

就在這時,一名士兵匆忙進來稟道:「報告主公,西涼韓遂假借談判為名,約吳班太守沓中談判,期間突然大量羌兵殺出,重傷吳班太守,現在漢中群龍無首,西涼三萬騎兵在馬騰之子馬超統領下與西羌十三部五萬騎兵向陽平關殺來。」

黃權眉頭猛地一皺,劉璋神色凝然。

西涼軍和羌兵果然趁著秋高氣爽來了,還真是不死心。

「主公,吳班太守重傷,漢中定是一片混亂,西涼軍大軍壓境,需要儘快拿出對策埃」

「沒有對策,如今情況,只有本侯親征了。」

劉璋原本不想和西涼軍打,讓吳班憑著險關要隘謹守漢中,哪怕漢中不太安寧,也總體可以保證荊益的休養生息。

可是現在吳班一死,漢中剛剛經歷叛亂,又大兵壓境,形勢非常危急,如果被驍勇的西涼軍叩關成功,後果不堪設想。

而且,如果吳班被重傷,自己連個屁都不放,這樣的軟弱,也別想給荊益帶來休養,到時候蠻人,羌人,曹操,還不都時不時來佔便宜?

只是劉璋怎麼總覺得不對勁,先是先零羌污衊吳班借著談判殺青衣羌首領,這時吳班又被韓遂借著談判伏殺,好像就是逼著自己親征一樣。

韓遂好歹也是一方梟雄,從一介白衣,到坐擁十萬大軍,在涼州幾十路諸侯兼并下生存下來,這樣的人,會幹這麼蠢的事?

「火速傳令,上庸太守楊任,暫代漢中太守,務必謹守關隘,本侯不日抵達漢中,另外,馬上召集眾文武議事。」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PS:#暴君劉璋#慶祝暴君一百萬字。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暴君劉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