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香貴女

書香貴女

第八十九章對持

[更新時間]2013年 05月07日 23:21 [字數] 3658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太醫來了,太醫又走了。

檢查結果是一切良好,正妃娘娘身體健康的不得了,生七個八個都沒問題。

太醫同學很奇怪,這麼好的檢查結果出來,七皇子居然面無喜色,七皇子妃倒是笑了一下,可那笑怎麼看怎麼彆扭。

皇家的事少管。太醫同學發揮裝聾作啞功底,領了賞錢,腳底抹油趕緊走。

赫連熙陰沉著臉,比起生孩子問題,他更在意的是眼前的女人到底是誰。孩子?哪個女人不能生。嫡子?他才2,未來的十年是關鍵,過了那個坎再計較也來得及。

屋裡氣氛沉悶的可怕。誰都不願先打出自己的底牌。

不同於赫連熙的死守,林若拙知道,她今天冒險走這一步,就必須給對方一個交代:為什麼懷疑羹湯有問題。

當然,赫連熙的反應也很古怪。那句『你是誰』,問的不明不白。

「夫君。」她決定先發制人,裝作驚訝的恍然:「我想起來了,思潔不是七妹的字么?夫君,你認識七妹?」

赫連熙緩緩道:「你家八妹的小字也叫思潔?真巧。」

林若拙眨眼:「夫君還認識叫思潔的人?」

赫連熙沉默了片刻,神情黯然:「以前,傾心過一個女子。你先前的表情和她很像。恍惚間,我還以為她回來了。」

騙鬼去吧!我要吐了!林若拙在心底狂吼。相信你那種欲除之而後快的表情叫『傾心』?我就是瞎子。

當然,表面上她還是接受這個解釋:「原來是這樣。夫君看走眼了呢。」

赫連熙臉色迅速轉換,變成得到理解的欣然。之後又是疑惑:「巧巧,剛剛為何那般質問三個下人?你是怎麼知道她們三個有問題的?」

這技術表現,影帝啊!林若拙自問也不差,除了不能說哭就哭外,其它表現還是可圈可點的,露出了不好意思的神色:「我,我可能太疑神疑鬼了。」

接著便解說:「今日進宮。和三嫂聊天時說起那四碗羹湯,喝著很淡,還以為是夫君心細,特意吩咐的。三嫂很羨慕,說她成婚時三皇子便沒有這般體貼,羹湯味道濃的很。我想著雖是夫君體貼。大廚房也是辛苦的,便讓手下丫頭去打賞。誰知去了才知,是側妃吩咐的。這也罷了,偏偏只改了我那一份,夫君的半點沒動。若說側妃不體貼夫君。我是不信的。故而,就起了疑心。查了一查。又知道李媽媽過來看了熱鬧,才……」尷尬的垂下頭。頓了頓,復抬起,爽快道:「事實證明,是我多心了。夫君,你放心,我一會兒就給段妹妹陪不是去。」

「不用了。」赫連熙脫口而出,隨即又添了一句:「你是正妃,嚴厲些也是應該的。她這事本就做的輕狂。不必再理會。」

雙方都給了解釋。聽上去都說得通。對方似乎也都相信了。於是乎,算是風波已過。

「只是你今日做事魯莽了些。」赫連熙教育她,「尚未有定論。就慌慌忙忙召集了下人查問。這事定會傳到宮中,母后和母妃怕是都要訓斥你一下的。且忍一忍。」

段淑妃的教訓某人不放在心上。有個段娉婷在,就是天仙做正妃。段娘娘也不會有好臉色。更可況於她?既然是天然對立,林若拙也就沒打算和那位搞好關係。

司徒皇后么。大鬧這一出,就是為的要讓她知道!

「是。」某女一本正經的接受指點,「我知道了。」隨後又抬頭,委屈道:「夫君,我自幼就是這個性子,眼裡容不得半點沙子。性子也不仔細謙和。你,不要嫌棄。」

赫連熙失笑:「我還不知道你。六歲就能拿水瓢砸八弟他們。你這莽撞的性子,從小到大都一樣。」

心底疑惑稍解。林若拙不可能是前世林若涵轉生。性格完全不像。就算是刻意掩飾,有些本質的東西卻無法改變。比如說,林若涵可以做出水瓢砸人的舉動,但她永遠不會去學唱戲。這一點,才是他斷定林若拙不是他上輩子認識的任何一個女子的原因。

但是,這個女人依舊很可疑。赫連熙如是想。

這個男人很可疑。林若拙心底嘀咕。

那聲『思潔』分明指得就是林若菡。還有那句『你是誰』。他在懷疑什麼?林若拙不是林若拙,還能是誰?

想到自己的穿越,想到『預言』夢裡林家只有七位姑娘。想到無論哪一個場景都沒有『林若拙』。她大膽做出推斷。

穿越都可以有,重生為什麼不能有?

如果夢裡的一切是赫連熙、林若菡的上輩子。那麼,一切就解釋的通了。

位面穿越也好,鏡像延伸也好。宇宙間神秘因素數不勝數,糾結來歷和原因沒有意義。重要的是,如果赫連熙是重生的,夢裡的場景就是前世發生過的事實。她,這個世界的七皇子妃,該怎麼辦?

這才是最重要的。

段娉婷不會做無用功。絕育葯,十有八//九已經被她吃到肚子里了。不能生孩子她並不太在意。女人生孩子,要麼是為自己,要麼是為值得她父凍觥K一沒有遇見值得福二自身尚在危險境地,不生也好。省的讓一條無辜的生命跟著一塊兒受罪。

但是,七皇子妃或許可以無子,大楚皇朝的皇后卻不行。

和司徒皇后還不同,那位是生了孩子後來夭亡了。她這裡乾脆就是懷不上。看看莫宛如就知道了,不能生,那簡直是天大的過失。廢除妥妥的。若是廢除還好些,最怕的是赫連熙好面子,假仁假義讓她『病重』身亡。開開心心迎娶新皇后。就和夢中一樣,艾瑪!那才是要人命!

她可以不宅斗、可以一生無子、可以讓出男人、讓出正妃的位置。但是,從不包括讓出生命。

死不可怕,可怕的是死的毫無價值,還給渣男錦上添花。

更重要的是,她活的好好的,幹嘛要去死?

所以。親,還是你去死吧。

赫連熙去了外院書房,林若拙端坐窗前,托腮凝思。

怎麼才能把他弄死呢?還得和自己毫無關係。

這真是一個技術活。

平媽媽端了茶過來,嘆著氣喚她:「娘娘,您今日失策了。」

「啊?」林若拙被驚醒。神還沒緩過來,視線茫然。

平媽媽眉頭皺的能夾死蚊子:「娘娘,這不比在娘家。您,您上點心吧。」

林若拙莫名:「我哪兒不上心了?」她上心的很,想的腦袋都要焦了。

平媽媽嘆氣。給她掰開來講:「今兒這事您辦的太莽撞。滿院子的下人,人人都知道您丟了個大臉。段側妃心機深沉,必得趁勢追擊。您的威信堪憂埃」

「哦。這個事埃」林若拙不在意,「七皇子剛剛說了,不必給段側妃賠不是,這事就算過去了。」如果老七是重生的,就該知道段娉婷其實已經下毒成功了。

平媽媽急的不知怎麼才好:「娘娘,七皇子那是體貼。可您不能大意埃若不使些補救手段,段側妃就要壓到您頭上去了。」

「沒事,沒事。」林若拙渾然不在意。她乾的是釜底抽薪的活。赫連熙一死。什麼側妃都不成問題。

「怎麼能沒事呢?」平媽媽心都要糾了。

「平媽媽。娘娘有自己的打算。」夏衣走了過來,身後跟著小喜、小福,輕福了福身:「娘娘。我們唯您馬首是瞻。您給我們個話,該怎麼樣我們就怎麼樣。」

林若拙這才恍然,她雖有自己的想法。但身邊下人不知道。這是個嚴重的問題。

真話是不能講的。

皺著眉憋了一會兒,道:「我有一個嚴重的問題需要證實。等三朝回門后再說。目前,先不要和側妃起衝突。當然,她若是欺負到你們頭上也不要客氣。總之,照規矩章程辦事,自身行的正。其它的,等我和母親商量過再做打算。」

四人互相看了一眼,齊聲應諾。

掌燈的時候,赫連熙再度歸來。屋內已經擺上了一桌簡單精緻的吃食。是去大廚房領了食材回來在小廚房做的。絲雨在廚藝上頗有天分,林若拙有意培養她為掌勺大廚。

赫連熙嘗了一口,笑:「你胃口挺清淡。」

「是。」林若拙給他盛了一碗火腿冬筍湯,「吃上面我喜歡簡單些,食材新鮮,原汁原味,少許加工就好。山珍海味的沒意思,五穀雜糧

(快捷鍵:←)書香貴女 第八十八章問話 書香貴女目錄(快捷鍵:回車) 書香貴女 第九十章相處(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書香貴女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