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劉璋 其他類型

暴君劉璋

第296章可笑呂蒙沒學問

[更新時間]2013年06月04日 01:16 [字數] 5871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不行。」周泰還是搖搖頭:「我總覺得這個賭注對我不公平,除非你打敗了,就隨我投降江東,我才跟你賭。」

「那算了。」黃月英乾脆地道:「看來周將軍也覺得我黃月英能大敗周瑜,我就不強迫你了。」

「你……」周泰一怒,大聲道:「好,我答應你,若是你贏了,我就投效川軍,如果輸了,你就得放了我。」

周泰心道,江陵就兩萬軍隊,還民心不穩,蔡瑁周瑜相加,六萬多軍隊,三倍於黃月英,如果再加上荊南,更是超過三倍之數,周都督自隨孫策下江東,從未一敗,會在這種情況下吃敗仗?

周泰是打死不信,心想,到時候黃月英大敗,自己再勸她投降,應該容易多了。

「馬大忠,下去挑戰呂蒙。」黃月英沉聲對馬忠道。

馬忠苦著臉道:「軍師,我打不過他。」馬忠本是江東將領,知道呂蒙的武力,呂蒙十六歲從軍,能以一寒門子弟,又不識兵冊,達到今天的地位,武藝不是蓋的。

馬忠向來是個識時務的人,可不會咋呼呼的好勇鬥狠。

周泰在一旁竊笑起來。

黃月英怒視馬忠:「誰叫你單挑了,帶兵去。」

「是。」

馬忠不得不應命,過了半個時辰就跑回來了,向黃月英稟道:「江子,我們怎麼挑釁也不出來。」

黃月英皺眉,她之所以選在這時出戰,就是要來一次開門大捷,讓敵軍士氣受挫,鼓舞軍心,若能大敗呂蒙,周瑜必要花些時間整頓軍心才能進攻江陵,最重要的是震懾江陵世族,安頓人心。

所以此戰極為重要。

黃月英笑了一下:「呂蒙這人,其他都還好。就是明明一莽夫,偏偏最恨別人說他沒學問,你就照這個說,他一定出來應戰。」

馬忠眼珠子一轉,朗聲答道:「是。」

「等等。」黃月英叫住馬忠:「你帶三百弓弩手去。其他兵一個不許帶。」

「三百?弓弩手?」馬忠驚訝看著黃月英。懷疑自己聽錯了。

黃月英輕吐兩個字:「游襲。」沉聲道:「你只要誘使呂蒙與你作戰,我自有定計,但是切記,沒我的命令。不得回寨。」

…………

江螅呂蒙並非在這裡立寨,而是在這裡扎一個寨欄,與川軍對峙,並且嚴密監視川軍動向。

如果川軍撤走。立刻進攻川軍軍寨。

如果川軍駐守,等到周瑜到來或者蔡瑁出現在江陵,黃月英死無葬身之地。

這樣,江東軍就立於不敗之地。

「報。」一名士兵來報:「馬忠率軍前來挑釁。」

「又來挑釁?」呂蒙哼了一聲:「這個時候,我要是黃月英就率軍退走,還派人來挑釁,她想坐以待斃嗎?什麼成名女謀士,不過如此。」

「就是。」副將道:「黃月英成名,是因為樂進。什麼五大異姓將軍,那是沒碰到我們江東英傑。」

呂蒙點點頭,對士兵道:「不必理他,繼續紮寨。」

「馬忠只帶了三百弓弩手。」士兵稟道。

「什麼?」呂蒙看著士兵,猛地一拍桌子:「豈有此理。馬忠小賊,江東叛徒,欺我江東無人嗎?昔日在江東他算哪顆蔥,今日竟敢帶三百弓弩手。向我呂蒙挑釁,放肆。我這就去將他剁成肉泥。」

「將軍息怒,我們穩守為上埃」副將勸道。

呂蒙剛要發怒,突然想起自己被孫權勸學后,跟隨周瑜也有半年了,這次周瑜任命自己為先鋒,千叮萬囑要自己謹慎,也是自己獨立領軍的一次考驗。

呂蒙想到這裡,一下子沉靜下來,對副將道:「好,我不出兵,我出去戲耍那叛賊一番。」

呂蒙的部隊停駐在一個獻口上,雖然沒有立寨完畢,也很難攻下,前面一片開闊平地。

呂蒙帶了幾個將軍到了寨前,正看見馬忠帶了幾百個弓弩手野地上罵陣,弓弩手皆攜輕弓短箭,腰佩腰刀,罵聲不絕。

「呂蒙,一年不見,你多認識了幾個字啊,不認識『死』字吧?敢在我黃軍師帳前挑釁?」

「呂蒙莽夫一個,他識字嗎?除了拿大刀亂砍人,和有學問的人在一起都不敢大聲說話,說一句話就臉紅。」

「知道呂蒙為什麼二十多歲了還光棍嗎?看看呂將軍,還是很帥一個人嘛,上次一個水靈靈的姑娘把愛意寫在手帕上向他示愛,他死活沒看懂。

還以為買手帕呢,當手就給了姑娘一串銅錢,結果怎麼著?姑娘甩了他一耳巴子走了。」

「哈哈哈哈哈。」

川軍士兵哈哈大笑。

呂蒙氣的捏緊了拳頭,五指嘎吱作響。

呂蒙雖然出身寒門,卻一心出人頭地,他要的並不是一個衝鋒陷陣的將軍,而是統領三軍的元帥,但是雖然自己也有謀略,但是卻因為寒門身份屢屢被人嘲弄。

世族一向標榜的就是自己有學問,所以呂蒙最恨別人說他沒學問,這就等於是歧視他寒門的身份。

當初呂蒙剛從軍投奔姐夫鄧當時,鄧當手下一個官員就曾嘲笑呂蒙豎子,后又侮辱呂蒙沒文化,從軍沒有前途,被呂蒙當場斬殺,後來逃亡了許久,才投向不拘一格用人的孫策。

呂蒙跟隨孫策屢建功勛,但少為人知,隨了孫權后,許多毫無功勛的世族都當了大官,呂蒙也沒嶄露頭角。

孫權當政時,孫策留下來的江東兵馬,本來是許多世族武裝和豪強武力聯合組成的,呂蒙從軍較早,雖是寒門,也拉起一支部隊。

孫權想把那些統兵較少又發揮不了多少作用的年輕將領檢選出來,把他們的部下加以調整合併。

呂蒙的部隊赫然在列。

呂蒙本來是寒門,出頭已經很困難,知部隊合併后,自己想有所作為,就更困難了。於是,他想辦法賒來物品。為部下趕製了絳色的服裝和綁腿,清一色的布甲讓軍隊煥然一新,並加緊操練。

孫權檢閱時,呂蒙兵馬兵威齊整,士氣高昂。孫權見后大悅。認為他治軍有方。不但沒有削減其部,反而增加了他的兵員。

呂蒙這才出頭。

可是自己地位依然很低,直到有一日,也不知為什麼。孫權把幾個寒門出生的傑出將領都叫了去,要他們好好學習,將來成為江東棟樑,呂蒙終於開始發奮學習,並且被周瑜賞識。跟在周瑜身邊學習兵法。

呂蒙在周瑜身邊受益良多,可是越是這樣,就更忌諱別人說他沒文化,就像一個整過容的美女,偏偏有人爆他以前的丑照一般,一般碰到這種人,呂蒙都是要拚命的。

這時聽馬忠這樣罵他,如何不怒,提起刀就要出城。副將死死拉祝

寨前的川軍繼續叫罵。

「那算什麼,當初呂蒙十六歲從軍,第一戰就斬首七人,那是威風凜凜,卻沒敢告訴家人。你們知道為什麼嗎?

他老媽發現了他從軍,大怒,老母親喝道:呂蒙,斗大字不認識一個的東西。發瘋當什麼兵,你這是要給呂家族中丟人嗎?」

「哈哈哈。」

「呂蒙這類莽夫。怎會受江東世族待見,你們知道周瑜為什麼可憐呂蒙嗎?因為周瑜喜歡上了呂蒙的妹妹啊,像呂蒙這種貧苦出身,也就只有靠親妹妹才能上位啦。」

「真是無恥埃」

「下賤埃」

呂蒙臉色鐵青,終於忍不住了,朝江東軍大喝一聲,「隨我殺了這些川軍雜碎,將馬忠剁成肉醬。」

呂蒙當先沖了出去,江東兵蜂擁而出,一起圍殺五百川軍,馬忠腰刀一揚,一波箭雨射出,向江東軍覆蓋過去。

這種弓名叫拋弓,是攻城時專門用來壓制城頭守軍的,射的高,但是沒多大威力,輕便易於攜帶,只能起個威懾作用。

川軍一波箭雨射完,立刻分成幾十隊,四散奔走,馬忠獨領一支,一邊罵呂蒙,一邊向左側跑去。

江東軍在呂蒙指揮下,分兵而擊。

野地上,江東兵追擊,川軍一邊逃跑一邊放箭,由於裝備輕便,跑得快,弓箭又射得更遠,江東軍很難追上,彷彿狗攆小雞,逃跑正是馬忠的拿手好戲。

黃月英在寨前靜靜看著,過了一會,虎子道:「月英姐姐,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啊,你看,我們的人都快被江東軍殺光了。」

原野上,江東兵四面出擊,追著川軍小隊不放,川軍不能後退,只能遊走,雖然跑得快,但是架不住江東軍人多,一個不小心就被合圍,死傷慘重,馬忠與江東軍遭遇數次,不到一炷香,身邊只剩下寥寥幾個人。

呂蒙紅著眼睛盯著馬忠,騎馬殺至,馬忠一件射翻江東軍一個騎將,奪馬脫了大隊獨身逃跑。

此時,三百川軍剩下不到一半。

「殺得好。」黃月英輕喝一聲,沉聲對虎子道:「你下去將我們的騎兵集中起來,把戰馬分配下去,湊齊一百騎,只要我的命令下達,打開寨門,立刻衝出去,不求殺敵,只管衝擊敵軍。」

「是。」

川軍僅剩下不到百人,淹沒在江東軍中,馬忠與呂蒙交手數次,逃了數次,身上已經見血,眼看川軍越來越少,就要被合圍。

突然,川軍寨門打開,虎子率領百騎沖向江東軍,橫衝直撞,江東軍已經被馬忠的弓弩隊帶得七零八落,陣型大亂,虎子帶領騎兵迅猛衝殺,一往無前。

騎兵橫衝直撞,江東軍更加混亂,呂蒙隱隱察覺不對,可是已經晚了,黃月英帶領大軍尾隨騎兵殺出。

「大家看到江東軍後面那顆老鐵樹了嗎?目標就是它,殺。」

黃月英大喊一聲,五千川軍殺出,沖入江螅混亂的江東軍大潰,被一邊倒的屠殺,呂蒙慌忙下令撤軍,可是沒有幾個將領聽得見。

川軍大殺一陣,江東軍損失慘重,紛紛潰逃,黃月英帶軍緊追不捨。又是一路屍體,越過未完工的柵欄,到了老鐵樹下,山路崎嶇不便追擊,川軍齊聲朝前方逃跑的呂蒙大喊。

「呂蒙莽夫。知道我軍師的學問多麼厲害了嗎?哈哈哈。」

「可笑呂蒙沒學問。華容道上盡折兵。」

「可笑呂蒙沒學問,華容道上盡折兵。」

「哈哈哈哈。」

川軍齊聲大笑,前方逃跑的呂蒙聽著,又想起周瑜臨行的囑咐。一口鮮血吐出,栽下馬來,幾員將軍趕忙扶祝

「黃月英,我誓殺汝。」呂蒙看著老鐵樹的方向,咬牙切齒。同時更加堅定了自己求學的志向。

…………

黃月英收兵,對三軍道:「今天殺得江東軍丟盔卸甲,足可見江東軍實乃酒囊飯袋,對這些鼠輩不必太上心,我們這就回江陵吃肉慶功。」

「吃肉慶功。」

「吃肉慶功。」

川軍士氣大振,燒了寨子,撤回江陵。

周瑜率領大軍趕到華容道,呂蒙低著頭跟在後面,周瑜看到滿地都是江東軍屍體。臉色鐵青,拳頭捏的嘎吱作響。

「呂蒙,臨行前我如何交代的?我讓你謹慎,謹慎,你讀了那麼多兵書戰策。這就是你學習半年的成果?就是這樣打的仗嗎?損我江東三千兵馬,你該當何罪?」

「我……請都督降罪。」呂蒙半跪在地。

「拖下去斬。」

周瑜恨聲下令,陳武潘璋等將急忙跪地求情。

周瑜輕舒一口氣道:「呂蒙,你折我兩千兵馬。輸了首戰,士氣大挫。讓川軍藐視於我江東,本該軍法論處,念在眾將求情,本督免去你帳前督一職,貶為校尉,你可心服?」

「都督寬宏大量。」呂蒙向周瑜跪拜。

周瑜冷眼看著江陵方向,淡淡笑了一下:「看來這黃月英雖是女流,果真還有一番本事,此戰不可大意,我必擒此人。」

「是。」眾將一齊下拜。

江陵城中,黃月英犒賞三軍,大肆宣揚華容道一戰,士兵俱是振奮,黃月英將大量肉食拿出來,士兵吃的暢快淋漓。

黃月英一個人站在狹窄的城樓里,從閣樓的窗戶望出去,臉上有些憂慮。

「恭喜你大勝埃」周泰走過來對黃月英道。

黃月英回頭,立刻換上了一副笑臉,戲謔道:「是嗎?你還有心情恭喜我?你該包塊孝布給你的江東兄弟默哀吧,呵呵呵。」

「別笑的那麼高興。」周泰道:「打仗有勝有敗,哪有不死人的,今天死的是我們江東軍,可能明天死的就是川軍,就是你。」

「是嗎?我們的賭局還沒完,誰死還不一定呢。」

「我不是說那個。」周泰走到窗口前,看著外面的野地,幽幽對黃月英道:「黃軍師,如今荊北,荊南都是一片大亂,我江東軍三萬大軍壓境,你根本守不住江陵的。

退一萬步講,就算你守住了,益州沒了劉璋,你也不可能施展抱負。

我看得出來,你雖然嘴上要強,你也知道你很難守住,你那些大話都是說給川軍聽的,你笑也是笑給川軍看的,這又何必?

江東軍哪點不好,你偏偏要死守在這裡?做些無用之功?」

黃月英臉色一暗,詫異的看了周泰一眼,她沒想到周泰一個莽夫,竟然有這麼細心的一面,竟然看出了自己的心思,臉上再也笑不出來。

沒了劉璋,就沒了一切,黃月英又何嘗不知,自己為什麼還要守著一個不可能成功的事業?

無論是在襄陽,還是在江陵,除了面對樊梨香,黃月英都是輕鬆自若,可是正如周泰所說,自己不過是裝給別人看的,只有將自己豎立在一個神的位置,才能團結所有人一心抗敵,才能讓宵小不敢妄動。

如果自己夠理智,就該知道,什麼延續劉璋基業,那只是水中明月。

「有些事,你不會明白的。」

黃月英幽幽說了一句,出去和士兵一起吃飯了,周泰看了黃月英一眼,搖搖頭。

周瑜大軍到達江陵城外,過十里安營紮寨,周瑜和呂蒙登高望城,江陵城景壯觀優美。

江陵坐落長江岸邊,江水依地勢而下。

江陵周邊一片平地,零星分佈著湖泊和小河,土地肥沃,夏季青苗滋長,順湖池而迂迴,居高遠望,水如素練,城似游龍。

周瑜望著開闊的景色,不由感嘆道:「好地方啊,不愧楚國舊都,若為我江東所有,北遏襄漢,南俯荊南,西制巴蜀,兵員,糧食,皆齊備矣。」

周瑜轉問一名將領道:「江陵情況如何?」

將領稟道:「城外百姓都已自願遷入城內,城內大約有兩萬守軍,黃月英正在組織百姓向西遷徙。」

部將陳武立刻大聲道:「正好,西城城門大開,我帶一支軍繞襲西城,必可破之。」

周瑜道:「不可,黃月英既然敢這麼做,豈能沒有準備,她這是故意在誘使我們進軍西城,西城外山勢起伏,距離又遠,你要是帶軍去了,她派一支軍截斷你歸路,該當如何處置?」

陳武沉默,呂蒙點點頭,果然還是都督有見識,如果是自己,也差點上當了。

這時一名士兵來報:「報告都督,荊北將軍蔡瑁率領三萬兵馬趕來江陵,要與都督見面。」

「這個廢物這麼快就來了嗎?」

PS:#暴君劉璋#感謝極帝劍宗588打賞,感謝芥末的男人1176打賞,感謝林不詡788打賞,感謝無辜的羊羔200打賞,感謝傲霸殤打賞。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暴君劉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