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香貴女

書香貴女

第112章不同

[更新時間]2013年 06月19日 21:05 [字數] 5029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丁善善被驚醒的很早,孕婦起夜頻繁,本是去凈房的,卻聽見彷彿有叫喊聲從遠處傳來。

「什麼聲音?」丁善善心思多,第一個想到的是有人趁機行陰司之事。

身邊守夜的丫鬟機靈的扶她坐下,開了門詢問外頭:「剛剛是什麼聲音?」

立時就有值夜的心腹過來:「娘娘放心,老身過去瞧瞧。」

「成。您去吧,甭管什麼事,一概不許鬧。娘娘本就睡不好,這一驚,更難入眠。」丫鬟抱怨兩句,合了門回房:「娘娘,褚媽媽過去看了。」

丁善善點點頭,打了個呵欠,喝了半盞溫水,寬衣上/床。剛脫了一隻鞋,門外響起急促的腳步聲。

褚媽媽魂飛魄散的跑進來:「娘娘,出事了,出事了1

「大呼小叫什麼1丁善善不快的呵斥,「有話好好說。」

「娘娘1褚媽媽音都顫的跑調,「有官兵……官兵殺進來了!幾個媳婦拚命往這邊逃,要開了角門去。老奴沒敢跑太前。那聲音卻是聽清了,是真的1

「什麼1丁善善嚇一跳,「誰這麼大膽1隨後一怔,想起赫連熙不在家,四日前楚帝今只說病了,未發表任何消息。還是段淑妃悄悄遣了人來報訊……

立時警醒:「快,收拾一下。二公子,快去把二公子抱過來1稍一停頓,又補充:「大丫頭也帶過來。」

沒一會兒,兩個奶媽一個抱著熟睡的赫連暮祈,另一個抱著同樣睡著的赫連暮晴一同進來。丁善善看了兩眼,冷聲吩咐:「揭了被子,找件女孩子的衣服給二公子換上,辮子也梳起來。大丫頭就穿祈兒去年的衣服,頭髮換過梳。動作快點1

兩個奶媽驚慌的對看一眼,無聲照辦。

途了。赫連暮晴膽小,嚇的輕聲哭泣,被丁善善厲聲喝止:「不準哭!再哭就把你扔狼堆里去1

赫連暮祈也醒了,不依的扭動:「我要睡,我要睡1

丁善善抱過她輕哄:「祈兒,聽話。跟方姑姑一塊兒去找舅舅。來。喝口水,乖啊1

一個面容樸素的二十來歲侍女端過兩杯水,奶媽喂兩個孩子喝下,不一會兒,兩人昏昏欲睡。侍女扯掉身上衣裙。露出精幹短打,接過赫連暮祈,背在身前。頓身一福:「娘娘放心。在下定會安然送公子出府。」

丁善善不舍的親了親兒子的小臉,看著女子幾個跳躍,以極快的速度消失在夜色。冷聲吩咐兩個奶娘:「抱上『二公子』,跟我去後門。快1

****************

同一時段,段娉婷的院子一片狼藉。

身邊的僕役包括她本人警覺性都差了丁善善那邊一大截。更別說為了凸顯自己曾是這所府邸第一任當家女人的地位,她的院落非常貼近主院落位置。在正院空置的情形下,幾乎是第一個遭到了洗劫。

這群士兵進門后就分了兩支小隊,一隊衝進前院。一隊直奔後院。見人就殺,逢人就砍,沒有絲毫猶豫。

「放開我!放開我1赫連暮真灰頭土臉的被一個士兵從草叢裡拎出來。慌亂的大叫:「救命!救命!你們這些狂徒,父王回來不會放過你們的1

領隊嗤笑一聲,冷漠的吐出幾個字:「大了。會記仇。」

赫連暮真吃驚的瞪大了眼睛,不明白這些歹徒為何如此大膽,不明白為何父親的名號竟救不了他。劇烈的疼痛下,赫連暮真的脖子被扭成奇異的角度,瞪大的眼他永遠也沒有時間去想那些不明白了。

段娉婷氣喘吁吁的跑著,身後不停的傳來侍女的慘叫。她拚命的跑,恨不得生出四條腿。突然,一陣巨大衝力扎進她的後背,心口撕裂的疼痛,撲通跌倒在地。背後,一隻長長的羽箭穿透了她的身體。

幾次改道虛虛實實,到達後院圍牆,丁善善身邊已經只剩下背著小孩的褚媽媽,兩人看見前方的虛掩的後門,眼睛皆是一亮,再沒有功夫去想守門的婆子去了哪裡。劫後餘生的推開木門。

火把。長龍般的火把下是整齊的鎧甲。后圍牆外密密站著一隊士兵。腳下方,橫七豎屍體。

希望的盡頭是絕望,丁善善幾近崩潰,在寒冷的刀鋒劈來之際,孤注一擲的叫喊:「我是丁側妃1

刀鋒頓了一下。士兵叫來了一個頭目模樣的人物,那人瞪了他一眼:「忘了你接到的命令了1

士兵立時認錯:「屬下知罪。」隨後,反手就是一刀,毫不猶豫的破開丁善善突起的肚子,鮮血飛濺。

丁善善死不瞑目。

褚媽媽被那慘狀嚇的暈了過去,士兵補上一刀。盯著她身後的大包袱看了一眼,發覺是個睡熟的小孩,遲疑了一下:「隊長,這……」

見是這麼小的孩子,隊長也略一遲疑。想到丁側妃的孩子是靖王次子。靖王還沒抓著,萬一有變故這孩子也是個人質,便道:「先留著,等回稟了上頭再說。」

他昂首遙望,遠處依稀有火光閃爍。那裡是九皇子府,再遠一條街是有更遠的三皇子府……

今夜,有多少生命消失。

不知過了多久,靖王府內終於再也聽不見一絲慘叫。滿身血腥味的士兵從門內走出,領隊的軍官對著圍牆外的隊長淡淡頷首,看了一下地上的屍身:「有大魚嗎?」

隊長用腳踢出丁善善的屍體:「一個,丁側妃。還有個孩子。」

士兵抱著包袱里的孩子送至領隊面前。領隊皺眉:「年紀太小,靖王的小兒子比這要大。」毫不留情的用刃尖挑開包裹,準確的劃開衣服,嗤笑:「灌了迷藥,還是個丫頭。你被騙了。」

隊長不由驚愕:「她們只帶出來這一個。」

領隊扯著嘴露出個皮笑肉不笑:「靖王有個女兒,估摸就是她了。你也不想想,堂堂王府,沒一兩個高手可能嗎?前院跑了幾個,功夫都挺浚後院再跑幾個。靖王倒是深藏不露。埋了這麼多好手在府里。」

隊長不解何意。領隊冷笑:「長史被人護著跑了。靖王妃和赫連暮祈從頭到尾就沒見著,身邊定有高手護持。」可笑世人還說丁側妃受寵。誰是赫連熙心尖上的人,這時候才一目了然。

隊長恍然大悟,又不解:「若說髮妻和兒子身邊有高手護持,長子怎麼就……」

領隊道:「權貴人家的秘聞你不知曉,靖王長子生母卑賤。」

隊長還是不能理解。生母再卑賤也是男人的血脈。而且還是長子。

領隊拍了拍他的肩:「別想這些了,傳話給街外頭的人,大街小巷的都搜一搜。這後頭是下人宅子吧,也去搜一搜。能抓到幾個是幾個。」

****************

林若拙三人飛快的跑進小巷拐角,緊貼著牆壁。待一隊巡查隊伍走過。方喘口大氣。

「娘娘,我們去哪兒?」銀鉤焦急的扶著畫船,翻牆時她的腳扭倒了。行走艱難。

林若拙沉默片刻:「我不知道能去哪兒。」糧食鋪子、雜貨鋪子、染坊,雖然都可以去避一避。但這場動亂她不知道是誰人發起,最後的勝利者又是誰。城內這幾個地方是她的嫁妝產業誰人不知。就像她不能跑去林府、黃家一樣。去了那幾處,很可能會帶去災難。

銀鉤輕輕道:「也不知林府有沒有事。」

林若拙安慰她,也是安慰自己:「只要不是立場堅定的敵對一方,一般不會打殺況,黃氏早早接到了她的示警,未必沒有籌謀。

值得慶幸的是。林若謹和陳艾都在江南外任,暫時沒有危險。

「娘娘,我們要在這裡待一晚嗎?」畫船不安的詢問。

林若拙想了想。道:「內城士兵越來越多,我們去外城。看能不能混到天亮。然後裝作是剛進城的外鄉人。」幸好以前一是因為好奇,二是未雨綢繆。托林若謹幫著弄了幾張江南那邊的路引。在江寧時學會幾句江南話。希望能糊弄過去。

看看虛弱的畫船,氣喘噓噓的銀鉤,再一次慶幸自己小時選擇了練功,並在所有人都不贊同的情形下,艱難的持續了下來。

身體是革///命的本錢,先輩誠不欺我。

三人一路躲閃,幾番驚險后,終於跑到了外城。到得外城,果然巡邏的士兵少了許多。

此時約莫是凌晨四點左右,正是人最疲乏的時候。莫說銀鉤畫船,便是林若拙自己,一夜高度緊張也有些撐不住了。咬著牙尋到一處巷子避風角落,三人靠著牆壁,抱著大包裹,依偎在一起。

「娘娘……」銀鉤剛開口便被打斷,「不可!不可再這般喚我。」林若拙默記了一下路引的內容,嚴厲的囑咐二人:「咱們三個是從小長大的同鄉,來京城投親的,我姓秦,你們要叫我秦姐姐。可記住了1

「嗯。」兩人齊齊點頭。銀鉤充滿希望的道:「這樣我們就可以去客棧投宿,也能給畫船請大夫了。」

林若拙苦笑一聲。哪有那麼容易。養尊處優這麼多年,別說她,就是這兩個丫頭也是一身氣派。長年累月居移氣養移體出來的氣質,粗布衣服裹都裹不祝客棧掌柜小二是何等銳利的眼光,又不是小地方,天子腳下,最繁華的城市。南來北往人物見多了,很難瞞過去。

偏僻地換蛐岷眯,可她們三個妙齡女子去那裡,無疑更危險。

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吧。

天色漸漸明亮,沿街響起此起彼伏的人聲。內城的腥風血雨對外城的影響不若那麼明顯,很多平民並不知道昨晚發生了什麼,依舊如往日一般早早起身勞作。

人們很快就發現了不同,街上時不時走過一隊隊巡邏的黑甲士兵。看那打扮和神態不像是五成兵馬司的。

這些人時不時的逮著路人盤問。城門更是被嚴守,只許進不許出。

京有的敏感發覺了蹊蹺,很快,街上行人逐漸稀少。

林若拙鎮定的帶著銀鉤畫船走到一處早點攤子前,用帶著一點南方口音的官話要了三份早點。

熱騰騰的豆漿燒餅溫暖了三人寒冷了一夜的胃。銀鉤和畫船緊張的埋頭苦吃。

老闆的生意很好,沒多時就來了不少人。因只有兩張桌子,不少人蹲在地上呼哧哧的吃喝。林若拙三人周圍很快坐滿了人。見她們三個姑娘,又人人一個包裹,都很好奇的打量。

一個打豆漿,就問老闆:「生意興隆啊,那三個姑娘是外鄉來的?」

老闆嘿嘿一笑:「我哪兒知道。不過聽口音是南方的。」

豆漿罐往桌上一放。很自來熟的就開問:「姑娘,你們這是打哪兒來?」

銀鉤緊張的剛要開口,林若拙立刻按住,開玩笑,這兩丫頭的京城口音不要太標準。抬臉笑:「大嬸。我們是從江寧來的。」

:「那麼遠的路,就你們三個小娘子?」看了一眼三人糊住黑泥的灰巴巴頭臉,嘖嘖嘴:「這一路不好走吧。」

林若拙嘿嘿笑了兩聲。低頭咬了一口燒餅。

她裝憨傻的水平那是千錘百鍊,疑,小戶人家的女孩對著外人靦腆是常態。何況又是外鄉人,沒見過大世面。繼續三個是姐妹嗎?家裡其它人呢?怎麼沒一塊兒來?」

林若拙只能用編好的話回應:「我們不是親姐妹,是同鄉,也算一塊兒長大的好姐妹。我娘死的早,家娘親生前給我定過一門親。繼母想將我嫁給旁人,我。我就自己來京城了。這兩位妹妹也是來尋親的,便約了同路。」

早點攤子上的眾人頓時滿足了年女人更是熱情的打聽:「你定親的是那戶人家,既在京城。說不准我們還認識。」

林若拙額頭都要冒汗了,只好裝羞澀,垂了頭。可惜臉上抹了灰。不然紅一紅效果還要好。

那邊又來了顧客:「老闆,來一份豆漿。」聲音清爽純透,竟是若鳥鳴一般好聽。

林若拙猛然一怔,這個聲音……

「哎呀!這不是袁大家么,您今兒個怎麼親自來了。」老闆舀了一大勺滾熱的豆漿倒進陶罐,笑呵呵的詢問一身青色衣衫的男子:「小路兒呢?又貪睡了吧。要我說,就沒您這麼慣他的。」

男子溫和的道:「小孩子都貪睡。」剛拎起陶罐,忽察覺有人在看他,下意識的一轉頭。

林若拙的視線就這樣和袁清波撞在了一起。她一驚,飛快的低下。

袁清波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成名后他便接了師父的班,長年出入權貴宅邸唱堂會。雖說林若拙嫁給七皇子沒多久就深居簡出,但一些重要的場合還是會出席。他幾乎每年都能遙遙見上一兩次。故對她的相貌十分牢記。

因為知道小時候那段一同學藝的往事不能提及,兩人之間沒什麼往來,只是台上演戲台下看戲而已。有些細小的不同,比如袁清波會拿出十成功夫,表演的更大膽細膩。林若拙會心一笑,在有人或不懂或質疑時,不動聲色的講解剖析。又有厚厚的打賞,捧角不遺餘力。

這便是迄今為止,他們之間唯一的一點香火與默契。

袁清波走了過來,看著她身邊大大的包裹,一身粗布衣衫,破損的裙邊,亂蓬蓬的頭髮,髒兮兮的臉。輕聲卻又令早點攤上眾人都能聽見:「既到了這裡,怎麼不來尋我。」

(快捷鍵:←)書香貴女 第111章夜驚魂 書香貴女目錄(快捷鍵:回車) 書香貴女 第113章暫安(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書香貴女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