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劉璋 其他類型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其他類型 > 暴君劉璋 > 第293章最後關頭,背城一戰(求訂閱)

暴君劉璋

第293章最後關頭,背城一戰(求訂閱)

[更新時間]2013年06月03日 03:07 [字數] 4680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嚴老爺子有了尹元的教訓,已經命嚴家子弟牢牢守護自己,尹柏無法再靠近,拿起弓箭,對準尹元那顆白須頭顱射了過去。

「嗖」地一聲,嚴老爺子完全沒防備到被自己人襲擊,周圍世家子弟也不如真正親兵專業,被一箭從腮幫子穿過去,尹柏力大無比,利箭從左邊穿入,右邊穿出。

嚴老爺子只感覺臉部一涼,接著一股劇痛傳來,發現是尹柏射箭,勃然大怒。

「你好……」

一個「好」字才發了半個音,腮幫子的血狂涌而出,周圍嚴家子弟看到尹柏朝嚴老爺子射箭,紛紛驚怒不已,向尹柏圍攻過去,嚴老爺子劇痛難忍,栽下馬來。

叛軍一片混亂,尹柏和身後幾十個家僕被圍攻。

「公子,快走。」

「別拽我,我要殺了這個老東西,你還我爹命來,老狗。」幾個家僕急忙拉了尹柏要走,尹柏跳腳大呼。

「走吧,公子。」忠心家僕前面開道,後面的家僕強拉了尹柏逃走。

嚴老爺子身死不知,尹柏和一些原本不想叛亂的商人趁機跟著魏延的部隊逃走,其他大部分支持新政的子弟觀望,沒有阻止這些人,反而給他們讓出一條道來。

申耽文武雙全,看到嚴老爺子率領的叛軍大亂,指揮自己的人馬從斜刺里殺出,對魏延緊追不捨。

申耽帶了兵馬就要通過街道時,突然兩件不知道什麼玩意的大傢伙從旁邊門裡推出來。

大傢伙兩個輪子。像個手推車,中間一個箱子。上面一排鋸齒切口,鋸齒口架著密密麻麻的利箭。

「嗖,嗖,嗖。」

只見那兩個大傢伙一下子射出上百支羽箭,申耽前面的衛兵死了大半,急忙勒馬,戰馬被射中十幾箭,揚蹄長嘶。

這兩台大傢伙正是黃月英的弩車。並且經過了馬鈞的改良,當初劉璋說不生產巨型弩車,連十發和七發弩都暫時不能製造,因為經費不夠。

但是馬鈞和左伯都是「科學狂人」,怎麼受得住這誘惑,有了黃月英的圖紙,就想設計出來看可不可行。

左伯不懂機械。便把自己的家財和劉璋的賞賜,全部給了馬鈞,馬鈞也拿出自己的家財,經過近一年的試驗製造,合力做出了這兩台巨型弩。

這兩台巨型弩,購買耗材。試射,成品,特別是實驗失敗的花費,幾乎將兩人的錢財耗盡,雖然製作出來。馬鈞也知道自己無力維護,原本就是擺在家裡做個樣子。

沒想到這時還能派上用常在決定跟著周不疑對付叛軍的時候,就把這兩個大傢伙拉了出來。

馬鈞留下來控制弩車的都是劉璋派給自己的親兵,訓練有素。

巨型弩放了一波箭后,四名弓弩手急忙裝填箭支,申耽胳膊中了一箭,帶飛一塊皮肉,已經大怒,哪容得這些人再裝填,立即指揮叛軍湧上。

「嗖,嗖,嗖。」

旁邊四個護衛手拿著一個機關匣子對準叛軍扣動了機括,七發的匣弩同樣是馬鈞和左伯聯合製造,威力無比,再次將衝過來的叛軍射翻。

這時弩車也裝填完畢,兩個人推車,向叛軍撞過去,叛軍見到上面一排排森寒的箭矢,嚇的六神無主,叛軍沒有盾牌,哪怕對方就幾個人,在這狹窄的街道也是無敵。

兩丈寬的街道上,叛軍前軍潰敗,拖動後面幾千人互相踐踏,申耽連砍幾名敗兵也呵斥不住,最後自己對著那一排排箭矢也是發寒,急忙棄了戰馬跟著敗兵逃跑。

兩架弩車追出叛軍幾百步,直到到了前面開闊的地方,才終於停下來,路上到處是被踩死的叛軍士兵。

「嗖,嗖,嗖。」

上百支箭成圓弧形,再次向叛軍射去,跑得慢的士兵被釘穿在地,弩兵拉動一個機簧,在弩車中間的箱子上打開一個小門,丟了火摺子進去,早加了油的弩車轟地燃燒起來。

馬鈞和左伯一年的心血付之一炬,十幾個弩兵掉頭就跑。

「追,給我追。」

兩台弩車就白白讓魏延的軍隊跑了,申耽大怒,誓要殺了這十幾個弩兵,指揮那些躲過弩箭的叛軍掉頭追擊。

叛軍繞過弩車,剛過去幾百人,就在這時,突然聽到兩聲巨響,兩台弩車爆炸開來,無數鋒利的鐵片飛出,插進叛軍的喉頸,臉部,叛軍痛的哇哇大叫,滿地打滾。

這些弩車的箱子中都是給弓弦加力的機構,無數彈簧和鐵片混在其中,馬鈞將所有彈簧固定在幾根繩子上,大火一起,燒斷了繩子,彈簧彈開,布在裡面的鐵片立刻彈飛。

那十幾個士兵反而不急了,逃跑的當兒,兩隻匣弩又裝好了,回頭就是一陣勁射,走在當先的叛軍再次被射翻在地,十幾個士兵這才輕鬆逃跑,申耽站在弩車大火後面,氣的臉龐發紫。

魏延在弩兵掩護下,成功突圍,還帶出了尹柏等人,一眾人跑到了榆樹街,俱是筋疲力盡,紛紛癱倒。

周不疑早在這裡等著了,榆樹街的百姓紛紛端了飯食出來犒軍,魏延布置了一些崗哨,靠在一堵牆邊,沉默不語。

周不疑端著一碗飯走過來:「魏將軍,吃點?」

魏延搖搖頭,周不疑拿起筷子自己吃起來,邊吃邊道:「不就是打了一場敗仗,至於嗎?再說這一戰你送了張任進城,還斬了尹元,也不算輸,誰能料到申耽帶了那麼多人來。

而且申耽曾佔據上庸,能文能武,指揮軍隊的本事比那幾個世家族長可強多了,要不是他,三萬叛軍就完全潰敗了。」

「你別撿好聽的話說。輸了就是輸了。」魏延嘆口氣道:「叛軍,申耽的軍隊。我的軍隊,戰力都差不多,都是一團糟糕,誰也不佔便宜,要是申耽手下是一群精兵,我可能跑都跑不回來。」

「申耽。」魏延沉默一會,輕哼了一聲:「我魏延豈能敗在他手上,我這就去重整軍隊。」

魏延說著站起來。

「等等。」周不疑看著魏延道:「我們已經沒有機會了。」

魏延皺眉地看著周不疑。

周不疑快速扒了兩口飯。放下碗站起來道:「不要衝動,一隻羊帶領一群羊,永遠都是羊,但是一隻狼帶領一群羊,氣勢就會截然不同,我觀申耽,有些將才。他到了叛軍,必然整頓叛軍,再加上我們的行蹤已經暴露了,沒有偷襲的機會。」

魏延想了一會,默默點頭,自己剛才只是一時氣憤。只想到了叛軍現在的戰力,沒有去想申耽這個人,的確,如果申耽來整頓叛軍,一定變得非常棘手。

「你的意思是我們駐守叛軍外圍。與內城成掎角之勢?」

周不疑點點頭。

「那樣我們會很被動。」

「沒有其他辦法了。」

能想的辦法自己都想過了,叛軍四萬人。自己的軍隊和內城加起來一萬出頭,在巨大的實力差距面前,周不疑實在想不出辦法。

而且,周不疑看似輕鬆,實則是做給士兵看的,周不疑最擔心的是叛軍不攻內城,而來攻自己,內城還有城牆,自己這裡有什麼?如果被趕出城,就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了。

這時尹柏走了過來,對周不疑和魏延一拜:「罪人尹柏,參見魏將軍,周公子。」

「尹柏,你父親被我殺了,你還來投我做什麼?」魏延哼道,語氣中帶著不屑。

「好好說話嘛。」周不疑對魏延說道,笑了一下,轉對尹柏道:「尹公子,皇叔推行商業,你是響應最積極的世家公子,我知道你追隨叛軍,是被家族裹挾,但是我們現在也是窮途末路,跟著我們必死無疑,你還是自去吧。」

周不疑拿起飯碗繼續扒飯

「周公子。」尹柏大聲道:「兩軍交戰,本無仇怨,何況我父親雖死於魏將軍刀下,但是害死我父親的是嚴老狗,我尹柏正如周公子所說,對皇叔和循公子從來沒有反叛之心,只是我父親一時糊塗。

我尹柏就算死也追隨公子和魏將軍,向嚴老狗報仇雪恨。」

「你不怕仇報不了,自己也死了嗎?」

「嚴老狗,不是我死,就是他亡。」尹柏恨聲說道。尹柏身後其他幾個公子,都是支持新政的人,年輕意氣,跟著尹柏跑了出來,這時見工匠兵狼狽,有點後悔,可是已經遲了。

…………

叛軍大營,嚴老爺子依然是主帥,以前直接指揮權給了尹元,尹元死了,申耽領叛軍副元帥,負責指揮整個叛軍。

申耽沒有攻城,張任帶領五千人把守的內城,已經不是一窩蜂上就能攻下的了,申耽做了副元帥,第一件事就是重整軍隊,不再以家族為體系,而是以戰力劃分,分成三批,共七隊。

並由自己從上庸帶來的親信申儀等人掌管最精銳的部隊,配最好的裝備,組成了八千勉強像軍隊的軍隊。

而申耽力排眾議,分兵之後沒全力攻城,而是選擇攻打榆樹街的魏延部,幾個叛軍將領反對,被控制軍權的申耽毫不猶豫地斬殺。

其他將領都覺得首要任務是拿下內城,拿下內城就大局可定。

申耽當然知道內城是關鍵,可是這時候進攻,內城與魏延為掎角之勢,很難拿下,必須先攻滅魏延,就算不能攻滅魏延,也要將那幾千工匠兵趕出城。

申耽決定了自己的三步計劃,第一步,用兩萬兵馬圍住內城,分成四批,一批督戰,三批徹夜輪番攻打內城,自己坐鎮中軍,由弟弟申儀帶領精兵八千攻擊魏延部,一萬二殿後策應。

第二步,趕出或者消滅魏延部。並派萬餘兵馬鎮守外城,不讓其他援兵進入。

第三步,調回弟弟的精兵,合力輪番攻城,申耽就不相信張任的五千雜兵能堅持多久,必可在其他地區援兵到來前,拿下內城,定鼎成都。

「劉璋,你奪我上庸,我就奪了你整個益州,報仇雪恥。」申耽捏緊拳頭道。

在申耽的整頓下,一盤散沙的叛軍果然大為改觀,雖然單兵戰力還是沒有,至少都知道有了個統一指揮,不再是家族抱團,作戰懶散。

周不疑最擔心的事情發生了,申耽果然沒直接全軍攻城,派弟弟申儀率領八千精兵,一萬多隨兵,殺向榆樹街,工匠兵已經敗過一次,士氣受挫,哪怕魏延和尹柏拚死血戰,依然沒有擋祝

八千叛軍精兵,都是精壯之士,身披鎧甲,統一長矛,戰力頗為強悍,工匠兵不能與敵,大潰。

眼看就要到了南城門,周不疑朝魏延大喊:「魏將軍,不能出城。」

魏延看向周不疑,周不疑急道:「我們出城,我們就逃了,但是如此一來,我們不能為內城有任何助力,更關鍵的是,要是申耽把守城池,其他援軍再也進不來,我們必須留在城中。」

魏延望了一眼後方的叛軍,對周不疑道:「我們的士氣已經崩壞,再戰只能全軍覆沒。」

「外面有法正黃月英,不需要我們,我們留在城內才有價值,現在內城正在血戰待援,我們多留一刻,就多為內城爭取一刻。」

現在背城一戰,看起來是最後關頭,但是周不疑已經想到一個不是辦法的辦法,或許還能起一點作用。

想起劉循,為了這一點作用,周不疑不惜一死。

魏延看著周不疑,最終選擇信任他,決定掉頭,長刀一舉:「全軍回頭,迎敵。」

魏延長聲一喝,工匠們都是一愣,可是惶恐的心哪能就這麼止住了,只愣了一下,立刻繼續逃跑,留下來的不到兩千人,還大多是跟隨馬鈞和左伯的親兵。

「公子,快走吧。」一個家僕饋

「是埃」一個平時與尹柏要好的胖公子,對尹柏道:「快走吧,我們能戰到此刻已經仁至義盡,再不走就要和他們陪葬了。」

尹柏沒有動,捏緊自己的刀,對那胖公子道:「金兄,你自己離開吧,我與嚴老狗不共戴天。」

尹柏看了一眼城門,決絕地道:「我知道我出了這扇門,就再也報不了仇,只能看著嚴老狗和嚴家飛黃騰達,還不如留下陪著周公子和魏將軍放手一搏。」

尹柏已經將生死置之度外了,對一眾家僕道:「你們都走吧,我尹柏今天就死在這了。」

PS:#暴君劉璋#:感謝林不詡的200打賞,感謝傲霸殤的打賞,感謝大家的月票,奸臣給你們磕頭了。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暴君劉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