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劉璋 其他類型

暴君劉璋

第298章兩天(求訂閱)

[更新時間]2013年06月04日 15:00 [字數] 4759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兩天,兩天。」

黃月英念著,周泰不知道她在念什麼,一直想知道答案。

黃月英對馬大忠道:「告訴馬小忠,他必須堅守兩天,兩天之內,東城絕不容失。」

「可是他都說了,最多堅持半天了。」馬大忠道。

「從北城分兵。」

「那北城就要失守了。」馬大忠急道,雖然周瑜和蔡瑁互相牽制,進攻不得力,但那也是足足四萬軍隊啊,相對於失守自己的防線,馬大忠更寧願犧牲馬小忠。

馬大忠道:「軍師,派城中青壯填補東城空虛吧,再不用就來不及了。」

馬大忠實在不明白黃月英把那些青壯藏著掖著幹嘛,自己都不知道她把那些人藏哪兒去了,除了少量搬運器械糧食的和監視世族的,其他都沒用。

原本以為黃月英要留到最後關頭,可是現在不就是最後關頭了嗎?

「傳令。」黃月英沉聲道:「北城分兵五千到東城防守,將那些搬運的青壯全部集中到北城,另外,派人將世族鄭家團團圍住,不得放出一個人。」

馬大忠看著黃月英,完全不知道這個女人腦袋在想什麼,說話完全沒邏輯性。

…………

深夜,一名身穿錦衣的圓臉胖子,從北城城牆上吊下,到了蔡瑁軍大營,通稟之後,獲得了蔡瑁接見。

「鄭家管家鄭陽見過蔡將軍。」胖子向蔡瑁拜了一禮,喜道:「蔡將軍。天賜良機啊,黃月英將北城五千兵馬調入東城布防。現在北城不足三千兵力把守,頃刻可破啊,若是將軍今夜全軍突襲,必可一鼓而下,解我等於倒懸埃」

胖子說完,叛軍眾將皆有驚異之色,他們也知道東城告急之事,黃月英從北城調兵並不是沒有可能。若果真如此,北城當真防禦空虛,眾將紛紛請命突襲城池。

突然一個將領問鄭陽道:「黃月英深夜調兵,就是不想讓我等知道,你是如何知曉的?」

眾將都看向鄭陽,鄭陽答道:「黃月英的確做的隱秘,除了我們鄭家。恐怕沒人知道這個消息,東城防禦空虛,黃月英徵召我們世族家丁上去守城,我們鄭家一個子弟半夜出恭恰巧看到了東城援兵到來,所以才知道的。」

蔡瑁點點頭,聽起來還算合理。再加上這胖子一臉福相,信了七八分,突然眉頭一擰,冷然對鄭陽道:「你敢欺我,當初我姐姐與劉表大婚。你鄭家也曾到場,當時我怎麼記得那個跟著鄭老爺子的管家不是你?」

鄭陽看向蔡瑁。突然一怒:「蔡將軍,你是不相信我嗎?這都多少年過去了,管家不能換嗎?」

看到鄭陽一臉怒色,蔡瑁尷尬不已,突然胖子憂傷道:「將軍說得對,其實我就是剛當上管家的,以前那個管家,昨天,昨天被黃月英殺了。」

鄭陽抹淚,傷心莫名。

「將軍,出兵吧。」一名將領大聲道:「機不可失失不再來,要是明日江東軍攻進了城池,搶了糧食兵器,州牧印綬,那可大大不妙。」

「是啊,我們控制了江陵,就控制了荊州,就不用投靠孫權那孺子小兒了,這可是最關鍵的時刻埃」

「將軍,出兵吧。」

「出兵吧。」

眾將紛紛請命,蔡瑁也覺得不能讓江東搶了先機,提起佩劍,跨步出營,快速集合部隊,殺向江陵北城。

就在蔡瑁出營的同時,另一個胖子進入了江東軍大營。

蔡瑁殺到城池下,果然見上面火把稀少,大喜,立刻發動進攻,城池上的川軍守軍還在睡覺,突然遇襲,人數又少,只堪堪抵擋了不到一炷香時間,就全面潰退,城門被叛軍打開,蔡瑁大喜過望,揮軍進入城中。

火光下,瓮城內的廣場上,堆滿了兵器和糧食,叛軍將領大喜,急忙組織人搬運,蔡瑁大喊道:「先派人控制城牆,看守糧食軍械,其餘人隨我殺奔郡府。」

蔡瑁還算有理智,知道這個時候不是搶糧的時候,突然又道:「留守的人仔細找找,看州牧印綬是不是在此。」

就在這時,突然一個叛軍士兵踩到一個硬物,差點絆了一跤,撿起來透過火把,露出驚喜之色,又咬了一下,驚喜地大呼道:「我撿到好大一塊銀子,哈哈哈,可以回家娶媳婦了,哈哈哈。」

「這裡也有,這裡也有。」

「哇,這裡有一塊金子。」

「地上好多銅錢。」

士兵紛紛吼叫,火把照向地面,只看見滿地都是銅錢,零星分佈著金塊和銀塊,叛軍士兵一下瘋狂了,他們許多是被世族裹挾的百姓和家丁,紀律渙散,一輩子哪見過這麼多錢,紛紛去撿地上的錢,都想撿到金銀,為了一個金塊或銀塊大打出手。

看不到金塊銀塊的,紛紛去撿地上的銅錢,叛軍瞬間大亂,就在這時,無數火把出現在瓮城城樓上,黃月英站了出來,馬大忠大聲道:

「蔡瑁,你上了周瑜的當了,周瑜誘你來攻我城池,實則是要你來為江東軍開路,趁機奪你大營,好獨霸江陵,小小計謀,哪能瞞得過我家軍師。」

……

江東軍營中。

「大膽,你謊話連篇,分明是黃月英派來的細作,想誘我入伏嗎?太小瞧我周瑜了吧。」

周瑜霍地站起,橫眉冷對地看著面前的胖子,厲聲道:「川軍素來得愚民擁護,那些愚民因為小小恩惠,不辨是非,皆聽從川軍號令,他們會用你們世家家丁去鎮守城池?這等謊話騙騙三歲小兒,想騙我周瑜。你打錯了算盤。」

那胖子說話四平八穩,周瑜已經懷疑他是準備好了說辭。細聽之下,果然發現漏洞。

胖子有些恐慌。

就在這時,一名士兵來報:「報告都督,江陵北城火光大作,蔡瑁率領大軍攻城了。」

江東軍眾將都是一驚,潘璋出列道:「大都督,不管是不是計,有蔡瑁開路。我們必可尾隨殺入,就算黃月英沒有分兵,我們正好可以將蔡瑁軍和黃月英一起攻下。」

周瑜皺眉,這的確是天賜良機,他不相信黃月英那麼好對付,但是周瑜知道,這一戰就算不能將黃月英和蔡瑁都擊敗。也是殲滅蔡瑁的最佳時機。

只要滅了蔡瑁,就算今夜沒有滅了黃月英,江陵孤城難守,也不日可下,江東軍不差這點時間。

如果這時候還猶豫,就是優柔寡斷了。

「陳武。帶三千兵馬攻擊蔡瑁大營,務必拿下。」

「是。」

「其餘人,隨我進城。」

「是。」

……

瓮城,蔡瑁大聲道:「黃月英,任你鬼話連篇。周瑜的計策你怎麼可能知道,我勸你還是馬上投降。我三萬兵馬,你瓮城能擋得住嗎?」

蔡瑁看著城牆上很多川軍士兵,絕對不止五千,又見自己士兵慌亂,已經信了七八分,這時只是虛言恐嚇。

「冥頑不靈,放箭。」

箭雨向混亂的叛軍覆蓋過去,廣場上沒有遮蔽,叛軍又混亂,一下子被射死大片,蔡瑁正要組織衝鋒,一排火把從瓮城丟下,城下早已放了一排引火物,頓時火光大作,阻擋了叛軍進路。

就在這時,一名士兵來報:「將軍,不好了,江東軍出營,一路奔我大營,一路殺向我後方,已經與后隊交上戰了。」

旁邊鄭陽突然勒馬向後方跑去,邊跑邊喊:「大都督救我,都督救我。」

「什麼?哇埃」蔡瑁大吼一聲:「咬牙切齒,周瑜,你欺我太甚,我蔡瑁與你誓不罷休。」

蔡瑁一箭射死鄭陽,率領全軍撤退,川軍又是一輪箭雨,撂下一片屍體后,叛軍后軍改前軍,不管不顧與周瑜的軍隊打起來。

黃月英急忙組織兵馬重新控制城防,那些扮成軍隊的青壯收拾混亂的廣常

黃月英站在城牆上,看著外面蔡瑁與周瑜交戰,笑了一下道:「這蔡瑁,還真是傻的可愛。」

馬大忠憂慮道:「可是軍師,要是周瑜擊敗了蔡瑁,江東軍再沒制約,我們可就更加危險了。」

「我只需要兩天。」黃月英沉聲說道。

為了這兩天,黃月英冒了一次險,所幸成功了,如果沒成功,黃月英也只能敗退江陵。

馬大忠不太懂黃月英的意思,這時突然看到周瑜撤退,大喜道:「軍師,你看,周瑜兵馬被蔡瑁擊潰了,太好了,周瑜如果敗了,我們就再也沒有威脅了。」

黃月英笑了一下,搖搖頭道:「周瑜沒有敗,那是在撤退,如果我猜的不錯,江東軍應該攻下蔡瑁軍大營了,看來周瑜這一戰,也不是完全針對我啊,佔據了蔡瑁大營,蔡瑁沒有根據,糧草缺乏,軍心慌亂,必然潰滅,周瑜撤退是為了保存實力,果然不愧為江東第一英傑。」

黃月英知道,周瑜是想先攻滅蔡瑁,少了這個禍害,就可放心攻城,以江東軍精銳,必然可以拿下城池。

只是周瑜沒料到,自己只需要兩天而已。

……

周瑜控制了叛軍大營,蔡瑁軍沒了糧食,軍心大亂,周瑜趁機進攻,叛軍大批投降,一天過去,周瑜擊敗蔡瑁,不但沒有損失多少兵馬,還招降兩萬人,蔡瑁率領幾百人狼狽逃回荊北。

江東軍開始大舉進攻,除了東城呂蒙,北城周瑜用投降叛軍做肉盾,開始猛攻城防,北城守軍只有四千人,完全擋不祝

「下令,所有監視世族的青壯,全部掉入城防守城。」黃月英下令。

「那要是世族造反,我們該怎麼辦?」馬大忠道,

「管得了那麼多。」

大約上千青壯掉入北城,可是依然杯水車薪,北城就如一張薄紙,被江東軍的利矛不斷扎破。

情勢危急,就在這時,許多城內百姓自發前來,有的要為川軍守城,有的送來食物,這些人都是曾經的災民,在川軍下令賑災中,是感受到川軍的好的,感念川軍恩德,都不願捨棄川軍。

黃月英大聲道:「鄉親們,城池要破了,你們快點從西城遷走吧,要不然就來不及了。」

「我們不走。」一個老年人大聲道:「當初我和我三個孫兒衣食無著,是川軍給了我們糧食,又給我們蓋了房子,沒有讓孫兒凍死餓死,如今我們哪能舍了川軍獨自離去。」

「對,我們不走。」

「黃軍師,就讓我們為你們做點什麼吧。」

「是埃」

看著一個個樸實的面孔,黃月英沉聲道:「鄉親們,保護百姓,是軍隊的職責,如果你們還感念川軍的好,就聽我的,立刻從西城撤退,否則,城破之時,我黃月英只能以死謝罪了。」

黃月英對著百姓深深伏拜,百姓們沒有辦法,只能離開。

將士們受到百姓鼓舞,尤其是黃月英那句「保護百姓,是軍人的職責」,士氣高昂,都勇猛抵抗著江東軍。

城頭激烈戰鬥著,黃月英問馬大忠道:「百姓遷走多少了?」

「蔣太守說,大概遷出了十萬的樣子。」

「十萬。」黃月英念了一句。

馬大忠嘆息一聲:「軍師,我說句話你不要不高興,江東軍不是洪水猛獸,也紀律嚴明,不會隨意騷擾百姓,許多百姓不肯遷徙是很正常的。」

「我沒說少,十萬,已經很多了。」

「軍師,據我所知,我們還有大量青壯沒用吧,為什麼不用?」馬大忠最終沒忍祝

「用了就能守住城池嗎?」

「至少可以多撐一段時間。」

「多久?」

馬大忠啞口無言,不管多久,江陵孤城一座,沒有援軍,最終都會失守,可是他覺得,既然黃月英要把百姓遷入蜀中,那就該多守一些時間,多給百姓一些時間。

江東軍沒了蔡瑁的制肘,開始無顧忌地攻擊城池,這些都是周瑜調訓的精兵,遠比守軍精銳,北城不斷告急,而增加了援兵的東城,堅守不到兩日,也向黃月英告急。

黃月英看著天空的顏色,被薄雲遮住的夕陽,灑下一片金黃的光輝,照在江東軍身上。

周泰看了一眼戰況,按照這個趨勢,江東軍不用幾個時辰,最遲明天早上,就能拿下城池,而周泰知道周瑜的脾氣,能夠今夜攻下,他絕不會等到明日清晨。

「黃軍師,你還在想什麼?」周泰問道。

黃月英對著天空幽幽嘆口氣,一臉愁容道:「周泰,知道嗎?我要贏了。」

PS:#暴君劉璋#感謝赤腳,我是赤腳,極帝劍宗的打賞,感謝無辜的羊羔200打賞。

(快捷鍵:←)暴君劉璋 第297章周泰說:一輩子 暴君劉璋目錄(快捷鍵:回車) 暴君劉璋 第299章災難之前(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暴君劉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