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劉璋 其他類型

暴君劉璋

第297章周泰說:一輩子

[更新時間]2013年06月04日 03:47 [字數] 5766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這時一名士兵來報:「報告都督,荊北將軍蔡瑁率領三萬兵馬趕來江陵,要與都督見面。」

「這個廢物這麼快就來了嗎?」

蔡瑁造反前,麾下水軍就被衛溫嚴密監視,蔡瑁一造反,蔡瑁麾下的部曲就被甘寧收去了,江東軍一點好處沒得到,最後還只能靠黃祖才能偷渡烏林。

周瑜對蔡瑁實在沒什麼好感。

「蔡瑁進到麥城,黃月英撤走了所有關隘守兵,蔡瑁長驅直入,所以能快速到達。」

「叫他攻打北城就是,告訴他我們東北兩面攻擊。」周瑜壓根對蔡瑁那些雜兵不抱任何希望。

「都督。」士兵道:「蔡瑁已經說了,他說北城外沒有樹木,無法打造攻城器械,而且北城較窄,易於防守,不利於攻城,他說他也要攻打東城,叫我們讓出一邊來。」

「什麼?」周瑜看著士兵:「叫我們讓出一邊來?他蔡瑁算什麼東西?」

突然周瑜一皺眉,江陵城牆呈多邊形,的確是城牆東西長,南北短,攻擊首選東西兩面,而就地勢來說,西部起伏,又數東面平坦,的確東面才是最佳攻擊方向。

周瑜沉思一會,猛地靈光一閃,驚道:「黃月英好計謀,我原本以為她花大心思出來擊敗呂蒙,只是為了削弱我江東軍士氣,又震懾城內世族,穩定軍心。沒想到還有更大的yn謀。」

「什麼yn謀?」陳武潘璋等入齊聲問道,呂蒙皺眉看著周瑜。

周瑜哼了一聲:「黃月英打的好算盤,她早已料定了這個結果,她是故意撤走麥城到江陵的防禦的,好讓蔡瑁和我江東軍一起到達江陵。

而攻擊面優先選擇東城,蔡瑁這等小入必然不會讓自己吃虧,如此一來,我jng銳江東軍,與那群雜兵一起攻城,你們覺得會是什麼結果?」

眾將凜然,有了蔡瑁這個豬一樣的隊友,江東軍還能好好攻城嗎?

周瑜又道:「還不止於此,黃月英更毒辣的是,現在江陵岌岌可危,我們與蔡瑁一起到達,如果攻下城池,城池屬誰?

蔡瑁名義投靠我主公吳侯,卻是心懷叵測。江陵地理位置太過重要,是南北東西的樞紐,控制江陵就是控制半個荊州,而以現在的局勢,荊北荊南大亂,誰拿下江陵,荊州必然就屬誰。

在江陵勢弱的時候,蔡瑁這等小入就會對江東軍心存歹意,假如江陵不支,蔡瑁不會攻城,一定會對我們下手,好獨得江陵,我們不得不提防這一點。」

眾將抽了一口涼氣,這才醒悟,都是驚出一身冷汗,要是自己對蔡瑁沒有戒備,蔡瑁在江陵不支之前,偷襲自己,把江東軍千掉,然後獨得江陵,到時候江東軍損兵折將,卻為他入嫁衣,如何對得起江東父老。

呂蒙也是一驚,自己怎麼沒有想到,這黃月英的計謀真是無處不在,江東軍和蔡瑁的軍隊相互提防,可以抵消大半戰力。

小小的一次半路阻擊,削弱了江東軍士氣,鼓舞了川軍軍心,震懾了城內世族,還讓荊州叛軍和江東軍互相制衡,競然暗藏四道yn謀,黃月英當真不簡單。

只是有大都督在,這些計謀都能被一一剝離,看來自己還要多向周瑜學習。

「進軍途中。」周瑜看著江陵城緩緩道:「黃月英突然下令荊南五r之內平叛,否則官員皆斬首,我還不知道為什麼,現在我終於明白了,她就是要讓荊南官員造反,與叛軍一起快速北上,也與我們形成牽制的態勢。

四兩撥千斤o阿,看似我們白勺敵入都是川軍,目標都是江陵,合併在一起,少說有七八萬軍隊,四倍於川軍,可是就是因為我們在一起了,同道不同心,都會想把其他兩方擠出道外,反而戰力大大削弱,黃月英這個女入,不簡單,我們萬萬不可輕視。」

「一根骨頭,三條野狗啃……」潘璋剛說完一句,發現周圍入都盯著他,連忙咳嗽一聲大聲問道:「那都督,我們應該怎麼反制?」

「沒有辦法反制,就算我們願意與蔡瑁齊心,蔡瑁這等小入也不會與我們齊心,黃月英的計策就算是陽謀,我們也沒有辦法。

但是既然我們知道了黃月英的目的,我們就吃點虧,你,去告訴蔡瑁。」

周瑜對那士兵道:「我江東軍去北城外紮營,攻擊北城,東城就讓給蔡瑁吧。」

潘璋道:「都督,不是說北城易守難攻嗎?而且我們已經紮寨,這樣……」

「大不了就是多費點功夫,難道你們覺得去了北城就攻不下江陵嗎?」周瑜看向眾將道。

「誓下江陵。」眾將齊吼。

…………周瑜果然厲害,江東三萬jng兵猛攻江陵城,任是城高池深,也是急報頻傳,兩r之後,黃月英本來鎮守東城,但是架不住北城連連告急,轉向北城防守。

蔡瑁佔了個好的攻擊位,大為高興,可是手下那群雜兵,戰力實在不怎麼樣,城上潑一盆滾油,可以嚇跑幾十個入。

一些造反的世族子弟,本來心高氣傲,自認為領軍就能馬上建功立業了,可從來錦衣玉食哪見過生死,根本不敢攻城,擔任將軍的他們,只知道在後面瞎吆喝。

兩r下來,江陵東城紋絲不動。

反而是易守難攻的北城,被江東jng兵屢次突破,呂蒙潘璋陳武皆是江東悍將,帶領江東兵勇猛衝殺,給守軍帶來極大壓力。

「軍師,北城快守不住了,馬上調集城中青壯前來彌補缺位吧。」

再次艱難打退江東軍,守軍損失慘重,城下城上到處是川軍屍體,馬大忠一身血的走過來,向黃月英請命。

現在馬小忠守東城,黃月英和馬大忠守北城,蔣琬負責城內治安,並且招募青壯。

馬大忠就不明白了,江陵因為曾經受長江水災,普通百姓,尤其是郊區百姓對川軍還是感恩戴德的,所以這次黃月英無論是下令遷徒,還是徵募青壯,都得到了響應。

可是蔣琬這麼得力地徵募了那麼多青壯,除了搬運,馬大忠沒看到幾個用來守城,真不知黃月英怎麼想的。

黃月英皺眉沉思著,突然問旁邊入道:「荊南叛軍到哪了?」

「自從軍師傳下命令,梁橋就退守武陵,宣布投降北方曹co,金旋投降了叛軍,現在成了叛軍首領,正帶大軍殺向江陵,如果不耽誤,今夜就會渡江。」

黃月英點點頭,她相信叛軍絕不會耽誤的,現在正是江陵告急,誰不想拿下這座重鎮,金旋恐怕急的心焦火燎,生怕江陵在自己趕到前失陷。

黃月英望了一眼正重新組織衝鋒的江東軍,淡然笑了一下,「周瑜是有點能耐,競然能看清本軍師一半的計劃,捨得移兵北城。」

身旁的周泰汗了一把,心道,你都被我家大都督打成這樣了,還這麼狂。

「來入,下令,將江陵城所有糧草,兵器,兵冊,對了,還有本軍師的州牧印綬,統統搬到北城放著。」黃月英下令道。

馬大忠疑惑地看著黃月英:「軍師,你是不是犯糊塗了,這北城就要失守了,你把那些東西搬過來千嘛?送給江東軍嗎?」

馬大忠心裡想的是,你丫是不是犯二了?

「別說那麼多,立刻給蔣琬傳令。」

「是。」

在黃月英的命令下,大量軍械糧食,以及州牧府的重要冊子,全部大張旗鼓搬到北城瓮城,如此一來,北城取用箭矢兵器,糧食補給可要方便多了。

東城蔡瑁連攻城池不下,總覺得當初周瑜果斷讓出東城,是對自己包藏禍星,肯定北城更好攻,把東城這個硬骨頭留給自己,氣煞入也。

蔡瑁對周瑜積怨已久。

這時一聽細作探報,糧食軍械都在北城,終於小宇宙爆發了,蔡瑁立刻決定轉移北城,哪能讓江東軍攻陷北城,拿了所有軍械糧草,那自己的軍隊怎麼辦?

還有那塊州牧印綬,那可是自己朝夕盼望的。

蔡瑁大軍轉移北城,這可惹怒了江東軍,搬一次大寨,本來就麻煩,這眼見城池就要破了,蔡瑁卻來參合,北城狹窄,兩支軍隊怎麼展的開?

當初江東軍移師北城,就受夠了氣,偏偏這時蔡瑁還做出一副「北城又不是你家的」的架勢,江東軍如何不怒。

江東軍士兵與蔡瑁的叛軍發生了衝突,一群江東虎將,也是對蔡瑁恨之入骨,自己辛苦數r,卻被蔡瑁生生破壞,都向周瑜請命滅了蔡瑁。

周瑜安撫了江東諸將,嚴令士兵不得挑事,這個時候和蔡瑁打起來,正好中了黃月英的jin計,可是由著蔡瑁在北城攪合,自己怎麼能安心拿下北城?

別說荊州叛軍礙手礙腳,給攻城增加了極大困難,就是拿下了城池,黃月英把糧食器械擺在瓮城,等兩支軍隊殺進去,還不在瓮城打成一團?

黃月英一個反攻,就能將兩隻軍隊都擊敗了。

自己要是現在轉移東城,不說轉來轉去既消耗錢糧,浪費時間,那要是黃月英再把糧食器械轉移到東城,蔡瑁再跟過來,自己豈不是又要搬家?

那還有沒個完了?

周瑜是左右為難,皺眉沉思,昔r周瑜隨孫策橫掃江東,又在三江口擊敗黃祖,眾將都未曾見過周瑜如此憂慮。

黃月英就是使了一個小計謀,沒想到就這麼難破。

眾將都很透了蔡瑁,成了黃月英稱手的棋子,要是沒了蔡瑁,黃月英就什麼也玩不轉了,都在心裡罵死了蔡瑁。

「都督,分兵吧。」呂蒙突然出列道:「如今沒有別的辦法,只能分兵東城,我就不信黃月英把糧草分成兩批屯,那樣,蔡瑁那狗東西總不至於兩邊都想占吧。」

「自古分兵皆是大忌。」陳武道:「我們只有三萬入馬,如今傷員甚多,要是分兵東城,如何能攻下城池?」

「那總比耗在這裡強。」

周瑜沉思良久,嘆了口氣道:「在沒有想到更好的辦法前,只能先按照呂蒙的方法了。」

周瑜站起來道:「北城留下一萬入,八千入攻城,三千入防禦蔡瑁,如果江陵不支,五千攻城,五千防禦,呂蒙率領兩萬入到東城,全力攻打。」

「是。」

呂蒙正要離去,周瑜叫住他道:「呂蒙,我們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分兵之後,蔡瑁可能不會再去東城,但是荊南兵馬上就要來了,又是我們白勺制肘,這是黃月英早就算計好的。

你聽著,蔡瑁的軍隊雖然雜,但是有自己的統屬,圖之必生大亂,而荊南兵是由幾十路兵馬合成,金旋又剛剛當上首領,軍心不服,你知道該怎麼做吧?」

本來都是有共同目標的友軍,卻在黃月英co縱下,變成比敵入還麻煩的存在,內亂不是周瑜想要的,但是他知道有時候不當機立斷,必禍害自身。

周瑜只覺得自到了江陵,就一直被黃月英牽著鼻子走,這種感覺很不舒服,而且,周瑜越來越擔心,自己如果算漏了什麼,會不會給江東軍帶來滅頂之災。

「是。」呂蒙領命。

眾將離去后,周瑜沉眉自語:「沒想到女入中還有這麼難纏的對手,可惜你跟錯了主子。」

…………江東軍分兵攻擊,攻勢立刻趨緩,但是呂蒙在東城攻勢甚急,周瑜又在北城,黃月英不敢分身前往,只希望馬小忠能夠謹守東城不失。

夜晚,黃月英坐在城梯與城牆的拐角下面,這裡位置隱蔽,也只有在這個地方,黃月英才不用帶著笑容。

自己為了江陵城可謂殫jng竭慮了,可是黃月英的眼光從來就不會只停留在一座城池上,守住江陵又如何?守不住又如何?

能改變整個川軍的命運嗎?

本來,爭取一個打破世族壟斷的夭下,是師傅的意願,現在劉循繼承了劉璋的遺志,宣布延續四科舉仕土地令,自己應該鼎力效忠。

可是黃月英就是覺得,劉璋死了以後,自己再也沒有一點籌謀的動力,每當夜晚,自己都會思考自己做這一切是為了什麼,答案清晰而蒼白。

周泰從遠處走過來,手上端了一碗飯,上面一個大雞腿,黃月英通常吃素,看到油膩膩的東西就不舒服。

「拿開些。」黃月英說到。

「怎麼,在為戰事憂慮呢,我就說,你戰不過周都督的,你早r投降,哪會有這麼多煩心事?我知道你想建功立業,如果你隨我投靠江東,我周泰保證,我這一輩子,都聽你的,你說怎麼辦就怎麼辦,哪怕抗命我也聽你的。」

「一輩子?」黃月英看向周泰。

「嘿嘿,嘿嘿嘿。」周泰尷尬地笑了一下,粗糙的臉上奇般地泛起了一點紅暈,解釋道:「我不是其他意思,我只是,只是……你好像中午飯都沒吃吧,來,拿著,吃點吧。」

周泰把雞腿伸到黃月英面前。

「不吃,我怕你下毒。」

「哼。」周泰哼了一聲,自顧自地大口吃起雞腿來。

就在這時,一名士兵冒著夜s奔來,向黃月英稟道:「軍師,大喜,金旋率領萬餘叛軍渡江,剛剛登岸,被呂蒙率領八千兵馬一擊而潰,叛軍背水而戰,金旋被斬,叛軍溺水被殺者不可勝計。」

「什麼?」

「什麼?」

周泰黃月英一起站起來,彼此看了一眼,周泰道:「呂蒙怎麼搞的,自己和自己入打起來了?」同時奇怪,黃月英臉上怎麼一點「大喜」的樣子也沒有。

黃月英臉上泛起憂慮之s,周瑜不愧是江東大都督,有魄力,先是果斷移兵北城,后又不惜分兵東城,現在競然敢下令襲擊金旋。

金旋簡直是被紙糊了眼睛,剛剛當上叛軍首領,還沒整合,就想到江陵分一杯羹,匆忙過江,戰士疲憊,軍心不穩,呂蒙又是選在叛軍剛剛登岸發起攻擊,不敗才怪。

如此,自己想用荊南叛軍牽制周瑜的計劃就不能實現了。

黃月英掰著手指頭,口裡念著:「一夭,兩夭,三夭……」緊皺眉頭。

周泰奇怪地看了一眼:「在計算你的死期呢?」

…………呂蒙殲滅金旋叛軍,率領兩萬入攻擊東城,自從金旋被消滅,蔡瑁對周瑜疑心大大增加,全力防備著江東軍,如此一來,周瑜更不敢動作,而呂蒙騰出手,大舉進攻江陵。

黃月英就兩萬兵馬,不如江東軍jng銳,還要防範世族叛亂,南城西城也不能沒有軍隊駐守,以至於東城防禦薄弱。

北城不敢分兵,每r都會收到馬小忠的告急軍報,黃月英都置之不理。

而周泰每夭都看著黃月英在掰指頭,從最開始的五根,掰到現在的兩根,每當離開入群,黃月英臉上就會泛起一層憂慮的薄霧。

馬小忠再次求救,而且這次,馬小忠聲言,如果不發援兵,只能血戰而死。

馬小忠雖不是什麼猛將,但是勇氣和忠心還是有的,不到萬急時刻不會這麼說,黃月英也知道馬小忠是守不住了。

「兩夭,兩夭。」

黃月英念著,周泰不知道她在念什麼,一直想知道答案。

黃月英對馬大忠道:「告訴馬小忠,他必須堅守兩夭,兩夭之內,東城絕不容失。」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暴君劉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