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香貴女

書香貴女

第103章丁家

[更新時間]2013年05月23日 17:56 [字數] 3167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林若拙掩面輕泣:「我沒胡說。夫君,我真的怕。你不知道那個時候,我被歹徒一刀刀砍在身上,我感覺我真的就快死了。沒想到後來又活了過來。可是夫君,我現在這日子又何嘗好過。人人看我的眼神都不對,我知道她們是怎麼想的。可我不在乎。我是死過一次的人了,我現在只想好好活著。僅此而已。你就放我一條生路,讓我安靜的過活吧,我求你了1

赫連熙深深的閉了閉眼睛。

這一場刺殺,打亂了多少他的計劃。林若拙的不能生被放到了明面上,所有的後續都要調整。她提的這個條件……

「真不要孩子?」他嘆了嘆,「你想清楚了?朝雲已死,孩子也沒多大。好歹是長子,抱給你,養好了,雖不比親生,卻比無子強些的。」

林若拙嗤笑:「強什麼?二十年後爭世子位。正妃養大的庶長子,側妃親生的兒子。嫡子沒有。夫君是嫌後院亂的不夠厲害么?」她煩躁的一揮手,「咱們從小就認識,你也知道我是什麼樣的人。我最不耐煩那些后宅女人間亂七八糟的事了。不能生,我恨過。可恨也沒用,這就是我的命。既然如此我也不想委屈過日子。眼不見心不煩,躲開來是清凈。」

聽到爭世子位,赫連熙怔了怔。神色複雜,嘆息:「可你是正妃,有正妃的責任。」女主人撩手不管不顧,王府成什麼樣子?

林若拙冷笑:「我都沒兒子了,忙來忙去,給別人做嫁衣裳嗎?」

問題又回到原點,赫連熙揉眉心:「都讓你抱養一個了。長子可以,林家族女生的可以。便是你安排哪個丫頭生也行。」他趕了一天的路,回來后又是繃緊了神經面對楚帝,已經很累了

林若拙才不心疼,自找的。爭儲奪嫡呢。不累才叫不像話。反正某男成功了她沒半點好處,反而大禍臨頭。某人越疲憊她看著越解氣:「不是親生的,都是給別人做嫁衣。要不你領養你兄弟的一個兒子,以後世子位傳給他。你甘心?」

什麼其它女人給丈夫生的孩子也是正妻之子。簡直屁話!

生物的本能是什麼?延續自己的遺傳基因。每一個個體都是獨特的,每一份遺傳基因都是獨一無二的。

為此,雄獸可以殺死雌獸和其它雄獸生的幼崽。男人天生喜好給諸多女人播種。為什麼?就是為了將自己的基因更多的傳承下去。

同樣,雌獸選擇強壯的雄獸,是為了能將自己的基因和最強基因融合,傳承。女人選擇或者強壯、或者富有、或者地位高貴的男子,是為了自己的後代有更多的資源。足以保障基因延續。

正妻無出。意味著你的基因徹底斷代。沒有遺傳下去的指望了。還照顧別的女人的孩子?讓別的女人和自己男人的基因一代代傳承?腦抽了吧!

全部殺死才是最符合生物競爭天性的。就像男人不能容忍女人給戴綠帽子一樣。

所以說,封建時代的女人被教育的多麼可悲,愚昧!

「只養自己生的孩子。說我妒忌也好。小性兒也好。我就這樣。」林若拙理直氣壯、擲地有聲,目光灼灼的盯住赫連熙:「我就是這樣的人。改不了1

赫連熙回府了,他迫切的需要休息。長時間的勞累使得他的大腦無法處理這麼多信息。林若拙的表態,即令他驚訝,然又在情理之中。

光明正大的說出來,總比藏在心底,暗地手段百出要好些。

俗話說的好,不怕不識貨。就怕貨比貨。回到府中,段娉婷安排了清淡飲食,熱騰騰的洗澡水。又抱了白胖的孩子過來給他一觀。其賢惠程度,甩出林若拙幾條街。

然而,就是眼前這個看似溫婉賢惠的女人。新婚當天下藥。兩輩子都害的原配絕育。又是她暗地挑唆,景鄉侯派出暗衛刺殺林若拙。險些暴率屏Α

這種女人,再溫婉賢惠也是一條毒蛇。

得找個表裡如一真正能幹大度的女人才行。這府里,越來越不像樣子了。

赫連熙洗澡吃飯,說了兩句閑話。應酬完畢,甩了袖子就走。沒有留夜。

段娉婷恨的咬牙。

一覺睡到天明,精力恢復了充沛。赫連熙在晨光中想了又想,還是覺得自己府里目前最需要的是一個能幹、心正的側妃。林若拙已經表態,她沒指望了,什麼事都能做出。這種心態最是可怕。不過好在她還沒徹底瘋狂,只提出要過清凈日子,就依她吧。當養了個閑人。

他再次進宮探望,對林若拙道:「住出去是不行的。靠著前院那個花園的東邊有一個院子,離各處都遠,院牆開了角門過夾道就是前院。不若我將那裡辟出來給你居祝一概不許人打擾,如何?」

林若拙道:「衣食住行都要分開計算。每月關了銀錢,採買我用自己的人手,或是你安排幾個幫忙也可。總之不與王府別處相干。」

赫連熙同意:「所屬人手直接聽命於你。獨立支出開銷。」

林若拙補充:「每月家用我只從你手上拿,休讓別的女人管這個。不然,別怪我給你沒臉。去外頭說你養不起媳婦,靠妾室貼補。」

赫連熙苦笑:「好。知道了。」靜默了一會兒,道:「你的事我幫你辦了,我這裡也有一件為難事,你可否也幫幫我?」

林若拙問:「什麼?」

赫連熙道:「你躲清靜去了,段氏又是那個性子。府里亂糟糟的,我能交給誰?」

林若拙一聽就笑了:「這是想再找個女人?沒事,光明正大的說就是了,我不吃醋。看上誰家的了?」

赫連熙摸摸鼻子:「怎的現在這麼好說話了。」

林若拙白他一眼:「我都要過清凈日子了,還吃味這些。我跟你說,你這等凡人是不會明白的。生命無常,唯大道永恆。從今後,我要一心修道,爭取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

赫連熙唬了嚇一跳:「你別開玩笑。」

林若拙睨他:「不和你辯,日子一長,你自然會明白我的向道之心。」

赫連熙差點一口老血吐出來:「行行行,你向你的道。麻煩先給挑個人管管靖王府可好?靖王妃?」

林若拙涼涼道:「叫你有話敞開來說,我是不知道誰家閨女持家有道,賢惠大度的。你有看好的人。直接告訴我。我去和母妃說就是了。」

赫連熙訕訕然,乾笑一下:「這次去西南,覺著有個小將的妹子挺能幹。面相也厚道……」

「行了。別誇了,我聽著膩味。」林若拙打斷他,「哪家的閨女。說罷。」

赫連熙心道果然還是有些吃味的,不再羅嗦,直接道:「西南軍中副將丁瀾韜的妹子。」

林若拙面無表情。心底掀起驚濤駭浪,用盡全力才剋制住自己。

害了韓夫子瘸腿的人,叫丁文元。本身不是什麼大人物,然家族在當地富甲一方。尤其是有個侄子是西南軍前統帥袁將軍的心腹。這個侄子就是丁瀾韜。

正因為有這麼個侄子,韓夫子的大仇一直未得報。其餘的幫凶這幾年陸續都沒了好下常唯有丁文元,還有當年幫他善後的兄長,丁瀾韜的父親,一直逍遙法外。

其實。丁家能擺平這件事,丁瀾韜在西南軍中的地位,起了很大作用。

這樣人家的妹妹埃

林若拙心中冷笑。面上賭氣:「那丁什麼的,就一個妹子吧。別到時候娶錯了人。怪到我身上。」

赫連熙忙做姿態:「只有一個妹子。不會弄錯的。」

林若拙假裝不快,揮手趕他走:「走走走!忙你的公事去。這事我知道了。誤不了1

等赫連熙走了,立時就去見司徒皇后,將丁家事情一說,又補充了韓夫子的遭遇:「這家人如此跋扈,可能抓到首尾給搬倒?」

司徒皇后道:「這是外頭的事,讓那韓澈和青b見一見再說。」忽又想起,「這韓家,可是模擬韓雁家?」

林若拙道:「正是。韓夫子是韓雁的父親。有一長子名玉,已中舉人,明年考進士。」

司徒皇後點頭,不再多言。

苦逼的是,雖然皇后已經知道,然娶側妃的流程不能這麼干。林若拙還得走正規程序。於一天上午,跑去長秀宮,先給段淑妃將事情說一遍。

段淑妃其實早在兒子口中知道了要新娶側妃的事。作為母親,她當然很高興。尤其知曉了丁家在西南的地位,更是滿意。見林若拙來說,誇獎了一番:「正是該這樣,你是正妃,隨她來多少人都越不過你去。娶些家世好的女子,對熙兒也是助力。」

這位還不知道某女要去躲清靜。

言罷,攜了她再度來到坤寧宮,將事情給司徒皇后說一遍。同樣心中有數的司徒皇后場面話說的很漂亮:「這是喜事。老七府里是該添些人了。多生幾個孩子也熱鬧些。」

最後報備給楚帝。楚帝當然沒意見,翻了翻丁瀾韜的履歷,事情就這麼定下了。

丁家送女的速度挺快,林若拙從坤寧宮搬進王府花園新辟的院子,將三省居的匾掛上才沒幾天。丁家進京的消息就到了。

與此同時,她還接到了另一個大消息:莫宛如懷孕了。

林若拙各種澹心裡詭異的飄過一個念頭。

到底是陳頊大人太厲害呢,還是莫宛如的前夫太不行呢?

一起發了……

(快捷鍵:←)書香貴女 第102章爭取 書香貴女目錄(快捷鍵:回車) 書香貴女 第104章百花閣主(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書香貴女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