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香貴女

書香貴女

第119章撥亂反正

[更新時間]2013年07月02日 05:39 [字數] 3755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俗話說姜還是老的辣,議政大殿的眾人今日就見識到了這一點。

楚帝清醒開口,隨之而來的后招一波接一波。

首先,恆親王殿下不知從哪兒冒了出來,帶著京郊大營的軍隊,黑壓壓一片,輕而易舉的接管了京城防衛。

咳咳,順便說一聲,人家是有虎符的。明晃晃的高舉,振臂一呼,神馬御林軍、禁衛軍、驍騎營、私兵,全都繳械投降束手就擒。投降了還可以說是被蒙蔽,頑固抵抗就是真正謀反逆黨了。沒人經的起這種罪名。

於是,恆親王虎符在手,瞬間就控制住了局面。來了個大逆轉。

最令人意外的是,恆王殿下身後緊緊跟隨一人,卻是當日逃出城外的三皇子。雖氣色有些不好,人看著卻還精神。

赫連熙在看見老三跟隨恆親王出現的一剎那,就知道自己徹底敗了。

赫連九也是瞳孔微凝。

三皇子赫連毅。在兄弟間永遠默默無聞的一個人,於危難或者是機遇來臨時,準確的判斷了形勢。選擇了楚帝。

這是一個很可笑的結局。司徒家也就罷了,皇后被楚帝所騙,以為自己下手成功,傳出的消息司徒九自然不會懷疑。可笑的是老二、老四、老五、老七、老八、老九這一群楚帝的兒子,居然都沒一個人選擇投靠他們的父親。

難道說是他們不聰明?不知道父親能依靠?很顯然不是。

比如老八就在腹誹,老三不過是運氣好,路上遇見了恆親王而已。若是和小九一樣至今不知道躲在哪個旮旯里,還不是一樣出不了這風頭。

然而運氣也是實力的一種。老八看不明白。赫連熙和司徒九則心底透亮。沒有準確的判斷力,何來運氣好一說。赫連毅在逃出府後為何一心出城?而不是像小九一樣選擇躲起來。出城后又為何選擇逃向京郊大營的路線?又是怎麼恰好碰上了手持虎符調兵的恆親王?

這一切,運氣有之,然眼力、心計、手段才是重中之重。

楚帝自然也看的分明。對著赫連毅輕微點頭:「老三……你……很好。」

一句話,大局已定。

皇宮重新恢復成井然有序,老七和老八暫時被關押軟禁。小九被找了出來,洗刷乾淨,連同老三一起入宮暫祝朱雀街的王府是不能住人了,那裡的血腥味還沒散盡呢。

一眾妃嬪俱被軟禁看管。賢妃除外。賢妃同學不由感慨自己命好,入宮晚,那時節大皇子已然夭了。可說是唯一清白的高位妃嬪。唏噓不已的拎著小九夫妻連同孫子孫女回景陽宮。關上門自掃廊下雪。

司徒皇后沒有回坤寧宮,楚帝下了口諭,令她居住於議政殿御前服侍。雖沒什麼人身自由,可卻日日在楚帝眼前。

司徒九被遣回了顯國公府。但緊接著一道聖旨,將顯國公夫妻倆給召進了皇宮『暫庄。

就在顯國公夫妻『暫庄皇宮后不久。失蹤很久的司徒十一出現了。消息是從西北傳來的。他說服了羌族其中一支部落的首領。領著不少對現任汗王有意見的部族發動征戰。羌族陷於混亂中,一時無暇顧及大楚。而黃恬和一雙兒女至今未有消息。

楚帝接到西北通政司和西北駐軍兩封加急奏摺,沉默良久。下了一道旨意。任命顯國公次子司徒青珺為西北軍兵馬元帥。同時,調派了一隊金衣衛負責顯國公夫婦在宮中的安全。這群金衣衛領的命令是:無時無刻緊隨顯國公夫婦二人。不可有一刻疏漏。

接著,關押在大理寺的一眾文官被放了出來。各自回家。

城門開啟,京城再度恢復了車水馬龍的熱鬧場面。

在升斗小民眼裡,就是皇帝病好了。收拾了趁他病重作亂的幾個皇子王爺。雖然人數多了點,不過到底撥亂反正,天下恢復了安定與清明。

京城戒嚴令撤銷的那一天,黃氏領著兩個兒子從莊子返城。坐車回到林府。

大太太馮氏看著她頗為無語,嘴角抽了幾抽,才道:「回來就好。老太爺和老太太的事你想必也知曉了。還有二老爺如今重傷在床。你又不在。我就讓齊姨娘照看著了。你先回去看看,一會兒再來正房商量爹娘出殯的事。」

馮氏這幾天的日子就不知道是怎麼過來的。家裡老的去了,壯的被抓了。兒子什麼的都不在。內憂外患交加,差點沒忙去她半條命。

黃氏真誠的道:「辛苦大嫂了。」

馮氏看了看她,欲言又止。終是道:「你先去吧。其它的,忙完了爹娘喪事再說。」

黃氏回到二房。先去看林海峰。一見就嚇一跳。短短几日不見,她只知道林海峰受了大罪,卻沒想受罪成這個樣子。躺在床上的人昏睡不醒,瘦的能看見骨頭。

「這,這是怎麼回事?」黃氏大驚,立時問塌前的兩個姨娘。

齊姨娘垂淚道:「老爺在大理寺牢里受了驚,身子本就有些不好。那一日又被亂匪欲拖去城門。老爺不肯,他們就將老爺兩條腿打斷了,在地上拖著走……後來七皇子……」她含糊了幾句,將這一段跳過:「……請了大夫來看,都說骨頭碎的太厲害。日後是站不起來了。」

「太太1陳姨娘跟著哭訴,「您不知道,您不在的這些天,咱們二房被他們狠成什麼樣子。那夜鬧亂。就有人說是咱們家六姑奶奶惹來的禍事。老太爺和老太太去了,三位老爺被關。他們也全怪在六姑奶奶頭上。後來七皇子進了城,送了二老爺回來。一眨眼這些人又變了臉,來二房說情的,奉承的。也不管老爺病重,就攛掇著讓去找七皇子放了大老爺、三老爺出來。後來,後來……」她再也說不下去,嚎啕大哭。

後來的事可想而知。赫連熙若流星輝煌一時,最終失敗。楚帝恢復、恆親王領兵。京城撥亂反正,七皇子成了失敗者。處置暫且不知。身為岳家的林家,處境倍為艱難。

「太太。」齊姨娘到底年紀大。見陳姨娘哭了半天也沒說到關鍵點,遂接過話:「三太太吵著要分家。大房那邊,估摸著也是這個意思。」

七皇子、八皇子的處置還沒有下來。但可以預見,絕對不是什麼好事。大房、三房想要撇清干係,也是人之常情。

「分就分1黃氏冷笑,「京中百官人家。誰沒點沾親帶故的關係。若論連坐,牽扯下來的就大了。陛下不會如此。他們想分就分,我們無所謂1

齊姨娘又小心翼翼的道:「太太。宗人府來過幾趟。問咱們家六姑奶奶有沒有消息。據說,那夜匪亂后,就一直找不著人。」

黃氏一怔。目光閃了閃,道:「她可有回來過?」

齊姨娘用力搖頭:「沒有。奴婢特意打聽過,真沒回來過。」神情有些低落。「平媽媽來過一次,說是六姑奶奶嫁妝的幾處鋪子、莊子也去了官差問過話,都沒找著人。怕是……凶多吉少。」

凶多吉少么?黃氏不這麼認為。林若拙都能通知她,自身必不會沒有準備。有時候沒消息就是好消息。

在林家老太爺老太太喪事過程中,黃氏抽空找到夏衣、小福、小喜。又變相找到絲雨、尺素,最後是銀鉤和畫船。然而線索到這裡就斷了。雖然兩個丫鬟口中的『失散不知』有諸多水分。但確實是真不知道林若拙去了哪裡。

黃氏心底也漸漸有了譜。沒有一個身邊人知道,獨自離去。林若拙她,這是決定徹底消失了吧。拋棄靖王妃。林家六姑奶奶的身份。徹底湮滅。

心裡說不上來是什麼情緒。黃氏覺得她有點傻。民間的日子哪裡是那麼容易過的。她一個單身女人,生的漂亮,無依無靠。危險度堪比陷入猛獸叢林的孤身旅人。若拙。你真的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

林若拙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她是騎虎難下。事實上,困境從她嫁給赫連熙的那一天開始就產生了。兜兜轉轉七年。頹然的發現,即便將赫連熙拖下皇位,她的困境依然一籌莫展,沒半分改善。

楚帝醒來了。這意味著,赫連熙死不成了。

殺兄殺弟的皇帝,歷史上很多。弒父殺子的,咳咳,不被逼迫到最後關頭,基本上沒哪個願意這麼做。

赫連熙活著,她該何去何從?

林若拙有些茫然。似乎從一開始她就沒想過這個命題,赫連熙奪嫡失敗,但仍舊活著。

不過以現在託人庇護的處境,似乎也輪不到她自作主張。

在某一個清晨,韓澈一臉複雜的出現,將她送上一輛孿崦懿煌阜紓沒有窗戶,什麼都看不見。馬車隆隆,似乎走了很遠。車廂外從寂靜到人聲鼎沸,沿街的叫賣聲,城門差役檢查聲,接著,又是漸漸安靜,約莫走了兩個時辰才停下。

難道她出了城?林若拙暗自揣摩。

車廂門被打開,丫鬟扶她下了車。放眼望去,這是一座寬敞的庭院。芳草萋萋、怪石嶙峋。園中落座三五間房舍,精巧樸實。

陌生的丫鬟垂首站在她身側,一言不發。林若拙在原地站了片刻,舉步,朝那房舍走去。

屋子布置的並不奢華,卻很舒適雅緻。靠牆的整排書架排著滿滿的書,寬大的書案上擺著一應俱全的書畫用具。一個穿著淺青色長袍的男子坐在窗前,手執一卷書冊。聽見響動抬頭,微微一笑,似與老朋友打招呼:「你來了。」

林若拙愣了半晌才開口:「司徒世子,你找我有事?」

司徒九淺淺而笑,不似數年前的禮貌客氣,也不同於公開場合的淡然疏離。笑容中帶著一種說不出的意味:「我想,你現在約莫是沒什麼地方可去。不妨在此處落腳。可好?」

林若拙頓時被五雷轟頂,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她是不是聽錯了?

還是司徒九,被魂穿了?

殘酷還在繼續,若拙會慢慢明白所有。

(快捷鍵:←)書香貴女 第118章舊怨 書香貴女目錄(快捷鍵:回車) 書香貴女 第120章你的問題(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書香貴女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