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香貴女

書香貴女

第133章日子

[更新時間]2013年07月29日 21:12 [字數] 5895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林若拙胡亂與赫連暮晴睡了一晚,第二日早早起來,忙亂指揮眾人服喪事宜。布置香堂,上靈位祭拜等等。

胡春來是個得力的助手,在他的幫忙下,一應事物有條不紊,妥妥噹噹。

赫連熙見到胡春來,只意外了一瞬就恢復常態。沒問任何問題。不過當天晚上,他在香堂守夜燒紙,胡春來陪了一宿。

林若拙心裡踏實下來,有種『原來如此』的感慨。她就說嘛,楚帝怎麼會送這麼尊棘手人物給她,原來是掛羊頭賣狗肉。內里還是為了他親愛的兒子。

對於楚帝,她感情有限。雖然這位是公爹,但皇家親情也就那麼回事。還不如用君主臣子的標準衡量,如此一看,楚帝對她這個王妃還不錯,帝王大行,便也悲痛起來。

悲痛有,但不多,臉上卻得做出痛不欲生的表情。好在定庄偏遠,表演稍遜也沒人在意。

胡春來倒是真難過,日日守在香堂,算著日子時辰燒紙,一刻不停。說起來楚帝對他的安排也很蹊蹺,居然放在了這裡。

赫連熙……這位的心情要更複雜些,沉默不語,常常一天都不說一句話。

陪同守靈的林若拙苦/逼的要死。只好竭力想著楚帝對她的那幾分好,總算有了些真實傷感。

不久后,又有壞消息傳來:老八赫連璞,酒醉暴斃。

赫連熙得到消息,臉色瞬間鐵青。立時就陰謀化,想盡方法打聽。然而事實卻令人唏噓:在宮中就有借酒消愁傾向的老八,到得穆陵皇莊后,徹底放開,長醉不醒。最終死於酒精中毒。

赫連熙房裡的燈亮了一夜。第二日出門,發亂憔悴,胡茬叢生,像是老了十歲。

隨後便不見了人影。午飯將至。林若拙不得不出來尋找,許久,才在捉蝌蚪的小池塘邊尋到人。

「是我害了他。」聽到有聲響,赫連熙頭也不回,似是知道來者是誰。沉默良久,忽而開口:「上輩子。他雖紈,卻兒女滿堂,活的平安長久。」

林若拙無語,尋了片乾淨地方坐下。

赫連熙又開口:「我一直以為,他、小九、阿瑜跟著王叔那般胡鬧是浪費人生。做出一番事業才不負皇家貴胃出身。小九心思散漫,賢妃看的又緊。阿瑜朽木一塊,直來直去。幾年下來。也就一個老八緊隨於我,和同母兄弟也沒什麼兩樣。我高興,想著將來要給他如王叔一般的榮耀。也讓小九阿瑜他們看看……卻不然,他,英年早逝,子嗣皆無、無人送終……是我害了他。」

林若拙忍不住道:「其實有句話我想說很久了。你真沒覺得自己是個掃把星嗎?你看,誰跟你近誰就晦氣。」

赫連熙臉一變,轉頭盯她。

「難道不是么?」林若拙振振有詞。「瞧瞧跟在你身邊的,有哪個是好結局?所以我從來都不看好你。你成功了,跟在你身邊不得好。失敗了。就更不得好。」

赫連熙盯著她半晌,慢吞吞道:「林若拙,你好像從來就不回說好話。」

林若拙驚訝反問:「難道要我無微不至的關懷你?安慰你一顆受傷的心?赫連熙。做人得講究實事求是。事實是,人家老八上輩子離你遠,過的很好。這輩子離你近,英年早逝。丁善善上輩子沒嫁你,生活平安。這輩子嫁了你,一屍兩命。林若涵上輩子嫁了你,無子早夭。這輩子和你沒關係了,兒子已經生了兩個。這些還不夠說明你掃把星的特質嗎?」

赫連熙再有百般傷感也被她一股腦撞沒了。霍霍咬牙:「林若拙,你簡直就不是女人。」

「我是女人。」林若拙義正言辭,「我從頭到腳都是女人。只不過你我對『女人』的定義不同。在我眼裡,我首先得是個人,其次才是性別為女。而在你們眼裡,女人不是性別為女的人,『女人』這個詞本身就含有一種輕蔑,只能算半個人。男人才是完整的人。這就是你我觀點的根本分歧。」

赫連熙聽的眉頭緊皺:「這都什麼亂七八糟的。」

林若拙孤獨的45度角仰望天空。《第二性》什麼的對於古人來說太深奧了。天才怎麼就這麼很寂寞涅?站起身拍拍衣服上的灰,結束話題:「你到底還吃不吃午飯?」

赫連熙幽幽跟在她身後,走了一段路,忽輕聲道:「我的拳頭不夠大。」

林若拙頭也不回:「你的拳頭就是再大和我也沒關係,自己的拳頭才值得相信。」

「相信自己的拳頭……」赫連熙低聲重複,「只有自己的拳頭能相信……」

*********************

那日談話后,赫連熙不知是想通了還是什麼。不再成日鬱郁。雖然還是很少說話,作息卻恢復了正常。每天晨起練拳練劍。上午時間教赫連暮晴讀書認字。下午去庄中四處閑走,往往要溜達到晚飯時分才回來。晚飯後,原本是林若拙帶孩子講故事時間,侍女們做針線相陪。赫連熙也老臉皮厚的擠進來,美其名曰一同聊天。

銀鉤幾個很局促。林若拙卻不理他,肆無忌憚該講什麼照舊講。赫連熙居然也安安分分聽。實在聽不下去了,開口辯一句。

林若拙給赫連暮晴講的是她拿手好戲《史記》。同人都寫了十來年,自是滾瓜爛熟,邊邊角角哪個人物沒被摳出來yy過。赫連熙一開口,她便有滔滔不絕的話往下辯。你來我往,唇槍舌戰。

「吳越之戰告訴我們什麼?它告訴我們人不能太壓抑。要適當的減壓。壓抑狠了,一旦成功來臨,就很容易反彈走向另一個極端。」某女教小孩,「所以,不要相信什麼忍一時風平浪靜的話。該出手就出手,該還擊就還擊。忍是心頭一把刀。一個不好就容易把心割傷了。那才是真沒治了。」

「你別胡亂教孩子1赫連熙覺得自己現在就是忍無可忍,「吳越之戰、薪嘗膽,不是這麼解的1

「那你說怎麼解?」林若拙口若懸河,「吳王闔閭被勾踐打敗。囑咐兒子夫差報仇。夫差走極端,不停的讓人在他耳邊喊『夫差,你忘了越王殺父之仇嗎』?變態吧。就是在這樣極端變態的心理下,他終於打敗了越國。俘虜了越王勾踐。我且問你,他為什麼不殺了勾踐報仇,反而留他一命?」

赫連熙鬱悶:「他蠢1

這段史書誰讀誰都覺得夫差是個蠢貨!都打贏了。還不一刀殺了越國國君。非得讓人家給他牽馬、給看門、給守夜的折騰。你說你折騰來折騰去最後殺了也就算了,一了百了。偏他二百五,把人給放了。簡直是自尋死路!

林若拙一擊掌:「這就對了!夫差為什麼下死力氣折磨勾踐,就是不殺?很簡單,一刀殺了勾踐。他滿腔的仇恨怎麼辦呢?殺了都不解恨啊!為什麼會這樣,因為他給自己的壓力大到變態了。那聲聲質問,真不是人能受的。天天問。月月問,年年問。不做噩夢才怪!即便贏了又如何。噩夢會消除嗎?顯然不會。被那聲『夫差,你忘了越王殺父之仇嗎?』從夢中驚醒怎麼辦?當然是只有看著勾踐卑微的匍匐在他腳下才能緩解。所以,他必須留勾踐活著。勾踐活著,匍匐卑微,才能讓他的怒火平息,才能讓他感覺自己前半生沒白忙活。但我們都知道。勾踐活著意味著什麼?薪嘗膽,國破城毀。夫差被逼自盡了。」

她又補充:「同樣的仇恨。呂雉就做的很好。牽馬?守夜,吃豬食?跟人彘比起來全都弱爆了!沒錯,那很殘忍。但是呂雉解除了戚姬的戰鬥力埃她殺掉了劉如意。徹底絕了趙王一派的指望。做噩夢?開什麼玩笑。呂雉是從修羅堆里爬出來的!什麼樣的噩夢比得過這個?所以說,從底層爬上來的人,比天生貴族要有更多的忍耐力。劉邦輸得起。他最後贏了。項羽輸不起,自刎完蛋了。」

說到這裡,胡春來突然很神奇的冒了一句:「八殿下飲酒過度,是否就是忍耐力不夠,輸不起?」

林若拙怔住,乾咳數聲:「這不是一碼事。他那是心裡素質不過關。」

胡春來若有所思:「夫人懂的真多。老奴還是第一次聽史書這麼解。」

赫連熙接話:「胡公公所言極是。不是夫人,我也不知道史書能這麼解。」

林若拙生氣,抱起赫連暮晴:「別跟諷刺咱們的人說話。」一幫虛偽的人,她才不信他們不懂,只不過不肯說而已。哼,偽君子!

話是這麼說,守孝日子不能娛樂,於是隔了一晚,故事會依舊開講。

日子就這麼一天天過去。赫連暮晴養的蝌蚪長出四條腿,尾巴漸無,背上斑紋初現。林若拙領著她將這些幼年青蛙放歸池塘。

中秋前夕,宮中賜下節禮,異樣的豐厚。

林若拙非常驚訝,待看到隨行女官,又有幾分瞭然。這位是三嫂潘氏身邊的老人,從娘家帶來的陪嫁。

女官道:「回夫人,這些節禮是皇後娘娘親自收拾的。」

「多謝娘娘費心。」林若拙謝過,問,「娘娘近來可好?」

女官嘆道:「宮中事物繁多,前頭又有好幾回喪事,娘娘操勞的廋了一大圈。炎夏剛過,就有臣子上奏,請求選秀充盈後宮。」

林若拙一陣無語,無奈嘆氣:「這也太快了。先帝剛走呢。」

「可不是。」女官憤憤不平,「陛下也是這麼說的。可即便如此,也不過拖上一拖,明年開春,必要開選的。」

林若拙微怔,這麼急?想到一事:「莫非,陛下身邊至今無人有孕?」

女官無奈道:「可不正是,這些大臣才螞蝗一樣叮上來。」

林若拙輕聲道:「如此,還是尋宮人生一個,抱養過來的好。若司徒貴妃有孕長子,終是不妥。」

女官感激道:「好娘娘,我們娘娘也是這麼說的。萬幸貴妃尚不曾有孕。選秀也好,宮人到底低了些。陛下怕是有心結。秀女出身到底好聽些。」

林若拙聽了不由難過。當日那個巾幗不讓鬚眉的烈焰女子,也被重重宮牆壓抑,褪去昔日鮮活,只余算計了。

「陛下。待你們娘娘可好?」她忍不住問。

女官微笑:「自是好的。誰人能比皇後娘娘與陛下患難深情呢。」

林若拙嘆息:「如此便好。」

這行人走後,銀鉤與董行書一同清點節禮。胡春來冒出來,將林若拙請到書房。

赫連熙等在那裡,見了她問:「京中有何新消息?」

林若拙想想,便將選秀一事說了。這也不是什麼秘密。潘皇后的擔心和計劃則閉口不談。

不過似赫連熙這樣宮廷長大的,胡春來這般大半輩子混在裡面的。見微知著,立時就知曉了微妙。

「三哥應是不想讓司徒貴妃生子。」赫連熙分析,「選秀選個家世不顯的,生了兒子給皇嫂抱養。」

林若拙心裡一直憋著口氣,聞言憤憤不平:「一樣的遭罪。總是女人吃虧。爭命一樣生了兒子,救了丈夫。最後還是落得養別人的孩子。真不公平1

胡春來面色古怪的看了她一眼。

赫連熙嗤之以鼻:「你這才是婦人短見。三哥若是沒有孩子,便得過繼。過繼誰的?九弟?阿瑜?他們的兒子都多大了?那樣的話。三嫂日子更不好過。怎比得上從小親養。和親生的也差不了多少。」

林若拙依舊不憤,低聲嘀咕:「女人就是吃虧。早知今日,當初還不如只救兒子。」

赫連熙冷笑:「我知道,倘若我有難,你是必救兒子不管我的。」

「說的好像你救過我一樣。」林若拙不客氣道,「順便提醒一句,七殿下。我,沒兒子。現在沒有、將來也不會有!你要不想絕後。趁早尋女人再生一個。」

赫連熙眉峰一冷:「你放心,我的好三哥不會想我生子。不會有女人來。」

林若拙一怔,不明白這內里究竟。不過赫連熙這般肯定。定是不會粹些男人的思路都差不多,他們才是真愛:「是么?那可對不住了。累你絕後。要不,你挑挑。看這莊子里能下口的將就一下?」

赫連熙挑眉:「何必挑。你身邊兩個丫頭就不錯。」

林若拙頓時炸毛:「不行!你別想禍害我的人1

「禍害?」赫連熙冷笑,「你怎麼知道她們不願意?」

林若拙冷下臉來:「放心。若是你情我願,我自不攔著。胡公公,煩你去叫她們來。」

銀鉤和畫船莫名其妙的被叫了來。聽得問話,嚇了一跳,齊齊跪下:「夫人,奴婢們絕無二心。」

赫連熙喜怒莫辨:「你倒是御下有方。」

林若拙冷笑:「不是我御下有方。而是但凡親眼見著靖王府妻妾下場的,都知道跟著你靠不住1

於是又一次不歡而散。

回到房裡,林若拙猶自生氣。越想越氣:「竟然把主意打到你們身上,真是狗改不了吃屎1

銀鉤安慰她:「子嗣事大,七殿下所想也沒錯。您且看開些。」

林若拙哼哼:「你怎麼替他說話?看上了?」

銀鉤吃吃一笑:「您呀,就別嘴硬了。奴婢可不是對殿下有心。奴婢是實話實說。說句不恭敬的,若不是在這兒,換做其它任一處,主母不育,都得生庶子的。您能倔到幾時呢。」

林若拙奇道:「你這丫頭可是瘋了,怎麼盡幫他說好話?難不成你真看上了他?」

銀鉤委屈道:「天地良心,人家是為您著想。您和他畢竟是夫妻,難道就這麼橫眉豎眼的瞪一輩子?殿下自從來這裡,比以前和氣多了。您那壞脾氣也就他容的下。夫妻是一世緣分,鬧也是一生,好也是一生。何苦針鋒相對。」

「傻丫頭。」林若拙點她一下,「真是個傻丫頭。豈不聞此一時彼一時。他在這裡老實,不代表出去后就老實。倘若有一天咱們出去了,你道他不會左擁右抱,鶯鶯燕燕?你們呀,別被他騙了!現在老實是因為地點特殊。」見銀鉤還要說,趕緊揮手:「不說他了,沒得掃興。說說你們吧。你們都快二十五了,就是宮女也到了該放出去的年紀。在外頭更是早有兒女。可惜在這裡陪我苦耗,青春虛度。我瞧軍營那邊有幾個小伙還不錯,你看怎麼樣?若是行,我讓胡公公給搭個線?」

銀鉤又羞又惱,急道:「您別亂點鴛鴦。我倒罷了。畫船,她心裡已有人了。」

「啊?」林若拙吃驚,「何時的事?她看上是誰了?」

銀鉤道:「我說了,您別惱。是,袁大家。」

「清波?」林若拙驚訝的不行,「這是什麼時候的事?他們兩情相悅?」不對,若是這樣,畫船怎麼會來這裡?啊不對,她們是恆親王送來的,難道是……

發散性思維越飄越遠。銀鉤打斷:「不是。畫船隻和我說了,袁大家並不知曉。」

畫船的淑女之思如同坊間故事一般,有些庸俗,也有些尋常。袁清波生的俊,本就容易打動女兒家芳心。那日林若拙離她們而去,銀鉤一向有主見,雖難過倒還好。畫船性子稍軟,胡思亂想就多了些。什麼娘娘不要她了呀,什麼被人抓了呀,什麼都是她受傷拖累了大家呀。

袁清波心善,見她憂愁。便時時勸解。這個一來二去,就打動了少女芳心。

「這可難辦。」林若拙聽完,怔了許久:「別說我們在這裡。便是如從前在外頭,這事也不好開口的。清波,是恆王的人呢。」

銀鉤嘆道:「畫船知道的。她早與我說過,就是因為知道不能夠,才索性死了心,不再想嫁人之事。」說完又嘆,「女子一生,總是自苦。」

(快捷鍵:←)書香貴女 第132章清風拂山崗 書香貴女目錄(快捷鍵:回車) 書香貴女 第134章黑歷史(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書香貴女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