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香貴女

書香貴女

第136章道士

[更新時間]2013年 07月31日 22:56 [字數] 9074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同床而寢、飲食男女。

赫連老七搬進正屋而居,除了夜晚時而有一些成人運動外,並沒有給生活帶來多少改變。

其實這世間男女,無論性別,或多或少都有過那麼幾回為別的理由而『性』的行為。身處赫連熙的位置,註定不能像大多數男人一樣,單純為『性』而性。總會夾雜些其他需求去『賣身』。但他畢竟是男人,天賦使得他很好的將『賣身』與『享受』合二為一,最終反手控制。

女人就要悲哀些,從天性來說,女人需求的是『以情入性』,靈與欲合二為一是為終身追求的最高境界。這個需求點太高,高到99.9999999%的女人耗盡一生也無法達到目標。於是某些時候,自欺欺人這種事就產生了,女人催眠自己:他是愛我的,他對我是有情的。對於某些不合理,也牽強附會的給出諸多解釋。目的就一個,催眠自己:我是那0.0000000001%的成功者。因為若不如此,她自己從情感上就率先崩潰了。

這是一種無法釋然的悲哀。從這點上來說,女人比男人更苛刻。

坦誠自己的*很丟人嗎?

當然不。

用林若拙的話來說,這又是該死的封建毒瘤思想給女人捆上的枷鎖。究其原由,十分猥瑣。定是男人怕自己滿足不了女人的*,故百般洗腦,告之她們,女人和男人是不一樣的。女人應該以『為性而性』羞恥。

畢竟現代科學驗證,男性生理高峰期和女性生理高峰期時段不一樣。十八歲的男人對上十八歲的女人——女人甘拜下風。三十歲的男人對上三十歲的女人——你危險了。四十歲的男人對上四十歲的女人——呵呵,呵呵……

觀念上的不同帶來行為的迥異。赫連熙再一次發覺對妻子的認識還不夠深。床帷之中,這位十分霸道。不達目的不罷休。這目的嘛,自然是,咳咳……

林若拙嗤之以鼻:什麼叫霸道!你爽到了我沒爽腫么可以。那我不是做白工?

所以嘛,手段若干。成年人都懂的……

好在男方雖然三十有一。但生活規律,每日習武不斷。性伴侶又只一個,還尚在青春二十許妙齡。戰鬥起來就仍有餘力。

當然,這樣的戰鬥,對於男女雙方的生理感受,也同樣是酣暢淋漓的。

再者赫連熙是個細心人。差異太大就難免與過往比較,一比較,他不得不承認,以前,或許他被騙了。那些女人做出的歡愉之態。大多有些假。

這是一個很糟糕的發現。糟糕到還不如不發現。赫連熙壞心情之下,於床榻之上也就更放得開。林若拙都放開了,他還矜持著做屁啊!於是。從表面看,這對夫妻已與尋常夫婦一般無二。夜裡開始要水,頻率還不低。從胡春來打頭,幾個侍從都欣慰不已。

令人唏噓的是,畫船居然是最為高興的一個。她是真高興,激動的不得了。自家夫人與七殿下和好如初,日子過的才有奔頭。

林若拙對著她激動的小臉久久無語。濃厚的惆悵與悲哀凝聚心頭,永無退散。

練功、清唱、畫畫更為投入。幾乎每日傍晚時分。池邊柳樹下,都會響起悠然的蕭聲。

赫連暮晴靜靜的坐在一旁,烏黑水亮的眼珠一眨不眨的聆聽。

「想學嗎?」結束一曲。林若拙笑問。

赫連暮晴遲疑片刻,用力點頭。

林若拙笑著晃了晃手中的竹蕭:「學這個得有好體力,氣息要綿長。你現在年紀校得慢慢鍛煉,增加肺活量。就是呼吸要又長又有力。」

赫連暮晴似懂非懂。林若拙開始擬定計劃:從什麼開始呢?唱戲是不行的,拳腳雖好練出來的身段卻稍顯硬朗。有了!腦中靈光一閃:「晴晴,咱們來舞劍吧。或者說是劍舞,又好看又鍛煉身體。」

從那一天後。池邊空地上,經常可見這一大一小,拿著簡單的木劍,沐浴著朝陽霞光,劍舞翩翩。

赫連暮晴的生母便是一名舞姬,或許是遺傳。她學起來特別快,動作模仿個幾遍就像模像樣。身體條件也好,一個冬天過去,開春翻出去年的衣服,裙子縮到了小腿。

林若拙翻出好些布料,給全家人裁製新衣。活計就交給銀鉤,由她交給幾個貼補家用的軍士家眷。

京中也有不少消息傳來,林若謹攜妻去年離京,慢走緩行,沿途寄回書信訴說一路風景民俗。因為送來的東西都要被檢查,這些信當然不好帶到。不過五弟林若信乃強人一個,繼承黃氏優良基因的他青出於藍而勝於藍。當場提筆,揮毫成書,厚厚一疊幾萬字信件,一字不落的給默寫了出來。待她看完,又不慌不忙浸水濡濕,團成紙漿,毀屍滅跡。看的林若拙那叫一個廬山瀑布汗。

「六姐。」他道,「京中形式不大好。」

林若拙立刻緊張:「怎麼,可是家裡出事了?」

「不是。」他道,「陛下後嗣空虛,去年一年,都未曾有妃嬪受孕。今春,太醫院又開院招募新人,凡合格入用者,授七品御醫官職。陛下的身體,怕是不大好。」

林若拙一驚:「這,不會吧。舊年時節,我雖與今上夫婦見面不多,但觀其面貌,體弱或有,也不至於到這個地步。他今年才三十五呢。」

林若通道:「你別忘了,承平43年,他受過傷。」

朱雀街血洗那夜,三皇子夫婦殺出一條血路出京城,內中艱險無人得知,但顯然不會容易。三皇子本就身體弱,有所損傷也在情理。

林若拙卻認為不可能:「先帝多明智的一個人,若是今上命不長久,為何立他為太子?還有個小九呢。」

林若信知道她領會錯了意思,只得再說直白些:「不是壽數有礙,是子嗣有礙。」

「子嗣……」這一下,林若拙聽明白了,怔了半晌,頓覺荒謬:「這叫什麼事1

林若信分析:「承平44年時候。宮中還有兩女有孕,之後連續落胎。我查過醫書,陽精虛弱,胎兒先天不足也會導致女子小產。之後嘉平元年、今年,后/宮都不曾有好消息。今上,怕是子嗣艱難。」

林若拙嘀笑皆非。又想到潘氏,如果是真的,這對患難夫妻此刻才是真正的利益一直,親密無間吧。

「最多再拖五年。」林若信胸有成竹的分析,「若今上年四十還無子。定會提及過繼之事。」這還是好一點的情況。如果嘉平帝在這五年裡身體再壞一點,多生幾次玻怕是更要人心惶惶。

當然,還有一種可能就是五年之中有皇子出生。那又另當別論。

林若拙聽著感慨。又有些奇怪:「若信,你管這些事做什麼?」

林若信嘴角一抽,看她的眼神十分古怪:「六姐,你問我這個?你說我和你說這些是為什麼?」

林若拙滿腦袋漿糊:「你把話說明白點,這語氣,我真不懂。」

林若信恨鐵不成鋼,這個六姐,從小就腦子糊塗。沒想到過了這麼些年,居然還是一樣。這日子都是怎麼過的?沒好氣道:「當然是為了你,為了我們林家。」他乾脆把話說明白。「陛下無子,就得過繼。現有人選,一為恆親王之嫡孫。二為順王之嫡子。偏偏這兩個都已不校五年後最小的也有十來歲年紀。哪裡養的熟。這一來,要麼就是恆王世子妃、順王妃再產幼子。要麼就是力排眾議,過繼一個出身相對好的庶子。這兩者,都有隱患。」

林若拙聽的頭大:「這隱患和咱們家有什麼關係?你知道的,我又不能生。」

林若信已經對她的智商徹底失望:「六姐,你就是能生。今上也不敢要你家的孩子。你該慶幸你不能生,若不然,不是留子去父母,就是乾脆一屍兩命1

林若拙垮了臉:「那你還說這麼多。」

林若信搖頭嘆:「好六姐,朝局若不亂,便無法亂中取勢。你在這麼個地方,若是朝中平穩,一輩子也別想出來。只有朝局有亂,才有可乘之機。」

人人都認為,沒有孩子她是悲慘的。人人都認為,圈禁在定庄的歲月,她過的是凄涼的。

林若拙怔怔看著這個弟弟,想到他先前揮毫成書的驚艷,長長嘆一口氣。似林若信這樣才華橫溢、玲瓏聰明的男兒,哪裡會甘願平淡,位居人下呢。嘆道:「你想怎麼做就怎麼做吧。你六姐我腦子笨,幫不上忙,也不懂你們的志向。你,小心些。林家屹立不易,別輕易下注。」

林若信展顏一笑,露出幾分青年特有的朝氣:「好啦六姐,我知道的。你且看著。咱們林家,不會永遠落魄下去的。」

望著這位五弟年輕英挺的背影,又想想昔日肉糰子一樣粉嫩小兒。林若拙搖頭嘆著笑。至少黃氏的心血沒有白費,若信,是個能頂立門戶男人。

而且他的一番話,解開了自己一個疑點:赫連熙為什麼不再提生孩子的事了。

原來如此,不是么?

嘉平2年,就這樣平淡的過去了。

又一年春天來到,時間流轉對於定莊裡的這一家人,更像是一種單純的季節更替。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歲月流逝、水波無痕。

這一年秋天,銀鉤生了個大胖小子。樂壞了王顯貴。

看著畫船羨慕的眼神,林若拙問她,可想嫁人?

畫船搖頭而笑:「不。奴婢覺得現在這樣挺好。」

林若拙逗她:「是么,那又是誰總在我耳邊嘀咕孩子的事?」

林若信都能分析出來的猜測,赫連熙定然也早早有數。故他不再提生子一事。胡春來就不用說了,這位在定庄出現本身就是一個逆命題。董行書是他的徒弟,現已接手貼身伺候赫連熙的工作。小何子成了打雜的。這三位要麼心中有數,要麼深諳宮廷生存法則,不該多嘴的絕不多嘴。故而,就造成了只有一個畫船還在擔憂,喋喋不休的局面。

相處日久,環境特殊,畫船對她也放開了許多。不快的扭頭:「人家好意擔心您,您倒好。倒來打趣我。」

一旁的赫連暮晴突然開口:「母親,日後我給您養老送終。」

林若拙一口水噴出來。

畫船大驚,隨後大喜:「夫人,姑娘叫您了,她叫您了1

「是,我聽見了。」林若拙無奈的擦擦嘴角。「晴晴埃你開口是好事。可別一開口就是這麼勁爆的話好不好。送終?我還不到三十呢。」

畫船一聽又氣:「您還好意思說,轉過年您就三十了!到現在也沒個……您還是尋個好大夫再看看吧。我聽說,平縣那邊來了個道士,會替人看玻可靈驗了。不如讓銀鉤她當家的請了來給您瞧瞧?」

林若拙再一次無奈,這種不靠譜的事她居然也相信:「畫船。你也不想想,太醫都看不出來的問題,一個民間道士能看出什麼。再說道士的本職是什麼?好像是算命吧1

畫船卻很堅持:「有沒有用看了再說。那麼些人都說靈驗的。可見他到底有些本事。道士怎麼就不能看病了,我小時候鄉里的道士,會算命、會測字問吉凶、也會看並村裡後生摔了腿,就是那道士給上跌打葯治好的。他們這些人手裡多少有點絕活古方,您這是少見多怪。」

林若拙說不過她,也不想再在這種事上糾纏:「罷,罷。隨你。你要請了來,我瞧一瞧也無妨。」

畫船得了首肯。真的就當做件大事來操辦。令人驚訝的是,銀鉤在這個問題上居然和她是一樣的想法,兩人一拍而合。很是鄭重。讓王顯貴請了假,備了禮,又拉了一輛馬車。往平縣去了。

這陣仗鬧的。道士來的那天,全庄的人都差不多知道了。閑著的多跑出來看熱鬧。人一下車,就有不少軍營家眷圍上來求看並求算命、求吉凶。

王顯貴應付不來,校尉譚志光居然也湊熱鬧的過來要測字,問前程。於是第一天,直到夜晚熄燈依然供不應求。

如此熱鬧了三天,全莊子的人幾乎都去光顧過了。

銀鉤興奮的跑來:「夫人,那道士是真有本事的。說我原在金玉窩裡寄居,沾得一身福祿氣,雖現下歸於草窩,這福祿氣浸染久了,卻也能將草窩改成銀窩。又說我的名字里必也有個『銀』字。這就是合上了1

淫/窩?「噗——」林若拙差點被口水嗆到,囧囧有神:「銀鉤,你這通身的氣派,瞎子也能看出和普通農婦不一樣好不好1

畫船也很興奮:「夫人,那道士一見大姑娘,就說日後當富貴。」

林若拙真的很無力,都不想吐槽了。女孩子生的貌美,富貴什麼的當然很容易。小妾也是穿金戴銀的嘛。

人都請來了,兩個侍女當然不會任她躲避。在第四天人大量減少的時候,拖著她去了。

去了林若拙才驚訝的發現,馬忠良居然將自己的屋子騰了一間出來給那道士居祝嘖嘖……

果然,求神問卦是封建民眾的普遍需求。

道士規矩很大,坐在屋裡,一次只能進一個人。

林若拙特地換了件布衣服。質地不顯,樣式普通,頭上也乾乾淨淨只帶了一根木簪。但是她一走近,嘈雜的人群便瞬間安靜下來。人們自動讓開路,請她先進。

屋裡乾淨,明亮。一座長案,一張草席,道士跌坐案后,濃密的頭髮梳成道髻盤於頭頂。頭髮下面,居然是一張絡腮鬍子臉,生的十分茂盛,遮的只能看見一雙透亮的眼睛、半截挺直的鼻樑。

這相貌,好生非主流埃

這是林若拙的第一瞬間想法。

道士的眼神十分奇怪,目光灼灼的盯著她,那眼神,就跟餓了十天的人看見一碗紅燒肉,被迫禁酒的酒鬼看見四十年女兒紅,進階無望的修士突然發現神器法寶……

若不是道士目光里不含半分淫/邪,她都要拔腿逃跑了。這眼神,壓力太大!

「這位……夫人。」道士的音高有些變調。讓林若拙不得不懷疑是否是太過興奮所致。

「夫人,你有什麼願望嗎?」道士熱切的看著她。

林若拙莫名其妙,這道士不是給人看病的嘛,順帶算命。這問話是怎麼回事?

「夫人1見她不言語,道士更急了:「你有願望嗎?大富大貴,母儀天下。只要你說出來,就能實現。」

知道了,這就是一神棍,還是個有神經病的神棍,林若拙平靜起身:「謝了,我沒什麼願望。」轉身走人。

「不要啊1道士一把撲上去。拽住她裙角:「夫人,夫人,萬事好商量。不喜歡母儀天下也沒關係。美男環繞也行的,各色美男,清秀健碩應有盡有。保證雄風勇猛,予給予求。」

林若拙使勁扯裙角:「你給我放手1

「不放1道士雖只拽了一片裙角,但奇異的是。這股力奇大無比,居然怎麼都掙不開。話說都扯成這樣了,這粗布裙子怎麼也沒撕壞呢?

「夫人,你想想,再想想。一定會有個很想很想實現的願望的。」道士不停的蠱惑,「說出來,只要說出來就能實現1

19999,我們的產品只賣19999。只要您撥打電話就能實現。迥異的相似令林若拙更加認定這是騙子。沒好氣的道:「行啊,我想去一個女子可出入社會,上學工作。與男人一樣堂堂正正養活自己的地方。你給我實現埃」

道士瞬間皺了臉:「這個。不能夠。」他都沒聽說過有這樣的地方。再接再厲:「夫人,你不妨想個現實一點的。比如母儀天下就很好埃」

林若拙冷笑:「和一群女人共用一個男人叫好?」

「哦?男人的問題,這個更好辦1道士臉上立刻有了光彩。「強壯美男環繞、夜夜*,也沒有問題。」

這人哪兒冒出來的。林若拙實在無語:「據我所知,那種地方有一個稱呼叫青樓。」

「不是,不是1道士空著的一隻手連連搖晃,「夫人,你有所不知。這世間有一種道修,為雙修之術。只要學了它,便是歡愉修鍊兩不誤。當然,功法大成的那天就不需如此了,此後要修生養性,溶於自然天地。達到天人合一的境界。夫人若有心,可與我回山中修道,貧道收有徒弟四人,各個品貌端秀……」

很好,這就是騙人的邪/教。林若拙冷下臉:「你放不放手,不放我就大喊了1

道士一張絡腮鬍子臉居然很神奇的顯出委屈的表情:「夫人,我說的都是真的。」

「你有病才是真的。」林若拙乾脆拎開裙子,提起一隻腳就踹。結果一腳下去,疼的差點掉眼淚。臭道士的肩比石頭還硬。

道士遺憾的道:「我已入先天之境,夫人的力道對我造成不了傷害的。夫人,你就不要再動了,不然傷著了你,因果就更多了。你就可憐可憐小道吧。」

一個絡腮鬍子男人做這種姿勢、說這種話,怎麼看怎麼變態。林若拙氣笑:「我聽人人都說你靈驗,竟是這麼個靈驗法么?還有,什麼叫因果更多?」

道士揉揉臉,諂媚的一笑:「夫人見諒。小道尋了你好久,一時得見,心裡激動了些。這才失態。夫人問因果,自然是我欠了夫人因果,若不償還,終身進階無望。」

林若拙直接將神棍的話過濾,取有用信息:「你欠我因果?何時欠的,我怎麼不知道。」

道士長嘆一聲:「唉——!說來話長。這因果,其實是我那孽徒欠下的。也不對,那小子不是我的徒弟,不過就是一個受不了苦修,逃跑的雜役。但因為小道是掌門,這筆因果就算在了我身上。哼!我就知道師姐當年謙讓掌門之位有陰謀1

林若拙咳了一聲提醒他話題偏了:「你還沒說欠我的因果呢?」

「哦哦。」道士趕緊拉回來,「是這樣的。我門派跑了一個雜役。跑也就跑了,他本就沒拜師,自己造孽也連累不到旁人。壞就壞在他偷了我門秘葯。這些用去的葯牽出好些連累,門派卻一無所知,還是小道進階無望,占卜后才得曉緣由。便出世尋找,化解因果。小道走了數年,旁人都化解完了。唯有夫人,吃虧最大。來頭又大。占卜難算,小道找了好幾年才尋到。夫人,你一定要讓小道補償啊1

林若拙驚愕萬分。居然是秘葯?那副坑爹的無毒無副作用,比結紮還要安全環保的絕育葯!

這真是,神奇展開。

是真的嗎?她不敢相信,也不願相信。這道士一看就是神經病重度症患者。她被下了絕育葯的事也不是密不透風。她更願意相信這是一個陰謀,一個她看不懂,卻真實存在的陰謀。若不然,上輩子的林若涵,怎的沒有道士來千里化因果?

「我不需要補償。」她淡淡的道。「現在,可以放我走了嗎?」

道士一楞,頓時傻了眼:「這怎麼可以。這怎麼可以……」

「有什麼不可以的。」林若拙冷冷道,「我沒有願望,就這樣。」

道士的表情居然有幾分絕望的味道。

這絕對是奧斯卡影帝級別的演員。林若拙不為所動,視線冷淡掃過他的手:「我可以走了嗎。」

道士揪了揪手裡的裙擺,一咬牙:「我就知道倒霉事全攤我頭上。好吧。算你狠。」說罷,忽直起身,伸手在她小腹一拍。

小腹那是什麼位置。道士動作快如閃電,等林若拙發現。一隻手掌已經貼在了她身上,一股暖融融的熱流直往腹內鑽。

「你1她大羞大惱,剛要出聲。道士另一隻手一把捂住,蓋住呼喊,很嚴肅的道:「別出聲。」

這樣的動作和姿勢。造成的結果就是他在背後半摟著林若拙,林若拙大部分身體被籠罩祝小腹的熱氣分成兩股,一股向下,湧向會/陰,穿過,行至後背,順著脊柱上爬。另一股向上至胸口、喉部、眉心。兩股氣流在頭頂百匯穴匯合,隨後,形成循環。這股循環轉了兩圈,又分出無數細小熱流,至四肢全身各處,從手指到腳趾,無一不流過。循環一周,再次匯聚小腹,消失。

道士收回手,放開她,聲音有些沙啞:「你周身經脈被我梳理打通,血脈內里若嬰兒純凈,疾病自銷。如此,因果兩清。」

林若拙怔怔的回頭看他。身體的狀態是騙不了人的,真箇渾身輕鬆,卸下沉痾,仿若一片羽毛般輕盈。

她想說什麼,腹中卻突然隱漲。

道士瞭然:「去尋凈房吧,這是正常現象。」

林若拙一肚子的話想問,然千急萬急敵不過人有三急,只得匆匆出來,直奔凈房。

這一泄,斷斷續續。時間很長。剛整了衣服出來,不到一會兒又解了衣服去,折騰了兩個時辰,才徹底消停。

之後林若拙便發覺身體沒有尋常腹瀉后的虛弱感,反而神清氣爽,精神奕奕。更打算尋那道士好好問問。熟料畫船道:「道長走了。」

林若拙大驚:「什麼?」

畫船一臉神秘:「道長是真有本事的。看著他步行出了莊子。後頭又有還想算命的騎了馬去追,人影都沒看見。」

林若拙怔祝

***************

平縣外的鄉道上,行走著道士打扮的師徒二人。徒弟問師父:「師父,可是要歸山?」

「當然,當然1絡腮鬍子的道士憤憤,「回去為師就要辭去掌門之位,虧大了。那女子就是一個普通人,這一疏通,為師至少折損十年功力。虧大發了1

徒弟好奇道:「師伯不是說,俗世之人多狡詐貪婪,只要攻其弱點,便只需耗費少許就能化解因果的嘛?定是師父你不會說話,讓那女子看出了端倪。趁機要價。」

「胡說1絡腮鬍子道士立刻悲憤:「你師父我姿態放的可低了,扯住她裙角哀求,她卻是心如鐵石。不為所動。我又做出和善笑臉。她看都不看一眼。我做可憐哀戚狀,她冷若冰霜。你說我能怎麼辦?」

徒弟大驚:「俗世人果然狡詐,心冷似鐵。好可怕。」

絡腮鬍子道士接著傾訴:「我當時一看就知道要糟!這女人身上乾淨的要命,半點冤孽沒有。不然我給她化解掉幾個,神不知鬼不覺也就還清因果了。可她不但乾淨,還無欲無求,我能怎麼辦?誰能比我慘?那女人是只差一步的鳳命,偏移在兩可之間。她要是有意,師父我順勢而為,便只需耗費少許功力。可她就是不肯,皇后都不肯做呢。我想,好吧,視富貴如煙雲,合該是我道門中人啊!又勸她與我修道。我還特意用美色所誘,告之我有四個美貌徒弟。結果她也不肯。我能怎麼辦?只好用最虧的一種。」

徒弟戚戚然,又不解:「師父,按說咱們欠下的因果是子嗣。只需給她化解丹藥,讓她有孕育胎兒便可。師父為何送那那麼大一份禮呢?」疏通經脈血液五臟純凈若嬰兒,不但壽數增加,便是容貌也會延緩衰老。在世人眼中,怕是要轟動的。

「那也沒辦法。」絡腮鬍子道士越說越沮喪,「她原該成親當年便有孕的。嫡長子降生,她便是妥妥的鳳命。可現在,也不知道怎麼弄的,居然日子過的糟成那樣。唉1道士哭喪了臉,「可天道不管,人家從源頭算,這些苦難十之有九都要載在我們頭上。你說我能怎麼辦?只有送這一份大禮,待得年歲漸過,世人眼中她就是受神仙眷顧的人。如此福分才可補償先前所失。」

「師父。」小徒弟想想,又滿懷希望的問,「如今你因果全消,是不是就可成仙了?」

「狗屁1說到這個,絡腮鬍子更加悲憤,「成什麼仙?你見過神仙嗎?我就沒見過!我師父,師父的師父,整個門派都沒人見過1

小徒弟納悶:「可是,您不是說,咱們修行的最終目標就是天人合一,超出凡俗么?」

絡腮鬍子憐憫的看他一眼:「這話,是當年師姐騙我入門時說的。我自然也要對你說一遍。」

小徒弟:「……」

(快捷鍵:←)書香貴女 第135章關係 書香貴女目錄(快捷鍵:回車) 書香貴女 第137章齊王(完結)(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書香貴女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