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劉璋 其他類型

暴君劉璋

第311章一百個月的俸祿

[更新時間]2013年06月09日 20:25 [字數] 5579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魯肅還沒說完,劉璋突然快步到了一個店鋪里,留下魯肅一個人站在大街中心,又尷尬又憤怒,可是抬起頭看向店鋪的貨櫃,也猛地睜大了眼睛。

劉璋走到貨櫃前面,只見貨櫃中擺放著幾件瓷器,全部純白色的,色澤光滑亮麗,甚是華貴奪目。

「老闆,把這幾件瓷器拿出來看看。」

老闆正在給後面貨架上的陶罐刷灰,只回頭瞥了一眼劉璋衣角,漫不經心道:「那些東西很貴的,要看就在外面看,要想摸,先付錢。」

「摸也要付錢,你找抽呢?」好厲害大聲道,跨步就要上前,被劉璋攔下。老闆卻沒被嚇著,漫不經心地道:

「客官,不是我瞧不起你,看客官衣服,是江州棉料做成,做工還好,想來是出自大戶人家,但是卻非頂級富人,那些白瓷一件可就是上萬錢,客官如果付不起,還是看看其他青瓷和黃瓷吧。」

「瞎了你的狗眼,你看看我家公子是誰?」好厲害怒道,看著那老闆氣定神閑的樣子,恨不得一錘把他腦袋砸了。

「嘿,我說話客氣,你們以為我怕你是吧?」老闆放下手中陶器,拿著一把小刷子轉過來,「在成都這地面上……」

老闆還沒說完,看清了劉璋面容,在成都這地面上,他也是有些手腕的人,否則怎麼經營貴重瓷器,哪能不認識州牧,到是劉璋站在後面。嚇的臉都白了,手一抖。小刷子掉在地上。

「哎喲,州牧大人,小的瞎了狗眼,你千萬恕罪埃」老闆說著就要在櫃檯里跪下去,可是櫃檯內太窄,自己又太胖,急的滿頭大汗,魯肅在門口微笑看著。看劉璋這個殺人如麻的屠夫怎麼處理。

「好了,老闆,我們就是看看,不會摸,你拿出來吧。」劉璋說道,他是真的對那幾件瓷器感興趣。

「好好好,馬上馬上。」老闆忙不迭答應。從柜子一股腦將所有白色的瓷器拿出來,擺到劉璋面前,口中道:「大人如果喜歡,小的就全送給您了。」

「我們像巧取豪奪的人嗎?」劉璋一邊仔細看著瓷器,一邊隨口道,胡車兒和好厲害把眼睛一瞪。老闆立刻嚇的脖子一縮。

「哪裡,哪裡。」老闆尷尬笑道:「沒有大人的開明治理,哪有我們這些商人的今天,我這是為了報恩吶。

大人或許不知道,這些白瓷。看看這色澤,天下都找不出幾件。純凈的白瓷象徵大地清明,政通人和,正是大人聖明主政,才有白瓷出窯埃」

劉璋隨意地聽著老闆的奉承,對奉承之語早已習慣了,手指著地上的小刷子:「能給我用用嗎?」

「當然,當然。」

老闆連忙撿起刷子遞給劉璋,劉璋用刷子輕輕刷著瓷器表面,這時魯肅走進來,看了一眼櫃檯上的白瓷,對老闆道:「老闆,你可不要信口雌黃,白瓷極難燒制,雖然出現過,但是都是珍稀異常。

燒制白瓷,往往出一千件報廢灰色瓷才能出一件白瓷,而且色澤這麼好的白瓷,從古至今,恐怕都沒出現過吧?老闆怕是用了什麼增白粉之類的塗料,騙騙別人就罷了,欺騙州牧可是死罪,你就不怕腦袋搬家嗎?」

魯肅說的是對的,劉璋以前看過一個隋朝電視劇的劇本,裡面就說了白瓷燒制多麼不易,據劉璋所知,白瓷大批出現,是在隋朝末期,而在三國,劉璋還從沒見過白瓷。

作為與絲綢同等的商品,瓷器在商業中舉足輕重,如果蜀中能產出白瓷,和蜀錦一樣,將是一筆極大的收入,所以劉璋才會驚訝。

老闆聽到魯肅的話就不高興了,魯肅不止是在質疑自己的產品,還是在質疑自己的人品,自己幾代販瓷,還會分不清真瓷假瓷?何況還是在受人擁戴的州牧大人面前質疑,是可忍孰不可忍。

老闆發現魯肅沒跟著劉璋一起進來,再一打量,身上的衣服也不是什麼華貴款式,再加上一口外鄉音,老闆立刻不客氣回到:「你哪兒冒出來的?你沒聽我說是因為州牧大人聖明主政,白瓷才現世的嗎?」

「這位是江東水軍大都督魯肅魯子敬先生。」劉璋抬起身說了一句,自己掃了一遍瓷器,自覺沒加什麼塗料,不過自己也不太懂這個,還是不知道真偽。

「原來是江東大都督,不是我們蜀中的,難怪沒見識。」老闆哼了一聲,他可是記得江東和川軍是敵對的。

任魯肅一個脾氣好的人,臉上也有些不高興,這時劉璋將刷子遞給魯肅道:「子敬先生,你來看看是不是真瓷,如果以假亂真。」劉璋看向老闆道:「我可要封鋪子的。」

「那是,那是。」老闆連忙堆笑,卻一臉篤定。

魯肅接過刷子看了一眼,就從剛才雜貨鋪再到瓷器店,經過魯肅的觀察,劉璋的為人實在與外界傳聞大不一樣,頂著烈日視察商鋪,對店家客客氣氣的,也能放下身段做一些碎事,完全看不出來冷血嚴酷的一面。

如果劉璋就像對待世族那樣,滿心剛愎狠辣,從嚴治蜀,魯肅相信要不了幾年,蜀中就會崩潰。

可是現在看來……實在讓魯肅憂慮。

可是想歸想,魯肅還是對那白瓷很感興趣,實在不相信那是白瓷,要是真的,一下子出來這麼多件,得報廢幾萬件瓷器吧,那得多高的成本?而且色澤還遠好於以前的白瓷。

可是,魯肅剛刷了兩下,就驚訝起來,接著又刷遍瓷器全身,用手指輕輕觸碰滑動,接連換了好幾件,驚訝道:「真是白瓷。」

既然魯肅這麼說。劉璋也相信了,驚訝地看著這些瓷器。老闆顯然對客人的反應大為滿意,得意地笑著。

劉璋對老闆道:「這些白瓷色澤這麼好,恐怕成本很高,你賣一萬錢能有利潤嗎?」

老闆嘿嘿笑道:「您是州牧大人,小的不敢騙你,我這店裡的瓷器陶器,那都至少賺一半以上,要不然怎麼維持我這店子?我一個賣瓷器的不能比一個賣豆腐腦的賺錢少吧。

而這白瓷一萬錢。我賺的更多,至少賺上七千。」

老闆攤出兩個手掌,伸出七根手指。西城以前是成都最窮的地方,現在卻是最繁華的地方,店鋪的租稅都是天價,所以貨物自然貴些。

「七千?」劉璋和魯肅對視一眼,都露出不相信的神色。魯肅道:「我記得當初桓帝時期,一件上好白瓷賣了八萬錢,最後隨皇后陪葬,你說你賺七千,這白瓷怎麼可能只值三千錢?該不會是想折價送劉皇叔一個人情吧?」

「我說你這人的心理怎麼這麼陰暗?」

老闆不客氣地對魯肅道,劉璋低著頭微微笑著。老闆大概是早看出劉璋不太待見魯肅了,所以說話也沒忌憚,魯肅在一旁好不尷尬,天知道他只是想看看,劉璋會不會低價拿了百姓商品。

老闆轉向劉璋。馬上一臉笑容:「大人,你不知道。這還是個秘密,小的悄悄告訴大人,大人可不要給別人說是我說的,否則曲家以後就不會跟我合作了。」

老闆神秘兮兮,倒提起了劉璋的興趣,老闆低聲道:「大人也知道,巴西是出青磚青瓷和陶器的好地方,這曲溪繼承了家業后,更是把家裡的生意發揚光大,接連推出色澤更好的瓷器和陶器。

就在不久前,曲家的工匠房,發現一種特殊的粘土做的瓷胚,竟然可以燒制出純色的白瓷,經過幾次燒制,成品率在九成以上,根本不用報廢,這些白瓷,都是產自曲家窯,成本就一千多文錢,而且越往後,燒製成本越低。」

「既然這樣,那為什麼不全部放出來,不就可以賺的更多嗎?」魯肅問道。

老闆鄙視地看了魯肅一眼:「你不會做生意就不要插嘴,煩人不?」魯肅愣在原地,老闆又轉對劉璋道:「要說為什麼不全部放出來,小的開始也不明白,不過後來曲家家丁告訴我了。

大人你想,要是一下子出來大量白瓷,會怎麼樣?第一顧客不會相信,會覺得你這是假貨,就像這位瘦高個一樣。」老闆瞥了魯肅一眼。

「第二,這白瓷不就不罕有了嗎?所以曲家就先放出少量白瓷,賣一萬,商家賺七千,曲家賺兩千,這樣一來不但多賺錢,還完成白瓷的營銷鋪貨,打通售賣渠道,同時也為白瓷造勢,後面越來越多的白瓷出現,也就順理成章了,沒人懷疑真偽。

而且開始那些達官貴人巨富商賈買了炫耀,下面的人不羨慕?後面價格便宜了,能不爭相購買?」

老闆說完,劉璋和魯肅都露出驚訝神色,劉璋發現現在自己完全對商業失控了,商人確實是一個爆發力強大的群體,智慧無窮。

興商的第一年,成都的商業一大半是被官家作坊包辦了的,而現在,一大批商業大家站起來,曲家,尹家,黃家,吳家等,全部從傳統世族,向商業大族過度,並且開始大量擠占官家市常

私人不但開設作坊,還開設開發技術和創新的匠人房,從雜貨鋪的椅子,到這裡的陶器瓷器,官家作坊的產品基本淪為次品,而曲溪營銷白瓷的手法,可謂面面俱到,完全有現代商業的營銷頭腦。

雖然官家作坊的收入不可避免會縮水,但是劉璋卻是高興的,商業只要有市場就有爆發力,這更加堅定了劉璋要開通西南絲綢之路的決心。

而魯肅,再一次看到了益州的勃勃生機。

「身上帶錢了嗎?」劉璋轉對王緒好厲害等親衛道。

王緒胡車兒等都搖搖頭,劉璋看著那些瓷器嘆息一聲,老闆一見,立刻道:「大人要是喜歡,還用什麼錢,大人隨便拿,這可不是小的巴結,是大人辛苦治理蜀中應得的。」

劉璋擺擺手:「算了。我回頭再來買吧。」

劉璋一臉遺憾,王緒胡車兒和好厲害都不解。第一他們沒覺得那白瓷有什麼好,明顯青瓷更花哨嘛。二來,他們還沒看出來劉璋有收藏瓷器這愛好,自家這個主公平時可都是非常簡樸的,基本不頂吃不頂喝的都不買。

『這時魯肅道:「皇叔,在下從江東過來,還帶了些錢,就讓我來付吧。」

魯肅說著掏出兩錠十兩的銀子,對老闆道:「這個白瓷凈瓶和這件白瓷壺,就賣給我吧。」

「這,這……」老闆看著劉璋很為難,都說了自己賺七千了。怎麼好意思全價賣出,劉璋隨口道:「既然是子敬先生給的,你就收下吧,以後對江東的人客氣些,大家都是大漢子民。」

劉璋慷慨地道。

「是是是。」老闆收了銀子趕忙將兩件瓷器包起來。

聽到劉璋這樣說話,魯肅自覺和劉璋拉近了關係。這二十兩銀子花的太值了,立刻打蛇隨棍上:「皇叔,你這句話說得好,巴蜀,江東。都是大漢領土,川人。吳人都是大漢子民,本該和睦相處,我們兩方之前發生了一些誤會,皇叔覺得我們是不是該抽個時間……」

這時老闆將包好的瓷器遞給劉璋,劉璋接過來,轉手給了魯肅,笑著道:「子敬先生,你是江東大賢,遠道而來,劉璋沒什麼禮物相送,這兩件白瓷就當見面禮送給子敬了吧。」

魯肅看著兩個裝瓷器的大罐子,驚訝的說不出話來,世界上,有這樣花別人錢買東西,又送給別人的嗎?

魯肅痴獃地接過來,劉璋轉身走了出去,好厲害還覺得有些吃虧,對劉璋道:「主公,這價值兩萬錢的東西,你幹嘛送給他?多浪費埃」

好厲害心中狂吼,這他么可是我一百個月的俸祿埃

「等以後便宜了,我買兩件給你做娶寶兒姑娘的聘禮。」劉璋笑道,好厲害一下子悶悶不樂。

劉璋也是即興想起的,白瓷天下罕有,既然曲家能大量燒制白瓷,總要有個銷路吧?現在西南絲綢之路沒有打通,荊益之外的其他州郡就是不能錯過的市常

把白瓷送給魯肅,魯肅帶到江東,這不就是一種宣傳嗎?魯肅可是江東大都督,又在百姓和世族裡威望甚高,大家看他千里迢迢帶兩件白瓷進來,江東必定以擁有白瓷為榮,還不瘋狂購買?

這就是後世的明星效應,而且效果必定更好,魯肅相當於江東國防部部長,可比那些娛樂明星霸氣多了。

所以劉璋才順手為之。

魯肅從店鋪走出來,兩個胳膊肘一邊抱一個罐子,魯肅是真後悔沒帶隨從出來了,抱著這兩罐東西,還生怕摔碎,哪有一個名士風範了,就算魯肅不拘小節,也不能太引人注目吧。

「那傢伙又跟上來了。」胡車兒看出劉璋不想跟魯肅說話。

「走,去那邊看看,想辦法甩掉他。」

劉璋走向一個人很多的地方,他現在已經不擔心魯肅會拿著荊益空虛與自己談條件了,從剛才魯肅的表現看得出,江東迫切想要和平。

只是劉璋還有一些議和思路沒有想好,需要理順一下,所以這時不想和魯肅談,魯肅是個智者,自己在沒準備好的情況下,可說不過他。

劉璋走到人群外面,大家都在圍觀什麼,劉璋向王緒使個眼色,王緒對一個踮著腳觀看的年輕人道:「朋友,這裡在做什麼?」

那年輕人頭也不回地道:「裡面正在賣女人呢,哎喲,長得那叫一個好看,大胸肥臀,我干,又是以前世家的千金小姐,格老子的,有錢人都能從側門進去看,哥哥我都忍不住想買個,可惜沒錢啊,急死哥了。」

「哥哥」搓著手,一臉難耐和遺憾,又忍不住跳起來往裡面看。

「走,搶銀行去。」旁邊一個年輕人一眨不眨地看著裡面良久,口水流成河,實在是忍不住了,大喝一聲,周圍人紛紛回頭看向他,那人嘿嘿道:「開玩笑的,開玩笑的。」

這時銀行名聲可沒後世壞,貸款存款,收購滯銷物品,便宜賣出脫銷物品,投資商業,無論是商人還是百姓,都覺得銀行是一個大大的好機構。

劉璋搖搖頭,這個時代買賣奴婢很正常,自己既然是始作俑者,也就沒什麼好同情的了,正要離開,這時突然金胖子從側門走出來,一眼就認出了劉璋,一腳踢在看門的家丁身上。

「你丫的什麼眼神?州牧大人不認識嗎?」

周圍人聽到金胖子的話,紛紛回頭,看清了劉璋相貌,一齊向劉璋下拜:「參見州牧大人。」

劉璋向眾人示意起身,金胖子笑眯眯地走過來道:「大人,進去玩玩?喜歡上哪位姑娘,我都送給你了,嘿嘿嘿。」

「胡說什麼?主公會稀罕你這的姑娘嗎?」王緒道。

「那是,那是,我是說,選個手腳勤快的,送給大人當奴婢。」金胖子笑道。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PS:#暴君劉璋#感謝江雨傑km,欲曙天的打賞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暴君劉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