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香貴女

書香貴女

第125章我是靖王妃

[更新時間]2013年07月16日 02:53 [字數] 4080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牆外一片安靜。遠處隱隱傳來三五劃拳吆喝。林若拙小心翼翼的走著,藉助月亮和星光判斷自己所處的位置。

幸好,今晚有月亮。生活在現代化城市的人,永遠無法體會什麼叫伸手不見五指。

林若拙經過黃氏的培訓,自己也有莊子在經營。認路就沒什麼大問題。京郊附近大戶人家莊子的結構都大同小異。她的目標是:馬房。

馬房很寬敞,馬倌的房裡漆黑一片。一匹匹良駒靜靜立在馬廄深處。

果然,這裡不僅有侍衛,還有足夠的優良馬匹。

林若拙開始行動。冬天乾草多,馬房這裡就更多了。她一趟趟搬運著,堆放在幾處地方。然後,點火。

冬日乾燥。火幾乎是一點燃就燒了起來,竄的老高。馬匹第一個被驚醒,發出驚恐的長嘶!

馬倌從夢一看,大吃一驚,狂叫著『走水啦』!飛一般跑出。

林若拙趁機閃身入房,拿起一副馬鞍,衝到馬廄,深吸一口氣,打開柵欄門。

群馬呼嘯著奔騰而出,她冷靜的站在外側,視線一眨不眨,瞅準時機,拽住落在最後的一匹,死命揪住韁繩,用儘力氣甩上馬鞍。

心裡念著『冷靜、冷靜,』系牢馬鞍,一踩腳蹬,翻身上馬。抽出馬鞭一揮,對準一個方向賓士而去。

馬不如人,認不識路。自是朝沒有火光的地方沖跑,很快就跑的莊子里到處都是。眾人被驚醒后剛組織人手救火,就遇上了這一出。救火的救火、攔馬的攔馬。黑夜裡要照明免不了點火把。本就被驚的馬匹這時哪裡還分辨的清,到處亂竄,有人被踢倒,有人被踩到,場面一片混亂。

就有人出主意:「去開門!讓它們出去。先分流出去再說!那邊,救火的趕緊!趕緊0

林若拙早早盯著了地方,看著好幾匹馬跑出去了,方一轉韁繩。混在馬群

她穿著灰不溜秋的衣服,人又伏爬著。有眼尖的瞅見,奇道:「那上面有人1

就有人氣的罵:「準是哪個膽小的!莊裡頭誰不是上了名冊的,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廟!蠢貨!先讓他去。等忙完了再算賬1

林若拙衝出了莊子,見身邊馬多,又想辦法鉤了靠近過來的另一匹,牽住韁繩。看了一下天空繁星。選了個方向,胡亂往北邊跑去。

約莫一個多時辰,天色漸亮。遇見一個早起農夫。林若拙勒住馬匹問路:「老大爺。京城往哪個方向走,還有多遠?」

老大爺抬頭一見,愣了一下,手一指:「這邊走,您腳程快,再有兩個多時辰差不多。」

林若拙發覺自己走偏了,謝過那大爺。調整韁繩,再度飛奔。

老農夫繼續趕路。半個時辰后,又有幾個騎馬的衝過來問他:「老丈,可見著一個貌美女子?」

農夫下意識問:「騎馬的?」

那群人驚喜:「騎著馬?她往哪裡去了?」

農夫指點方向:「京城。」

領頭的眉頭一皺,謝過那農夫,對身後人道:「走,追上去1

身後幾人很詫異:「怎麼是往京城跑?」

領頭人更鬱悶:「我哪兒知道。這位是哪路神仙我都不知道1見鬼了,這麼心機深沉的小娘子,世子哪兒找來的?她去京城幹什麼?難道是情不自禁去找世子了?想到這裡,他更打了個哆嗦:「快追1

「哎不對埃」有老練的發現了地上的馬蹄印,「這是兩匹馬。」

領頭的一驚,又回去問老農:「老丈,那女子身邊還有他人?」

老農搖頭:「沒,那姑娘騎著一匹牽著一匹。」

領頭的想咒罵:「這是留著輪換腳力來著!見鬼了1這還追的上嗎?這還是小娘子嗎!老兵油子吧!

前方的林若拙正在換馬,身下那匹已經有些疲勞,換了新的速度立刻又上了去。兩個時辰不到就看見了京城的城門。不管三七二十一,插隊到最前方,丟出一片金葉子給守門的:「我有緊急事,麻煩通融一下。」

城門守衛見她穿著雖土,相貌卻極美,馬匹又神駿,金葉子貨真價實,摸不清來路,正恍惚,林若拙一溜煙的沖了進去。

「唉——!這是怎麼說的1守門軍大喊,「那個,幹什麼的!跑什麼跑1

林若拙哪裡聽他的,縱馬狂奔,一路飛跑往內城,邊跑邊呼喝:「閃開!閃開1

這架勢。路邊的人都跑來看新鮮:「這哪家的娘子,這麼彪悍囂張?」

一看那穿著,好多人稀奇,看著也不富貴呀。倒是有懂行的看出馬匹不凡:「怕是哪家貴人家的。」

「那也太囂張了吧。」有人不屑,「也不看看這是什麼地方,天子腳下。憑她什麼貴人焉敢目無王法1

不少人贊同。如今不必往常,年前剛鬧過動亂呢,京的嚴。好些人猜測,不到內城這位就要被攔下來。有好事者就道:「咱們去看看熱鬧?」

呼呼啦啦一群閑著沒事幹的就尾隨而去。

果然不出所料,在內城界限處,五城兵馬司的人攔下了林若拙:「什麼人膽敢在京br />

林若拙瞧瞧四周,見圍了不少人。用練出來的共鳴發聲,喝:「我乃靖王妃1

她是靖王妃。

時至今日她才明白,靖王妃,這個稱謂遠不僅僅指赫連熙的妻子。

她的誥封是楚帝親自頒任。這是她的位置,也是她的責任。她可以放棄做赫連熙的妻子,卻不該放棄靖王妃的責任。

沒錯,靖王妃有靖王妃的責任。無論是生還是死。她的走投無路,其實是來自於她丟棄了自己的責任。

「我是靖王妃。」林若拙再一次堅定而清晰的說道。

圍觀眾人安靜片刻,爆發出一陣陣竊竊私語。攔住她的那隊人面面相覷,無所適從。這個情況,該怎麼辦?

看著是頭目的一人輕咳一聲:「既是靖王妃。也不該京br />

林若拙作揖致歉:「我向各位賠禮。實在是情況緊急,情非得已。在城外的時候,有人一路追趕我。」

群眾又是一陣嘩然,燃。瞬間腦補出n多版本。

頭目頭疼之極,底下就有人提醒他:「還沒認定真假呢?」

「狗屁1頭目心情不爽的罵,「你以為認下靖王妃是什麼好事?是死是活還說不準呢!再說,這麼彪悍的娘子……」聯想起動亂伐的康王妃。抽抽嘴角,動亂王妃都很恐怖啊!

好在僵持沒多久。有人眼尖,看見前方有馬車駛來:「那是恆親王府的車1

士兵趕緊去請幫忙。也是他運氣,剛走近就看見騎著鋁瑜:「世子。您在真是太好了。前頭有個女人,說她是靖王妃。」

赫連瑜一驚,甩下馬車就奔過去。走近了一看。立時紅了眼。恨不能罵醒她:你還回來幹什麼!你怎麼就那麼傻!

他眼珠轉了轉,道:「灰頭土臉的。我瞧著不像。喂,你哪兒來的哪兒去吧。別冒認皇親國戚。」

林若拙一口氣差點沒喘上來,赫連瑜腦子進水了吧!

這真是神展開,周圍群眾更加興奮,議論紛紛:「到底是不是真的?」

這時,又傳來一連串馬蹄聲。幾個家丁打扮的人從外城方向急急趕來,圍住林若拙。這幾個來遲了,沒趕上第一現常只知道有女子京城縱馬被攔,領頭的傻乎乎對眾人拱手:「各位鄉親見諒,這位是我家走失的娘子。」

眾人齊齊驚嘆,居然真有人敢冒充靖王妃。

赫連瑜忽然大喝:「你說是你家的娘子,她為何這般狼狽的跑出來。怕是你們拐了來的吧1

圍觀群眾「嗷」的一聲,又是各種猜測。

林若拙慘不忍睹的捂住臉。赫連瑜、家丁們。我該拿什麼拯救你們的智商?

這一鬧,五城兵馬司的人也不敢定奪了。好在早有人去請了京兆尹來。京兆伊臉都要苦成瓜了,他一個大男人,只在宮宴上遠遠見過幾個王妃一眼。就看見金光閃閃的大髮髻了,哪兒去認識誰誰長什麼樣啊!

想想,還是先將人請回去再說:「娘娘,您先和下官回府衙可好?」

林若拙冷笑:「然後你們殺人滅口,再誣陷我是假的。好算計1

京兆伊噎了。蒼天可鑒,他一片忠心埃您真的想多了。哎呦,這位娘娘到底在外頭遇上什麼了,疑心病這麼重。只得再退讓:「要不,下官去請林家的人來?」

「我要進宮。」林若拙冷靜無比,「靖王在宮。」

赫連瑜突然大叫:「哪兒來的糊塗女人,你以為宮裡是誰都能進的?還不趕緊回去1

林若拙真心覺得恆親王很不幸,攤上這種智商的兒子。

結果說曹操、曹操到。就聽一個蒼低的男子聲音:「阿瑜,你咋咋呼呼的嚷什麼呢1

一群侍衛分開,人群不少的恆親王殿下。

「擠一起在這兒幹嘛呢?」恆王滿臉不耐煩,劈口就罵京兆伊:「你閑得慌是吧1

京兆伊一臉委屈:「王爺,非是下官無禮。你瞧。」他朝林若拙方向努嘴,「那位自稱是靖王妃。」

話還沒說完,京兆伊同學就發現自己被一把推開了。

恆親王定定的凝視住馬上的女子,林若拙也坦然回看。視線交織片刻,恆親王忽的一冷哼:「還不下來!要本王仰視你很得意嗎1

林若拙欣然而笑,翻身下馬。福身一禮,聲音歡喜:「不敢。若拙見過王叔。」

恆親王又哼一聲。心情很不好的落在那群被嚇呆了的家丁身上:「你們又是幹嘛的?」

幾個家丁恨不能暈死過去。領頭的靈機一動,連連訕笑:「認錯人了,認錯人了。」

「噗——」人群笑聲。五城兵馬司的那隊人齊齊低下頭,想笑不敢笑。

恆親王又轉頭看兒子:「你杵在這兒又是幹什麼?」

赫連瑜悶聲道:「剛剛沒認出七嫂。」

人群的笑聲噗噗傳來。

恆親王沒好氣的瞪了兒子一眼。心裡嘆氣,這傻小子一直這麼不開竅下去可怎麼得了!迴轉過來又看林若拙,沉默半晌:「回來就好。與我進宮去吧。」

至此,靖王妃身份落實。

一波三折的曲折情節令周圍百姓群眾大呼過癮,低聲竊語不斷。目送幾人離開。

京兆伊看了那幾個趕緊溜走的家丁一眼,低聲對兵馬司的人吩咐幾句。

路上,赫連瑜又出主意:「父親,七嫂一身塵埃。是不是去府里洗漱一下換件衣服再入宮。」

恆親王恨鐵不成鋼的吼他:「換什麼換!就這樣去1

不如此風塵卜卜,狼狽不堪。怎能顯出一路歸來的艱辛。

(快捷鍵:←)書香貴女 第124章出來 書香貴女目錄(快捷鍵:回車) 書香貴女 第126章見面(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書香貴女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