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香貴女

書香貴女

第八十八章問話

[更新時間]2013年05月07日 03:08 [字數] 3196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進宮拜見帝后的過程沒什麼好說的,楚帝是個威嚴的男人,城府很深。司徒皇后看著和幾年前沒什麼變化,公式化的態度,親切中帶著疏離。

然後是新上任的叔伯嫂子們,一一見禮。當然,還拜見了貴德賢淑四妃。

從皇宮出來已經臨近中午。吃完午飯,赫連熙對她道:「一會兒讓娉婷過來給你見禮。」

林若拙:「好。」

赫連熙觀察了一下她的表情,發現沒有任何勉強,點頭:「娉婷自幼嬌慣,有些小脾氣。你無須與她計較。但也不必太過相讓,你是正妃,依理行事即可。」

林若拙扯扯嘴角:「你放心,我知道。」

段娉婷走了進來。她應是精心裝扮過,銀紅色霞光緞,著朵朵盛開梅花。雲鬢高聳,步搖閃亮。

「妾見過姐姐。」聲若黃鸝,婉轉下拜。

這模樣,夢中也見過。段娉婷慣會在人前做樣子,言笑晏晏,殺人不見血。

林若拙有些慶幸,慶幸那鈔預言夢』,讓她早早知道了這些女人的底牌。

「妹妹起來吧。」淡淡的回了一句。即便知道了底牌,她也沒心思和這些女人搞宅斗,美好的生命不應該浪費在無聊的事上。

不過,在此之前,需要弄清一件事。轉頭看赫連熙:「我身邊兩個侍女小喜、小福已是定了親,不久便要出嫁。手邊使喚的人不夠,想挑幾個小丫頭。」

赫連熙點頭,對段娉婷道:「后宅之事交於正妃打理。將賬冊和鑰匙送來。」

段娉婷咬牙。笑道:「姐姐剛來就要管家,可否太累。且歇息兩天,也待妹妹將手中的賬目整理好再交上。」

赫連熙想了想,覺得也不無道理:「那就三朝回門后再送來。」

段娉婷柔媚的應:「是。」

林若拙再度開口:「我要補幾個小丫頭。」

赫連熙一怔,驚訝的看向她。都說了給她管家了啊?

林若拙無辜的回看過去:我說了要管家嗎?我明明是要補人手。

兩人直白白對視,數秒鐘后,林若拙又問:「那個。你到底同不同意我添人?」

赫連熙深吸一口氣,告訴自己,這是天真,這是無邪,真是沒心眼。

調整過來,淺笑:「這麼急。你很缺人手?」

林若拙一本正經的點頭:「十萬火急。」

段娉婷微笑,帶著些許不屑:「姐姐既然急,我現在就叫管事媽媽帶人過來。」

林若拙立刻補充:「我很挑剔的,把府里所有的人手都叫來,我要仔細挑。」

「所有的?」段娉婷吃驚。視線瞥向赫連熙。

林若拙也看他:「怎麼。不可以嗎?」

赫連熙皺眉。皇子妃全府範圍挑丫鬟,這個……的確沒什麼不可以的。只是,這麼做有意義嗎?難道林若拙就是這麼個挑剔的人?

他不信。俗話說三歲看到老。小時候雖相處不多,也能看出,林若拙不是無事生非的性格。那麼,就是有必須的目的。微笑:「娉婷,你還不去準備。」

段娉婷又是一驚,怔在那裡,直到看見赫連熙目光轉為不悅,方慌忙應諾:「是。我這就去。」心裡七上八下的出了門,不知這位新正妃葫蘆里賣的什麼葯。

不多時,黑壓壓的一大群人站在了院子里。擠的滿滿當當。

赫連熙眸光微凝。毛頭小子不懂,經歷過上輩子的他知道,這是段娉婷故意為之。沒有安排在寬敞的花廳,而是擠擠挨挨在正妃院中,不動聲色的給林若拙一個下馬威。破壞她在下人心目中的威信。

林若拙哪裡知道這些彎彎繞繞,她也沒打算學習進修。每個人的追求目標不同,即便穿到古代,當了皇子妃。也不意味著除了宅斗就沒活路。更別提她還有一點『金手指』。

直來直往,暴力簡單才是她的風格。

沉著臉對小喜耳語幾句。小喜高聲喝:「所有人,按男左女右分站兩邊,再按個頭高矮站好,矮個子站前排,高個子站後排。」

感謝老天,皇子府沒有太監這種生物。

男女兩邊是分站出來了,高矮個子排卻亂七八糟,鬧了好一會兒才勉強站完。此時,大部分人對這位正妃,或多或少有些腹誹。覺得她行事混亂,沒有當家理事的大氣。

等他們站好,林若拙一排排走過,仔細盯著每一個人的臉。

夢中,涉及絕育葯案件的有三個人。三張臉,她記得很清楚。

很快,她手點了點,平媽媽請出兩個中年女子,一個年輕丫鬟。

「就這三個,我要了。」林若拙大氣的一揮手,回身落座。

段娉婷臉色一僵,勉強笑道:「姐姐,這三人都在別處當差,做的好好的。突然換了不妥。姐姐另選幾人可好?」

「你怕什麼?」林若拙諱莫如深的看向她,「心虛了?」

段娉婷一滯,乾笑:「姐姐這是何意?」

「沒心虛就好。」林若拙將那三人帶過來,問:「你們三個都在何處當差?」

一個臉圓的中年女子道:「奴婢在大廚房,管灶上的湯水甜羹。」

另一個長臉中年女子:「奴婢在花園角門值夜。」

年輕丫鬟:「奴婢在外院做事。」

林若拙忽而一笑:「我認識你,昨天,就是你給我端的酸甜苦辣羹。」

段娉婷心中一緊,臉色微變。接著想到自己手段,又心定。

赫連熙緊緊注視著這一幕。

林若拙問那圓臉婆子:「兩份羹湯可都是一樣的?」

圓臉婆子怔了怔,看了段娉婷一眼,答:「不一樣。」

赫連熙全身一震。

圓臉婆子趕緊道:「側妃關照過,正妃娘娘身子嬌,羹湯味道可做淡些。老奴斗膽,便將您的那份做的味道偏淡。與七爺的不一樣。」

林若拙似笑非笑:「兩份羹湯有剩下的嗎?」

「有。」圓臉婆子面容坦然,「都在廚房,娘娘盡可查看。」

「我不看,沒什麼好看的。」剩下的羹湯不會有問題。林若拙又問長臉媳婦:「昨晚酉時前後。可有人從角門出沒?」

長臉媳婦猶豫了一下,道:「側妃娘娘身邊的李媽媽來過,說是想去前院瞧瞧熱鬧。」

林若拙點點頭,轉向丫鬟:「上羹之前,你可見過李媽媽?」

丫鬟回答:「有。李媽媽過來和奴婢說了兩句閑話。」

林若拙再問:「你是否一直守著那羹湯?」

丫鬟一驚,慌忙下跪:「娘娘恕罪。奴婢,奴婢想看熱鬧,離開過一小會兒。拜託李媽媽幫著照看。」

林若拙輕笑一聲,音量轉柔:「八隻碗一模一樣,你怎麼知道哪份是味淡的。該端給我呢?」

丫鬟嚇的嗓子都變調了:「廚房的媽媽說過後,奴婢,奴婢在盤子上做了記號。」

林若拙輕吁一口氣:「也就是說。我吃哪一碗,是定好的。」

赫連熙閉上眼睛。

段娉婷沉著冷靜的走上前:「姐姐這是何意?」

林若拙看了她一會兒,道:「沒什麼意思,隨便問問。」

段娉婷冷笑:「姐姐這是懷疑我在羹湯中搞鬼?」

「我可沒這麼說。」林若拙失口否認,「不過叫了幾個人問幾句話,妹妹哪一句聽見我在指責你?」

段娉婷狠狠的瞪她一眼:「姐姐,你沒明說,可你就是這個意思1說罷。轉身撲向赫連熙,眼淚刷的就流了出來:「表哥,我什麼都沒做。我就是好心。覺得那四碗羹味道太重,怕正妃受不住,才吩咐了廚房做淡些。李媽媽。是我命她去看熱鬧的,因為……」她輕泣一聲,哀意凄苦:「因為我想知道表哥大婚是什麼樣子。我不能親自去,我知道我的身份,可我還是想知道表哥成親是什麼樣的,一定很英武、很意氣風發……」

她哀哀凄凄的說著,訴說著自己的愛戀和委屈,以及情願忍受痛苦,只要表哥幸福就好云云。

赫連熙睜開眼,定定的看著她。似要將她這副面容牢記在心。永不忘記。

段娉婷心中暗喜,話鋒一轉,對著林若拙哀哭:「姐姐若是不信,大可以請太醫來診脈。若有半點差池,我以命相抵。」

林若拙其實很佩服這些人,眼淚說來就來。她雖也會裝腔作勢,然說哭就哭這一點總也做不到。實力果然還是稍遜一籌。

「不用。」她斷然拒絕,「我從沒說過羹湯里有什麼,你這麼緊張說一大車話做什麼。太醫不用請,我相信我此刻的身體很健康。沒有任何毛玻」

夢裡的林若菡又何嘗沒有看過太醫,然而從來都查不出任何毛玻只能說,民間虎藏龍,人類已知的,永遠不是全部。

「請太醫1赫連熙凜冽的聲音帶著森森寒意,他驀然站起,環視院中黑壓壓的人群,深深看了林若拙一眼:「長史去請太醫,其它人各回各處。」

下人紛紛散去,各自用眼神無聲交流。

段娉婷還在哭,赫連熙冷冷道:「你先回去。」

「表哥……」她又欲開口。

「什麼都別說。」赫連熙制止,頓了一會兒,輕聲道:「我都知道,你回去吧。」

段娉婷立時就心安了。心想表哥還是相信我的。這會兒估計是要和林若拙算賬。柔柔福身:「那娉婷就先回了。」走兩步,又停下,回身勸:「表哥,你別怪姐姐,她,她只是不知道我是什麼樣的人,多心了。」

赫連熙意味深長的點頭:「我明白。」

段娉婷走了。赫連熙揮退下人,命心腹在門外守著,回身對準林若拙:「你是誰?」

林若拙大驚:「哎呀夫君!這才多會兒呀,你就不認識我了?」

赫連熙冷厲的看住她,片刻,微笑:「思潔,是你對不對?」

「你發燒啦?」林若拙莫名其妙,「說什麼胡話呢。思潔是誰?」

赫連熙一直關注著她的表情,見她絲毫沒有慌亂,心裡也沒底。

林家是有個林若菡的,雖然『菡』字不一樣,但從查探的消息來看,今生的林七姑娘,才是青樓外室所生之女。林若拙的的確確是林海峰原配所出嫡長女。

還是,林若菡也和他一樣回來了?

想到這裡,赫連熙眸光一冷。

不對。如果是林若菡告訴她的,那碗羹湯,林若拙根本就不會喝。還是,她先下手一步,將羹給換了?

立刻,他又否決了這個設想。七皇子府不說被他建的固若金湯,至少也能稱為水潑不進。外頭的人,沒那麼容易進來。尚未進門的正妃,根本沒有人手辦這事。

那麼,林若拙到底是怎麼開始懷疑的?

羹湯是否就是造成林若涵不孕的根源?

他深思,臉色陰晴不定。

林若拙很辛苦的維持著一副無辜的表情。腦子裡什麼都不敢亂想,不停的催眠自己:我很純白,我神馬都不懂。

騙人的第一要素就是要先騙過自己。

(快捷鍵:←)書香貴女 第八十七章長夢 書香貴女目錄(快捷鍵:回車) 書香貴女 第八十九章對持(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書香貴女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