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香貴女

書香貴女

第137章齊王(完結)

[更新時間]2013年 08月01日 00:16 [字數] 6391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道士是怎麼給她看病的,林若拙沒和任何人說過。只說道士說她身體很好,不用吃藥。

銀鉤和畫船很是泄氣。赫連熙更是用看熱鬧的眼神看她們三個。

然而,林若拙知道,自己的身體到底是有了改變。

那日之後,近三十歲的她真如傳說中的逆生長一樣,肌膚漸漸變得晶瑩細嫩、彈性十足。與赫連暮晴站在一處相比,細膩柔滑竟毫無分別。

又有眼睛變得更為烏黑透亮,一雙瞳仁如黑水晶雕琢的葡萄,光彩照人。頭髮茂密生長,綠鬢如雲,厚密的一根簪子都盤不祝來農莊後生了薄繭的手指若春筍新撥,纖細柔嫩。更為稀奇也尷尬的是,某些部分變成少女一般的粉紅色澤。這個上半身她看的見,另一處看不見。但是,赫連熙的反應更為直接的告訴了她改變有多驚人。

古人信神靈。她的這一番改變,再聯想起神秘消失的道士。發散性幻想話題立時比比皆是。

胡春來最為激動,一次私下沒收住口,竟喚了聲「娘娘」。虔誠的道:「娘娘果真是有大福的人。」

福氣你個屁!林若拙頭疼的不行。

她相信了,她相信那大鬍子神經病道士是真的來還因果的了。悲催的是,當你知道真相的時候,真相已經離你而去。

她嘔死了有沒有!早知道這位是真貨,她就是閉著眼也會選美男環繞,而不是這麼個雞肋的全身超級美容。

嗚嗚。她虧死了虧死了!曾經有一份誘人的選擇在我眼前,我沒有珍惜。人生最痛苦的事莫過於此,如果能重來一遍,我一定要說——帶我走吧,神仙!至少你那四個徒弟讓我看一眼吧!

心情極度不好之下,林若拙加倍在床上折騰赫連熙。一想到:四個,一個。嚶嚶嚶,真的好想shi一shi,腫么可以疑心病這麼重涅?腫么可以看人家打扮非主流就不相信涅?吐血後悔啊!親!

畫船不明白為什麼女主人容貌得到了質的飛躍,卻還成天陰沉著臉。

胡春來就深沉的給她解釋:「夫人這吉兆來的早了些。現在還不是時候。禍福難料啊1

赫連熙也很好奇。數次問她:「那道士真是神仙?他是什麼樣的?」

林若拙冷笑:「你想象中最癲狂的人是什麼樣,他就是什麼樣1

赫連熙又追問:「他和你說什麼了?」

想到那句『母儀天下』,林若拙笑的更冷:「他問我要不要跟著修道。我當他是騙子,呵斥了一番。現在想來。是我錯了。或許他展現神跡就是表明。」

「尋你修道?」赫連熙驚愕。隨後很不悅:「你有夫有女。如何修道。這道人怎的不通人情事理。」

「拋妻棄子出家的人多了。」林若拙噴他,「大驚小怪。」

赫連熙皺眉批判道:「那皆是輕狂不知責任之輩。便是修道,也難有大成。」

林若拙笑道:「對呀。所以有一天你另有女人妻兒。我便可去尋仙修道。還勞煩七殿下放行。」

赫連熙臉色一變:「胡說什麼1

林若拙繼續努力:「我說的是真的。你瞧,你總要尋女人生孩子的。這麼一來,我可不就是多餘的一個。何不放了我走。」

「你做夢1赫連熙突然翻身,狠狠壓住她:「你當三書六禮、八抬大轎、十里紅妝這些都是鬧著玩的嗎!你我是夫妻,這輩子都是!休想逃掉1

林若拙毫無所懼的回擊:「你可以試試看。看我走不走的掉1

身下女子,秀髮烏黑,肌膚晶瑩,宛若妙齡十六。這一切都在提醒他,『神仙』是有的。再聯想到自己重生,赫連熙莫名惱怒:「不一樣,這不一樣!你和我才是一樣的人,我們都與這世人不同。這就是上天註定,我們才是該在一起的。」

林若拙懶得更他辯:「你慢慢自我想象吧。」

赫連熙頓了頓,伸手解開她衣襟,俯身,輕柔的吻上她的鎖骨,慢慢向下,親吻吮吸,竭盡旖旎。

林若拙閉上眼,輕輕在心底吐氣,禱告:林若涵,你看,他就是這樣的一個男人。你的那一世,值嗎?

****************

林若拙覺得,逆生長的這具身體,或許生育功能也跟著恢復了。日常之中便小心又小心。排算安全期。然而,沒有合理理由,危險期她無法拒絕夫妻生活。

赫連熙和她有同樣想法。不過這位想的是或許『神仙』治好了頑疾。該多多努力才是。

幾個月後,林若拙月事正常,沒有動靜。她很欣喜,又不敢全然放鬆,心臟上下忐忑。赫連熙則是極度失望。連帶著夫妻生活都消沉了一段時間。

嘉平3年過去。嘉平4年來臨。

9歲的赫連暮晴已經完全脫離了幼年時期孤僻的性格,雖然依舊話不多,與人交流卻是無礙。琴棋書畫的學習也是蒸蒸日上。

這一年,林家送來喪報。林海峰病故。

林若拙在定庄服喪。林家二房京中守孝。林若信和林若慎的科考,再度延期。

而嘉平帝后/宮依舊無所出。大臣聯名上奏,懇請再次選秀。帝允。

嘉平5年,嘉平帝登基后的第二次選秀轟轟烈烈拉開序幕。這一次選秀,高官之女少有報選,多為低級官員之女參眩帝與后親選秀女五名,充盈內廷。

嘉平6年,后/宮依然無有消息。這一年,嘉平帝赫連毅整四十歲生辰。

帝生辰日過後兩月。順王妃有孕。

這一個小小的消息,如一枚巨型大石投入死海。驚起波瀾無數。

潘皇后親自選派了老成女官,婦科聖手,膳食調養能人,一撥一撥的送進順王府。

出於某種心照不宣的態度,全京城的目光都盯緊了順王妃的肚皮。

十月懷胎,嘉平7年2月,帝生辰日當天,順王妃產子。嘉平帝大喜,親賜這位與他同一天生日的男孩姓名:赫連耀。

第二日,這個孩子便被送入宮廷。潘皇后親手養育。洗浴換衣睡眠。皆不假他人手。除卻乳母哺喂,其餘時間一刻不離手。

嘉平8年3月。剛滿周歲不久的赫連耀,過繼於嘉平帝,宗廟告祀。

平縣定陵皇莊。赫連熙『啪』的一生合上書頁。目光冰冷。

三哥也有兒子了。

林若拙給十三歲的赫連暮晴設計了一件新衣服。少女身姿初顯,穿上后十分動人。看的她興頭大起,娶了紙筆作畫。

這樣的美人。當然是寫實風格才配描繪。林若拙拿出許久不用的技藝,先試了幾次筆,見差不多了。再行描繪。

赫連熙一臉陰沉的走出書房,看見院子里一做模特,一做畫師的兩人。十分不快的哼了一聲。

赫連暮晴還是有些怕他,低聲道:「父親,心頭不快呢。」

林若拙埋頭做畫,隨口道:「更年期到了,別理他。」話音剛落,頭頂就撒下一片陰影。詫異抬頭,驚見赫連熙一雙怒氣四溢的眼睛。

「這是你畫的1赫連熙一把扯過畫稿,手指氣的發抖。

林若拙莫名:「是我畫的。怎麼了?」

怎麼了?她居然還敢問怎麼了!赫連熙一腔怒火噴涌而出,看看赫連暮晴,忍耐道:「你給我進書房來。」

到得書房,砰的關上門,立時質問:「百花閣主,你是百花閣主!林若拙!你這個女人,簡直不守婦道1

壞了!林若拙想起這茬,恍然。對他的質問不屑以對:「你分明是看過了才認得出。」而且還不是一般的看。她現在的畫風日趨成熟,和當年又有區別。能一眼認出,可想而知對原畫看的是多麼仔細。少不得細細揣摩,時時把玩。才會熟透這種畫風。

「你1赫連熙本就一肚子火,被她火上澆油。更加爆發,要知道,百花閣主畫的春/宮圖,不光有女人,還有男人。算上男男圖,男人數量比女人多的多。那些神態各異,身材半裸,媚態暴露的各色各樣男人!

「誰!誰給你做的樣子!說1臉陰沉如烏雲密布的天空。

太多了。上輩子看的各種電影,電腦里各色圖片。網友分享美男子大全。數不勝數。當然,最美的男人身體還是米開朗基羅的大衛雕像。美的令人炫目。

回憶的神態令本就頻臨爆發點的赫連熙失去了狼。揪住衣領將她壓倒在書桌上:「你在想誰?你想著的是誰1

「你放開我1林若拙被壓的喘不過氣,一陣陣噁心往上泛。

赫連熙扯開她的衣服,拋飛:「到底是誰?說!他有我好嗎?嗯1

林若拙狠狠掐他的肩膀:「你放開我,我難受1噁心的感覺越發濃烈。

赫連熙放緩了些動作,卻依舊做到底,緩緩律動:「說!我才是最好的!我才是1

林若拙實在受不了了,一扭頭,哇的一聲,吐的他半個胳膊到處都是。

這個時候還能做下去的是神人。赫連熙臉黑的若鍋底,憤怒也一樣:「我讓你噁心?你居然對我噁心?」

林若拙想說話,一張嘴,又是一陣忍不住,再次嘔吐。

赫連熙放開她,忍住氣:「你到底怎麼了?」

林若拙搖搖頭,她也不知道。一陣接一陣的噁心止都止不住,吐的肚裡只剩酸水了還在那裡乾嘔。

赫連熙被嚇到了:「這,你生病了。」隨手抓了條汗巾擦了擦,胡亂給兩人套上衣服,打開門就抱了她出去:「董行書,董行書!快去請大夫1

一番混亂折騰,林若拙已是有氣無力。待得躺到床上,等了大夫來,赫連熙又忙忙放下帳子,拖了她一隻手出來。在手腕蓋上帕子。

林若拙嘀笑皆非,有些東西,還真是深刻在這些人骨子裡的。

大夫診斷片刻,喜笑顏開:「恭喜七爺,夫人這是有喜了。已有兩個月。」

有,喜?赫連熙獃滯一旁,第一個反應是:搞錯了。

很有可能,莊子上的大夫嘛,水平有限。

便道:「大夫,你再看看。別是弄錯了。」

大夫很不高興。又不好置氣。只得耐心道:「疑難雜症老朽或許技藝微末,難以診斷。喜脈若是再診錯,老朽乾脆砸了招牌算了1

赫連熙這才如夢初醒,喜悅止不住的湧上心頭:「真的。真是有喜了?」

大夫很能理解他的這種激動。這位今年都38了。還連個兒子都沒有。可憐見的。難怪要樂壞了。笑道:「不會有錯,恭喜七爺。」

胡春來幾個立時跟著賀喜:「恭喜七爺1

赫連熙強行按住心底狂喜,胡亂的道:「同喜同喜。大夫還請走好。」也不知道跟人家同喜什麼。

大夫自然不計較。拱手告辭。

人一走,林若拙就啪的揭開帳子,頭伸出來:「我懷孕了?」

「你小心點1赫連熙一個箭步飛快上前,抱住她小心翼翼的放好:「小心點,別傷了孩子。」

不跟這位沒狼的計較,林若拙轉頭問胡春來:「我生孩子,不要緊吧。」

赫連熙「氨了一聲,被提醒:「對對,你年紀也不小了,剛剛忘了問大夫要注意些什麼。」

林若拙揮開他的手:「我身體很好。」逆生長金手指在,就她這樣的走出去,是個人都以為才二十:「胡公公,我是說陛下那邊……」

赫連熙反應過來,搶著回答:「不要緊,不要緊,他有兒子了。你安心生。沒事的。最多他妒忌一下。便是他不樂意。」臉上瞬間殺氣縱橫,「我也不是吃素的。」

「行了,我就問問。」林若拙打了個呵欠,「這些我不管,能安全生就行。你出去吧,我累了,想睡一會兒。」

赫連熙連忙答應。又囑咐:「你別多想。對孩子不好。相信我,一定沒事的。」

回答他的是對方已經閉上的眼睛,逐漸平穩的呼吸。赫連熙閉了口,又看了好幾眼她的肚子,方慢慢出去。

人全走完了。帳中的林若拙睜開雙眼,撫摸上肚子,輕輕嘆息:「討債的小冤家藹—」

從今以後,什麼都變了呢。

*****************

變化是巨大的。赫連熙幹勁十足,走路有風。

赫連暮晴欣喜於自己要有一個弟弟。

銀鉤畫船就別說了。這兩個簡直要把林若拙供起來養。

京中的嘉平帝也得到了這個消息。

潘皇后哄著懷裡的赫連耀,笑道:「七弟妹到底還是等到了這一天。」

嘉平帝赫連毅淡淡一笑:「就是便宜了赫連熙那混蛋1

潘皇后輕笑:「你呀,就是愛在一旁看笑話。」

嘉平帝道:「你不覺得他一會兒怒一會兒喜、一會兒頹廢、一會兒又是幹勁十足的,很是有趣嗎?」

潘皇后撲哧笑出聲,笑了一會兒,又道:「他再不好,也是你的兄弟。這麼看熱鬧,可不厚道。」

嘉平帝淡笑:「他年輕,未來日子長著呢。娛樂一下我這個快死的人又有什麼關係。」

「胡說1潘皇后急聲呵斥,紅了眼圈。

「怕什麼,人總要死的。」嘉平帝目光平靜悠遠,「我對不起小九,奪了他的兒子。日後恐怕事端不斷。你要好好活著,替我看著他們。別讓他們胡鬧。敗壞我赫連家的江山。坐在這椅子上的是誰不重要。是赫連家的人就好。」

潘皇后忍住心中悲痛:「小九可鬥不過老七。」

嘉平帝笑道:「不要緊,你幫著老七媳婦,使勁拖他後腿就是。還有司徒九,那也是老七的死對頭呢。這三個人互相制約,總能守住江山十多年。十多年後,下一代也長大了。各憑本事吧。」

潘皇后道:「若是小九和司徒九聯手呢,老七可夠嗆。」

「這就要看你了。」嘉平帝輕輕撫摸她的髮絲,「你要制衡他們三個,不可令一家獨大,也不可令一家失勢。阿妍,我將這重擔交予你,只怕要操勞後半生不得歇。你可怨我?」

「當然怨1潘皇后眼波流轉,情意如絲:「冤家,你得等著,等我到了地下的那天,與你算總賬。」

「好,我等著。」嘉平帝柔聲說。

*************

嘉平8年11月,一個寒冷的冬夜,林若拙產下一個健康的男嬰。三十八歲的赫連熙,喜獲嫡長子。取名:赫連暮遠。

次年夏月,嘉平帝病重,數度咳血。一時間,京城風雲變幻。

嘉平9年10月,赫連暮遠差一個月滿周歲之日,定庄迎來了久違的聖旨。

禮部侍郎宣讀旨意:著先帝第七子,赫連熙全家歸京。

林若拙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但見赫連熙等人安之若素,也就如常收拾行李。

銀鉤因為丈夫在,不便跟隨。不過,看譚志光那一幅獻殷勤的模樣,想也可知,他們不會留在這裡太久。

胡春來沒有走。他笑道:「老奴老啦。就在這兒養老挺好。」

林若拙自是不舍,近十年相處,是塊石頭都能處出感情,更何況是活生生的人。赫連熙握住她的手:「不妨事,來日方長。現在的時局,胡公公還是不入京的好。」

一家四口由著軍隊嚴密護送,進京后直奔宮城。連洗漱都來不及,嘉平帝就召見了赫連熙,密談三個時辰。

期間,林若拙坐在潘皇後宮中等待。赫連暮遠交了個新玩伴。比他大一歲半的赫連耀樂呵呵拉著他的手不放。赫連暮晴乖巧的帶著弟弟們去殿側鋪了大地毯處玩耍。

「還是你好。有兒有女。」潘皇后感慨的說。

「三嫂。」林若拙惴惴不安,「您給我個底兒,到底要怎麼發落我們?」

「傻丫頭。」潘氏笑她,「看你急的,放心,是好事,是好事吶。」她長長嘆息。

果然是好事。一家四口在宮中住了一夜,第二天就有新的聖旨頒布。

先帝第七子,赫連熙被封齊王,其妻林氏冊封齊王妃。嫡長子赫連暮遠,立齊王世子。

又有先帝第九子,赫連濯,冊封趙王,其餘氏為趙王妃。嫡長子赫連暮安,立趙王世子。

大將軍司徒青君封瑞安侯,領京郊西大營。齊王赫連熙,領京郊東大營。趙王赫連濯,領京城禁衛軍。

嘉平9年11月,帝立太子赫連耀。

嘉平9年臘月,帝彌留。宣讀詔書。傳位皇太子赫連耀。新帝年幼,著太后潘氏、齊王赫連熙、趙王赫連濯、顯國公司徒青陽,共同輔政。

次日,帝大行。舉國哀痛——

到這裡完結。後面的番外寫。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快捷鍵:←)書香貴女 第136章道士 書香貴女目錄(快捷鍵:回車) 書香貴女 第138章番外:日子(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書香貴女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