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香貴女

書香貴女

第121章大吃一驚

[更新時間]2013年07月11日 00:51 [字數] 3916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她的問題?她有什麼問題!

林若拙幾乎跳腳!

她從不認為自己有什麼問題。 ..活了兩輩子,腦袋清醒,目光清明。前知五千年歷史興衰,後知高科技信息社會。知曉星空宇宙、地球自轉,風雨雷電、物理化學。她懂的多了去了!雖然一不擅權謀、二不擅內宅爭鬥,卻也不貪不奢,認清自身。不做超出自己能力的事,不去想非分之想。她怎麼就有問題了?她活的再仔細不過,她能有什麼問題?!

司徒九盯著她一副炸毛的樣子看了許久,慢慢摸出一面銅鏡給她。

「幹什麼?」林若拙瞪他。

「照一照。」司徒九鼓勵她,目不轉睛。

林若拙照了照,嚇一跳。嗷!她的端莊形象,她的高雅斯文全沒了!鏡子里的人怒火熊熊,兩眼雪亮。就差張牙舞爪。

趕緊將鏡子反面一壓,收斂表情。咳咳兩聲:「世子,你不厚道。」

司徒九也不答話,微笑以對。

林若拙就忽覺空氣有些奇怪,咳了一聲,轉移話題,胡亂道:「世子,你一個大男人,還隨身帶銅鏡埃」

司徒九道:「本來不帶的。幾年前,有人說我笑的假,讓我好好照照鏡子。故隨身攜帶,以正儀容。」

林若拙又卡殼。

氣氛越來越古怪,就在她幾乎要斷定不是自己錯覺時,司徒九忽而起身,彬彬有禮的告辭:「天色不早,不打擾你休息了。」

林若拙:……

隨著他離開,壓力驟減。某女鬆了一大口氣,拍拍心口,感覺自己緊張的很莫名。司徒九有什麼好怕的,不就是收留了她么。又不是她哭著求著的。呸呸!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王八之氣?她被側漏出來的輻射到了。

一定是這樣。林若拙想了半天,安慰自己。洗洗睡了。

晚上,做起夢來。

夢中,先是袁清波被一群如狼似虎的官差給抓了,京兆尹於大堂上定罪,大喝道:「袁清波,你謀害靖王妃,證據確鑿,判當堂處斬1袁清波大喊冤枉。京兆尹如狼似虎:「靖王妃生死不明,最後出沒的地方就是你的住處。定然是你密謀殺害!你還有什麼可狡辯1說罷,也不等辯駁,一群身形彪悍的官差就將他推至菜市常儈子手揚起閃著寒光的大刀……

「住手!住手1林若拙滿身大汗,驚恐的狂喊:「刀下留人!我沒死,我在這裡1

然而沒人看見她。很快場景轉換。夏衣、絲雨、尺素三個被兇狠的婆子押著。馮氏、黃氏、童氏三堂會審:「王妃有難,你們倒先跑了。說!六丫頭在哪裡1

夏衣三人說不知。馮氏冷冷道:「如此,也只有送你們去官府了。現陛下要我們府上交人。我們上哪兒去交人。少不得讓他們問你們去。」接著。又是一群如狼似虎的大漢神奇的出現,押著三人去了。

場景又轉換,畫船和銀鉤給幾個相貌猥瑣的男人拖著,男人們猙獰的笑:「抓到兩個肥羊,兄弟們今晚好好快活快活1

銀鉤哭喊著分辨:「我們是好人家的女孩兒,你們還有王法嗎?」

「呸1最猥瑣的那個罵。「好人家的女孩兒怎麼會孤身上路。連個戶籍都沒有。分明不是逃奴就是逃妾。就是殺了你們也沒人管1

場景不停的轉換,又是林若謹夫妻在半路被人打劫,又是幾個堂妹被夫家嫌棄。最後。赫連熙出現在夢中,對著楚帝哭訴:「都是林若拙教唆孩兒的,她想當皇后,教唆孩兒造反。林家的人都是幫凶……」

「胡說——1林若拙再也忍不住,大喝一聲。翻身坐起。夢中人物消失的乾乾淨淨。

她一陣恍然,好半天才回過神。想起自己在司徒九的地盤,被收留了。剛剛那些可怕的場面都是夢境。

屋外,黑幕沉沉。身上滲出的汗水浸透厚實的絲被,微微泛潮。

心理學說,夢境是人心底潛意省

遙遠的記憶中曾翻看過的書頁驀然閃現腦海,林若拙雙手捂住臉,低聲輕泣。

她是不是錯了,她是不是真的錯了……

**************

早起,小環像是沒看見她泛青的眼底和紅腫的眼眶一樣,如平日一般伺候洗漱:「姑娘可要用些玉蘭膏。這是最新出的香脂,宮中賞賜下來的。擦在臉上潤而不膩。」

梳頭的時候又嗦:「昨兒世子打發人送來幾匹料子。一會兒我拿給姑娘瞧瞧。新年快到了,姑娘也該裁兩件新衣。」

林若拙恍然察覺,從第一天入住這裡,小環和三個婆子就一直稱呼她為「姑娘」。梳的髮飾也是未婚女子裝扮。

「快過年了嗎?」她問。

「可不是。」小環利落的給她簪上一支鑲紅寶石孔雀簪,又去選耳墜:「再有十來天就過年了。姑娘的衣服得趕緊備下。」

吃完早飯,衣料就已在偏屋一匹匹鋪陳開,料子很好,都是進上貢品,和她往日穿的差不多。顏色素淡,皆為淺綠、淺紫、粉白等。想到林老太爺和老太太的喪事。林若拙嘆了口氣。司徒九這樣的聰明人,她不是沒遇見過。老七重活了一輩子比之也不差了。可是這等聰明的人將一顆七竅玲瓏心用在照顧她之上,卻是從沒經歷過的待遇。

榮幸之餘有些惶恐,司徒九對她似乎也太好了點。

不過也不然,昨天那席話說的就很不客氣。幾乎可稱得上是教訓了。就差沒指著她腦門說:你真沒用。

這麼一看,好像也沒那麼好。

林若拙霎時糾結了。

下午,司徒九又來了。

他帶了幾卷畫軸,皆是前朝或再古早些歷代大家所做,其中有幾張畫紙都開始泛脆,顯然極為珍貴。

林若拙也算對書畫有些研究,一一看下來。心中有數,這些怕是顯國公府的幾代珍藏。司徒九也證實了她的猜想:「曾祖父昔年跟著太祖打天下,得了好些戰利品。金銀珠寶、奇玉古玩人人都喜。古作書畫則少人問津,曾祖或收或買的淘換了不少。」

林若拙不禁囧囧有神的想,恐怕是一網打盡吧。跟著太祖起兵的多數是泥腿子,就是後來從農民階層蛻變成地主階層,那也還是土財主。愛好金燦燦、光閃閃的珍寶。古玩都不一定看得上,更別說這些又嬌氣、又難保存的字畫了。說不準就三文不值二文的給處理了。初代顯國公顯然撿了大便宜。

司徒九有些嘆息:「還有好些珍品終是被戰火給毀了。」

賞析了幾幅,林若拙隨手又拿起一卷打開,卻是一愣。

這是《七美圖》。她十四歲那年畫的《七美圖》,筆觸猶有稚嫩,風骨初成。

司徒九笑曰:「人人都可惜百花閣主封筆。只存四幅作品於世。卻不知我這裡還有一件。」

林若拙臉都快燒紅了,想到那四幅畫,大汗一個。當初她厚臉皮的請他託賣,不過是因為不需要和司徒九面對面,假作太平。可現在……和一個成年男人單獨相對。談論春/宮畫,太有壓力了。

司徒九又指著那印章道:「我倒覺得還是『聞笑真人』更貼切些。你後來怎麼不再作畫了?」

林若拙老老實實回答:「筆觸難改,行家一看就看出來了。」

司徒九啞然失笑:「那倒是。」又道,「只要畫作不流傳出去,閑暇畫幾筆也是可的。不然你辛苦學藝,豈不浪費?」

林若拙扯扯嘴角。忍不住憋屈:「從小所學,長大后只能深鎖掩藏的技藝多著呢。何止是畫畫。」

司徒九訝然,認真道:「這裡沒有外人。你若信我,不妨說說看看。」

林若拙也是被憋很了,只猶豫了一會兒便說開來:「要說我最有興趣的,其實是唱戲。無聲不歌,無動不舞。美到了極致。再有便是些花拳繡腿的練功了。原本是用來配合鍛煉戲曲身段的。有緣遇上了個好師傅,學了些。不能上馬殺敵。活動筋骨卻是不錯的。要不是我一直偷偷練沒斷了它,那晚,也跑不出靖王府。」

司徒九若有所思的回憶:「是了,青曼出嫁那日,你爬到樹上。身手很是靈活。」

「可不是,小時候還自在些,越大被束縛的越多。」有人肯認真聽,林若拙的話匣子開的越來越大:「……再有音律吧,非得限死了『雅音』。但凡彈個民間娌曲、哼個輕歌小調就說你不莊重。我呸6詩經》裡頭還有孤男寡女野外私會呢,怎麼就能被評『思無邪』了?分明清者見清,淫者見淫。畫畫也是,非說我畫的不莊重,有本事那幾幅春/宮圖別賣那麼火呀。有本事別娶那麼多小妾,生一大堆庶子庶女呀1

這個社會的吐糟點實在是太多了,細究不得。貴族女性連出門上街都被限制的世界,林若拙就是一萬個想得開,也還是從根本上缺乏認同感、歸屬感。

司徒九靜靜的聽著,末了笑:「照這麼說,其實你最大的不幸是投錯了胎,倘若是個男胎,便可大多如意。」稍顯無奈:「似你這般,竟是怎麼活都不痛快了。」

林若拙搖頭:「我也沒不痛快,世上比我苦的人多了去了。就是,怎麼說呢,大概是意難平吧。」

司徒九想想,又道:「其實你這些想法也不算出格。你又不求建功立業,便是一二愛好只在家中演練,外頭人如何知曉。便也不會有閑言。便如那畫作,你畫了,只不流傳出去給人瞧就是。想唱什麼就唱什麼,高牆深院,街上焉能聽見。家中下人就更好說了,都是奴籍死契,編排主子的閑話打死都不冤。」

林若拙覺得好笑,司徒九不愧是眼光從來只在權勢頂點的人,就如他那般說,必須對家庭有絕對的控制權才能做到。她上哪裡弄這麼個絕對控制權去?林老太爺是死的?赫連熙是死的?這話不好說明了反駁,只得自嘲一笑:「世子好生開明。可惜我不是你的女兒,不然,定活的快活的緊。」

司徒九沉默片刻,輕聲道:「你這比方打錯了。女兒也不過在家中養個十幾年。女人餘下一生的時間,是在夫家度過。」

林若拙一驚,滿臉不敢置信。

他,他不是那個意思吧。不是她想的那個意思吧?

無彈窗小說網

(快捷鍵:←)書香貴女 第120章你的問題 書香貴女目錄(快捷鍵:回車) 書香貴女 第122章寡人有疾(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書香貴女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