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香貴女

書香貴女

第113章暫安

[更新時間]2013年 06月21日 10:25 [字數] 3376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林若拙吃驚的抬眼。

說這種話,袁清波瘋了嗎?

又見早點攤的人都興緻勃勃的圍觀,只得又垂了眼,輕聲道:「怕給你惹麻煩。」

中年女人第一個忍不住,快嘴快舌道:「袁大家,你認識秦姑娘?可是與她定親的未婚夫?」

未婚夫?袁清波一怔,隨即朦朧兩可的接上:「你怎麼就這樣出來了?」

林若拙暗贊一聲,不愧是演戲的老手,這話接的忒有水平,遂答道:「繼母欲將我嫁給她遠房的侄兒,我不肯依。想著上京來碰碰運氣,看能不能找到楊大哥。正巧兩個妹妹也要進京尋親,我們便搭夥一起離開了江寧。」

袁清波點點頭,道:「女孩子進戲班名聲不大好聽,你有顧慮也是對的。只是我雖不才,替你們張羅個落腳的地方還是行的。楊大哥的下落也可幫著打聽。」

兩人話一銜接,眾人立時明白了大概。也解釋出了為什麼三個年輕姑娘沒去戲班找人的原因。中年女人很有些遺憾:「袁大家,你不是她的未婚夫埃」

袁清波笑笑:「秦姑娘自有婚約,我是早幾年去江南與她結識的。」與眾人打了幾聲招呼,領著三人離去。

走至無人處,林若拙開口問:「清波,你帶我們去哪兒?」

袁清波道:「戲班子不能去,你的樣子幾個名角都能認出。我在外城有座私宅,地方不大勝在清靜。可安心住下。」又瞥了一眼畫船的腳,「還要請個大夫。」

林若拙這才無話。隨他走出幾個街道,來至一處僻靜小巷,綠竹森森探出牆頭,打開小小的清漆木門,是所一進小院。青石板鋪就的院中放著一張石桌,外有四個石凳。牆邊種了一從竹子。木樁子間拉了繩子做晾曬用。正南三間屋子,內有簡單傢具。東邊處是雪洞一樣的空屋。西邊則是廚房、水房、凈房。正房後有一片小小空地。稀稀落落爬了幾根扁豆藤。

袁清波道:「我平素少來這裡,故東西置辦的不大齊全,約莫要收拾一下。缺什麼我去買。這裡取水不大方便,井台在巷子外頭。有專門送水的,只需與他們幾個錢。洗衣什麼的也可請人幫忙。」

錢她是不缺。林若拙苦笑,單挑水也罷了。請人洗衣便要上門,少不得應付打探拉呱,罷了,還是自己洗吧。左右現在穿的都是棉布,禁揉搓。

袁清波又道:「你們先收拾著。我去請大夫。」

見他出了門,銀鉤猶豫道:「袁大家他會不會……」

畫船坐在石凳上休息,聞言也擔憂:「娘娘。您與他何時有往來?」

「叫姐姐1林若拙正色糾正,道:「若事事都懷疑,做人未免太累。我自詡還有幾分眼光,清波目色清明,不是那等奸佞小人。再說,他連問都沒問咱們出了什麼事,要麼是早已知曉,要麼就是全然不在意。」

末了又嘆:「便是他真有二心。我們幾個傷的傷,殘的殘,能再去哪裡?別的不說。只要洗乾淨了臉,銀鉤你出去走一圈試試,保管人人都盯著瞧。更何況還有那沿街巡查的。咱們在外城是生面孔,可禁得住詢問么?」

大戶人家選丫鬟本就有平頭正臉的標準,林若拙又挑剔,非要素顏看著清爽才行。這一來,四個丫頭底子就都不錯,好吃好喝養成幾年,在靖王府那美人云集的地方都能算中等姿容,更何況是這裡。

畫船嘆了口氣:「小福姐姐說外頭營生艱難,果然如此。」

林若拙沒她們那麼多感慨,拎了包裹進屋,徑自安排:「三間正屋咱們盡夠住了,東廂就別管它。堂屋收拾出來吃飯起居,側間你們兩個住一間,我住一間。這樣只需添一張床就夠,怎麼樣?」

畫船腳不便,銀鉤聽了她的話音進屋,道:「還得添張榻,奴婢晚間好給你值夜。」

「啊呸1林若拙噴她,「奴婢?值夜?你乾脆用大嗓門喊咱們這兒有問題算了!你當挑水的是傻子?送米送家什的是獃子!假作真時真亦假!從現在開始,咱們三個就是同鄉!沒什麼主子奴婢的!那什麼口音給我帶上,尊卑放一放,把命保住是正經1

袁清波帶著跌打損傷大夫進門時,銀鉤正在灶房燒水,裊裊白煙給小院添了幾分人氣。

畫船的腳沒傷著骨頭,但因為奔走整晚,傷勢加重,需修養三個月左右。老大夫言道這種傷敷幾次葯就行,主要在靜養,多吃點補身子的飯食。

大夫走後,送傢具的上了們。架子床、梳妝台、箱籠,衣架、水盆,一群人扛著東西,跟搬家的差不多。袁清波按照大戶人家規矩算,東廂布置成兩個丫鬟的住所,正屋一間做起居,一間做室,一間做繡房兼書房。

林若拙慶幸自己還沒洗臉。趕忙出來攔祝說她們姐妹三個住正房三間就行了,東廂沒必要收拾出來。

袁清波便道三人住一塊有個照應也好。退傢具倒不必,那就索性將東廂收拾成一間書房、一間繡房。總而言之,東西買了不能退貨。

林若拙知道作為頂級旦角,袁清波不缺錢,他缺的是別的。笑笑,也就應下了。

送傢具的一撥人剛走,送米面糧油柴火菜蔬的又上門,將廚房堆得滿滿。接著,送衣料布料的又來,一撥接一撥。

等人都走完了,林若拙沒好氣:「這麼大張旗鼓,你就不怕?」

袁清波笑:「虛虛實實,你住進來定有街坊好奇,待他們胡亂打探倒不好。索性一次性見一下,比遮遮掩掩的強。日後就無需如此了,守緊門戶。誰也說不了什麼。」

林若拙輕笑了笑,靜默片刻:「你不問我出了什麼事?」

袁清波不置可否:「你願意跟我來,我便替你安置打點。至於出什麼事,我也能猜到幾分。以你的身份,能讓你落魄至此的,定是天塌下來的大事。恆親王已經好幾日不曾召我去了。」

聽到這裡,林若拙窘了一下。

恆親王同學一如既往的將男男事業發揚光大。身為上流社會的已婚婦人,她的消息範圍比少女時代擴大的多。比如段如錦脫籍回鄉,袁清波成為恆王新寵就是其中一項。

說實話,她有些不能理解:「你師父……怎麼就回鄉了……」他和恆親王之間不是真愛么?

男男相戀都沒有真愛了,莫非唯一的希望只寄在人獸?

袁清波詫異於她的想法:「師父歸鄉是好事,他雖年歲大了些,手中積蓄卻不少。置房買田,足可做個富家翁。娶個好生養的女子延續香火。若是有幸,還能見著孫子出生。多虧王爺恩典呢。」

林若拙直接囧住,尼瑪,這到底是直男還是彎男:「段師父他,他不是……那個不喜女子?」她吭哧了好半天才想出適當的形容詞。

袁清波更莫名:「誰說師父不喜女子?只是跟了王爺,王爺不鬆口,總不好私下娶妻。」

「……」林若拙沉默,良久后道:「你呢,你喜歡的是女子還是男子?日後,也是若段師父這樣熬到年歲大?」

袁清波不禁笑:「真是說笑,我們唱戲的,哪個能唱到年歲大。尤其我這樣的旦角,本就是十來年功夫的事。」停頓了一會兒,又淡淡笑:「說起來還得謝謝王爺,若不是他擋著,不知有多少狂風驟雨侵襲。王爺是個長情念舊的人,師父當日就和我說過。伺候好了他,至少能得十年安穩。」

林若拙久久沉默,不知道該說什麼好,心中酸澀鬱郁堆積。

袁清波卻是振作的快,轉瞬若晴,換了話題:「剛在街上,恍惚聽見有人說內城出了事,如今戒嚴的十分厲害。平素往各府送菜蔬的車都進不去了。」

林若拙嘆一口氣:「說真的,我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就知道有士兵沖了進來,胡亂砍殺。虧我住的偏,才早早逃了出來。內城到處是黑甲士兵,也不知哪個大營的?」

袁清波便問:「要打聽一下嗎?」

林若拙想了想:「內城這麼多人,菜蔬肉魚不可能一直禁運。若能與送貨人攀談,可打聽一二。其它的不宜多做。」

袁清波點頭,又囑咐了幾句居家常識,去了。

至晚間又來,面色比早先壞了許多:「應是出了大事,城門守備多了一半多的人。幾處客棧都有人搜查。」略停頓了頓,他道:「恆親王派了人給我送信,讓戲班子停演,說無事不要外出。我和來人打聽,來人什麼都不說。」

林若拙靈光一閃,忽的想到什麼,問:「恆王的人是從哪兒來的?內城,還是外城?恆王現在在哪裡?」

袁清波搖頭:「來人沒說。不過我見他衣著整齊,不似你早晨那般狼狽。」

林若拙理了理思緒:「也就是說,恆王府沒事。」

那麼恆親王,又是屬於哪個陣營呢?

想了半天也沒個頭緒。

袁清波已然告辭:「我先走了。你且住著,有什麼消息我就來通知你。若是我趕不及,就讓身邊的小路兒來。」

林若拙趕緊道:「等等,得防著有人冒了你的名號騙我們,定個暗號吧。」

袁清波:「……什麼暗號。」

林若拙:「我是一條小青蟲,你看怎麼樣?」

(快捷鍵:←)書香貴女 第112章不同 書香貴女目錄(快捷鍵:回車) 書香貴女 第114章螳螂、黃雀(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書香貴女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