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香貴女

書香貴女

第134章黑歷史

[更新時間]2013年07月30日 23:16 [字數] 5104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林若拙扒了一下兩個侍女的年齡。今年是承平44年。畫船23,銀鉤略大些,24。放在現代,那是花一樣的年紀,風華正茂。剛好大學畢業出社會工作一兩年,正是享受青春、眾男追求的好時節。

可在這裡。二十三四歲,對未婚女人來說,絕對是一個悲催的年紀。正常妙齡成親的話,孩子都會打醬油了。

不是所有女人都滿足於無子無愛的淡泊生活,更多的女人,嚮往的是夫君呵護、稚兒承歡的天倫之樂。

她無法代替銀鉤畫船做出選擇。而兩個侍女的心思,她這個做主人的又不甚明了。最明顯的,如果不是銀鉤提及,她都不知道畫船對袁清波有意。

真是一個不合格的主人。

好在有個胡春來。林若拙思來想去,這事找他商量最合適,尋了個時間將事說了:「胡公公,現在這境況,我也不知道能給她們安排什麼樣的人。還請您費些心。」

胡春來很詫異,想了想,勸道:「夫人,恕老奴直言。您該給七殿下留個后才是。」

林若拙莫名,這不是說銀鉤畫船的婚事打算么,怎麼話題岔到那邊去了?

可惜在胡春來看,這就是一碼事:「銀鉤性格直爽,主意大。好好尋個人嫁出去給夫人做幫手是最好。畫船性子柔,又與晴姑娘處的好,堪為上佳人眩」

林若拙愣了數秒才聽懂他話里的意思,這是示意她畫船可為通房丫鬟。頓時大大的杏眼驚的渾圓:「胡公公1

胡春來誠心勸誡:「夫人,這事您掌握先機為妙啊1

啊呸!

林若拙肺都要氣炸了。這叫什麼狗屎事!

胡春來見她滿臉怒意,不禁詫異,略一思索,自以為領會意思,道:「雖說民間也有隱世良醫,細加調養未必無孕。不過這兩個丫頭都大了,心思難料。還是早日決定的好。」說到這裡。見林若拙臉色非但沒緩和,反有變本加厲的趨勢。遂納悶,再思索,貼身侍女提做通房也的確多有隱患。又道:「若不然,還有一招,只是麻煩些。需七殿下配合。便是尋一好生養村婦,說好借腹生子。黑暗裡行事,見不得人,聽不得聲。待得珠胎暗結,私下將養。您這邊作有身孕狀。十月落地,您進產房,那邊偷運而至。只作親生。神不知鬼不覺。亦為上策。」

林若拙已經不知道自己臉上是什麼表情了。一定很詭異。胡春來還在安慰她:「這般得來的也算是嫡子,您將來的依靠。您和殿下是夫妻。殿下必亦不想子孫皆為庶的。」

意思是這事敢情還大有可為?

林若拙嘀笑皆非。耳邊全是此類話題,聽的她也煩了。罷,罷。赫連熙一個古代男人,皇族出身。除非是不舉,不然沒兒子傳宗接代,那絕對是不可原諒之事。她堅持了自己的三觀,也要尊重別人的三觀。更何況從現處的社會道德來說。這種想法並沒有錯。

「你們自行看著辦吧。」她道,「借腹生子也好,提拔通房也行。七殿下選什麼我都配合。只一點。銀鉤和畫船兩個,必須她們心甘情願才行。我昨天問過,她們都無意。」

胡春來老練一笑:「當著您的面。她們自然要說不願。不過若是殿下肯借腹生子那是最好。提拔貼身侍女做通房,隱患亦不少。」

林若拙懶得和他掰嘮:「行,行!你去問吧。問明白了回我一聲就是。」

不知道胡春來是怎麼辦事的,幾天後一臉喜色來告之:「殿下同意借腹生子。可見心裡還是有您的。夫人大喜啊1

這恭喜的,林若拙哭笑不得:「您辛苦了。」

「不辛苦,不辛苦。」胡春來喜滋滋道,「殿下孝期未滿,依老奴之見,不妨趁著這段時日,將銀鉤姑娘、畫船姑娘的親事定下來。」親事敲定,人心也就好安定。

林若拙道:「這裡不是皇家奴才就是苦役。正經良籍的,也只有守陵營衛那邊的人了。我不好與他們說話,還得勞煩胡公公幫忙篩選一二。」

「好說,好說。」胡春來笑意盈盈,「只是老奴現在也不比從前,譚校尉未必看得上。不若讓七殿下去,話也有些分量。」

一番分析合情合理,林若拙也想兩個侍女有好歸宿,點頭同意。

目送胡春來遠去的背影,她不禁感慨,真是個能幹的助手。

再一回神,又嚇一跳!天哪!剛剛說什麼話題來著?赫連老七居然同意借腹生子!這是什麼狀況?太陽打西邊出來了???

林若拙如在夢中,雲里霧裡的晃進屋。倒了一杯冷茶灌下,再倒一杯繼續。

連喝了七八杯,壺空了。

放下茶壺,甩甩頭。覺得有些可笑,想這些做什麼?難道還指望誰為誰打算?別天真了,那群男人都是成精的。甭管他們幹什麼,自己過安穩日子就是。

糾結來得快去的也快,抱著冷颼颼的肚子,林若拙決定,晚上多喝一碗熱湯。

赫連熙的辦事效率很高。沒兩天就拿了一份名單過來,上有四個人眩出身清白,職業正當。並且有一定上升前景。林若拙仔細聽他解說完,拿著單子去尋銀鉤和畫船。

畫船看都不看那張紙,咬定不嫁:「夫人,奴婢一輩子守著您。」

林若拙囧囧有神,這話很有歧義好不好,聽著好像百合一樣,抽抽嘴角:「畫船,你好歹給個靠譜的理由吧。嫁人和你在我身邊做事又不衝突。」

畫船卻領會錯了,立時賭咒發誓:「奴婢對七殿下絕無遐思,若有假話,天打雷劈1

林若拙更囧了:「難道我看上去很像要提防你們的樣子?畫船,你跟我這麼多年了,也該知道我的脾氣。我從不防人。為何?因為只有千日做賊,沒有千日防賊的道理。防這個,要防多久?防到男人年紀一大把,有心無力的那一天?那我這一輩子叫個什麼事!現在是咱們主僕商量你的將來,別管那個男人。你總得告訴我。你有什麼打算,或者你想過什麼樣的日子。」

畫船眼眶一紅:「是奴婢淺保夫人,奴婢,奴婢心裡有個人。」

林若拙舒了口氣:「袁清波?」見她點頭,嘆道:「你也知道,這事辦不到。他是恆王叔的人。」

畫船咬牙:「那也沒有一輩子跟著恆王爺的道理。前頭段大家。不是就回鄉娶妻置業去了。我能等。」

林若拙尊重她的想法,但利害關係還得說明白:「雖說如此,可誰也不知王叔放人是多少年後的事。還有,便是你等了,他日清波放籍。也不一定就要娶你的。畢竟,你們之間一無分說明白,二無兩情相悅。你現下是單思。他若無意,我也不會插手。」

這樣的等待雖然令人感動。但對於袁清波來說,他卻是無辜的。試想有一天他自由了,突然冒出個女人,說我等了你多少多少年,你不能辜負我,你要娶我等等。這算什麼事。對袁清波來說,顯然也是極不公平的。

畫船臉白了白。想了許久,堅定道:「夫人放心。我自守我的,不怨任何人。」

林若拙嘆:「你想清楚就好。」放下這茬。問銀鉤,「你呢,總不會也有個要守的人吧。」

銀鉤笑:「夫人說笑了。」手在紙上點了點。「奴婢看中了這人。」

林若拙一看,驚訝:「王顯貴1如果她沒記錯,四人當中這位職位最低,人也最窮。

銀鉤淡淡笑:「夫人,這家沒婆婆。」

呃?林若拙怔了怔,一想,是這麼回事。王顯貴幼喪父母,靠族中拉扯長大,沒了田地,只得投軍。想來職位最低也有這方面的原因,一無人脈、二無恆產。

銀鉤卻很滿意:「奴婢不若畫船性子好,便是個小家,也期望能當家作主。」更有甚者,能被七殿下點出來,本身能力自然有出眾處。夫妻齊心,日子未必過的就差。

林若拙欣然:「我還是那句話,你自己想清楚就好。既這麼著,我就去和人說了。只是這時間不好太緊,先帝今年才大行呢。且安心嫁妝,日子定在明年開春吧。」

赫連熙那頭接到答覆,也詫異於銀鉤的選擇。待聽到理由,笑道:「你這丫頭是個會打算的,人也機靈。」

林若拙很不謙虛:「那是,我帶出來的人嘛。」表情略有得意。

赫連熙瞧著她那張洋洋洒洒的小臉。忽就想起,有一次他在林若涵面前也曾誇過侍女一句。那侍女很快就嫁了人,再沒出現過。又有同樣的事發生在丁善善身邊,丁善善嬌嗔的問:怎麼,爺可是看上了?當晚,就遣了那侍女單獨來服侍他……

因此,他在這些女人面前說話便很注意。盡量不帶出自己的情緒。

三處對比,赫連熙不得不承認,林若拙縱有不少缺點,一樣卻是好的。即在她面前,他可以隨意而自由的疏泄情緒。因為不管他高興還是不高興,那位都不受影響。

婚事定下,銀鉤開始嫁衣。因為條件有限,嫁妝所備不多,林若拙將最後的兩片金葉子拿出來給她:「只有這些了,將就著置辦吧。」

銀鉤眼中垂淚:「夫人,我不能收。」

「收下吧。女人一世,也就嫁妝是自己的合法財產呢。私房足些,底氣也足。」又嘆,「外頭我那些產業也不知怎麼樣了。」

彷彿鐵口神算,秋日過去,立冬那天,有人來定庄探望。

林若拙跟著譚校尉,遠遠看見熟悉的男子身影,一身青衣,眼角多了細微皺紋。霎時,眼淚便如止不住的珍珠,滾落而下:「哥……」

林若謹嘆息著遞過一條手帕:「多大的人了,還哭。」

林若拙用帕子捂著嘴嗚嗚哽咽:「我以為這輩子再也見不到你了。」

「說什麼傻話。」林若謹伸了伸手,又縮回去:「我現在不做官了,一介平民,有空便可來探你。母親和你嫂子托我帶了好些東西來。你看看,缺什麼和我說,我再讓人送。」

林若拙泣不成聲:「我不缺,我什麼都不缺。你來就好。」哭了一會兒,稍稍好些。擦著眼淚問:「家裡可好?有沒有因為我的事遭罪?不是說分家的么,可有分好?侄兒可好?嫂子可好?若信和若慎的婚事如何?」

一連串的問題問的林若謹措手不及,慢慢答道:「家裡都好,閉門守孝。三房家產已然分開,大宅現是伯父一家住著。咱們家搬了一處五進宅院,雖不比往日。住也盡夠了。三叔就在隔壁做鄰居。因家孝國孝兩重。五弟六弟的婚事還要拖一拖。女方都是厚道人家,並未因分家罷官而看輕咱們。你侄兒還是老樣子,調皮的緊。你嫂子也很好。」說到這裡,他指著一個褐色包裹:「這裡頭是你嫁妝產業去年和今年的出息,還有賬本。這些東西是岳母大人送來的。現由你嫂子代管著。」

林若拙聽了很是感慨:「嫂子越發能幹了。我還記得以前一聽說母親要教她管家。臉都能嚇白。」

林若謹也嘆:「是啊,一晃這麼多年過去了。」停頓片刻,開口道:「我打算明年開春出去走走。」

「走走?」林若拙不解。「這是為何?」

林若謹道:「從前只覺自己幼時苦讀,成年得授官職也是勤奮所得之回報。理所當然。今日才發現是我以往淺薄了,井底之蛙、閉門造車。所見之眼界甚窄。記得你以前勸我往崖州一行。明年孝滿,我想著去看看也好。識一識神州風貌。」

林若拙默然。半晌道:「你這一去怕是要許久。嫂子和侄兒怎麼辦?」

林若謹早有計劃:「孩子就給母親帶。父親病在床,家中事務少之又少。母親正清閑的慌。你嫂子,若是願與我去,我便帶她去。若不願……」

林若拙打斷他:「必是願的。她從小就大膽又重情,定不願與你分開。」心下不由羨慕。夫妻攜手踏足神州山水。何等悠然逍遙。唉!她這輩子是沒指望了。

兄妹二人說了不少話。直到譚校尉來請,方告別回首。

回到庄中,又是歡喜又是惆悵。長吁短嘆好久。

赫連熙見狀稀奇:「怎的舅兄來看你。到鬱鬱不樂了?」

林若拙淡淡道:「劫後餘生,殘喘度日。有什麼可樂的。」

赫連熙正色道:「你曾有語說掃把星,誰沾誰晦氣。我今觀你也不差多少。你看。若非你胡鬧,旁的不說,林家縱不能更上一層樓,保全原狀總是能做到的。上一世,你三叔可是入了內閣。林家老太爺這時候也精神爽朗康健著呢。」

林若拙惡狠狠的扭頭瞪他,赫連熙笑的歡喜。林若拙臉色一正,突問:「喂,你上輩子什麼時候死的?」

赫連熙瞬間一僵:「問這幹嘛?」

「咦1林若拙精神一振,這反應,有問題啊!頓時目光灼灼,口氣輕飄:「呦——!難道你不是壽終正寢?」

赫連熙的臉黑了。

林若拙那個痛快,哈哈大笑:「誰?誰這麼猛,居然弒君,還成功了!哦哦!真是猛人1林若涵可以瞑目九泉了。

赫連熙咬牙:「收起你的胡思亂想。」

「這怎麼能叫胡思亂想呢?」林若拙笑夠了,反問:「難道你是病死的?可病死也算正常壽終埃還是你被人下了毒?」又一對比他和楚帝,顯然缺乏成熟和老辣,不由猜測:「是不是很年輕的時候就被下了毒?」

赫連熙狠狠瞪她一眼,轉身走開。

林若拙哼哼,瞧那故作深沉的樣,不說她也能猜到,肯定是不光彩的黑歷史。

(快捷鍵:←)書香貴女 第133章日子 書香貴女目錄(快捷鍵:回車) 書香貴女 第135章關係(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書香貴女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