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香貴女

書香貴女

第118章舊怨

[更新時間]2013年 07月02日 05:39 [字數] 4202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事情談完,略休息了片刻。韓澈找了人來將林若拙送去另一處民宅安置。從頭到尾,韓家見到她的人除了夫子就那位中年男人。那一位看見的還是一頭低垂著的厚密劉海,不可謂不保密。

林若拙挺能理解韓澈這種防範心理。誰不重視家人呢。人總有個親疏遠近,保證家人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況且韓澈待她也不薄,在這種緊張局勢下,能竭力安排安全居所保住她已是善良了。不管她,也可以說是本分。

這所宅子應該是隸屬於司徒九的下屬據點之一。最鮮明的特點就是這裡的人極端沒有好奇心。到點去廚房端飯,或者在那兒吃。衣服自己洗晾曬,缺什麼生活用品向管事申請。沒人對突然加入的林若拙好奇,問過一句話。

林若拙對這種境況如魚得水。上輩子她身體不好,大學上的磕磕絆絆。經常請假、軍訓免修,宿舍從來不住,四年下來,也就班長和團支書記得她。領畢業證書的時候,辦公室里有幾位老師都不敢相信她是這一屆的學生。

某人意外合拍的安頓了下來。律法上的夫君大人那裡卻是一片混亂。

赫連熙順利的衝進了皇宮,自然得知自己母妃被司徒皇后控制。但老七就是老七,攘外先按內,他沒管議政殿,先行清除外圍,掃乾淨老二和老四這兩個障礙再說。

司徒皇后對此種情形詭異的表示了默認。金衣衛們也一樣。楚帝病重癱瘓,總要選出一個下任帝王的,從目前來看,七皇子至少佔了正義之師的名聲。比那兩個殺弟逼宮的喪心病狂要好得多。

於是乎,赫連老七的清剿工作雖艱難卻也一路推進。老八帶著一批人馬圍剿老二,老七本人親自對上老四。混戰中,二皇子和四皇子殿下可歌可泣的身先士卒。不幸於混亂中死去。兩個領頭的一死,其殘餘勢力更是勢如破竹。赫連熙的人馬在付出幾近三分之二的折損后,終於全面控制了皇宮。僅剩一座議政殿。這個時候,他依舊有了足夠的籌碼來談判。

「父皇。兒臣赫連熙求見。」殿外,彬彬有禮的男聲帶著一絲肅殺。

司徒皇后笑了,看一眼胡春來:「胡總管,您看呢?」

胡春來恭敬的一彎腰:「娘娘。您是一國之母。陛下病重,自當由您主持大局。」

司徒皇后輕輕而笑,聲音裡帶著說不出的諷刺:「好,好個一國之母。老七。進來吧。」

殿門大開。赫連熙一身戰甲,衣袖上還沾染著暗褐色的血跡。老八一臉陰沉的跟在他身後。

「母后,亂臣已誅。還請父皇主政。」赫連熙恭恭敬敬的彎腰行禮。

「亂臣。的確該誅。」司徒皇后不動聲色的看了他一會兒。忽而問道:「只是老七,我不記得你父皇有給過兵符於你啊,你那些攻城、攻佔皇宮的人手,哪兒的?」

赫連熙連咯都不打一下,流利的道:「這些勇士,聽聞京中有人作亂,殺忠臣、亂朝綱。義憤填膺。響義舉,自發而來。」

「自發?」司徒皇后冷冷笑了笑,盯著他身側一人:「這一位,觀其面貌,似乎是西南部人吧。老七,我記得你有位側妃便是出自那裡。該不會是你偽詔調動,或者豢養私軍?」

赫連熙抬頭,正色凝視著她,輕聲而堅定的道:「母后,絕無此事。」

司徒皇后冷笑一聲:「是么。只是我這裡卻有一份彈劾你私開銀礦、私造刀槍劍弩、私自豢養兵馬、自私暗殺官員的摺子。」

赫連熙朗聲一笑:「母后,那些小人作祟,不足以信。」

「小人?」司徒皇后冷笑,厲聲指責:「若是我有人證物證呢。赫連熙,你早有不臣之心1

「帶上來1隨著她一聲令下。很奇異的,不知從何處出現幾人,押著昏迷不醒的丁瀾韜和數人。

赫連熙不由一驚,這幾個,皆是他留在西南經受銀礦的主力。還有一兩個,則是京城暗衛中人。

司徒皇后嘴角輕彎:「老七,別以為這幾個是硬氣我就沒轍。須知我能拿了他們來,你那老窩必是被一鍋紫碌娜絲剎皇歉齦鯰補峭貳N鎦の乙燦τ芯∮校賬目往來、書信字條。你的字體,還挺不錯的。」

赫連熙面上終於動容,收起了那一份虛假的客套。冷冷的看著對方:「母后以為,這樣就能挾制我?」

「當然不能。」司徒皇后居然贊同他的觀點,不過話鋒一轉:「老七,你真以為你贏定了?」

時間卡的剛好,外面小兵急報:「殿下,驍騎營,驍騎營的人馬攻過來了!領隊的,是顯國公世子1

司徒九!他不是被自己設計遇難了么?赫連熙赫然驚怒,隨即心頭一涼,知道中計了。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他以為自己是黃雀,卻沒想只是大一點的螳螂而已。他輸了,重生一次,他再度輸給了司徒九。

這意味著司徒家至始至終就沒相信過他,一直防備著他。

哪裡出了錯呢?還是司徒九就是那麼本性多疑?

精銳人馬就是精銳人馬。驍騎營衝進皇宮的速度比前幾支都快,赫連熙的人手本就折損不少,又是連著攻城、逼宮大戰兩常對上以逸待勞、體力充沛的對手,節節落後。

溫文爾雅的男子踏入大殿,身後刀劍寒光的士兵和他蒼白略有憔悴的臉形成極端的對比。單看外表,任誰也想不到這麼個看著瘦弱蒼白的青年,於在談笑間掀起驚濤駭浪。

「臣司徒青陽見過陛下,見過皇後娘娘,見過靖王殿下。」很標準的一一行禮,動作若行雲流水。

金衣衛將楚帝床榻一處圍住,這幾日一應生理打點不是胡春來就是他們,基本屬於一隻蒼蠅都飛不進的謹慎。如此情形,楚帝癱瘓。胡春來是個內侍。唯一能做代表的,似乎只有皇后。

皇后姓司徒。

「呵呵1赫連熙突然輕笑兩聲,「世子好本事。你司徒家就有兵符調遣軍隊么?莫不是想改朝換代,也坐一坐龍椅。

這席話。是說給金衣衛以及胡春來聽的。他赫連熙再有不臣之心也姓赫連。那一位,卻是姓司徒的。

司徒九微微一笑,聲音和煦的道:「靖王殿下多慮了。我司徒家自跟隨太祖起兵,便是一門忠烈。從未有越俎代庖之念。」

老八大聲道:「說的比唱的好聽。你沒歪念頭。帶著人馬衝進來做什麼?這位置是我赫連家的,再怎麼鬧也輪不到你一個外人來置喙1

司徒九笑了,看他如同看一個不懂事的頑童:「八殿下,您說錯了。皇位固然是赫連氏所有。然天子之尊。理九州之地,管八方臣民。是家事,也是國事。在下以為。我等身為臣子還是可以提一些意見的。比如。長幼有序。」

老八還有些不明白,赫連熙卻是立刻聽懂了,瞳孔瞬間收縮。

司徒九笑容不變,言之鑿鑿:「自古家業傳承,無不為有嫡立嫡,無嫡立長。七殿下,您非嫡、非長。亦非……賢。」說到這裡,他視線刻意掃了掃那疊彈劾奏摺,轉而看向胡春來:「胡總管,您說是不是?」

胡春來垂下眼帘,不發一言。

司徒九也不需要他的回答,事實上,他的話只要說出來,就已經是給了赫連熙致命一擊。

赫連熙低低笑出聲:「你想扶持三哥?」

司徒九滴水不漏,含笑曰:「這要看陛下的意思。」

「父皇?」赫連熙連連冷笑,「父皇什麼意思還不是你們說了算。可笑!你們就是好人了!皇后,你可敢對天發誓,父皇病重若此,與你無任何關係。你敢嗎1

要撕破臉,大家一起來好了。赫連熙就不信,上輩子還能撐一年的父親,會無緣無故的在這個時候中風癱瘓。看今天的情形,很顯然,司徒皇後背后出手的可能性最大!

殿內霎時寂靜無聲。連胡春來都驚訝的抬起頭。

安靜之中,司徒皇后輕輕笑起來,聲音清脆:「不愧是老七。天下人都認定你是陛下最優秀的兒子。陛下,有這樣好的兒子,你開不開心?」她邊說邊笑,笑聲越來越大,眼淚都笑掉了出來:「你來質問我?好呀!乾脆大家都來問一問。瑤光,去將淑妃、貴妃、賢妃什麼的都請出來,今天索性問個痛快1

瑤光去了內室,不多時便領著一串被看管的女人進來。差不多是楚帝後宮所有高位妃嬪。

「段明珠,你兒子剛剛問了我一個好問題。」司徒皇后陰冷的目光點出段淑妃,「我也來問你一個。你敢發誓,我的兒子,陛下的大皇子落水一事,與你沒有半分關係嗎?那個叫綠俏的宮女,你從來不認識。她親生的那些家人,你也從來不知道。你敢發誓嗎?用最惡毒的誓言,如果你說謊了,就讓你和你的兒子一起,深陷九幽地獄,日日灼焚心烈火。」

段淑妃的臉刷的變白。

司徒皇后笑了,盈盈的轉過頭,聲音溫柔的對赫連熙:「看,你娘也不敢發誓呢。」

在段淑妃臉色變白的那一瞬間,赫連熙心頭湧上了明了。原來,他輸在這裡。

司徒皇後繼續笑盈盈,這回是走向楚帝。聲韻越發柔美:「陛下,聽到這個消息你高不高心?開不開心?您的妃子多聰明,多厲害,為了自己的兒子,什麼事都敢做呢。別急,還有更讓你高興的事。來,王初雪,給陛下說說你是怎麼將那染病孩子的穢物,縫到我兒被頭裡去的?還有你,魏湘柔,我兒發燒那晚,你又是用了什麼借口拖著太醫晚去了一個時辰……」

清亮到幾乎有些瘋魔的聲音在沉靜的宮殿中迴響,每一個妃嬪都被點到名。

赫連老八感到一陣寒意。他從沒聽聞過有哪個孩子這麼悲慘,居然有這麼多人盼著他死。除了賢妃,幾乎每一位高位妃嬪都動過手。

這樣的大皇子,簡直不早夭都不可能。

司徒皇后還在說:「陛下啊,你聽聽,可笑不?我與你結髮夫妻,相隨於微末。你登上至高之位,我位居國母,本該掌管後宮,令行禁止。卻偏偏寸步難行,處處掣肘。這是為何?呵呵!因為你給我添了許多高門權貴的好妹妹啊!陛下,我知道你是故意的,你擔心我仗著皇兒為所欲為,擔心司徒家外戚勢大。陛下啊!您操心的太多了,找了那麼多妹妹,生了那麼多兒子來壓制我們母子。終於,我的皇兒被她們害死了。陛下,你是不是鬆了一口氣?你是不是很開心?你說啊,你說啊1

凄厲的聲音撕心裂肺:「赫連崇光,你給我開口,你倒是開口啊1

皇后失去了她向來的嫻雅高貴,瘋狂、痛苦,卻那麼的真實。真實到熟悉她的人有所不忍。

「雲……棲……」一個虛弱的聲音從龍塌上斷斷續續響起。

眾人皆嚇了一大跳。赫連熙第一個反應過來:「父皇醒了,父皇醒了1隨即就衝過去。

所有人都是一怔。老八回過神,立馬跟上。

不過,位置比他們都近的司徒皇后搶先一步沖了過去,一把扯住楚帝的衣襟:「該死的,你早就能動了是不是!你騙我!你又騙我!你——騙——我1

「咳咳,娘娘。您輕些。」胡春來早已指揮了金衣衛攔住老七老八,其它人都不得靠近。只是這位皇后,一國之母,又是女人。便是他是內侍也不好去拉扯。只得不斷提醒:「娘娘,您冷靜些。」

楚帝能說能動,局勢又是不同。自然要清醒面對。可惜司徒皇后聽不進去。不過不要緊,有人聽的進去。

司徒九穩穩的扣住皇后的雙肩,聲音沉靜:「姑母,你冷靜一點。」

從上方俯視,他的目光恰好與楚帝對上。楚帝擠了半天臉,做出一個扭曲的微笑,讚揚道:「青陽……你很……能幹,論……心眼……朕……的兒子,比……不過你。」

司徒九刀子戳心的添上一句:「不然。大皇子生性聰慧。若是長大至今,必超過青陽多矣。」

楚帝很無奈,努力拍拍司徒皇后的手:「你們……一樣……都……太……倔。」

司徒九淡淡道:「陛下不必誇獎,輸了就是輸了,臣輸的起。」

司徒皇后冷然鬆手,和侄子並肩站在一處:「也不是沒輸過,一條命而已。去地下陪我皇兒,也沒什麼不好。」

赫連熙跪在外側,聽見這兩個司徒家的人拚命打親情牌、內疚牌,氣的差點吐血。

不要臉!太他/媽不要臉了!

無彈窗小說網

(快捷鍵:←)書香貴女 第117章部分內幕 書香貴女目錄(快捷鍵:回車) 書香貴女 第119章撥亂反正(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書香貴女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