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劉璋 其他類型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其他類型 > 暴君劉璋 > 第304章我想要你(求訂閱)

暴君劉璋

第304章我想要你(求訂閱)

[更新時間]2013年06月06日 22:39 [字數] 5779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劉瑁憤怒說著,劉璋微笑靜聽,劉瑁繼續道:「別說我們益州,就是我們大漢天下,世族也是我們的基石,當初光武皇帝能推翻王莽政權,擊敗亂民,靠的是誰?還不是世族?

要是沒有世族,我們大漢都亡了幾百年了,我們作為皇族成員,又是一方牧守,弟弟你連這個道理都不知道嗎?

前幾年弟弟你都知道寬仁治政,為什麼最近兩年就像換了一個人一樣,我實在不知道你為什麼要做這些敗壞社稷之事,這對誰有好處?

我從來沒想過要奪你的州牧之位,當初趙韙和龐羲擁立你的時候,多少人勸我出來與你相爭,我沒有,今天,我也同樣不想當什麼州牧。

可是我不叛亂不行,我不能眼睜睜看著你敗壞父親的基業,不能眼睜睜看著你掘斷劉氏大漢的根基,我只能把你推翻,我不會後悔。」

「弟弟。」劉瑁看著劉璋,懇求地道:「我死了沒關係,但是弟弟你不能再錯下去了,回頭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劉璋嗤嗤笑了一下,越笑越大聲,靠在牆上,笑的渾身顫抖。

劉璋抖了抖衣袍站起來,看著劉瑁道:「哥哥,原來是這樣的,哥哥一不貪圖權力,二不是與世族同流合污,弟弟不怪你了,不過法不容情,就當哥哥幫弟弟最後一個忙吧。」

「你還是執迷不悟?」劉瑁心痛地看著劉璋,緩了一口氣道:「既然這樣。我也沒什麼好說的,弟弟最近這兩年殺人無數。我已經料到了,我會在下面等著你,弟弟遲早會下來與我一起,那個時候弟弟就會知道,哥哥今天說的話,是為你好,只是。」

劉瑁以一個長兄的口氣說完,看了一眼對面牢房。對面牢房裡有一個男孩,兩女孩,都是劉瑁的孩子,劉瑁換了一種語氣對劉璋說道:「只是請弟弟以後照顧我的三個孩子。」

劉璋嘆了口子道:「很多人與哥哥說過同樣的話,他們現在都在下面,我劉璋還在上面,以後的事。實在不好說,至於我的三個侄兒侄女。」

劉璋看了一眼對面牢房,搖搖頭,「很遺憾,這次所有叛亂是以滿門為單位誅連,侄兒我保不祝女眷不會殺的,但是都會罰入官營,嫂子和侄女的命運,不是我來安排。」

劉璋剛說完,劉瑁和吳莧頓時臉色大變。劉瑁一下撲向劉璋,被胡車兒一把推開。倒在牆角,劉瑁大聲道:「劉璋你還是不是人,你是禽獸嗎?那是你的親侄兒侄女,是我劉家的血脈啊,你……」

劉瑁忽然覺得胸口一窒,吐出一口血來,他無論如何沒料到這個結果,宗室犯罪,從來沒有死刑,但是劉瑁發現劉璋性情改變以後,並沒有抱什麼僥倖心理。

可是,劉瑁無論如何沒想到,劉璋竟然會狠心牽連他的家人,兒子死了,自己這一門就絕了,而妻子女兒罰入官營,那是什麼地方?那會是什麼命運?

劉瑁心口滴血,驚駭而完全不可理解地看著劉璋,只想看出劉璋的肉是不是鐵做的。

而劉璋,淡淡地笑了一下,就要出去,忽然吳莧一下子跪下來:「大人,大人。」

吳莧帶著哭音:「我知道我們做錯了,求你放過三個孩子吧,我什麼都願意做,求你了。」

吳莧說著,朝著地面砰砰地磕起頭,劉璋聽著聲音,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用平靜的語調喊道:「來人,你們怎麼看押的,我不是說了女囚,重犯和從犯全部分開嗎?」

「主公恕罪,主公恕罪。」

本來牢卒們都覺得劉瑁也許死也許不死,但是家人一定不死的,就給與了照顧,這時聽到劉璋的話,牢卒們惶恐不已,慌忙派了些人,帶走吳莧和三個孩子。

獄卒關上牢門,劉璋帶著胡車兒離開,周圍犯人的聲音和鞭子聲音再次傳來,劉璋莫名煩躁,胡車兒小聲道:「主公,你哥哥真愚昧,大人明明是為百姓,為什麼不講與他聽?讓他知道自己多無知。」

胡車兒雖然不懂什麼道理,但是跟著劉璋久了,每次議事都在,也漸漸明白了劉璋做這一切的原因。

劉璋笑了一下,有些寥落和苦澀,嘆口氣道:「道不同不相為謀,我說什麼他都聽不懂的,我們思考的方式不一樣,而且,我也希望他能在死去的時候,認為自己做的是對的,這樣他能死得快樂一些。」

劉璋現在明白一些道理了,有些人,天生就不是一條道上的,自己不可能做得人人滿意,也扭轉不了一些人的思想,爭論,累。

前方一片艱險,要實現心中理想,迫不得已的時候,劉璋必須犧牲自己的感情。

一個王者到達巔峰之前,總是少不了嘈雜的聲音。

胡車兒瞪大了眼睛看著劉璋,不禁大為佩服。又道:「主公,你真的要誅連你哥哥滿門嗎?」

劉璋看了胡車兒一眼:「我怎麼聽著你這話也是在指責我?」

「屬下不敢。」胡車兒慌忙低頭,又嘿嘿笑了一下,本來胡車兒也是想把叛賊殺光的,可是經歷了剛才,胡車兒心裡忽然冒起惻隱之心。

這時獄卒正將吳莧押出地牢,忽然吳莧掙脫了獄卒,向劉璋跑過來,再次向劉璋跪下哭求,泣不成聲,劉璋想走,吳莧一下子抱住了劉璋的大腿。

「嫂嫂。」劉璋低頭看著這個歷史上成為劉備皇后的女人,深吸一口氣,蹲下來道:「這裡兄長不在,我給你說幾句話,聽不聽在你。

哥哥和侄兒必須死,我劉璋不在乎從此背上冷血無情甚至禽獸的名聲,因為這樣才能讓那些宵小知道。我劉璋對任何叛亂的人,包括至親。都不會手下留情,禽獸,他們只能在心裡罵罵,連口也不敢出。」

吳莧怔怔地看著劉璋,劉璋本來想離開,可是看到吳莧滿臉淚水的臉龐,又加了一句道:「我唯一能做的,是將你和兩個侄女。賞給功臣吳班做婢女。」

劉璋說完站起來,再也不停留,徑直走了出去,吳莧一下子癱倒在地。

…………

半夜,黃玥幽幽醒轉,感覺手被一個人緊緊抓著,側頭是劉璋。劉璋靠在床頭睡著,這時感覺手被牽動,醒了過來,看著黃玥微笑道:「玥兒,好些了嗎?」

黃玥點點頭,可是肚子的疼痛又讓她蹙了一下眉。緊緊咬著牙口。

「昨天晚上蓉兒妹妹來過了,夫君,你們都長途行軍幾天沒休息,又作過戰,身體一定很累。幹嘛還陪著玥兒,這樣。玥兒心裡真不知怎麼辦。」

黃玥想起身,可是渾身酥軟,一點力也使不上來。

劉璋輕輕壓下黃玥的肩膀,又帶著歉意道:「沒事的,我陪著你的時間太少了,這次又讓你受了這麼多苦,成都局勢不穩,從明天起,恐怕又得忙,你不要怪我才好。」

「怎麼會,夫君是一方諸侯,當以大業為重的。」黃玥忽然看了一眼劉璋,帶著一些緊張問道:「夫君,孩子怎麼樣了?張先生怎麼說?」

黃玥看了一眼薄衾蓋著的肚子,現在自己最在乎的就是他了,如果能生下他,自己也算給劉璋留後了,前幾日在城頭上,萬念俱灰還不覺得,現在才發現自己多麼珍視自己和劉璋的骨肉。

「放心吧,安心養著,沒事的。」劉璋對黃玥做了一個放心的笑容,黃玥遲疑著點點頭,又看了肚子一眼,輕輕閉眼。

第二日,蕭芙蓉過來照顧黃玥,劉璋帶領兩百親兵出城巡視抓捕世族狀況,宵禁期間,人煙稀少,成都幾乎變成一座死城,而城郊卻是另一番景象。

百姓們自願組織起治安大隊,專門抓捕世家子弟,說到底,世家子弟是站在金字塔尖的人物,力量雖大,人口卻少。

當百姓有劉璋撐腰,去了對世族的恐懼,那些家丁護院要麼害怕被誅連,要麼貪圖土地賞銀,紛紛倒戈相向,肯死忠主子的人根本沒幾個,成都的世族子一下子淹沒在群眾鬥爭的汪洋大海之中。

成都郊外縣邑,到處都是百姓扭著世族子弟進入院落審批的場景,凡是落實罪名,就寫上一條條罪狀,關押起來,世族家產房屋全部被官府抄封。

「沒想到我也要用上這一招。」劉璋寥落地搖搖頭。

「主公你說什麼?」胡車兒問道。

「沒什麼。」劉璋帶著人到了一個村落。

村落里有幾十戶人家,三四個院子和一些單家獨戶,其中最大一個院子,是以前嚴家一個家主的,現在被縣役封了起來,百姓們圍成一個圈,將嚴家七八個男丁團團圍在中間,還包括一個沒車輪高的男孩。

幾個人低著頭,眼神幾乎已經麻木。

劉璋已經下令,世族所有最晚生育年齡以下的女眷都帶走了,黃月英說過,婦女是今後人口的保證。

百姓們正熱火朝天的審批著嚴家子弟,見到劉璋來都很惶恐,劉璋給管事官員打了個招呼,讓他們繼續。

百姓們開始還很拘束,可能批鬥人也是一個上癮的活計,不一會兒就又熱烈起來。

「嚴方,當年你搶走我女兒,就給了我十文錢,我女兒抵死不從,最後自殺了,你就把屍體扔在我家門口,我去告官,你不但勾結你那鄭家姐夫誣陷我打死女兒,關了我一個月大牢。

還找人打上門來,我八十歲的奶奶就是這麼被氣死的,今天皇叔當政,這筆賬終於可以跟你念叨清楚了,你這惡霸還有什麼話好說?」

「禽獸。」

「殺千刀的。」

「老天開眼。」

「嚴雄,大地堡那三塊水田你霸佔了這麼多年,現在該還給我了吧,當初你說你開渠,勾結你家當官的。說要強征我的地,可是現在水渠沒開。你不但霸佔了村裡的水塘,地也不肯還給我,你當初不是很威風,你現在怎麼啞巴了?」

「惡人終有惡報,看著這些禍害怎麼死。」

「***。」

「張鍇,我到底哪裡得罪你了,我在嚴家當了這麼多年家丁,你一個嚴家的上門女婿。對我橫挑鼻子豎挑眼,動不動就罰沒工錢,是你那嚴家媳婦對你苛刻,不給你錢使,你就沖著我們這些下人下手,你虧不虧得慌。」

「良心被狗吃了。」

「窩囊廢。」

「耙耳朵。」

百姓們曆數著世族子的罪狀,一個識字的青年人在記錄。這些世族一直被嬌慣,沒一個屁股是乾淨的,從早審到晚,每個世族子的罪狀被列了幾十條,有的誇張,有的虛構。倒有一半失實。

不過這並不重要,自己不是包青天,不是來判案的,有時候只要符合大勢,對錯就不是那麼重要。

連續九天。百姓們熱情高漲,叛亂名單上的世族家族子弟幾乎一個不落的都被抓了。被百姓當做功勞關在自己家裡,最後沒了世族子,一些還夠不上領土地的百姓急得不行,拿了傢伙像打獵一樣,去深山抓那些逃進山裡的大族子弟了。

劉璋每天白天巡視縣邑,晚上處理政務,有些疲累,不過好在九天過去,局勢漸漸穩定,需要自己處理的政務也少了不少。

又是一個黃昏,劉璋巡視了一個遠一點的縣,很晚才趕回成都。

彎月高懸,劉璋帶著親兵在官道上暫歇,劉璋靠著一棵樹閉目思考著益州的現狀。

現在破壞是破壞完了,建設還沒走上正軌,不可能一直這樣批鬥下去,這九天百姓們沒有做一點農活,要這樣下去,誰都得餓死。

明天之後,必須著力恢復生產了。

世族是夾在統治者和普通百姓之間的貴族,而貴族是任何一個時代都不可避免形成的,或是世族,或是軍人,或是商人,或者兼而有之,不可能在統治者和百姓之間出現斷層。

自己同樣也避免不了,而如今看來,自己能夠培養的,就是商業貴族了,發展商業,首先就要發展農業,還要監督商業有序進行……

劉璋正想著,頭有些痛的時候,突然,林子里一個士兵大吼起來。

「有刺客。」

王緒急忙帶了一隊士兵進去,抓出一個人,頭戴紗笠,劉璋,正是曲凌塵,胡車兒傻傻地走上去,掀開紗笠看了一眼,一把將押解的士兵掀開。

「什麼眼神,曲姑娘,主公在那邊。」

胡車兒一臉得意的笑道,彷彿自己立了很大一個功,曲凌塵滿面通紅。

…………

「嫣兒,你怎麼來了,又是……來刺殺我的嗎?」

劉璋和曲凌塵坐在一塊大石上,大石上太陽的餘熱已經被夜風吹走,一片清涼,除了胡車兒,親兵在五十步外站崗。

曲凌塵將紗笠放在一邊,清風吹拂面頰,很久沒說話,過了良久才開口道:「大頭領造反失敗了,現在聯盟里只剩下了十幾個人,都逃去其他州了,都是我對不起他,大頭領臨走時,還在接頭地點給我留了暗號,讓我去找他。」

曲凌塵臉上有一些愧疚。

「所以,你打算去找他?」

曲凌塵點點頭:「我只是想最後來看你一次,本來也沒打算見到你,沒想到……」

那個親兵去上個野廁,沒想到發現了陌生人,自從上次劉璋被刺殺后,親兵們警覺多了,那親兵曲凌塵抱著琴,提著劍,一個人躲在荒郊野地,不是刺客就是妖精,立刻大喊起來。

曲凌塵本來可以走的,可是最終卻沒走。

劉璋把曲凌塵抱過來,坐在自己腿上,感受著柔軟的翹臀和光滑的粉背,淡淡的幽香直透心脾。

「嫣兒,我尊重你的決定,我知道很多人想刺殺我,這次成都之後,不知又會增加多少,各有各的立場而已,那個大頭領對你很好,所以你覺得出賣了他對不起他,要繼續跟著,我理解。

可是,我覺得,你這樣跟著,我們遲早有一天還是為敵,到時候我和你那頭領之間會選擇什麼?如果是他,你現在就走,我不留你。」

「我……」曲凌塵回頭看了劉璋一眼,眼神中有些慌亂。

劉璋繼續道:「如果你願意留在我身邊,為什麼不留下,別在外面折騰了,好嗎?」

劉璋看著曲凌塵玉容,用手撥開她額前的頭髮,曲凌塵迷茫地看著她,「你看看你,每天在外面跑,身體瘦了,臉也黑了,下巴變尖了,眼睛都沒有神采。」

劉璋說著,曲凌塵忍不住跟著他說的,在自己的臉上摸起來,一臉的忐忑,劉璋看著她,忽然輕輕吻在曲凌塵的唇上,曲凌塵這時才知道劉璋耍她,氣憤的直推。

可是沒用出力氣,反而被越抱越緊,貝齒被異物侵入,劉璋的手透過薄衣滑過腰間,撫上了胸前的傲聳。

曲凌塵「嚶」的一聲,在這種地方被逼著做這種事,不由羞的面紅耳赤,可是劉璋不放手,自己也不忍心用力推開,推了一陣,只能默默承受,情動之下,生澀的回應著。

過了許久,劉璋放開曲凌塵,看著吐氣如蘭的她道:「嫣兒,我想要你,和我回去吧。」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PS:#暴君劉璋#感謝啥么東西啊的打賞,感謝極月他爸爸的打賞,另外說一句,奸臣是上班族,只能下班敲字,所以更新時間無法穩定,但是每天字數是保證了的,求支持—。—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暴君劉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