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香貴女

書香貴女

第127章一對一

[更新時間]2013年 07月17日 23:58 [字數] 3885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第12br />

在發現自己的人生重新來過一次的時候,赫連熙以為,世上已經不會再有什麼超出他的接受度了。

即便是楚帝於最後關頭開口說話,瞬間扭轉局勢,他也不過是湧上一種『輸了』的感覺。既然設想過成功,失敗這個詞也不可能沒有預料。只是沒想到會是這樣一個結局而已。

但是,赫連熙今天發現。這世上還有他不曾想象過的驚奇。

比如,眼前彷彿換了一個人似的林若拙。

林若拙有秘密。這一點赫連熙潛意識裡也有準備。但他準備的,無非是像林若涵、丁善善之流的女人,再厲害些比如三嫂潘氏、生母段淑妃,甚至是司徒皇后這樣的他都能不意外。惟獨這種『破罐子破摔』是他怎麼想都沒想到的。

要找一句比方,那就是:這位豁出去了,撕開一切偽裝和面具。放肆的用最真實的原貌來面對。

對他們這樣出身皇家、或者在皇家生存下來的男男女女來說。這種行為太過不可思議。脫光全身的衣服都不會脫掉臉上的面具。因為偽裝不僅是一種本能,還是一種保護。即便是他的母親,也不會在他面前暴露所有。林若拙這種表現,只能說明一點。

「你這是認定我翻不了身了1他咬牙切齒的擠出。

林若拙歪著腦袋想了一下:「倒也不是。這人那,沒到蓋上棺材的那天,誰都不能說就沒了翻盤的機會。但是,你若翻身重上高位,難道還能容的下我?」

赫連熙淡淡道:「你若安分守己,我為何容不下?」

「安分守己?」林若拙跟聽到了笑話似的,挑眉怪叫:「赫連熙,你是低估我的智力還是高看你自己的人品?什麼叫安分守己?新婚當晚段娉婷給我下絕育葯,我老老實實的承受下來當什麼事都沒發生,是不是就叫安分守己?」

話說完。她還特意觀察了一下對方,這位別是被關久了,腦子關傻了吧?

「你那是什麼眼神1赫連熙被看的惱羞成怒,又抓住關鍵:「你知道你被下了葯?你怎麼知道的?說1

林若拙輕鬆的返回去:「七殿下。聽這口氣,你也知道我被下了葯埃你怎麼知道的。說1

「……」赫連熙臉陰沉的能滴出水來,沉默良久。冷冷開口:「你是誰?」

林若拙驕傲的一揚頭:「林若拙。」隨後,又笑著反問:「你又是誰?」

「赫連熙。」老七同學的臉更加陰沉了。在房間里踱了一會兒步,停下:「一直是林若拙?」

提問方式升級了嘛,林若拙呵呵笑,也不推諉。意味深長的道:「從出生到現在,都是。」

赫連熙瞳孔收縮,狠狠瞪住她。

林若拙繼續笑:「我剛剛說什麼來著。沒蓋上棺材蓋,誰都不能說沒了翻盤機會。其實也不然,有一種人就很幸運,棺材蓋都蓋上了。偏偏就還能再來一次。不可謂老天不厚待呀1

赫連熙眼睛寒光乍射,簡直像要活吃了她。

林若拙無畏無懼:「怎麼,是想打我一頓,還是乾脆殺了我?無所謂,赫連熙。你確實可以讓你的父親再失望一點的。」

赫連熙牙齒咬的咯響,冷冷道:「你到底是誰?」

林若拙輕聲一笑:「想知道?」眨眨眼,搖搖手。得意的唱起來:「就不告訴你!就不告訴你!就不——告訴你1

「你……」赫連熙一向自詡高貴,對傳聞人的男人十分之看不起。但是今天,他突然就理解了那些男人。不是那些人沒格調。實在是有些女人真的很……非常之欠揍!

「想打我?」林若拙再接再厲的戳他,「看!陰暗的心理出來了吧!我就知道你不是什麼君子!什麼溫仁厚,統統都是假面具!現在,暴露你的真面目吧。男人1說完了,還手一揮,如喊口號般劃出弧度!

赫連熙不停的默念『冷靜、冷靜』,念了好一會兒,才壓著氣冷聲開口:「你瘋了。我不和瘋子計較。」

「切——」林若拙無趣的嘟了嘟嘴,「一點幽默感都沒有。」這種男人,放在米國選舉時代絕對沒有前途。

赫連熙深深覺得自己有血脈爆裂的傾向。他要是再和林若拙這麼說話下去,他一定會血脈爆裂的。

「你就不能好好說話。」深深吸氣,他不抱希望的做最後一次努力。

熟料林若拙收起誇張的表情,居然認真的回應了:「赫連熙,你有讓我好好說話的態度和誠意嗎?」

赫連熙霍的怔祝

林若拙『嗤』的一笑,推開房門。沖外面喚:「柳亭,水好了沒?」

「娘娘,已經好了。」柳亭柔柔的聲音傳來,指揮著兩個小太監架著熱水桶:「讓娘娘久等了。」

「無妨。時間剛剛好。」林若拙若有深意的看了赫連一眼,「我去沐裕夫君,您自便。」

*****************

洗完澡,柳亭居然取來一身不錯的宮裝,從內到外包括鞋子都有。林若拙十分驚訝:「這是哪兒來的?」

柳亭殷勤的笑:「是胡總管派人送來的。」

林若拙有些納悶,又一想自己都這樣了,有什麼值得人盤算的,遂放開。

午膳是簡單的四菜一湯,白米飯小半桶。菜肴倒還算豐盛,葷素搭配、新鮮度尚可。被軟禁的人沒有擺譜的資格,赫連熙老老實實出來和她一塊兒用飯。雖然一直到用飯完畢兩人都互相視若無睹,一言不發。

孫路和柳亭雖覺有些怪異,卻也不甚奇怪。被軟禁的皇子嘛,脾氣怎麼怪都可以理解。聽說滄浪居那邊,禧王殿下還成日發脾氣罵罵咧咧呢。這位不過是板著臉,算個什麼呀!

吃完飯,林若拙散步消了會兒食,就開始打呵欠。也不撐著,讓柳亭帶她去房間休息。柳亭將她帶到一間室。

林若拙太累了。脫了鞋襪外套,倒頭就睡。

一覺黑甜醒來,帳子里一片漆黑。難道已經是晚上了?她揉揉眼睛,忽然胳膊碰到一個人,驚道:「誰1

「我。」赫連熙含糊的應聲。

「你?你怎麼睡這裡1林若拙驚怒。

「廢話1赫連熙也是一肚子氣,翻身坐起:「這本來就是我的房。我不睡這睡哪兒1

皇子們十歲后至大婚前都住在蕉青園。這裡基本不會有女主人,最多一兩個侍寢宮女。侍了寢的宮女也還是宮女,住的自然還是下人宿舍。怡然居里除了赫連熙的房,就找不出一間能給林若拙睡覺的地方。當然,在孫路柳亭的眼裡也沒必要去找。這不夫妻倆么。不睡一張床都沒天理了。所以,林若拙很不幸的被通知,她此刻睡的是赫連熙的床。

好在王妃娘娘也不是吃素的。不示弱的回道:「你的房又怎麼了。我是你原配髮妻,這床有一半的享有權。行了,你睡外邊我睡裡邊就是。有什麼好計較的。現在什麼時辰了。」

赫連熙一口氣差點沒上來。計較的人是他嗎?是誰剛才推搡他質問來著。念了兩句『好男不跟女斗』,冷聲道:「你自己不會去看?」

林若拙在肚裡哼了一聲,跨過他就去揭帳子。

赫連熙一見又爆了:「你往哪兒跨呢1

從男人身上跨過去是很不禮貌的行為。大家閨秀不該這麼干。林若拙以前也很注意,都是從他小腿部位跨的。就這樣赫連熙還哼哼了好長一段時間。說什麼應該從腳頭繞過去啊的廢話。林若拙就當沒聽見,我行我素。赫連熙哼了幾次也就算了。

這回一見,好傢夥。徑自從胸脯上過了。像話嗎!

林若拙覺得煩:「你怎麼這麼多事!這不沒看清嘛。你要不樂意,換我睡外邊就是。」

赫連熙肺都要氣腫了!這種女人還是大家閨秀嗎!

林若拙卻已經下了床,看過時辰。酉時已過,晚膳早沒了。桌上留著些點心。冬日天黑的早,被軟禁的人也沒什麼事可干。怡然居上下竟是都已歇下。

她也沒興趣再叫人。摸摸肚子還不餓。胡亂吃幾個點心。喝茶漱口。想想沒事幹,外面又冷。還是又進了帳子。

這回她沒撩撥,規矩的從某人小腿處跨到裡面。

才剛躺下,被子就被掀了。赫連熙極其惡劣的擠進來,翻身壓倒她,狠狠扯開裡衣衣襟。

林若拙閉上眼。

赫連熙擰過她的下巴,聲音冷酷:「睜開眼!看著我1

林若拙冷冷的睜開:「你隨意,反正也不會懷孕1

這句話就像一盆冷水,赫連熙勃發的怒氣瞬間被激去一半,眼神複雜:「就為這個?你恨的就是這個1

這……是不是走岔了。

林若拙的本意潛台詞是:你就強x吧,反正不會懷孕,姐當被狗咬了一口。

老七同學卻似乎理解到別的地方去了。

林若拙自然不會傻的去提醒,順勢冷笑:「請問兒子都死光了的七殿下,你是否覺得斷子絕孫也無所謂?」

赫連熙冷冷道:「我說過將老大給你養的。」

林若拙點頭:「如果你父皇或者哪個兄弟心善,說不定會在宗牒上過繼一個後代給你。你是不是也開心極了1

赫連熙有些明白她的意思了。想反駁說那不一樣!卻在觸到她的目光時停住,霎時明了。

一樣的。對林若拙來說。不是她身上掉下來的肉,沒有她的骨。就都是一樣的。

想明白了,心裡卻更恨。異樣的刺激令他身下堅硬如鐵,粗暴的一挺,沒有分毫顧忌身下人的感受,無情而瘋狂的進出。

林若拙咬牙承受。實在疼的受不了才哼一聲。這哼聲卻刺激了赫連熙,動作更加放肆。

長時間沒有女人使得他很快泄過一輪。但幾乎立刻的,將她翻個身繼續。林若拙也不想看那張臉,咬牙將臉埋進枕頭,疼的實在吃不住了,就默默的數數。

你拍一、我拍一、一個小孩坐飛機,你拍二、我拍二、兩個小孩打電話……

本已經模糊的記憶在此刻突然鮮明。上輩子的她,小小的人兒穿著病號服半躺在醫院的床上。床邊坐著媽媽,微笑拍手哄她做遊戲。

淚水,浸濕了枕巾。

(快捷鍵:←)書香貴女 第126章見面 書香貴女目錄(快捷鍵:回車) 書香貴女 第128章解釋(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書香貴女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