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劉璋 其他類型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其他類型 > 暴君劉璋 > 第303章階級鬥爭(求訂閱)

暴君劉璋

第303章階級鬥爭(求訂閱)

[更新時間]2013年06月05日 23:39 [字數] 4622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劉璋抬起頭,淡淡地道:「傳令下去,全城宵禁十日,王甫派些人,各街叫賣米糧,敢有出門者,按叛亂論處。

蠻軍全部撤下城防,在東,南,西,北四城,紮上四座蠻軍大營,分別由沙摩柯,寶兒,祝融,花孩兒統領,封鎖十一個城門,蠻軍糧草由官府供應,除非有叛軍攻城,沒有我的命令,任何蠻軍不得出營,否則以侵略論處。

現在叛亂已經鎮壓,成都沒什麼威脅,外城有四座蠻軍大營,不必派人鎮守,內城由鄧賢率領一千兵馬駐防,魏延,我暫時封你為右將軍,統帥兩千兵馬維持城中治安。」

「謝主公。」魏延出列拜道,本來有一些話說,但是魏延看了劉璋一眼,劉璋臉上平靜如水,突然覺得什麼也沒必要說。

自己從來就沒脫離過川軍。

「至於亂賊。」劉璋頓了一下,道:「下個月鬼節祭天,悉數殺了祭靈。」

眾文武心頭一跳,黃權看向劉璋道:「投降的也殺嗎?」

「如果不殺,是不是以後叛亂,失敗就只需要投降?」劉璋看向黃權,黃權默然無語。

劉璋從這一次叛亂已經看出來了,自己和世族就是截然不同的兩類人,不出凌厲手段,這些人不軌之心就不會死。

如果他們叛亂成功,黃玥,劉循都會被殺,忠心自己的文武將領,也會全部死光,到時候誰又來同情他們?

只有把這些人全部殺荊讓所有人絕了顛覆新政的幻想,今後才能放開手腳內政和征戰。要不然光是防範這些人,就要耗光自己的精力。

王甫道:「如果要誅殺,恐怕不好辦,第一是許多世族牽連,但是整體沒有叛亂,比如吳家,吳家有子弟牽連叛亂,中郎將吳懿。在嚴家尹家等打著劉瑁旗號叛亂時,立刻帶兵投降,但是整個族大多數沒有參與,吳班還謹守漢中,如何處置?

另外是我們兵力不夠,一千人守內城,兩千人維持治安。大約只能剩下三千人,成都世族叛亂牽連,必在三萬人以上,抓捕世族的力量不足。」

劉璋皺了一下眉頭道:「所有家族叛亂,按滿門誅連,所有造反者。上下一代全部抓捕,平叛有功者酌情赦免。

至於兵力,江州和巴西情況如何了?」

黃權答道:「今日下午傳來消息,江州叛亂,叛軍突然斷糧。被法先生和江州都尉李恢全殲,巴西叛亂。曲溪向劉暗通消息,讓劉伏擊了叛軍,叛軍大敗,法先生和劉都正帶軍向成都進發,鄧芝也在帶軍進軍途中。

但是這三路人恐怕都不能及時趕到,只要我們一宣布消息,世族就會作亂或逃跑,沒有足夠的兵力,恐怕不好收拾。」

王甫道:「叛亂鎮壓后,原本世族的田產荒廢,眼看再過兩月就要秋收,如果大肆誅殺,沒人接收,恐怕損失會很大,這是重中之重。另外世族的商鋪,誰來看管也是一樁大事。」

「哼,世族。」劉璋笑了一下:「一直說這個天下是世族的,我看世族什麼用也沒有,他們不過是夾在我劉家皇室和普通百姓之間的一群蛀蟲,沒了他們,我們什麼都不缺。

世族難以剿除,不就是有些人才有些家產嗎?不就是有許多護院家丁嗎?不就是有許多百姓盲從嗎?種田的是他們嗎?造起反來,真正打仗的是他們嗎?都是底下的人。

至於人才,這世上從來不缺人才,只是缺少會用人的人。」

世族的確掌握大量人才,可是只要識字,學會了處理政務和公文,誰都可以當官,古代的官場職事比現代簡單得多,真用沒有利益瓜葛的寒門,效率說不定會更好。

這就是黃月英決定培訓寒門官員的原因。

「現在護院家丁被我們抓的差不多了,你們下去發布命令,成都周邊所有縣,鄉,亭張貼叛亂世族名單,所有百姓以及沒有參與叛亂的家丁僕役,自行抓捕世族,並且列舉他們的罪狀。

抓捕和檢舉有功者,分配世族的田產地畝,包括田地里的作物,有大功者,填補世族留下的官位空缺,亭長,鄉長,皆向百姓開放。

家丁護院不參與抓捕,按叛亂論處,百姓阻撓抓捕,按叛亂論處,張任,你帶三千人,封鎖成都周邊所有關隘,十天之內,除了官方人員,任何人不得通行,違者,可先斬後奏。」

「是。」

黃權等人神色凜然,這一下恐怕成都想不大亂都難了,劉璋對那些百姓許以重利,土地,田畝,甚至官爵,而且有劉璋坐鎮成都,以現在劉璋的威信,沒人會害怕世族,那些百姓不瘋掉才怪。

如此一來,恐怕整個成都都會沸騰,農業停耕,商業停擺。

但是這樣一來,好處也是巨大的,讓百姓公開與世族作對,比官兵去抓捕,效果要好得多,這樣一來,直接造成了百姓與世族對立,而不是官府單獨與世族抗衡。

這已經接近後世的階級鬥爭,劉璋作為後世人,當然知道階級鬥爭是不好的,但是現在世族擺明了不會是自己依靠的對象,只會成為自己的威脅,自己的負累。

那麼,哪怕造成整個社會撕裂,也要將這群人剪除。

當初黃月英說的,世族,自己是指望不上的,自己能爭取到的只有商人和百姓,既然如此,那還有什麼顧忌,正好借著這次叛亂連根拔除,同時拉攏民心。

只要百姓與世族形成對立,那麼百姓就只能依靠自己。

黃權王甫等人都知道,荊益經過四科舉仕。土地令,培養平民官員。百姓檢舉世族制度,再加上現在的百姓與世族直接鬥爭一系列政策,完全與世族決裂了,今後世族這個傳統集團,不會再對荊益抱任何幻想。

荊益的世族將全部被清除或改換面貌,而荊益之外的世族,將對川軍嚴陣以待。

是福是禍,恕難預料。

「好了。」劉璋站起來。覺得有些累,沉聲道:「總結一下,就三點,第一成都全城戒嚴,成都周邊關隘全部封鎖。

第二,鼓勵百姓抓捕世族,啟用今年春試的所有平民官員填補地方空缺。優秀者進入牧府,涪城龔治,江州董和等稱職地方官,全部調入牧府任職,並且向百姓宣揚一下,讓他們知道。四科舉仕,是可以讓他們出人頭地的。

第三,叛亂世族的商鋪資產全部收歸牧府,田產發放百姓,百姓領不完的。發放給年老和傷殘士兵,以及平叛有功的將士。前者無買賣權,後者可以按照土地令買賣。

不止成都,傳令各地按此三點執行,由地方將軍保證實施,劉就地駐守,楊懷留守涪陵,李恢留守江州,鄧芝的四萬屯田兵不用進入成都,原地返回,繼續屯田。

法正帶兵回成都充實防禦,十天之後必須控制益州局勢,下個月鬼節祭天,對全部叛亂世族行刑,同時分封平叛有功和無過的官員。」

「是。」眾人應命。

待所有人離去,劉璋正要轉回內堂,黃權留下來道:「主公,有一樁為難事?」

連日的勞累,劉璋腦袋有些暈眩,撐住案幾道:「何事?」

「公子劉瑁如何處置?」

黃權看著劉璋,劉璋愣了一下,面無表情地道:「我記得我剛才沒說誰有例外吧,劉瑁叛亂,且為叛首,沒人逼迫於他,誅滅滿門。」

黃權神色一擰:「可是,自古皇室犯罪,都不會有死刑,滅門是否太重?屬下覺得斬劉瑁一人已是重責,畢竟他是主公的親兄,不如就罰沒家產,軟禁成都吧,劉瑁身份尊貴,不會有人說三道四的。」

「恩,你提醒我了。」劉璋想了一下道:「劉瑁還真不能一併論處,傳令下去,劉瑁於鬼節祭天當日,與嚴族族長,官員之首嚴茂,申耽申儀等人,一起五馬分屍,並且第一個執行。」

劉璋說完就下去了,黃權愣在原地,這一刻,他知道主公雖然一直心平氣和,甚至一句氣憤的話都沒說,但是,這一次是真的被激怒了,要徹底了卻自己的後顧之憂。

新政,是劉璋唯一在乎的東西。

為了這個,劉璋可以犧牲一切,重處劉瑁,就是讓天下宣誓態度,對叛亂沒有任何姑息,今後任何人造反,都要忌憚三分了。

劉璋走到外面,一股冷風吹過來,劉璋忽然覺得身體一軟,手用力撐住柱子,蕭芙蓉連忙扶住,胡車兒上前道:「主公,你沒事吧?我去叫丫環來扶你去休息吧。」

劉璋擺擺手,對蕭芙蓉道:「蓉兒,你先去休息吧。」

蕭芙蓉看了劉璋一眼,點點頭離開,走向黃玥的房間,劉璋搖搖頭,對胡車兒道:「走,去大牢。」

劉璋到了成都大牢,這裡已經人滿為患,而且還只是重要人犯,其他從犯都被集中關在別處的臨時牢房。

「大人,我是被逼的,大人饒命埃」

「主公,屬下一時糊塗。」

「大人,求你繞過我的家小吧。」

許多犯人看到劉璋都喊起來,獄卒提起鞭子向裡面的人打去。

「都他媽安靜點。」

牢中啪啪的聲音不覺,世族子弟和官員被鞭子打在身上,發出慘叫。劉璋面無表情地向裡面走去,

要是以前,或者其他州郡,就算世族子弟和官員犯法,這些獄卒也不敢這樣對他們,誰知道人家今後不重新崛起?而且崛起的可能性幾乎百分之百。

退一步講,就算這些人死刑了,他們身後還有很龐大的勢力,也是獄卒惹不起的。

這時候得罪了人家,以後就有自己好果子吃。

在以前或者其他地方,獄卒不但不敢打罵,反而要討好巴結。

可是在現在的荊益,劉璋死而復生,所有人都知道,這些人不日就會變成一具具屍體,再也沒有翻身之日,這些獄卒哪會放在眼裡。

劉璋靜靜向里走,來到劉瑁的囚室,獄卒們對劉瑁還算照顧,牢房被打掃得乾乾淨淨,裡面擺放一張案幾,上面有食物,兩碗飯,三碟菜,還有雞蛋和雞腿。

牢房裡兩個人,劉瑁和她的夫人吳莧,都坐靠在牆上。吳莧是吳家的人,吳懿的妹妹,所以劉瑁叛亂,吳懿才會跟著反了。

劉瑁和吳莧看到劉璋到來,立刻爬起來,尤其是吳莧,眼中有一絲期待。

劉璋看了一眼劉瑁,雖然自己已經不是從前的劉璋,劉瑁不是自己的親生兄弟。

但是,從來到這裡,與劉瑁的幾次接觸,劉璋還是對劉瑁很有好感的,老實,不爭權奪利,甚至家裡都很樸實,幾無家財。

劉璋無論如何想不到這個人會願意當世族的領頭人,甘願做傀儡也要推翻自己。

獄卒打開牢門,劉璋走了進去,看了一眼那些食物,對劉瑁道:「哥哥,怎麼,胃口不好嗎?」

聽到劉璋叫出「哥哥」兩字,劉瑁眉頭閃動一下。

「如果生了病,就叫醫生,如果不喜歡吃這些東西,就叫人換,反正也沒幾日享受的了,不用為弟弟省錢。」劉璋淡淡地道。

吳莧聽了劉璋的話,一下子焦急起來,急上前道:「大人,求求你放夫君一命吧,夫君只是一時糊塗,我們以後再也不敢這樣做了,從此以後,我們閉門不出,絕不再與任何世族官員來往,求大人了。」

吳莧一下落下淚來,劉璋視而不見,劉瑁呵斥道:「夫人,你這是做什麼?當我決定做這一切的那天起,我就已經想過今天的後果。」

「呵呵,果然不愧是我劉家的人,父親開創益州大業,兩個哥哥死於長安,三哥你也這麼有骨氣,我們劉家沒一個懦夫,很好。」

劉璋笑了一下,一把將案几上的食物掃在地上,坐上案幾,頭靠在牆壁上對劉瑁道:「哥哥,說下,你為什麼要叛亂?我很好奇。」

「難道不該反你嗎?」劉瑁擲地有聲道:「弟弟,你看看你把益州弄成什麼樣子了?以前富庶的益州,百姓富足,世族歸心,而現在呢?民生凋敝,世族也不再心向我們,如此下去,父親的基業就要毀在你手上。」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PS:#暴君劉璋#感謝林不詡588打賞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暴君劉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