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香貴女

書香貴女

第129章坦白

[更新時間]2013年 07月19日 09:25 [字數] 4069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醫女是直接到怡然居問診的。.恆親王這一招顯然在給林若拙撐腰。檢查結果還算可喜,沒有挫傷,建議休息幾天。當然,醫女委婉的提示,房事不宜過於激烈。

等人一走,林若拙就名正言順的讓柳亭給收拾一間屋子。赫連熙唬著臉出來:「不用收拾,我睡書房就是。」

林若拙輕輕吐了口氣,也客氣的道:「委屈王爺了。」

赫連熙看了她一眼,揮手讓柳亭幾個退下。等了片刻,開口:「林若拙,我們好好談一談,可以么?」

「可以。」林若拙覺得身上還是不舒服,乾脆脫鞋上榻,蓋了被子捂腳,捧著手爐慢慢摩挲:「只希望王爺能有誠意,如此我才好有誠意。」

赫連熙點點頭,溫聲道:「你看,我們已是這種境地。若無意外,估計後半生都要這麼過了。不若各自坦誠一些。」

「說的是。」林若拙也溫聲細語的附和。

赫連熙等了一會兒。終於艱難的開口:「我十歲那年,一覺醒來,忽覺腦海中多了一些故事。恰似黃粱一夢。夢裡有個男子,步步艱行。最後天意弄人功虧一簣。」

林若拙嘆氣:「是么。好巧,我也夢到過一個女子婚後一生的故事。可惜時間上不巧,是在新婚當晚夢知的。」

「新婚當晚?」赫連熙大吃一驚,隨後心中很久的謎團得以解開。這樣的話,很多事情就解釋的通了。

「可不就是當晚。」林若拙失落一笑,「該吃的吃了,大勢已定。」

「我……」赫連熙咬咬牙,繼續解釋:「夢裡那男子目光多在朝堂之上,於後宅並無多置心思。他,他並不知是在新婚當天……被下的葯。我……也不知。」

林若拙輕聲一笑:「知不知的有區別么?結果都是一樣而已。」

赫連熙很想說那個不一樣。但終究氣短。尷尬了一陣,又艱澀道:「這麼說,你,不是她?」

林若拙輕笑:「當然不是。若是她。七殿下,只怕你新婚當晚就要血濺洞房。你可是欠她一條命。」

雖然早有準備林若拙不是林若涵,聽到她斬釘截鐵的否認,赫連熙心裡還是很鬆了口氣的。然而輪到最後一句。他又有些難堪。同時也恍然:「所以你從未對我放心過?」

林若拙反問:「換了你,你能放心?」

赫連熙啞然。

林若拙又道:「假若你與我一樣,新婚夜如是夢見。第二日天明又發現事事符合。你能放心?你會怎麼做?」

以他的性子,自是……消除憂患於未然。

赫連熙嘆了口氣。沉默許久。道:「不管你信不信,我也要說。自從十歲那年醒來,我就沒打算再走夢中男子的老路。我從沒想過那樣對你。」

林若拙再道:「可你還是想要那位置的。既如此。就免不了犧牲。我何德何能。敢自信能於危難時獨得保全?」

赫連熙又啞然。想起了朱雀街血洗,雖然他沒料到老二這麼喪心病狂是真。於府中眾人的保護力度上,他偏頗太多也是真。若不是林若拙運氣好,只怕也早已去了鬼門關。不禁想到她昨天的話,氣弱道:「是我對不起你。」

林若拙卻搖頭:「無妨。我也挺對不起你的。大皇子身邊有個丫鬟是段淑妃的人。這事是我告訴母后的。」

這句話不亞於一個炸彈,『轟』的一聲炸響徹耳。赫連熙簡直不敢相信自己聽見的:「你——!你說什麼1

「你聽見了。」林若拙鎮定自若。

赫連熙霍的站起來:「你什麼時候說的?」

林若拙歪著頭想了想:「新婚半個月?還是一個月?我記不清了。左右不會超過兩個月。」

「轟1一聲巨響。暖閣的桌子被掀翻,茶盞水壺叮叮噹噹的落地。四散滾落。

「林若拙1他怒吼!臉鐵青一片:「你,你!你真是好本事1

他輸的不冤,真不冤。被枕邊人在背後狠捅一刀,真是……好的很那!

林若拙無所畏懼,冷靜道:「旁人惱或有可齲惟獨你為此惱怒十分可笑。若是你的性子知曉未來會被人殺了,你會無所作為?怕是比我還狠吧。」

赫連熙通紅的眼盯著她,一字一句:「我說過,我沒打算走一樣的路1

「然後呢。」林若拙冷笑,「我就該賭上一賭,賭你的良心?赫連熙,換成是你,你敢賭嗎?」

當然不能。如果將自己的性命賭在他人的良心上,他墳頭上的草早就有人高了。可他和她能一樣嗎!

「你只是個內宅女人!你能遇上什麼事1他憤怒的低吼。

「內宅女人的確不會遇上什麼事。」林若拙不帶一絲煙火氣的回答,「所以,林若涵死了,段娉婷死了,丁善善也死了。而我,還活著。」

******************

談話不歡而散。

總算赫連熙活了兩輩子,養氣功夫十分到家。氣到極點了還保持著一份冷靜,沒當場掐死她。態度嘛,自然是降到冰點。

林若拙卻是舒了口氣,最大的炸彈拆除了。

她仔細想過,除非能保密一輩子,不然這些事越早挑破越好。她剛歸來,楚帝活著,老七的處理尚待定。沒有比現在再好的時機了。這招雖狠險,卻是最好的解決辦法。不然,豈不是要讓司徒九拿著一輩子的把柄?

雖然他們之間不會再有什麼交集了。但林若拙本能的不喜歡被旁人捏住命脈。再說,她敢做就敢當。老七上輩子還親手給林若涵灌毒藥呢。她這輩子不過透露一點消息。老七恨她?這才真是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

當天談話后。這對夫妻再度進入『你當我不存在、我當你不存在』的互相無視狀態。

孫路柳亭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在周期性的彙報工作時如實的向上反映了這一情況。

有鑒於兩人是關著門吵的。赫連熙同學除了掀桌子動靜大點,後面則很警醒的壓低了怒吼。故而對於兩人為什麼吵,孫路等人也不清楚。

楚帝聽到彙報有些詫異。不過在得到醫女的『房事激烈導致靖王妃受傷』報告后,想當然的腦補成了兩人因為『懷疑貞潔』而吵。

當然,有此結論。恆親王的旁敲側擊功不可沒。

這等小事,聽過就完。楚帝要操的心實在太多了,比如顯國公夫人的病越來越重,人蔘吊著好容易等到司徒十一回來。惆悵的咽下了最後一口氣。

司徒夫人剛去,顯國公後腳就病倒了。楚帝嘆息之下,放了司徒皇後去探望。又有司徒十一的安排。按說要辭官守孝,但問題是他守孝了。現在的西北軍交給誰?

動亂是去年秋天發生的。冬天才扭轉局勢。現在不過早春,牧草尚未長出。羌族人猶虎視眈眈。

西北的問題在於,不是沒有人接替統帥一職。而是找不到不屬於任何一方陣營的接任人眩

楚帝知道自己的身體不行了。他不能給下一任帝王留下隱患。

沒多久,一道賜婚的聖旨頒布。

司徒青蔻賜封三皇子康王側妃。

林若拙是聽到柳亭和方亭聊天得知這個消息的。吃午飯的時候特意提了一句。還看了下赫連熙的臉色。赫連熙倒是很得住,置若罔聞。細嚼慢咽的吃完了平時的飯量。湯都沒少喝一口。

林若拙不禁狐疑,真的這麼大方?

赫連熙淡定的頂著後腦勺視線反手關上書房門。

旨意雖然下。但因司徒夫人的喪事。婚事推至一年後。

等司徒夫人喪事辦完,楚帝於冷峭的春寒中得了傷風,身體無可救藥的壞了下去。

然後,又是一道旨意下來。廢七皇子赫連熙靖王爵位,廢八皇子赫連璞禧王爵位。責令其攜帶家眷,搬出內廷。居於平縣皇莊。無詔不得外出。

平縣距離京城約四百多里路,周邊多山。楚朝前兩位皇帝的陵墓就建在平縣外四五十里的地方。所謂的皇莊。即這兩座陵墓的修繕供養之地。赫連熙年長,被安排在靠近楚太祖定陵的定庄。老八則是在先帝陵寢那邊。

時間卡的很緊,幾乎是聖旨下達的第二天,恆親王就領著禁衛軍來送他們啟程。

行李從簡,伺候的下人從簡,每位主子只能帶一個。可以自願,也可以指派。孫路幾個自是不願跟去。推推搡搡好久,推出一個年紀最小,人最瘦的小太監,名喚小何子。

柳亭和方亭都白了臉,還未說話,恆親王就嗤笑:「你們兩個不用了。七皇子妃自有僕人。」

林若拙愣住:「王叔?」

恆親王卻不看她,冷聲吆喝:「都傻站著幹什麼!不用你們去皇莊,東西也不收拾了嗎!一群眼高手低的混賬1

柳亭幾個醒悟過來,忙趕著抬行李。從京城到莊子約有兩天半的路程。雖是從簡,好些東西卻也不能剩林若拙估摸著他們應該有一輛馬車可坐,除了拿不走的,盡量帶了不少。

衣服首飾自不必說。不是她愛美,而是這些東西可用來打賞。上回三嫂和九弟妹送的布料也還有剩,一併裝上。再有筆墨紙硯書本這些,也裝了一個大包。茶壺手爐香爐香料,統統裝上。

最後,整個如蝗蟲過境,連床上的帳子都被拆了下來放進包裹。

赫連熙看的目瞪口呆:「成何體統1

「體統重要還是實惠重要?」林若拙不屑一顧,「王叔又不會和咱們計較。其他人就更不會了。咱們都被貶的遠遠了,拿些過日子的小東西又怎麼?你別看著零碎,以後居家過日子,只有嫌少沒嫌多的。」說完,又指揮小何子:「把你們爺日常用的都帶上,還有你自己的也都帶上啊1

赫連熙慘不忍睹。設想中或孤傲或落魄的離京之行,被林若拙這一弄,搞成了半個舉家搬遷。實在是啼笑皆非、有辱斯文!

等恆親王領著老八過來,一見這架勢,也愣了。

哭笑不得,卻也沒說什麼。指示幾個力氣大的禁軍,將行李抗的抗、抬的抬。對比老八身後小太監手裡孤零零兩個包,十分醒目。

老八視線冷漠的瞥過一眼,又冷漠的瞥回去。冷冷而立。

「八弟。」赫連熙看見他很激動,「你可好?」

老八一言不發,看都不看他一眼。

赫連熙還要說話,恆親王過來拉人:「走了,走了。老八坐這輛車。你們夫妻那一輛。快上車1

來不及多言,老八就被領走了。林若拙當時怎麼也沒有想到,那是她最後一次見到老八赫連璞。

及時更新wenchangshuyuan

(快捷鍵:←)書香貴女 第128章解釋 書香貴女目錄(快捷鍵:回車) 書香貴女 第130章送禮(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書香貴女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