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香貴女

書香貴女

第九十七章對手

[更新時間]2013年 05月13日 18:51 [字數] 3625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林若拙去了城外的道觀上香。

不同於普通寺廟供奉的送子觀音,這裡供奉的是少司命,楚地神話傳說育之神。

香火當然不怎麼旺。林若也不是真心來求子的。

上了香,布施銀錢,小道童請她去內堂飲茶。林若拙讓下人都去門外等著,一個人在內室靜坐。

坐了一會兒,從懷裡取出摺疊成塊的畫紙,拿鑰匙打開桌下的一個暗格,放入畫紙,起身走人。

過了一天,梳著婦人頭的雲丹也來這家道觀上香,同樣一人在靜室獨坐片刻,離去。

司徒九拿到畫,展開一看,饒是再有所準備也嚇了一跳。

這是一幅非常寫實而又唯美的畫卷,女子羅衫半落,露出圓潤的肩膀以及半個豐滿的胸部,腰向後擰,曲線優美,豐潤挺翹的臀部被一層紗遮著,身後,一隻屬於男人的手掌揭開輕紗,另一隻手狠狠扣住女子纖腰,腿部張力十足,正在狂野的挺進。

男人同樣只是半裸,腰部以下被凌亂的長袍遮的嚴嚴實實,腰部以上,只半隻肩膀露出,肌肉纖長緊實。

整個畫面無論男女,關鍵部位均未裸露,然而,半遮半掩的肌膚和衣衫勾勒出的線條,以足夠描繪出美麗的身段。指尖的張力,男子腰部的爆發,無不給人一種血脈噴張之感。

這幅畫,堪稱春/宮絕品。

司徒九看了看落款,印刻:百花閣主。

輕輕搖頭,林若拙的畫風太獨特,雖有掩飾,還是可以看出和送他的那副《七美圖》出自一人之手。

畫條,上書幾排數字。這是上回陳家見面,林若拙提出的密碼方案。翻出《詩經》,先記下最後一個數字:4,這是密鑰。再從頭數。頁數、行數、字數。密。鑰為4,跳四格,記下那個字。如此這般,不多時,一段話落於紙上。

看完,方知是要賣錢。司徒九哭笑不得。燒了字條和密碼紙,將畫交給手下人去辦。裱糊好后交由專門的書畫行寄賣。這種畫,好吧,身為男人他不得不承認,這種畫是一定會有人捨得出大價錢買的。

林若拙辦妥這件事。心頭大石落地。琢磨著,龍陽之好也很有市場,要不。下回再畫幾張耽美作品。用赫連老七的身材做小受,出出心頭惡氣。

然而世事多變,賣畫的迴音還沒傳來,林若謹再度登門,歉然的道:「六妹妹,崖州我約莫去不成了,我派個得力的手下去那邊看看,帶個懂織棉的人回來。你看可好?」

林若拙一怔:「可是出了什麼事?」

林若謹笑道:「是有事,不過不是壞事。七皇子拜託他的先生說合,請了翰林院侍講學士溫大人提點我課業。你不知道這位溫大人。他最擅長制式時指點過的門生,。我打算在家苦讀數日。再行去拜見。」

林若拙怔怔的立在那裡,半晌,笑:「這是好事,我提前恭喜二哥了。」

林若謹略有歉意:「還不知成不成呢。若是不……」

「怎麼會不成。」林若拙劈口打斷他,「一定會成的。你底子又不差,不過是缺了應考指點。七,夫君拜託溫大人時定將你的了。若無意,溫大人當時便可回絕。既然能找你,也是想再觀察觀察你這個人。我的二哥人品這麼好,定然順遂妥當。」

林若謹笑的有些不好意思,祖父和三叔也是這樣分析的。只是拂了妹妹的一番好意。

林若拙微笑:「我是瞎出主意,七殿下那邊才是正路子。」金榜題名,才是正統。

林若謹見她毫不介意,心下也定,又說了一會兒話,興匆匆離去。

晚間,林若拙主動去書房傳話,請七皇子過正院一敘。

赫連熙聞之,一笑。處理完了事務,來到正院。

林若拙準備了一桌精緻清淡的酒菜,精心打扮了一番。燭火下,美人嫣然。

赫連熙視若無睹的坐下,問她:「何事尋我?」

林若拙微笑,取出一張紙:「我這院子空了許久也沒個名,今天想了幾個,請您來給看看,哪個好,明日就讓工匠做匾去。」

赫連熙接過紙,看了看,手點一處:「這個名好。」

林若拙一看:三省居。心知這人是暗指自己要好好反省一下過失。她也有此意,不過反省的內容和他期望甚遠就是了:「我也覺得這名不錯。既這麼著,明兒就讓人做匾去。」

她的確需要反剩新婚還不到三個月,她其實連稍佔上風都談不上。而赫連熙本身就有天然優勢,只輕輕一拳出擊,就能打散她的全部計劃。

「夫君,你幫我提字可好?」她放低姿態,柔聲低語。

赫連熙瞥她一眼:「磨墨。」

林若拙趕緊端出筆墨硯,鋪上大紙,細細研磨。

等她磨好了,赫連熙大筆一揮,三個蒼勁有力的大字落於紙上。

林若拙歡喜的欣賞:「夫君的字可真好看。」

字如其人,赫連熙的字並沒有故作收斂,而是豪氣十足,筆畫遊走間顯出自傲和自信。

也對,沒有嫡子、沒有太子,身為四妃之子的赫連熙,韜光隱晦才是裝模作樣,堂堂正正擺開心思反而容易得到楚帝的欣賞。

多活了一世,果然對帝王心思把握的很透。

畫船端了水來給洗手,兩人落座,林若拙殷勤的給他添酒布菜。赫連熙來者不拒,吃的適量,酒也適量,並不貪杯。

吃完,他漱了漱口,放下杯子:「陳頊擬了一份治理黃水的摺子,父皇已經允了。年前就要將班子組建起來,正月過完就出發。我打算保舉你三叔任監察一職。」

林若拙愣了愣,這不是商量,是告之。

看上去很辛苦的差事,沒了皇子壓陣,河工款項難保不會被剝皮。然而被剝皮未必不能修河。端看能保下多少,以及和各層官員的打交道。以三叔的能力,應該還是可以周全的。畢竟他現在是七皇子妃的叔叔,人人都知道他有渠道可上達天聽,行事就會顧忌幾分。三叔只要心正,這差事雖累。卻能實打實的辦好。后益無窮。

赫連熙這一舉動,屬於雙贏。她還,真得好好謝謝。

「夫君……我,我……」林若拙覺得自己現在都快成專業演員了,眼眶說紅就紅。果然有壓力才有動力。欲訴還休,低垂頸項:「謝謝你……」

赫連熙大言不慚的全部接下,板著臉:「不用謝我。幫襯岳家是應該的。你三叔和你二哥都有本事。這是他們自己能幹。再過一年多,你大哥也該參加春闈了。年後我再請溫大人幫他看看r/>

「夫君……」林若哭了,她真心哭了。老虎發威了唉!

赫連熙說完事,很淡然的起身:「我還有些公事處理,你好生休息。」頭也不回的出門。

林若拙幾乎癱在椅子上。

「娘娘。」平媽媽興奮的責怪,「您怎麼不留住七爺。」枉費她燉了一鍋好湯,不過,這湯還可以當宵夜嘛:「一會兒。您給七爺送去?」

罷了。好女人能屈能伸。他不就是想她求他嘛。一時的下風算不了什麼,咱們來日方長。

「尺素,將那件新做的間色裙拿出來。銀鉤、畫船過來給我打扮。」打起精神,一連串的吩咐,卻怎麼聽怎麼有種咬牙切齒的味道。

平媽媽欣慰。這就對了。

***************

皇宮。楚帝面前擺著一封摺子,是赫連熙保舉林海嶼。

他翻了翻,微微而笑,問貼身大太監胡春來:「老七家裡頭還在鬧騰?」

「沒了。」胡春來笑眯眯的回稟,「據說七殿下在書房忙公事甚晚,七皇妃送了一碗湯去,打那以後兩人就好了。七殿下這些天都是宿在正院。對了,那院子新題了個名,叫三省居。匾額是七殿下親自寫的。」

楚帝微微一笑,略有滿意:「老七齊家也還可以了。」話鋒一轉,問:「老二可有關照許家?」

二皇子妃娘家姓許,曾任r/>

胡春來頓了頓,答:「沒有。許家公子去年科考次靠後。現在工部。」

楚帝神色莫辯,又問:「蔡家現在如何了?」

蔡家是曾經的把手,蔡家女兒現為四皇子正妃。

胡春來低下頭:「蔡家人口多,蔡大人身體不好,去年返了鄉。四皇妃送至城門外十里,四皇子事忙,並未出行。」

楚帝淡淡一笑:「人情如水,自古如此。」翻出一張奏摺:西南布政使請求朝廷派人安撫西南諸部土司。

「讓老七去吧。」他如是吩咐。

聖旨下達的那天,二皇子摔碎了一套前朝官窯茶具。四皇子府一個小廝盜竊,被活活打死。

林若拙呆若木雞,怔怔坐了許久。終於發現了自己的錯誤在何處。

她漏算了楚帝。赫連熙所有的謀划從來只針對一個人:楚帝。

這位才是真正能決定儲位歸屬的人。

他百般容忍段娉婷也是為此。現在的他,必須給楚帝留下一個仁厚、寬和的印象。試想,一個連母家都容不下的人,如何能容下一眾失敗的兄弟?

段家拖後腿真到了不堪的局面,也不用他出手。他只需忍,楚帝若是替他出手清理。

這,才是赫連熙的戰略。

深深吐出一口氣,對手果然很強大。

夏衣匆匆進門,神色慌張的報:「娘娘,朝雲,好像有身孕了。」

林若拙霍的站起:「什麼?」——

今天的。電腦壞了,借別的一用,各種不順手。

(快捷鍵:←)書香貴女 第九十六章建議 書香貴女目錄(快捷鍵:回車) 書香貴女 第九十八章女人的手段(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書香貴女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