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香貴女

書香貴女

第九十六章建議

[更新時間]2013年 05月12日 19:31 [字數] 2812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前幾天,林若拙無意中調出了一種煙灰藍的顏色。這種色彩單獨來看,不太符合這個時代的審美觀。林若拙加以改進,形成從白色至淺煙灰最後到煙灰藍的漸變過度。

又後來有了另一種想法,有一種薄似透明的蟬翼紗,正好可以染這種漸變,如此一來,最末端的白變成透明,形成一種煙雨迷濛的夢幻感覺。

這樣的顏色女子穿太冷,男人穿倒是正好。赫連熙不是不要麼,正好送給小九做人情。

赫連濯沔送我,七哥……沒有嗎?」

林若拙不在意的道:「我之前說過染出好料子給他做衣服,他堅決不肯要。我也不強求。只是這料子不能下水,一下去顏色估計要花,你也就穿一兩回新鮮新鮮。」

赫連濯垂目片刻,抬頭微笑:「一兩回就一兩回,我喜歡。」

過了片刻,他又問:「你和七哥,到底怎麼回事?沒車沒馬,他可不是這樣小氣的人。」

「他就是這樣小氣的人。」林若拙冷哼,「嫌我脾氣不好。我生來就這個樣子,不喜歡,不喜歡別萩劍?

赫連濯沉默片刻:「可你,已經嫁給他了。弄成這樣自己日子也不好過。」

林若拙不在乎:「我怕什麼。有本事他就休了我。我巴不得呢。」

赫連濯搖頭:「一聽就是氣話。」

「誰說的。」林若拙睜大了眼睛,認真看著他:「你幾時見我拿自己的未來胡亂置氣?」

為什麼她說真話的時候總是沒人相信,假話連篇時卻很多人確信不疑呢?

赫連濯訝異:「皇家可沒有休妻之說。身是皇家人,死是皇家鬼。」

林若拙道:「我知道你的意思。無非是怕被休的女子再嫁,給你們赫連家丟人。我又不圖這個,他若是肯休我,我就出家去,保證不給你們家丟臉。」

出家?赫連濯大吃一驚,觀察了一下她的臉色。發現不像是開玩笑,怔住:「你情願出家也不想和七哥一起過?」

「噓,小聲點。」林若拙放了一根手指在唇中,看看左右:「別這麼大聲。這話傳出去可不得了。」

鬧鬧脾氣,吃吃醋。甚至一連三天往外跑同赫連熙過招,這些雖不是淑女所為。然而還都在道德風俗容忍的底線上。換句話說,也就是皇家容忍的底線之內。情願出家也不情願和赫連熙過,這個就不同了,絕對一腳跨出了遊戲規則範圍。

赫連濯神色複雜,想到她的婚事是楚帝御賜。誰都無力改變。只能被動接受。

七哥原本對她就並無遐思,還曾一心幫過他,無奈。造化弄人,父皇也不知怎麼想的,若是為了獎賞林梓言,賜婚給他也是一樣的。記得那天他初聞聖意,旨意還未下達時曾去求過母妃。母妃卻說,父皇做每一件事都有深意,決定了的就不會更改。林若拙,只能是七皇子妃。

「這些話。和我說說不要緊。切不可再和別人說了。」他憂心忡忡的叮囑,話說的有些艱難:「七哥的志向和我們不一樣,他不會休你。你。放下些身段,他會摹!

「我不稀罕。」林若拙丟下手裡的染料,看了一眼遠遠站成一圈。恨不能時刻緊盯的侍衛:「子非魚,按質魚之樂?我現在這樣很好。是朋友的,就別勸我。」

「走吧。」她起身。

「要回去了?」赫連濯看看天色,「明天,你還繼續?」

林若拙笑:「我不為難你。招數不能用老,明天我不出門。」

三天,說多不多,說少不少。符合她一貫的風格,剛好卡在底線範圍內。

當晚,赫連熙聽說今天是九弟陪著妻子出門的,置之一笑,不予理會。只是吩咐長史:「馬車都取回來吧,七皇妃若要再出門,不必攔著。」

長史松下一口氣。

但是第四天,林若拙不出門了。安靜的在府里待了一整天。

段娉婷很不明白:「她怎的就不鬧了?」

李媽媽道:「娘娘,正妃是個聰明人,她前頭三天鬧,只是為了證明她不懼七殿下。目的既然達到,自是見好就收。若今天再鬧,反而不美。不信您派人去車馬房問問,今兒府里的車馬,必是全的。」

段娉婷不信,派了人去問,果然如此。心下不平:「表哥也太縱容她了1

「娘娘,您怕什麼。」李媽媽說出金玉良言,「她是正妃,殿下給些臉也正常。可她生不出孩子,您就羈諏瞬話苤

(快捷鍵:←)書香貴女 第九十五章對招 書香貴女目錄(快捷鍵:回車) 書香貴女 第九十七章對手(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書香貴女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