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香貴女

書香貴女

第八十七章長夢

[更新時間]2013年 05月06日 03:20 [字數] 4895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第八十七章長夢

「累嗎?」耳畔,傳來男子溫柔的問話。

林若拙兩輩子才結這麼一次婚,儀式還搞得如此繁瑣隆重,心情不自覺的也跟著緊張,乾巴巴回了一句:「還好。」

赫連熙卻很從容,悉悉索索解開衣服下擺,隨意中帶著親密:「餓不餓?桌上有些點心,壺裡有熱茶。」

這樣的語氣和姿態很容易令人放鬆,林若拙老老實實答:「餓。」

要說古代婚禮不人道的地方就在這裡了。從大早到現在,什麼都不給吃,水也不給喝。換個體弱的都扛不祝

赫連熙走到桌邊端了點心,又倒了一杯茶,微笑著走過來,遞給她。

燭光下,男子年輕的面龐熠熠生輝,朗目劍眉,服務周到。真是養眼又享受。

開開心心的接過盤子,一口一個塞進嘴,就著他的手喝了熱茶。連吃了幾塊才滿足的輕吁:「餓死我了。」

赫連熙輕笑:「還和小時候一樣,不知道什麼是客氣。」

林若拙咽下嘴裡的點心:「天大地大,吃飯最大。」瞧瞧茶盞,「沒水了。」

赫連熙一怔,走到桌邊又給倒了一杯。林若拙坐著指揮:「有白水嗎?白水就好。茶喝多了晚上睡不著。」

赫連熙手上動作一頓,換杯子,揭開另一個壺分辨了一下,倒了熱水過來。坐到她身邊,趁她接杯子之際,曖昧的湊到耳邊輕語:「睡不著好,咱們可以忙些別的事。」

林若拙抱怨:「太燙了。你就不能摻點涼的。」

赫連熙身體微僵,坐直,盯著她看。

林若拙眨巴眨巴眼,遞過盤子:「……你也來點兒?」

赫連熙頓了頓,深吸一口氣,微笑:「我不餓。你慢慢吃。別噎著。」

林若拙順手把盤子塞給他,搖搖頭:「夠了。點心太甜,吃多了膩的慌。」

赫連熙看看手裡的盤子,起身,放回桌。就勢坐下。

林若拙喝完水,去桌邊又倒了一杯漱口。坐到梳妝台前開始卸妝。

摘下沉重的鳳冠、簪釵,耳墜。細棉花捲沾了香膏摸去粉、胭脂、眉黛、口脂。再用屋裡銅盆兌了溫水清洗,擦乾淨臉。解下髮髻,散開一頭青絲。拿起白玉發梳輕輕梳理。

從鏡子里可以看見赫連熙坐在那裡,目光神色莫辨。

回頭嫣然一笑:「你不摘發冠?頭皮緊的不難受?」

赫連熙看了她一會兒,緩緩微笑:「我等你來解。」

「行埃」林若拙大大方方應下。剛剛人家還服侍了吃點心,禮尚往來。

走過去,牽著他坐到梳妝台前:「這樣看的清楚些。」輕手輕腳將精緻繁複的發冠解下,打散髮髻,白玉梳從上到下的梳理:「這個力道怎麼樣?疼不疼?」

赫連熙握住她的手,回頭,眼中有光芒閃動:「很好,多謝娘子了。」

林若拙憋了憋,肉麻的擠出一句:「夫君,不用客氣。」

這就是傳說中的舉案齊眉、相敬如賓?真是……特么的假透了!

場面有些安靜。赫連熙想了想,笑問:「你閨名叫若拙。家裡人可是這般喚?」

林若拙鬱悶:「才不是,他們叫我六丫頭。」

赫連熙微笑:「母妃也常叫我小七。我叫你六兒可好?」

當然不好!林若拙立刻表達自己意見:「我不想再被叫數字了。」

赫連熙的笑容歡暢了許多:「那叫你若拙?對了,你可有字?」

「有。」林若拙咬牙,渣爹狗屁水平起的,還不如沒有。

「叫什麼?」赫連熙追問。

林若拙都要流淚了:「巧巧。」

赫連熙一怔,隨後開懷大笑:「岳父大人有心了。」

有什麼心啊!這個字就是她一生的痛。林若拙很不高興。渣爹的水平真是夠了,及笄那天,給她和林若菡同時娶字,林若菡的就要高雅許多。叫思潔。

偏心,明晃晃的偏心!

冷不丁身上一暖,回過神,嚇了一跳,赫連熙正含笑擁她入懷。

「巧巧,天晚了,我們安寢好不好。」熾熱的氣息吐在耳邊,很不舒服。

她能說不好嗎?不能。只有垂下頭。

赫連熙也不需要她的回答,纖長有力的手指解開了衣帶、衣襟。柔軟的衣衫滑落……

「藹—1某人痛呼,「好疼1

赫連熙隱忍的聲音:「很快就不疼了。你忍一忍。」這才進去了一點點!

「騙人1某女控訴,隨後大驚:「不要動,不要動!疼死了1

怎麼可能不動?赫連熙腰部用力一挺,徹底貫穿。

「啊1尖銳的叫聲差點刺穿他的耳膜。某處幾乎被嚇軟。見鬼!兩輩子都沒見過叫成這樣的。外頭聽了還以為殺人呢!

林若拙現在的感覺就是在被鈍刀子凌遲,尖叫連連:「你出去!出去!疼死了!疼死了1

能不能小聲點!外面有人呢!赫連熙腦門青筋直冒,還得耐心安撫:「第一次都有些疼,後面就好了。」

胡說!分明是你技術太差!林若拙哪肯接受這樣單方面的受罪,手腳並用的掙扎,使勁蹬他:「你太不溫柔了,出去!出去1

赫連熙雖然一向對自己的忍耐力很自信,但事有意外。這種情況顯然已是忍無可忍。兩輩子,就沒見過房事上這麼粗魯的女人。哪裡還有什麼旖旎心情,狠狠的挺入。林若拙尖叫:「你怎麼還動!救命啊1

魔音穿腦!赫連熙想罵人。情緒一懈,處子**又特別緊,再加上還不停的掙扎,一不小心,丟盔棄甲。

林若拙迅速感覺到了,喜不自勝:「你好了?」迫不及待的推開他,扯過一件衣服跳下床。

赫連熙臉色鐵青,回頭一見她的動作,大驚:「等等,別……」

來不及了,新上任七皇子妃響亮的聲音已經傳到了門外:「夏衣,打水進來,我要洗浴1又畫蛇添足的好心補充,「七皇子的水也送進來。」

完了!赫連熙眼前一黑,幾乎氣暈。

明天,只怕全宮廷、全朝野、全京城都要八卦:七皇子的持續時間有多短?

他要掐死這個女人,他一定要!

洗完澡,發現某處已經不怎麼疼了。林若拙高高興興裹上被子睡覺。

赫連熙忍受著下人的異樣目光,胡亂清洗完畢,咬牙切齒蓋上被子。

兩人一里一外,背對背。中間空出好大一塊距離。

燃燒的燭火透過厚厚帳子,映出黯淡斑駁光線。夜漸深,兩個呼吸聲漸漸平穩。

夢鄉來臨。

林若拙知道,自己又開始做奇怪的夢了。

這一回的開場也是一間新房,林若菡一身新娘打扮,羞澀的和新郎並肩坐在床畔。

矮油,腫么能做這種偷窺的不和諧夢呢。

林若拙剛剛腹誹,就驚訝的發現,那個新郎,居然是赫連熙。和今天打扮的一模一樣的赫連熙!

就見赫連熙問:「餓不餓?桌上有些點心,壺裡有熱茶。」

林若菡賢惠起身去桌邊,摘了鳳冠,倒兩杯熱水,親手遞過一杯:「夫君,飲酒傷身,你也吃些吧。」

然後就是跟伺候大爺一樣伺候赫連熙,忙忙碌碌。替他解發冠,梳頭,柔聲柔氣的說,要梳滿一百下,對身體有好處。

接著,聽赫連熙問她:「你閨名若涵,家裡人可是這樣喚?」

林若菡羞澀道:「家中長輩喚我六娘。」

赫連熙微笑:「母妃也常叫我小七。我叫你六兒可好?」

林若菡睨他一眼,臉色微紅:「我小字思潔,夫君,也可這般喚我的。」

赫連熙眸光似含著水,瀲波動。擁了她入懷:「那麼,我就叫你思潔。思潔……」聲聲呢喃,醉人心魄。

後面就是和諧場景,夢境很講人情味,拉黑了過去,跳到完畢場面。林若菡臉色白的不成樣子,兩腿發軟,疼的沒法下床。赫連熙愛憐的問:「可是弄疼你了。」

林若菡羞紅著臉:「是妾身不中用,夫君太勇猛。」

赫連熙笑的那個開心。

後面就轉到了第二天,進宮拜見帝后。與一眾叔伯妯娌見面。

林若拙以為該完了。誰料這個夢竟然很長。一眨眼,又變幻了場景,林若菡的面孔成熟了許多,臉色不復新婚的嬌艷,濃重的脂粉下是蒼白的容顏。

赫連熙也成熟了不少,不過這種成熟只增添了男性特有的魅力,他沉著臉道:「你三年無有所出,給側妃斷葯勢在必行。」

林若菡凄然一笑:「可否讓我身邊人生育一子,給我抱養。」

赫連熙拒絕:「這樣算是嫡子還是庶子。側妃之子和他誰貴?這是亂家的根本,不可。你若實在想,便抱養娉婷生的兒子。」

林若菡臉色更加蒼白,哆嗦了一會兒,輕聲道:「奪人親子終是不好,還是不用了。」

接著又是好多場景,都是為著寵愛、子嗣。府中正妃、側妃、小妾、通房,鬥來鬥去。

時間一長,很多事情也浮出水面。比如,林若菡生不出孩子的真相。

原來,在成親的當天,那份酸甜苦辣羹的『苦』羹中,被下了絕育葯。林若菡只有當天端羹湯的小丫頭證詞,沒有其它證據。賣葯的道士已經被段側妃生母娘家早早燒死。林若菡選擇了隱忍。沒有告訴赫連熙。

後來,段娉婷的孩子也死了。林若菡下的手,一樣沒有證據。段娉婷向赫連熙告狀,說是林若菡害的。赫連熙徹查,林若菡手段了得,最後,另一位側妃當了替罪羊。

后宅的女人們鬥來鬥去,前宅的男人也在為自己的事業奮鬥。夢境是以林若菡為主角視覺,場景都跟著她轉。從女人們的對話中可以聽見,二皇子倒台了,三皇子就藩了。四皇子完蛋了。五皇子是跟班,倒霉了。老八、老九和赫連瑜一起被恆親王養成了紈。最後,赫連熙被立為太子。

林若菡的身世被人揭發,最後查明屬實,她哭的聲嘶力竭。段娉婷得意的過來顯擺:皇後娘娘你做不成了。

赫連熙親手將毒酒餵給她。林若菡悲哀的道:「夫君,你以前答應過我的,此生不負我。若不然,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赫連熙冷冷道:「你以為你在後宅的興風作浪我不知道?自己無子,還容不下別人生孩子。連我的子嗣都敢害死,你這樣的惡婦,死不足惜。今日就為我大兒償命。」

林若菡慘笑:「夫君,那你知不知道,為什麼我生不出孩子嗎?」

赫連熙道:「因為你太狠毒,老天爺都看不過。斷了你的子嗣。」

林若菡放聲大笑,笑的悲涼:「我是被人害的。不過我不會告訴你兇手是誰。你想登基娶新皇后對不對?是司徒青蔻對不對?你和司徒家早有協議,他們才會幫你是不是?我不會告訴你那條毒蛇是誰。她容不下我生育嫡子,自然更容不下司徒青蔻。你的皇後會重複母后的命運。你就等著司徒家的報復吧!哈哈1大笑著吐血而亡。

赫連熙也在做夢。他夢見了前世的點點滴滴。新婚和林若涵琴瑟和鳴,夫唱婦隨。

她三年無有身孕,風波漸起。

再後來,每一個人變了,林若涵變了,段娉婷變了,他,也變了。

他清晰的夢見了林若涵臨死時的那一幕,大塊大塊的血從她喉嚨里噴涌而出,詛咒聲聲。她說她是被人害的,她還說那個人會繼續害他的新妻子。

抱著這樣忐忑的心情,他推遲了大婚的時間。想著先將后宅打掃乾淨。

司徒九笑的高深莫測,同意了提議。

他懷疑是段娉婷,但是證據幾乎全無。而他需要母妃這個聖母皇太后和司徒太后對持。也需要景鄉侯府做一些見不得光的事。事情就拖到了登基。便乾脆商議,登基后大婚,用皇帝大婚之禮,迎娶司徒青蔻。

這是史無前例的隆重。司徒家答應了。

他順利登基,去太廟祭祀昭告。

剛出太廟大門,天色忽而陰沉,大雨驟傾。天空一道強光霹靂而下,就見水桶粗的閃電,伴隨著天崩地裂的雷鳴,在他眼前巨亮。

再次醒來,他回到了十歲。

赫連熙猛然驚醒。

坐起身,冷汗涔涔。喘息了一會兒,忽覺不對。一轉頭,枕畔,林若拙睜著一雙異常明亮的大眼睛,一動不動的看著他。

赫連熙平復了一會兒呼吸,恢復微笑,溫和的解釋:「嚇著你了,我做了個噩夢。」

「好巧。」林若拙翻身坐起,露齒一笑:「夫君,我也做了個噩夢。」——

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快捷鍵:←)書香貴女 第八十六章婚禮 書香貴女目錄(快捷鍵:回車) 書香貴女 第八十八章問話(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書香貴女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