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香貴女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 書香貴女 > 第九十一章揭露(一)

書香貴女

第九十一章揭露(一)

[更新時間]2013年 05月10日 01:44 [字數] 3282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沒有婆母的府邸就是好,赫連熙聽說莫宛如是陳頊的未婚妻,立刻同意她去參加認親宴。

正好,黃氏的調查結果也出來了,趁這機會告訴了她:「紅姨娘的娘家兄弟,的確和那道士常有接觸。」她面色沉重,打探來的消息很不好:「據鄰人說,那道士有天喝醉了,胡話中說,有大戶人家買了他唯一一份從師門偷出來的秘葯。附近的酒樓茶樓店鋪也證實,那段時間道士的確出手大方。失火案的真相,我尚無力查出。」

畢竟只是一個普通官員內眷,查不出失火真相是預料之中的。林若拙原本也只是想讓她經過調查得出結論而已。失火案,她另有用途。

雖然沒有進一步證實,但黃氏心中多多少少已經確定,段娉婷下藥毋庸置疑。換成是她,知道有這等葯,也會毫不猶豫的買下來。

「你,有什麼打算?」沉默了許久,她問。

林若拙長嘆了一口氣:「找靠山。必須找靠山。」

就如同黃氏將管家權交給馮氏后的選擇一樣,無論做什麼,本身處在弱勢的她們,必須先找一個強硬的靠山。然後用各種利益、手段,將關係一層層纏繞、系牢。借勢發展自己,最終站穩腳跟。

林若拙也就開端好點,皇子正妃。後續糟糕的一塌糊塗:生不齣兒子。

這個情形,其實還不如黃氏當年。

「你打算找誰?」黃氏很是關切。

林若拙吐出四個字:「司徒皇后。」

這倒是個好人眩段淑妃不用想。楚帝最強大,但顯然不可能。那麼,司徒皇后無疑是最合適,也最名正言順。問題是:「你怎麼打動她?」

林若拙能提出來,自然有底牌。不過,這個是夢裡得來的,不好和黃氏說,只能道:「慢慢看吧,機會是人找出來的。」

黃氏贊同:「不要心急。你大約有一年的時間緩衝。」一年之後。正妃肚子沒動靜,波瀾必起。

此外,還有一個重要的問題:林家未來的步伐。

黃氏很憂心。林若拙不能生,在原本因婚姻締結的紐帶狠狠劃了一刀,裂口還在逐日增加。她們瞞下了消息,一旦事發。七皇子是無所謂,只要後院有女人生齣兒子就行。林家,卻是滿盤皆輸。

「想辦法分家。」林若拙給出計劃,「一年之內,將若蕪嫁掉。一年之後我無所出。段娉婷必會挑唆段淑妃給斷葯,林家或許會用迎進一個宗族之女為交換條件。母親,你要死咬住不放。堅持二房的立常不同意,堅決不同意。若祖父一意孤行,就鬧分家。」

「如此一來,便可看出各房的態度。」她會竭盡全力保住家人。可是,若有人死命拖後腿,往反方向使勁可扛不祝

明知道她生不出,還依舊想辦法加強紐帶,支持赫連熙。那是參與從龍之功。這就好比下場賭博,她站在了乙方,自家親人卻站在了甲方。

她需要知道是誰和她立場相對。再行謀划。

這是一場曠日持久的戰爭。

沒錯,經過這幾天的思量,她終於選定了一條最佳道路。

她不是殺手、不是特種人才。沒那本事悄無聲息的暗殺掉赫連熙,謀殺就成為了下策。最好的上策,莫過於借勢。讓他死在爭儲鬥爭中。只要謀划的好,她、林家,都能全身而退。

她沒有政治細胞,但她會借勢。夢境之中,有一個至關重要的人物,從林若菡或其餘人的提及中可分析出,赫連熙最後能當上太子,直至榮登皇位,這個人起了很大的最用。

他便是:司徒九。

回到七皇子府,不多時,段娉婷來訪。身後跟著李媽媽,抱著一摞賬冊。

林若拙不客氣的收了。說自己要檢查兩天,再行對賬。等段娉婷一走,就丟給了夏衣。

身邊這幾個人,她打算好好劃分職權培養一下。

夏衣的丈夫許冬,徵求過他本人的意見后,被安排在外院,作為正妃對外打理事務的管事。夏衣本人能幹冷靜,心有計量。林若拙打算培養來專管內宅事務打理,賬本子就直接甩給了她。

平媽媽年紀大,見識卻有些少。最合適的位置莫過於主管正院之中瑣事。她的兩個兒子,大的跟在米鋪掌柜後頭學習,另一個年紀小些,先安排在車馬房待兩年。

小喜看中了原先跟在林若謹身後的長隨,林若謹索性將人給了林若拙,正好幫她打理雜貨店。小喜出嫁后便不再進府當差,幫著男人打理鋪子就好。小福平時看著悶聲不響,挑人的時候出乎大家意料,多少條件好的小夥子都看不上,一心認準了在染坊做工的工匠王二郎。

這王二郎是跟著染坊一塊兒搭過來的。原先只是大工匠的下手。大工匠要價高,林若拙買了染坊也沒打算弄大,純粹是自己搞實驗玩。便沒留他,大工匠便帶著自己的一幫人手走了。唯有這王二郎心眼笨,沒學到什麼手藝,被丟了下來。林若拙想著染坊開沒開工,左右也要人看房子。便雇傭了他。不知怎麼的,小福就看中了。

王二郎是良民。林若拙的意思是乾脆放了小福的契書,湊個好事。結果小福不但不肯,還願意作保,將王二郎也投身入籍。

「娘娘,您不知道外頭的行情。」小福條理分明的闡述,「似我們這等人放出去,一無靠山、二無恆產,反不易生活。在您身邊,才誰也不敢欺負我們。聽說二郎投身給了您,那普通的百姓,還巴著他叫王大爺呢。」

林若拙一怔,恍然察覺,她雖是在纖細鋼索行走,然身後卻不知不覺跟了一群人休戚相關、榮辱與共。

她不是一個人,行事需小心再小心,謹慎再謹慎。

沒過多久,到了八皇子赫連璞大婚的日子。

林若拙這回作為七皇嫂,跟著眾嫂子們一塊兒去了。段娉婷跟在她身後一整天,幾乎將銀牙咬碎。

第二天新婦見帝后,七皇子夫婦入宮。段側妃本沒有去的資格,不過段淑妃傳話說她想侄女了,召她進宮一敘。三人便坐車同行。

馬車內,段娉婷不是用哀怨的眼神去瞅赫連熙。林若拙惡意的想,這幾天不知是給她面子還是什麼,赫連熙不是在她房中就是去書房過夜,一直沒進段娉婷的屋。這位是欲求不滿了吧。

今天段淑妃這一出傳喚,很有可能就是給撐腰來著。

八皇子妃的氣色不茨端莊閨秀長相。為人也善談,互相見過禮,皇家妯娌們閑談起來。

這裡可以看出一點小集團趨勢。二皇子雖和四皇子暗中爭鬥,然而稀奇的是,二皇子妃和四皇子妃之間話題倒不少,一直說的很熱絡。五皇子妃陪在她們身邊,行成一個小團體。林若拙和三皇子妃潘氏未嫁前就有情誼,脾氣和合拍。兩人自然而然坐到了一塊兒。八皇子妃看看左右,移步走到她們身前:「三嫂、七嫂。」

潘氏訝異,隨後微笑著點頭。

落座沒多時,女官稟報,皇後娘娘來了。

司徒皇后照例說了些場面話,賞了八皇子妃幾樣禮物。接著,話鋒一轉,沖向林若拙:「老七媳婦,聽說段側妃今日進宮了?」

「是。」林若拙低眉順眼出列,「段母妃傳話,說是想她了。」

司徒皇後點頭:「前兒聽說她受了委屈,段妃一直想問來著。」看看堂下幾個皇子妃,頓了頓,話鋒一轉:「我去更衣,你隨我來伺候。」

這是要帶她去裡間訓話,不令其在妯娌間丟臉。

果然,行至裡間,司徒皇后便道:「你是怎麼回事?小小的一點陣仗都沉不住氣,要查便查,又弄一群下人圍觀做什麼!置皇家體統於何地?」

林若拙眼眶一紅,「撲通」一聲就跪在了地上:「母后救我1

司徒皇后大吃一驚:「這是幹什麼1

林若拙一把拽住她的衣擺,哭著道:「母后,母后,我要沒命了,你救救我1邊哭,邊微蝐劭此鬧堋?

司徒皇后眸光一閃,嘆:「你看看你,像什麼樣子。這麼多人看著呢1遂吩咐下人,「你們都下去。」只留了一個女官在身邊。

林若拙視線瞥過,司徒皇后淡淡道:「這是瑤光,從沒進宮起就跟在我身邊了。」

這便是心腹了。林若拙便止住眼淚,道:「母后,段娉婷給我下了絕育葯。」

「胡說1司徒皇后厲聲呵斥,「胡言亂語!我看你是昏頭了1

「我沒有1林若拙毫不驚慌,「那葯甚是神秘,是景鄉侯府弄來的,母后,孩兒本也不信,可是查訪之下才知真有其事。兒臣還查到,查到……」

「有話就說,別吞吞吐吐的。」司徒皇后淡淡道。

「是。」林若拙彷彿瞬間來了勇氣,大膽道:「大皇子當年病死,也和景鄉侯府有關1

「你說什麼1司徒皇后霍的站起,射出凌厲冰寒的視線。

要出去,先放上,回來再修改。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書香貴女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