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香貴女

書香貴女

第124章出來

[更新時間]2013年07月15日 21:51 [字數] 3529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元宵節后的每一天,林若拙都過的很緊張。就怕司徒九突然出現,成天白日沒精神,午睡時間又長。小環和幾個婆子是樂得自在沒發現端倪。換了司徒九就不一樣了。她敢打賭,那位一來,只消瞄一眼她的臉色就能發現不對。

所以,她一邊緊張,一邊繼續夜裡的工程。精神體力雙重摺磨下,人漸漸消瘦起來。

在小環等人眼裡,她這番姿態卻是典型的為情所困。這也是林若拙刻意誤導的結果。

不知是老天幫她還是什麼,司徒九居然一直沒出現。眼見著正月都要過完了,依舊連個影子也沒。

世子長期不來,林若拙發現,她的生活質量起了一些變化。首先一日三餐的種類不如以前繁多,只常吃的幾樣打轉。一些較為難得的新鮮蔬菜再無蹤影,多是肉食腌菜。再有飯菜的溫度和新鮮度也不如以前。以前那是鮮出鍋後用最快的速度送來的,現在則是被重新溫過幾溫。林若拙這輩子是嬌養大的,不管是林家還是靖王府,從沒人在吃食上剋扣她。故養出一張刁嘴,當天燒的、隔日溫的、雞鴨魚肉是現殺現燒還是擺放了一天再加工,統統舌頭一嘗就能吃出不同來。這些變化,自然逃不過。

心底暗喜。這些變化只說明一點,司徒九被事情纏身,鞭長莫及,已經很長時間沒有過問她這裡了。

這可是好事。只要照此發展下去,守衛遲早有一天也會鬆懈。

於是面上,她越發鬱鬱寡歡,白日徘徊書房、神情憔悴。見花流個淚,見草傷個感。夜晚精神抖擻,加緊挖狗洞。

好運就跟開了閘的洪水一樣,止都止不住的奔流而來。

小環和那三個婆子見司徒九總不來。也慌了神。似她們這樣的下人也是分三六九等的。第一等自然是司徒九身邊的心腹,再不然,混個能委以重任的忠僕也是不錯。這就要契機,得主人給你事辦,你辦好了方是一步步升遷的途徑。對於園裡這四個來說,林若拙就是她們的契機。以前司徒九常來,林若拙來歷又神秘,她們的態度便以不出亂子為第一要素。現在司徒九不來了,眼見著要『失寵』。這四個的心思就起了微妙變化。要是這位『姑娘』真被世子拋在了腦後,她們豈不是白忙活一場?

小環的緊迫感最深。比起那三個婆子。她資歷、工齡都差一大截。又因為她年輕,若林若拙『得了寵』,身邊一等大丫鬟的位置她是穩拿穩的。故而比誰都關心出了什麼事。想方設法的打聽。

這四個人的行動都比林若拙自由許多。可出園子。很快就打聽到了一些。小環急切的回來告之也是安慰:「姑娘不用擔心,奴婢打聽過了。是國公府出事了。世子脫不開身。」

「國公府出事?」林若拙心頭一跳,臉上憂愁的道:「國公府何等地位,竟也會出事。世子竟這麼忙。身子可要緊,事情可是很麻煩?」再一次阿彌陀佛司徒九本人不在。表演無壓力。

小環也愁道:「聽說是宮裡的國公夫人身子有些不好。臨川公主已經進宮侍疾。姑娘且忍忍,等夫人身體康健了,世子定會來看姑娘的。」

林若拙想起顯國公夫人昔日雍容慈祥的臉,暗自感慨一聲。這一位不管是從婚姻幸福還是兒女成才上,都能甩京條街。偏偏丈夫、兒子、包括小姑子個個都太能幹。家族地位又高,高的已經加在了火上烤。不努力繼續爬就要狠摔下來。於是只好與帝王博弈,勝負猶未決出,也不知是幸或不幸。

不過司徒夫人輪不到她同情。她自己還朝不保夕呢。這位年紀也不小了,病情好的不會很快。這段時間簡直就是逃跑黃金期。不善加利用都對不起老天。

林若拙半是感慨半是慶幸的繼續『狗洞工程』。白天努力套話。

「小環,你說,我要不要給世子寫封信,問問他可有保重自個兒身體?」

小環便道:「又不是年節送貨。莊子上沒人去府里。」

原來這裡是莊子。林若拙又問:「那。就沒人去府里給世子傳話嗎?我見園外有侍衛,難道不是世子的手下?」

小環想了想。道:「我也不知他們什麼時候去給世子回話。要不,幫您問問?」

林若拙便遲疑了一下,猶豫著推脫:「還是不用了。世子正忙著,我這裡去打擾怕是要多事的。而且算了吧。」

小環聽在耳里,當日下午就瞅了個空去問費婆子:「……姑娘想給世子寫信,又怕叨擾。您看這可使得?」

費婆子道:「這可是她傻了,寫什麼信。白紙黑字萬一有個失落又怎麼說。要我看,還是做個針線荷包什麼的好。既有情意又不打眼。我去問問他們回話的時間,算著時日給做一個。」

小環立刻就將這主意再回給林若拙:「奴婢已經著請媽媽問過了。說是還有十日才有人回京回話。只是不一定能見著世子。不過姑娘若是出些錢財疏通,可將荷包送到世子爺跟前的。」

林若拙心裡差點笑掉大牙。司徒九啊司徒九,枉你聰明一世,人性本貪這點也是毫無辦法。

知道了回話的人都不一定能見到司徒九,她也就不擔心了。細聲細氣的嘆:「我針線活不大好,怕是要慢慢做的。還有這錢財……」她長嘆一聲,「我是孤零零來的,一針一線皆是你家世子所賜,你瞧著屋裡有什麼值錢的就拿去吧。」

小環這時也覺得棘手。司徒九送來的好東西不少,衣料、首飾、茶葉、補品、連檀木棋盤、玉石棋子這些奢華玩意都有。惟獨少卻金銀銅錢。雖說住在園裡沒處買東西使,可打點下人也是要錢的。世子爺怎麼就疏忽了呢。

林若拙竊笑。司徒九才不是疏忽,他是刻意如此的。沒有錢財,便是跑出了這裡也一籌莫展。首飾雖值錢,卻不是普通人家可用的。又有標記,一旦泄露出去就能順藤摸瓜查找。

幸好。她來時穿著的衣服、那個逃生包裹都還收的好好。裡面幾件衣服的衣襟、鞋子的鞋底都縫藏著金葉子。老天保佑!

要準備的就只有食物和水。這個也容易解決。外面的人如今是越來越懈怠她們,費婆子的小廚房一般都留有吃食,到時偷幾樣。

十天時間,林若拙磨磨蹭蹭的荷包。手腳笨的能把小環急死。因那天即興給司徒九唱了一出《趙氏孤兒》,小環已經認定她出身下九流了。對此笨拙的女紅倒也不出意外。唱戲的女人有幾個是會做正經女兒家營生的。只得耐了性子細細教。林若拙也就從善如流的慢慢學。

於是十日後,荷包顯然是沒做好。費婆子見她又拿不出錢,也沒言語。只道:「姑娘慢慢做吧。等世子來了再送也是一樣的。」

林若拙泫然欲泣:「都是我沒用。這幾日累的媽媽們和小環操心。我如今身無長物,無以為報,記得上回世子來還存下一些好酒。小環,你取了出來與媽媽們同飲吧。也算我的一點心意。世子日後若問起。就說是我心情不好吃了。」

費婆子等人喜不自勝。這等好酒雖存在廚房,她們卻是不敢取用。但林若拙說用那就不一樣了。都謝道:「謝姑娘體貼。」

這一晚,便又搜羅了剩下的一些食材。做了一桌簡單酒席擺在廂房。林若拙、小環、費婆子並另外兩個都一同飲宴。林若拙殷勤的敬眾人酒,道:「我身子弱,吃不得些許,只飲一杯助興。接下來恕我以茶代酒敬各位了。今後還勞煩各位媽媽多多關照。」

眾人皆喜氣洋洋受了。美酒下肚,拍著胸口保證。等世子再來,定好生協助姑娘,一舉得寵云云。

酒至半酣,林若拙又道:「我們在這裡吃,外頭守門的侍衛大哥無有享用。不若分些酒菜過去,讓他們也用些避寒氣。」

費婆子等人一想也是道理。便又加了些菜。勻了些酒送過去。

守門侍衛的領頭今天回京例行彙報去了。底下人收到幾樣酒菜,也不推辭。

有人疑問:「怎的好好的請咱們喝酒?」

有人就笑:「呆了吧,少見多怪。我告訴你。內宅婦人都是這樣的。自打年前那一次後世子就沒再來過。那小娘子急了唄,自然要可勁著討好咱們。我嘗嘗,喲!這可是梨花釀,老子只聞過還沒喝過呢……」

侍衛人多,菜也罷了。酒卻只有兩壺,實不夠分。每人只嘗了一點就沒了。酒蟲卻被勾了上來。索性又湊了錢去前頭廚房再打了些回來。菜也少不得添了些。正月里本就閑,莊子更是清靜。侍衛們巡邏了幾遍,見一切如常,便都聚到屋裡,燒了暖融融的火盆吃酒。干吃無趣,只片刻,什麼划拳、賭大小都上來了。輸了的錢再去打酒,一醉方休。

園人也喝的有些迷糊。林若拙心狠,借著給它們添酒的機會,廚下又搜羅出些劣質酒給兌上。便是小環這樣含羞放不開的,混酒一喝,也不行了。不出意外,鬧到後半夜,一個個都歪在了桌底下。

夜色沉靜。林若拙假意呼喚幾人,推了又推,拖她們去榻上。折騰了半晌不見人醒來。

丟下手,回到房間,合上門。被裡做出一個人形,放下帳幔。換上來時的粗布衣,背上包。翻窗而出。

在廚下翻到幾個餅帶上,水囊裝滿水。走到圍牆處,找到狗洞。

先推了包裹出去,再匍匐爬出。拍了拍灰,起身觀察第一次涉足的圍牆外世界。

(快捷鍵:←)書香貴女 第123章笨人的應對 書香貴女目錄(快捷鍵:回車) 書香貴女 第125章我是靖王妃(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書香貴女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