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劉璋 其他類型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其他類型 > 暴君劉璋 > 第313章提兵百萬西湖上(求訂閱)

暴君劉璋

第313章提兵百萬西湖上(求訂閱)

[更新時間]2013年06月10日 21:24 [字數] 5689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劉璋突然憤慨莫名,猛地一拍案幾:「豈有此理,樊梨香竟敢騙我,說江東有很多存糧,可以資助江陵流民,還說什麼荊州與江東都是楚人,同氣連枝,如果得不到江東餘糧,就約束不了那些流民,可能進犯江東,真是豈有此理,來人。」

「在。」

「傳令樊梨香,就說子敬先生說了,江東沒有餘糧,叫那些流民都安分點,要是江陵暴民讓江東有任何損失,我第一個罷了她樊梨香的官,真是越來越不像話了。」

「是。」

士兵正要離去,魯肅連忙制止,心裡有苦說不出,嘴角抽動了一下對劉璋道:「皇叔,皇叔,樊大人說的不錯,我們江東的確是有些餘糧,只是沒有五萬石那麼多,大概三萬石吧。」魯肅捏緊拳頭。

「哦,原來如此。」劉璋點點頭:「既然江東只有三萬石,那我們自然不敢多買,否則江東百姓吃什麼?對吧?但是為難的是,我們江陵流民恰恰需要五萬石,最少也要四萬石,要是給不了這個數,那些刁民,你知道的。」

劉璋喝了一口悶酒,惆悵無比,魯肅以前對劉璋的看法是剛愎,來成都后,得出一個外忌內寬,現在產生了第三個印象,無賴。

自己早該看出來的,從劉璋把自己掏錢買的瓷器送給自己的時候,自己就該知道了。

「我突然記起來了。」魯肅說道:「我記得柴桑還屯有一萬石糧食,本來就是打算拿來賑濟江陵災民的。只是現在衛溫大都督正在攻擊柴桑,如果皇叔下令停止進攻的話。說不定能夠保全。」

劉璋心裡笑了一下,沒想到魯肅還反過來威脅自己,突然神色落寞地對魯肅道:「子敬,你是不是認為衛溫進犯江東,是我下的命令?」

「你誤會我了埃」劉璋一巴掌拍在魯肅肩膀,魯肅手上的酒杯一抖,劉璋道:「子敬,你也是個聰明人。衛溫攻擊江東的時候,我才剛到成都,哪能下命令,就是那黃月英擅作主張,我這不是把她撤了嗎?

可是一時疏忽,新上任的荊州牧樊梨香,沒有約束水軍的權力。這才導致了衛溫肆無忌憚,子敬放心,我這就下命令,快馬將衛溫召回來,不過你知道現在荊益不太平,要是信騎在路上死了……」

「皇叔。我認為那些糧食一定還在。」魯肅堅定地道。

「真的?」

「真的。」

「子敬先生果然實誠人,來,再喝一杯。」劉璋提起酒壺又給魯肅斟了一次酒,向旁邊王累使個眼色,王累將一張告文遞上來。

劉璋拿起告文。看了一遍,推到魯肅面前。魯肅疑惑地接過來,隨口問道:「皇叔,這是什麼?」

「盟書啊,子敬先生只要回去讓吳侯蓋上印章就好了。」劉璋說道。

魯肅有了剛才的教訓,一下子警惕起來,放下酒杯,拿起告文仔仔細細地看,開頭列出了之前說的內容。

江東向蜀商所有產品開放,不得抵制,不得收取店面稅以外的附加稅。

江東「賣給」江陵難民四萬三千石糧食,共九十萬文,不過江東可以獲取江陵友好牌匾一面,並立碑紀念。

雙方五年之內不得互相攻伐。

直到看到:「孫權必須在吳城城樓宣誓與川軍冰釋前嫌,並且與篡奪朝綱的曹操為死仇,誓與川軍一起營救天子,匡扶漢室。」

魯肅皺起眉來,如果孫權真的在城樓當著百姓義正言辭地宣誓,那就與曹操沒有轉圜餘地,至少轉圜起來不是那麼容易了,這與江東平衡厲害,兩端保全的宗旨相悖。

「皇叔,我們吳侯絕對忠心大漢,與國賊曹操勢不兩立,這宣誓之事,就不用了吧?」

「既然絕對忠心大漢,那宣誓一下又有何不可?這樣不但顯得吳侯忠義,也可以讓江東百姓更加擁戴吳侯埃」

劉璋拿著酒杯,一邊喝一邊慢悠悠地道。

魯肅無奈,繼續向下讀去,可是下一條,更加觸動魯肅神經,上面赫然寫著,將巴丘出讓給江東水軍,作為蜀商登陸江東的貨運港口。

魯肅眉頭一跳,一下子將告書拍在桌上,終於忍耐不住,緩緩捏緊案上的拳頭,壓著怒氣對劉璋說道:「皇叔,你這樣就太過分了吧?土地乃是根本,如果將巴丘割讓,我吳侯如何面對江東百姓,如何統御江東八十一縣?」

「是八十縣。」一旁的法正糾正道。

「你……」魯肅氣得臉上漲紅。

魯肅無論如何不能在這個問題上讓步,否則根本無法與孫權交代,第一使孫權削弱江東威望,第二會激怒主戰派,第三,也會使主和派增加危機感。

巴丘雖只是一個縣,但是地理位置十分重要,是江東出荊州的頸口,周瑜練兵出兵都是在這個地方,這裡現在還駐紮著程普的部隊。

江東據有巴丘,退可保江東,進可攻荊襄。

若川軍據有巴丘,不止是商人的貨物集散點,同時川軍要登臨江東實在輕而易舉,那江東的水師在荊襄面前就成了擺設,江東要出兵荊襄,也不得不忌憚被前後夾擊。

場中氣氛一下子尷尬起來。劉璋默默喝酒,沉吟不語

魏延突然瓮聲道:「巴丘何足掛齒,若是孫權不識時務,江東乃我囊中物。」

魯肅氣憤得僵在座位上,手指顫抖,真想一走了之,可是他深知雙方的實力差距,而自己又是主和派的代表,就這樣回去,江東與川軍的戰火恐怕不會斷了,這是江東世族最恐懼的事情。

現在的問題是,事實所迫。不能不議和,可是劉璋議和的條件。又實在太苛刻。

「魏延,不得無禮。」劉璋沉聲說了一句,長出一口氣道:「今天和子敬先生談的不是很愉快,不過酒喝得爽快,本侯賦詩一首,給子敬先生助助興。」

「好啊,好啊,侯爺請。」

「侯爺請。」

文官們都看向劉璋。現在川軍文武已經知道自己這個主公還是有文採的,只是一般不做詩,今日難得有興緻,大家都仔細聽著。

劉璋看著面前青銅的酒樽,一口喝下,站起來,唰地一聲拔出佩劍。朗聲吟道:「

劍在鞘,雕弓。

江山破碎,奸臣入蒼穹。

萬里車書盡混同,漢土豈有別疆封?

拔劍張弓露張狂,鐵馬樓船下江東。

提兵百萬西湖上,立馬吳山第一峰。」

劉璋肅然念完。中氣渾厚,全場落針可聞,不止是詩賦中的氣勢,字裡行間更是直指江東,魯肅看向劉璋。心猛地一跳,神色複雜莫名。

「萬里車書盡混同。漢土豈有別疆封?

拔劍張弓露張狂,鐵馬樓船下江東。

提兵百萬西湖上,立馬吳山第一峰。」

這一刻,魯肅完全相信,如果自己不答應劉璋的條件,無所畏懼連世族都不怕的劉璋屠夫,極有可能傾兵東征,在曹操統一北方之前,一統南方。

這不正是周瑜對江東的規劃嗎?

「啪。」老將黃忠突然一拍巴掌站起來,對魯肅道:「魯子敬,我家蜀候客氣對你,是因為你也是江東賢人,可不要以為我川軍怕了江東,只要蜀候一聲令下,我川軍水軍八萬,步軍四十餘萬,立刻踏平江東。」

「我魏延願做東征先鋒,不能攻下吳城,誓不還都。」魏延猛地站起來,身上鎧甲鱗片嘩嘩作響。

「誓不還都。」

「誓不還都。」

眾將被劉璋那首詩感染,紛紛慷慨激昂,怒視魯肅,魯肅知道,這是川軍在公然威脅自己和整個江東了。

可是自己又有什麼辦法?

魯肅僵在原地,劉璋將佩劍還鞘,若無其事地坐下來,拿起酒杯,俯視桌面對站著的魯肅道:「子敬先生,剛才純屬酒醉即興發揮,若有失禮之處,還請莫怪,現在我們可以談談細節了嗎?」

魯肅沒回話。

劉璋笑了一下:「看來子敬先生是不想談了,那好吧,我劉璋不會為難別人,子敬先生請回吧,告訴吳侯,我會找個時間,親自去吳城拜訪他。」

劉璋帶著淡淡笑意看向魯肅,魯肅心一咯,硬著頭皮重新坐下來,這一刻,魯肅感受到屈辱,一個弱國使節的屈辱。

可是,整個江東繁榮安寧,世族的保全,比起個人的榮辱,又算得了什麼?

「皇叔。」魯肅費了很大力氣,才勉強吐出兩個字,「這篇告文,讓我們很為難,巴丘地理位置重要,如果交給川軍治理,就算我能接受,周瑜也不能接受,江東大大小小的將領也不能接受。

另外江東本來缺糧,如果公示四萬石糧食以如此低價賣給荊州,就算吳侯答應,江東的百姓也不能答應。」

「這些都好辦。」劉璋隨口道:「巴丘地理位置重要,也只是扼守廬陵郡和廬江郡的一半,難道我們得了這個港口還能飛過鄱陽湖不成?據我所知,周瑜屯軍的地方可是鄱陽湖口,似乎我們並沒有真正威脅到江東核心吧?

巴丘只是方便我們蜀商聚散貨物,既然雙方締結同盟,就表示不會開戰,難道魯子敬會認為我劉璋如此短視,佔了個巴丘,就公然撕毀同盟,去圖謀你們一個半郡嗎?

如果吳侯不能給百姓交代,這一條我們大可以改一下,就說交給我們做貨運港口,但是歸屬權還是在吳侯手上,這樣不是很妥帖嗎?

至於江東大大小小的將領,呵呵,如果他們能成事,子敬先生就不會在這裡和本侯把酒言歡了。

如果他們還不服氣,子敬先生大可以先不公布這封告文,讓他們再來試試,到時候如果他們戰勝了,子敬先生就永遠不用公布這篇告文了。對吧?」

魯肅沉默,劉璋喝了一杯酒又道:「至於其他糧食什麼的。這一條可以從告文上刪了,也可以修改。

到時候吳侯把糧食送過來,我們給了錢,到底給了多少,還不是吳侯說了算?給了幾千萬還是幾萬萬,我們順著你們說就是了。」

眾人瞪大眼睛看著劉璋,法正黃權等人也不禁佩服不已,魯肅哭笑不得。劉璋卻很淡然,這一招,後世開發票那些人不是常用么?

「怎麼樣,子敬先生,考慮清楚了嗎?如果考慮清楚了,我們就繼續喝酒,如果考慮不清楚。我劉璋也向你保證,不管今後川軍和江東發生什麼,你,子敬先生,都是我劉璋的朋友。」

魯肅苦笑,過了良久。長出一口氣:「好吧,我魯肅暫時代吳侯答應了,不過還是要讓吳侯過目。」

「這好辦。」劉璋說道:「這封告文就去按照子敬先生的意思,修改一下,巴丘改為貨港租借。租借時間五年,糧食方面。價格先不做說明。

子敬先生只要拿回去交給吳侯,讓吳侯蓋上印章,然後廣發江東六郡八十一縣,爭取每條街道,每個村都能張貼兩份以上,中秋之前完成,沒問題吧?」

魯肅驚愕地看向劉璋,明白劉璋的意思,劉璋這是要讓這封告文在江東家喻戶曉,板上釘釘,再無迴旋的可能。

魯肅現在終於明白,從最開始的客氣套話,到後面提出隱晦條件,再到武力威脅,然後又「開導」自己,劉璋是一步一步在緊逼著自己,直到現在的處境。

可是前面已經答應了,現在自己又拿什麼拒絕?

「皇叔啊,這實在是為難啊,並不是我們不想張貼,只是這倉促間,那麼多布匹,不但花費不小,就算抄寫,也要抄幾個月,更別說張貼了。」

「哦,是嗎?」劉璋笑了一下,「江東與荊益同氣連枝,既然這樣,那我們就為江東代勞了,我們可以為江東抄寫告文,在子敬先生離開蜀中之前,一定抄好。」

魯肅驚訝地看著劉璋,在他看來,無論如何不可能這麼快抄寫那麼多告文,可是又不敢確定,勉勉強強答應了,心裡想著回去怎麼和孫權交代。

劉璋見到魯肅答應,大為高興,挽著魯肅的手站起來,對眾文武大聲道:「從現在起,子敬先生,就是我川軍最好的朋友,來,大家敬子敬先生一杯。」劉璋舉起酒杯,川軍眾文武一齊向魯肅舉杯。

江東與川軍最終達成協議,第一,江東向蜀商在江東經商提供最大便利,江東有保護蜀商的義務,沒有處置蜀商的權利。

第二,江東向江陵流民提供四萬三千石糧草。

第三,江東租借巴丘給川軍。

第四,雙方以曹操為共同死敵,聯合宣誓誅除曹操,營救天子。

第五,雙方五年之內,不得相互攻伐。

三日之後,在魯肅驚愕的眼神下,川軍士兵抬著兩口箱子過來,每口箱子一萬份紙質告文,把魯肅嚇了一跳,現在蜀中印刷術還沒外傳,所有百姓只知道白紙和書籍價格大副下降,卻不知道為什麼,魯肅當然驚訝不已。

為了表達對魯肅的友好與敬仰之情,劉璋率著川蜀商人給魯肅送行,商人熱情無比,饋贈了魯肅大量禮物,除了白瓷,邛竹杖等特產,還用蜀錦給孫權周瑜等江東文臣武將做的衣服。

劉璋拿起一件給孫權做的蟒袍看了看,果然精美絕倫,霸氣側漏,對一旁的尹柏道:「回去給本侯也做一件。」

尹柏連忙點頭稱是。

劉璋一直將魯肅送出二十里,作為一方之主,又是皇叔,爵至侯爺,實乃古未有的高規格了。

魯肅拱手道:「皇叔,就送到這裡吧,皇叔日理萬機,魯肅這就別過了。」

劉璋看著魯肅,感慨道:「子敬啊,江東與川軍能和平相處,共同對抗國賊曹操,皆是先生之力,先生實乃大漢功臣,本侯也是感激在心,從此江水無戰事,是整個南方百姓之福啊,就此別過,以後荊益隨時歡迎先生。」

「就此別過。」

魯肅轉身,望著前方平原上沒有盡頭的長路,瞬間一臉惆悵,自己這算成功議和了嗎?

好像算,兩方的確休兵了,而且自己還獲得了高規格款待,這不但是自己有面子,劉璋也給足了孫權和江東世族百姓的面子,劉璋從外表看上去,那是很有誠意和談。

可是自己回去,還有一大堆頭疼事,怎麼給孫權說,怎麼安撫主戰派,這都是一個問題。

劉璋看著魯肅帶著裝載禮物的沉重車隊遠去,嘎吱聲越來越遠,遠遠看著魯肅的背影,對法正道:「此人乃江東大才,只可惜,世族保守觀念束縛,不得發揮埃」

法正點點頭道:「若以後攻取江東,此人定是重大威脅。」

………

魯肅將盟約帶回去,果然引起軒然大波,可是僅僅是在朝堂之上,現在周瑜下野,主戰派不能抬頭,而且魯肅根本避開了程普黃蓋等將領,只帶著文官和孫權商議。

最後,江東舉重若輕,在不得已的情況下,孫權最終簽署了盟約,張貼江東六郡八十一縣。

只不過裡面的條款,全部被大儒張昭修飾了一遍,意思還是那個意思,可江東百姓看上去的感觀完全變了樣。未完待續。。。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暴君劉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