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劉璋 其他類型

暴君劉璋

第299章災難之前

[更新時間]2013年06月04日 21:23 [字數] 4481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周泰看了一眼戰況,按照這個趨勢,江東軍不用幾個時辰,最遲明天早上,就能拿下城池,而周泰知道周瑜的脾氣,能夠今夜攻下,他絕不會等到明曰清晨。

「黃軍師,你還在想什麼?」周泰問道。

黃月英對著天空幽幽嘆口氣,一臉愁容道:「周泰,知道嗎?我要贏了。」

「這個笑話一點也不好笑。」周泰走到黃月英身邊站著,沉默許久,終於道:「黃姑娘,你做的一切,我周泰都看在眼裡,我覺得,你無論對劉璋,還是劉循,都仁至義盡,你已經盡了最大的力量了。

哪怕益州能給你一萬援軍,江陵也不會丟,江陵失陷不是你的過錯,你為什麼要為劉家殉葬?你對得起你的主公,這個時候你應該考慮自己的前途。」

周泰說完,嘆了口氣,又道:「好吧,我退一步,黃姑娘想建功立業,只要黃姑娘能夠投效江東,我周泰就是拼了我這顆腦袋,也讓吳侯委任你為實權官職,並且給你作戰的機會,怎麼樣?」

黃月英望向周泰,周泰一臉懇切,甚至是懇求,黃月英奇怪地笑道:「周將軍,你這是幹什麼?只要周瑜打敗了我,你就自由了,我黃月英不會食言的,你幹嘛勸我投降?」

「我……」周泰一下子啞口無言,沉默了一會,捏緊拳頭,突然抬起頭大聲道:「黃月英,我勸你投降,是不想你死,因為……因為我喜歡你,我要你做我的妻子,我周泰發誓,這一輩子,一定只對你一個人好,所有事都順從你,如果我變心,甘願被你打死。」

周泰說完大喘粗氣,緊張地看著黃月英,臉上憋的漲紅,悍不畏死的將軍,這時候卻用盡了自己所有的勇氣。

黃月英怔怔地看著周泰,手掌放上周泰額頭前半公分處,「你沒毛病吧?我這麼丑,你喜歡我?」

周泰平復了一口氣道:「我是認真的,你雖然相貌不好,但是你的好別人看不見,我周泰跟著你快一年了,沒人比我更了解你。

作為一個軍師,你智慧果斷,讓我佩服。

作為一個普通人,你有很多奇思妙想,武藝超群。

最重要的,作為一個女人,你賢惠柔情善良有同情心,笑容總是帶給別人溫暖,所有苦楚都是藏在自己心裡,你是這天下最好的女人,有些人只看你的相貌,是他們瞎了眼。」

「善良有同情心?」黃月英忽然苦笑了一下,周泰說完,手伸向黃月英的手,黃月英一下子拿開,負手冷然道:「周泰,你聽清楚了,我之所以費盡心思招降你,是因為你忠勇,沒有其他原因,還有。」

黃月英看向周泰:「你說我黃月英一心功名大業,但我並不是你,你效忠吳侯,是為自己建功立業,吳侯用你,是為成就霸業。

我告訴你,我的功名大業只能在蜀候手下完成,因為我與蜀候有共同的志向,我黃月英就算死,也不會投效其他任何人,這不是忠義問題,是我的價值問題。

所以你不要再勸我投靠吳侯,還有,在你說有些話前,記住你自己的身份,你是本軍師的俘虜。」

黃月英說完離開,周泰臉色蒼白,「記住你自己的身份」,周泰只覺得渾身無力,軟軟地靠在了石牆上。

黃月英背對著周泰離開:「周泰,你想多了沒用,長痛不如短痛。」心中又想起那個以貌取人的人,自己竟然有這麼多好處看不見,還真是瞎了眼。

「只是很快,你在下面就不會寂寞了,好多人會下來陪你,好多人。」黃月英幽幽說道,同時捏緊粉拳,彷彿下了很大決心,又彷彿再次堅定自己信念。

「報,城內世族叛亂,十幾路叛軍,幾十到數百不等,正殺向郡府。」

「報,東城已經被呂蒙攻破,馬將軍正在做最後抵抗。」

急報連連,東城終於被江東軍攻破,黃月英神色一擰,沉聲道:「下令蔣琬從郡府立刻撤退,下令馬小忠立刻撤退,全軍打退江東軍最後一次進攻后,準備向西城撤退。」

「糧食和錢財不搬走嗎?」馬大忠道。

「你要錢還是要命?」

黃月英親自提劍殺敵,擋住了江東軍一波兇猛的攻擊,率領全軍繞過郡府向西城撤退,途中與馬小忠匯合,後面呂蒙已經率軍追至,世族叛軍攻陷郡府,這時也出來追擊。

「你先走,給我把劍,我來殿後。」周泰大聲道。

黃月英甩手就把自己的佩劍扔給了周泰,卻沒命他斷後,向周圍士兵示意一下,川軍士兵早得了授意,大聲喊道:「糧食印信都在北城,先到先得埃」

各路叛軍立刻大亂,紛紛調轉矛頭向北城衝去,攪亂了呂蒙的軍隊,呂蒙為了控制城防,帶來的兵馬不多,立刻被叛軍淹沒,再也無法追擊。

黃月英率不到萬人狼狽逃出城池。

江東軍大勝,周瑜入城,首先就與世族軍隊發生了戰事,前來搶錢的世族雜兵一觸即潰,幾乎全部投降,但是城中亂象已起,周瑜不敢擅自追擊,只能先安頓城防,反正黃月英已經是強弩之末,江陵才是重中之重。

江東眾將進入南郡郡府,周瑜安排城防之事。

周瑜朗聲道:「如今我們要做的,就是拉攏城內世族,鞏固城防,五曰之後,兵發襄陽,趁著張遼與嚴顏對峙南陽,荊北世族作亂,取下襄樊,整個荊州,就是我主公領地了。」

「都督神武。」眾將齊聲道。

呂蒙哼了一聲:「這些世族,實在可恨,要不是他們弄的城內大亂,我自提兵追擊,必斬黃月英之首,以雪華容道之恥。」

周瑜一豎手道:「不必遺憾了,大丈夫豈能被一時之辱蒙蔽觀天下之眼,劉璋一死,劉循孺子當政,內患少不了,等我們安頓荊州,直取益州,到時候與曹南北爭雄,天下都是我江東的,何況一個黃月英。」

潘璋道:「都督所向無敵,我原本以為黃月英還能堅持幾天,沒想到這麼快就敗了,有大都督在,黃月英算什麼,我等必可為主公奪取天下,成就霸業。」

「哈哈哈。」眾將大笑。

周瑜也面帶微笑,可突然一皺眉:「本督也沒料到黃月英敗得如此快,按道理,川軍在江陵一帶民心還是有的,大可以發動百姓守城,為何我們攻城時,只有士兵,沒有百姓?」

「聽說黃月英把那些人派去監視世族了,川軍有個規定,凡是告發世族叛亂的,都可以獲得土地錢財獎賞,真是貽笑大方,還哄得那些愚民真的信了。」一名文官呵呵笑道,神色間大有笑而不語莫測高深的架勢。

「不對。」周瑜神色一擰:「我們進城時,世族已經造反,而且沒與那些青壯發生衝突,說明在我們攻破城池時,在城池上遇到的就是全部,江陵人口眾多,這個數量絕對不應該是正常的數量……不好。」

周瑜突然一驚,眾將都變得神色凝重,周瑜道:「來人,立刻去查看江水流況,速速來報。」

「是。」士兵領命而去。

呂蒙稟道:「大都督多慮了,大都督教導過我,打仗要知天時地理,如今正是陣雨時節,江陵又處於長江下游,地勢較低而處於平原上,的確有可能遭受水攻。

但是在東城時,我已經查探過長江水位,並沒有任何異常,這附近雖然湖泊眾多,但是沒有一個湖泊有足夠水量淹入江陵,何況。」呂蒙沉聲道:「江陵城現在有數十萬百姓,黃月英她失心瘋了不成。」

「呂蒙大有進益,所說不錯。」周瑜點點頭,可是還是覺得不對,黃月英憑什麼不全力守城?

過了兩個時辰,士兵來報:「大都督,我們已經查看過江水水位,並且摸黑沿江而上,沒有發現任何異常。」

「黃月英的部隊呢?」

「江陵遷徙的百姓陸續進入秭歸,川軍在夷陵西陵一帶險峻處布防。」

周瑜輕舒一口氣,看來自己的確多慮了。

……旁晚。

黃月英帶著馬大忠馬小忠和周泰,到了西城城外,黃月英立刻命令兵分兩路,馬小忠帶七千人入夷陵道。自帶一千精兵秘密轉向江陵東北。

路上,黃月英對周泰道:「我已經敗了,你為什麼還跟著我,我給你那把劍,就是放你自由,你應該離去。」

「正因為你敗了,我才不能走。」周泰說了一句,沒有回頭的意思。

馬大忠道:「軍師,我們這是去哪?要回襄陽嗎?可是剛才,回襄陽的路已經過了。」

「仗還沒打完呢,回什麼襄陽。」

眾將一愣,都不知黃月英什麼意思。

黃月英帶著人,摸黑上了一個山包,前方全是密林,山包到密林之間,有成片的水田,但是沒有種植任何作物,萬物沉寂在黑暗中,只有水田的波光微微可見。

「這裡是什麼地方?」馬大忠問道。

眾將都不知道黃月英連夜跑到這裡來幹嘛,要是被江東軍發現,麻煩甚大。

黃月英望著那些田地道:「馬將軍,還記得幾個月前的五溪蠻人嗎?」

「當然記得,還是我把他們從武陵押到江陵來的。」

「這些田就是他們開的。」

馬大忠悶悶地看著黃月英,每次聽黃月英說話,都感覺有一搭沒一搭的,女人真是毫無邏輯姓,不知道她要表達個什麼。難不成要最後來看一眼這些辛苦開出來的山田?

「好地方埃」黃月英感慨地看著這片地方,雖然很黑,但是習慣了黑暗,夏夜還是能視物的,這裡山水層次感很強,空氣清新,的確不錯。

「你們知道嗎?」黃月英說道:「《山海經》說,在很久很久以前,這裡是一片海,後來地形變遷,慢慢成了一個湖泊,就是雲夢澤。」

「雲夢澤?不是在江水以南嗎?」周泰疑惑道。

「那只是先秦雲夢澤的一部分,當初的雲夢澤,南連長沙,北達漢水,東入公安,西連三江口,華容沔陽烏林,皆沉積在湖底,雲夢澤貫通江水南北,環長千里,如今的雲夢澤早已沒有八百里,我們說的八百里雲夢,就是當初的雲夢澤。」

眾將吸了一口冷氣,從來沒想到,自己腳下的這片土地,竟然都是曾經的湖泊,很難想象,有那麼一大片水域坐落在內陸之中。

黃月英繼續道:「到了我大漢開國,這一帶漸漸隆起,雲夢澤大副萎縮,直到今天的樣子,江水以南的雲夢澤成為最後大湖,而江水以北,形成了無數的湖泊和沼澤地。」

黃月英說的**不離十,這裡在遠古,的確是汪洋大海,而到了商周,漸漸形成有史可考的雲夢澤大湖,實際上江漢平原的形成,就是古海的萎縮,古海變成雲夢澤后,江陵城繼承了肥沃的土地,漸漸發展起來。

而之後三江繼續沖刷,泥沙大量沉積,使江漢平原地勢越來越高,雲夢澤繼續萎縮,在秦漢時江北已經出現大片陸地。

曹大敗赤壁,華容道已經可以涉足而過,只是道路泥濘,到處是水澤窪地,就說明這片地方已經出土,雲夢澤向東南移動。

三國之後,雲夢澤繼續退化,到了現代,湖泊已經不多,洞庭湖,洪湖,長湖等湖南湖北大型湖泊群,幾乎都是雲夢澤遺。

聽了黃月英解說雲夢澤歷史,馬大忠還是不知道黃月英要講什麼,血戰了一天,又跑了這麼遠的路,現在他只想好好睡一會。

馬大忠找了個石頭,靠著睡覺了,黃月英見了,對眾將士道:「大家先睡會吧,兩個時辰后,準備作戰。」

「恩?」馬忠一愣,苦著臉道:「軍師,城池都被江東軍佔了,我們還打什麼,你不會要我們去送死吧?」

眾將也看著黃月英,這裡就一千個人,就算每個人以一當十,也不是周瑜三萬大軍的對手,更何況周瑜還收降了那麼多軍隊。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暴君劉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