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香貴女

書香貴女

第132章清風拂山崗

[更新時間]2013年 07月29日 16:39 [字數] 4908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不知不覺天已經黑了,糾結的對話折騰的兩人都筋疲力荊[email protected]火!中文 林若拙無精打採的開門,蔫蔫的回房,洗洗睡了。

赫連老七比她好些,精神略有振奮。心情很好的喚了小何子進來服侍洗漱,在書房睡下了。

這對夫妻抵達定庄后的第一晚就延續了分房而睡的好傳統,三個下人見怪不怪,畫船陪著赫連暮晴,銀鉤睡外間值夜,一宿無話。

第二日,生物鐘準時喚醒。林若拙洗漱完畢,如往日一樣,領著赫連暮晴在院里做早課。

要說被發配來此最大的好處,便是她的所行所為再不需偷偷摸摸,想做什麼都能光明正大。比如此時,一身短打,肆無忌憚靠著牆豎直壓腿的某人,氣定神閑猶有餘力的對赫連暮晴嗦:「……這個動作的要領是背不能彎,腰側用力,向大腿貼緊……有酸漲感,這就是有效果……」

赫連暮晴站在一邊,獃獃看著她一舉一動,半聲不吭。

林若拙也不介意,自得其樂做完熱身運動,舒展全身關節韌帶。之後便是舞一套拳,若粉蝶穿花,煞是好看。

赫連熙從窗戶上收回眼睛,不屑一顧。花拳繡腿,半點殺傷力都沒有。虧她練的還來勁。

小何子捧著一條紫色腰帶過來,問:「殿下,系這條可妥當?」

這位原本是干粗活的,貼身伺候屬緊急上崗,好多事沒把握,很自然的養成了事事多問的好習慣。

赫連熙一瞥新上身的藕色錦袍:「換香色的那條。」

小何子忙去換了來,給他繫上。赫連熙垂眼看了會兒他的動作,又抬眼去看窗外。那邊林若拙收了拳腳,開始練習走步,婷婷裊裊。粗布腰帶下,柳腰纖細不盈一握。

「換掉1陰沉著臉開口。

「啊?」小何子一愣,莫名:「換?換什麼?」

「換勁裝。」赫連熙一臉嚴肅。

林若拙走著身段正過癮,就見書房門砰的打開。一身勁裝的赫連熙拿著寶劍走了出來。

這是……

院中幾人齊齊詫異。

赫連熙於萬眾矚目中穿行而過,目不斜視,出了院子,繞行至後方樹林。

「殿下這是……」畫船獃滯看著那漸行漸遠的身影。怔怔道:「去練劍?」

林若拙第一個回過神,點頭道:「應該是。他也該練練了,快三十歲的男人,天天悶在屋裡不動彈。很容易生出大腹便便。」

話音剛落,就見那背影腳步忽頓了一下,速度加快幾分。消失於樹林。

畫船嚇的差點嗆到口水:「夫人。您說什麼呢1

林若拙卻已將注意力轉回,清咳一聲準備開嗓子。赫連熙頹廢也罷,振作也罷,都不關她的事。自己日子過好就行。她不聰明,可不聰明又怎麼了?笨人難道就不要過日子了?他強任他強,清風拂山崗。守住自衫德。不貪婪、不嫉妒、不懶惰、不自卑。堂堂正正、堅無不摧。魑魅魍魎來誘,我自金剛不動。那些聰明人機關算荊又與她有什麼關係?

清亮的嗓音若泉水淙淙,流過山間田野,潤澤春色一片。

赫連暮晴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

*****************

池邊的柳葉綠色愈來愈濃,赫連熙以前雖也時常鍛煉,卻不如現在這般日日空閑,生活規律。大半個月後就明顯有了不少改變,胃口增大,身型緊實。看著比剛來時幹練許多。

這日,小何子給他穿衣,發覺腰帶有些鬆了,隨口道:「殿下近日明明胃口甚好,怎還消瘦了些?」

赫連熙輕咳一聲:「廢話少說。動作快點。」待穿好了出門,又添補一句:「記得告訴做衣服的新尺寸,夏裝別做大了。」

小何子領命,見著銀鉤把話說了,銀鉤道了聲知曉,數數月份也差不離,便去庫房清點夏布。找林若拙商議裁製夏衫之事。

之前雖有司徒九送了東西過來,然到底是不如往日,庫存布料乃當地棉布土布居多,綢緞綾羅甚少。林若拙拍板:「細料子留著做內衫,外頭的全用棉布。」

料子問題還不算什麼,人工才更叫頭疼。目前主僕共六人,能動手做衣服的就銀鉤畫船兩個。林若拙從某種程度上很符合高門貴女風範,女紅針線鑒賞一流,製作水準三流。倒不是做不出來,而是做工奇慢,最多給自己縫個改良內衣什麼的。指望全套衣衫,一年出一套就了不得了。

如此,生產和需求嚴重不配套。

銀鉤的意思是,主子一家三口的衣服由她們來做。她們三人的就雇傭莊子里的婦人動手。

林若拙想了半天,若趕不及也只能這樣。嘆氣:「委屈你們了,跟著我受苦。原本該在外頭放良做正頭娘子的。」

銀鉤道:「各人有各人的活法,便是在外頭做了正頭娘子又如何。不是人人都若許家嫂子那般好福氣的,夫人失了勢,婆家焉有不嫌我們的?便是遇著有良心的,自個兒姿態也得放低,何苦來。還不如在這裡,苦雖苦些,卻難得鬆快,且不必看人臉色。」

林若拙忍不住笑:「也就你我幾個覺得鬆快了。那一位可是憋屈的很。」

銀鉤嘆道:「這也難怪,殿下是個男人,男人家總有大志向。比不得我們女人,心小,只圖安穩日子。」

林若拙笑:「你這話一陣見血,從古至今男人都有大志向。」

當天晚飯後,幾個女人照例圍坐一處取樂,銀鉤畫船就著燭火縫製衣衫,林若拙給赫連暮晴說故事:「今天咱們說上古時代的事。上古時期,人類剛脫離飲血茹毛,青銅冶鍊還未出現,燒陶也只極少數人掌握,大多部落都用石制器皿。男子負責狩獵,女子負責採集。食物匱乏。朝不保夕,那時的人只知其母,不知其父。人從母姓,部落多為女子為主事。」

「夫人1畫船第一個叫出來。大驚:「您別亂說,晴姑娘會當真的。」

林若拙道:「我何時胡說了,這本就是千真萬確的事實。你道姓字怎麼寫,女生爾。女子生出方為姓。上古八大姓:姬、姜、媯、姒、嬴、姞、妘、姚。不都是從女旁?」歷史課上老師說的明明白白,人類之初是母系氏族社會,父系是後來演變的。

這回不但畫船風中凌亂,銀鉤也受不了了:「夫人。怎可如此解?」

「本來就是這樣。」林若拙直白的道,「男人都有大志向。耕種、制陶、青銅冶鍊發達后,糧食增多。不但人人能吃飽還有剩餘。俗話說飽暖思淫/欲。男人的大志向就出來了。不滿足平均分配,想要更多。最好一部落之富餘只供養他一人,但這顯然不可能。單絲不成線、獨步木成林。便尋思,還是整合了全部落壯丁,搶了其它稍弱的部落合算,不但多餘糧食可歸己方揮霍,搶來的人還可做奴隸專門從事耕種、燒陶、冶鍊器皿的苦工。本部落人便只需鍛煉武力。再不用做那又臟又苦的活計。這便是誰的拳頭大聽誰的,武力掠奪的由來。」

又道:「這時,女子主事便轉換為男子主事了。因為男人力氣大,女人不聽話就要挨揍。」

「夫人1銀鉤連衣服都顧不上縫了,恨不得捂住赫連暮晴的耳朵:「您能換個故事么。」

林若拙不解:「難道我說錯了?」事實就是這樣啊?

門外傳來一聲嗤笑:「你沒說錯,只不過那是蠻荒之時,人多愚昧。黃帝垂衣裳而天下治,禮儀所至。」隨著話音,赫連熙踱步而入,尋了一方椅子坐下,嗤嗤而笑:「你們晚間做活,便是閑話這些?」

林若拙不服氣道:「你少糊弄人。什麼黃帝垂衣裳而天下治。分明他才是最講究『我的拳頭大,你們都要聽我的』這道理的人。若不然,他和炎帝打什麼?還不是一山不容二虎,有你沒我、有我沒你1

赫連熙嘴角一抿:「怎可如此解書?黃帝一統華夏,乃天命所歸,大勢所趨。」

林若拙嘲笑他:「少來這套!你知道是怎麼回事。我說的是對的。」

赫連熙臉上有點掛不住:「孩子還在呢,說這些作什麼1

「就是因為晴晴我才說的。」林若拙道,「我這是教孩子認清真實的世界。不然你當我吃飽了撐的疾世憤俗呢1

銀鉤戳戳畫船,悉悉索索收拾了東西退下。小何子抱起赫連暮晴,跟著她們往外走。林若拙頓覺十分沒趣,撇撇嘴:「你來幹什麼?」

赫連熙挑眉:「什麼叫我來幹什麼?這屋子我哪一處不能去?」

「對埃您哪兒不能去?上我們這兒來做什麼?」林若拙涼涼反問。真掃興。

赫連熙道:「我不來,怎麼知道你一天到晚胡言亂語,教壞女兒。」

林若拙瞪大了眼:「那你覺得該教什麼?《女訓》?《女誡》?暮晴是皇族後代。便是為了面子上好看,年紀大了也會有門體面高貴的婚事。可你我是被圈禁的,等同罪人。這樣的處境,你將她教成三從四德,丈夫說一,妻子不能說二?這是把她往死路上送呢,她是你親生的不是?」

赫連熙啞然無語,半晌,口氣稍軟:「那也不能這麼直白。有些話,不能說。」

能做不能說,就好比某人的爭儲奪嫡。林若拙理解,問題是她又不是芝麻陷腹黑:「我的性子做不來那些表面文章。要不,你來?」對,就是這樣!教育孩子,父親有不可推卸的責任:「橫豎你也就這一點血脈了,也該上心些。」

這話說的真難聽。赫連熙臉瞬間黑了,剛要說什麼,外頭傳來嘈雜聲。

小何子慌慌張張領著馬忠良跑進來,臉色雪白,聲帶哭腔,一進門就給跪下了:「殿下,京中剛傳來消息。陛下,陛下山陵崩了1

「當1赫連熙手中的茶盞摔落在地,「你說什麼1

馬忠良領頭,小何子等一群人齊齊跪下,哭聲震天:「殿下節哀——1

赫連熙身體晃了晃,林若拙立刻扶住他胳膊,一連串高聲吩咐:「小何子、銀鉤,去將帳幔衣飾都換掉,準備喪服!畫船,你帶好大姑娘,其餘一概別管。」又問馬忠良,「京中可有話給我們,奔喪之事怎麼說?」

馬忠良搖頭:「陛下駕崩,太子繼位。並無口諭傳來。」

赫連熙咬牙:「好!好個三哥。他這是連父皇最後一面都不讓我們見。」

馬忠良垂頭。

林若拙一想,又問:「宮中娘娘們如何安排的?」

馬忠良為難的抬眼,一咬牙,道:「陛下仙駕之前,貴妃娘娘、淑妃娘娘、魏嬪娘娘……就已身子不好,陸續先去了。陛下大行,皇後娘娘悲痛不忍,病重一日後也去了。」

林若拙倒吸一口涼氣,後退三步。一股毛骨悚然的寒氣從脊背爬上後腦。

這也……太狠了!

赫連熙卻沉靜了下來,聲冷若冰:「都下去吧。」

馬忠良暗嘆一口氣,告罪退下。銀鉤扯了小何子一把,退入黑暗。林若拙看看他:「你……」

「你也去吧。」赫連熙難得聲音平靜如水,「讓我一個人待一會兒。」

林若拙頓了頓,想想還是沒提醒他這是她的房間,輕手輕腳退出,帶上房門。

「夫人。」銀鉤湊上來,輕聲道:「馬總管在院子,有事找您。」

林若拙一怔,領她往外走。黑壓壓的院子中堆了不少東西,站著三個人,最前面一個提著燈籠的正是馬忠良。上前道:「夫人,京中送了兩個人來給您使喚。」

兩個人?林若拙莫名。銀鉤知意的提高了燈籠,微弱亮光照在那兩人臉上。林若拙大吃一驚!

那是兩個穿著普通布衣的男子,一年長,一年少,面白無須。年長者的臉相信所有進過宮廷的人都不會陌生,楚帝身邊內侍第一人:胡春來。

「胡總管1林若拙震驚無比,「您,怎麼是您?」

胡春來十分標準的行了個禮:「夫人,先帝臨終前口諭,讓老奴來伺候您。」

「伺候我?」林若拙真的是驚呆了,「我?你口誤吧?」

胡春來微笑:「正是您。七皇子妃。」

林若拙懵了:「這,這不對吧。怎麼會是我,不該是七殿下的么?」

胡春來意味深長的道:「夫人,先帝待人寬厚。您是尊貴人,老奴伺候夫人是應該的。」又指著身後眉清目秀的年輕男子,「這是老奴的徒弟,董行書。」

林若拙張了張嘴,又合上。嘆口氣:「也罷,這裡清苦,胡總管不嫌棄就好。後院西廂房正好有兩間空屋子,您就住下吧。」

胡春來拱手:「夫人客氣了。老奴現已不在宮中任職,當不得『總管』之稱,夫人只管喚老奴名姓就好。」

林若拙含糊過去:「這些不急,明日再說。天色已晚,胡,胡公公一路奔波辛苦。還請早些休息。」

(快捷鍵:←)書香貴女 第131章火星人和地球人 書香貴女目錄(快捷鍵:回車) 書香貴女 第133章日子(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書香貴女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