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香貴女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 書香貴女 > 第八十五章婚禮前(完)

書香貴女

第八十五章婚禮前(完)

[更新時間]2013年05月03日 23:12 [字數] 2942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事情的發生是這樣的。林家辦喜事。莫宛如身份尷尬,沒有去宴席吃酒。自己在房裡做針線。

然後來了一個眼生的小丫頭,說是三老爺喝醉了,三太太忙不過來,請她去照應一下。

這種話,換成黃氏用腳趾頭想都知道有問題。莫宛如卻當了真,她真去了。不過不是照應三叔的,她想的是自己去不合適,童氏沒空,但三房還有個姨娘埃於是她就表示要去三房叫人。

小丫頭便說,她去請董姨娘,請莫姑娘先過去照看著。

莫宛如想想不合適,又不知怎麼拒絕,就打算慢吞吞的走,等到董姨娘過來為止。

董姨娘當然不會過來。三叔書房裡是喝醉酒的陳大人。

陳大人的酒量很奇怪,雖然醉的快,然酒精消散的也快。眯了一會兒就醒了。醒了自然要出來。書房外面本該有人看著的,但此時偏偏就沒人。

莫宛如腳步挪的都和螞蟻差不多了。董姨娘還沒來。前頭倒是走來一個男人。她心一驚,側著身體避開。

事情到這裡本該皆大歡喜。不料,陳頊身上酒味太濃,莫宛如又站了許久,腳下不穩,避開的時候一不小心落到了養睡蓮的小池子里。

林家這個池子既小又淺,人工造景,半人深的死水,絕對淹不死人。壞就壞在陳頊同學酒才半醒,腦子還不大靈光。平時多在地方修河工。見人落水了,手比腦子快,一個順手就給拉了上來。

這下壞了。池水浸濕了莫宛如的裙子,兩條腿曲線畢露。那啥還被抱了小腰。羞憤欲死。

這時,偏又不知哪裡傳來一聲「有人落水」的喊聲,來了幾個僕役。

黃氏氣的七竅生煙。這明擺著是有人在設計。想清除莫宛如。人員除三房外不做他想。眼生的小丫頭再也找不到了。描述長相,林家就沒這號人!

陳艾姑娘半天合不攏嘴。提腳要去看莫宛如,被黃氏拉住:「你現在去,她更尷尬。跟我來。好好瞧瞧是怎麼審的。后宅里牛鬼蛇神多的很1

郭氏走了過來,微笑:「我問過了,那丫鬟穿的衣著是咱家下人常穿的。今春剛做的新衣。料子和往常的不同。賬本上誰有幾件都是計數的。讓他們都拿出來數。看誰少了。」

童氏尖銳的插話:「是該好好查一查,別混賴了人。誰知道是不是她自己胡說……」

三叔猛的抬眼,冷厲的看她,眼中寒光凜冽。童氏從來沒被他這樣看過。一噎,隨後大哭:「林海嶼,你沒良心……」

「住口1時間近晚,客人們早已散去。林老太太拄著拐杖過來,乾淨利落的指揮下人:「還愣著幹什麼。帶三太太去房間。不許她出來1

渣爹走了過來。發言:「三弟,陳大人說他願意負責。」

「負責?」三叔咬牙,「他打算怎麼負責。」

渣爹還沒說話。就聽一聲驚呼,融雪院的一個小丫頭叫絲雨的哭著飛跑了過來,撕心裂肺的吼:「不好啦!莫姑娘投繯了!救命啊!二太太,趕緊去救命啊1

「啊1陳艾跳腳就跑:「在哪裡1

黃氏疾步跟上,邊走邊厲聲問絲雨:「在哪裡?誰發現的?」

絲雨哭的眼淚連著鼻涕:「我們姑娘發現的。平媽媽和夏媽媽去救了,可是門打不開,又沒勁。我趕著來報訊,也不知救沒救下來……嗚。莫姑姑會不會死……」

話音未落,三叔已經不見影了。

童氏尖叫一聲,從後面沖了出來:「讓她去死。她怎麼就不幹脆的去!弄的人盡皆知,一哭二鬧三上吊,騙誰呢1

黃氏皺眉。喝止:「別喊了1隨手點上三五個強壯婆子,「你們快些前去救人1

婆子們飛快的跑了去。

融雪院中,眾人趕到的時候,莫宛如已經被救了下來。人暈了過去,脖子間烏青的一道勒痕。觸目驚心。夏衣和平媽媽腳底發軟,幾乎站都站不祝

郭氏趕到,熟練的一檢查,驚訝:「吊上去足有一炷香的時間,快請大夫去1

在座眾人全嚇了一跳,童氏的姿態她們不屑,話卻是贊同幾分的,想著莫宛如不過是鬧一鬧。誰知竟是真的?一炷香的時間,再晚些,命都要保不住了!

三叔獃獃的立在一邊。渣爹用力將他往外拖。這是他要當皇子妃的女兒的房間。男人都出去啊!親叔叔也要避嫌啊!

童氏剛好趕到,見他這副失魂落魄的樣子,大哭著就打了上去:「林海嶼,你沒良心,沒良心1

這種智商,屋裡的女眷齊齊皺眉。

黃氏問林若拙:「怎麼回事?」

林若拙結結巴巴的答:「莫姑姑說要一個人靜一會兒。我也不敢打擾。後來見不對,房門推不開,叫了粗使婆子來撞。撞開后就看見她吊在房樑上。」

大夫來了,診斷後確定,喉部受傷嚴重。需用藥將養。嘆氣:「虧得救下來及時,不然,這嗓子就完了。」

渣爹緊跟著大夫開藥方,末了送他出去,再三叮囑:「是寄居在我家的一個親戚。外頭去別胡說。」

大夫笑:「二老爺不必驚慌,看診的是個婦人。老夫如何斷不出來。」

「是,是。大夫您神斷。」渣爹鬆了口氣。回到院中,就聽見黃氏嚴肅的聲音:「小叔,這件事,我們林家必得給莫姑娘一個交代。」

陳艾鑽了出來:「我爹說,願以三書六禮,八抬大轎明媒正娶莫姑姑。」

童氏尖銳的聲音:「這還用考慮?陳大人現是五品,宜人呢。還能攔著人家前程?」

良久之後,三叔出聲:「再嫁從己。聽莫姑娘自己的意思。」

林若拙輕聲道:「莫姑姑還沒醒來。」

渣爹立刻衝進去:「莫姑娘既然傷重,還是換個地方修養的好。」不要晦氣了他女兒的院子啊!

郭氏提議:「不若去我們那兒吧。左右父親母親不再,屋子空得很。晚上也好陪陪我。」

黃氏深以為然。再過一個多月林若拙就嫁了。莫宛如一個人住在融雪院,天知道會出什麼事。童氏當然沒意見,只要不住進她三房就成。

於是趁勢,莫宛如被用膀大腰圓的婆子抱著,轉移去了大房。

陳頊感嘆她是「烈女子」。對於要明媒正娶,覺得理所應當。

第二天,郭氏微笑著給大家說,莫宛如昨晚醒來,已經同意了婚事。林老太爺點頭:「如此甚好。」全家皆大歡喜。

黃氏尋了個時間問林若拙:「上吊是你出的主意?」

林若拙垂頭喪氣:「母親如何這麼認為?」

「廢話1黃氏不客氣的戳穿,「莫宛如要有這腦子。還能見你三嬸跟見了貓似的?」她比較好奇的是,莫宛如不但性子軟,還膽小:「你是怎麼說動她出此險招的?」

置之死地而後生。這招險,但效果非常好。事情一出,她跟陳頊是跟定了。但什麼名分猶有磋商。這一來。三叔心懷愧疚,林老太爺為了名聲要擔負責任,怎麼樣都得說動陳頊娶她。當然。陳頊認為她是烈女,心甘情願的娶,這是再好沒有。總之這步棋走的大妙。富貴險中求。

最難的就是真實上吊這一項。少有差池,莫宛如的嗓子就毀了。也正是因為這個,猶顯真實。他日就是有風言風語說莫宛如和林海嶼有什麼,陳頊這裡也不會相信。

林若拙耷拉著腦袋:「母親,你太看得起我了。我和她說的是,假裝上吊。鬧一鬧。凳子一踢我們就衝進去。結果,忙中出亂,那門栓不知被什麼卡住了。踹了半天沒踹開。」說罷,心有餘悸的抬頭:「好半天才進去,我們當時都嚇死了。真的。絲雨連滾帶爬的跑去報訊,衝進去夏衣就哭了,平媽媽也嚇壞了……」

她們是真嚇壞了,哭的鼻涕連著眼淚,嚇死了有沒有!

所以說,計本來是拙計,因為烏龍,成就良方。群眾演員也不是演技好,而是本色表露。

「……」黃氏簡直不知說什麼才好。末了囑咐:「你,以後還是不要亂出主意了。」

因為有這麼件混亂,時間過的飛快。郭女神探出馬,聯手黃氏,案情再沒有查不出的。很快,水落石出。幕後指揮令人意想不到,居然是當天出門的林若容。

那小丫頭,是她陪嫁丫鬟的妹妹。平時不在府中當差。

林若容為什麼這麼做,很簡單,為了她的母親。

雖然知道不是三嬸,但三叔還是搬到書房去睡了。

陳頊很快遣了媒人上門提親,雙方交換信物,婚事定下。兩人都是再嫁,陳頊又是個雷厲風行的急性子,家宅空置已久,將婚期定在了十一月。陳艾發現自己出嫁前還能過一段時間的正常家庭生活。很是高興。對此項婚事沒有絲毫抵觸。

黃氏很欣慰:「量大福才大。這丫頭,明兒是個有福的。」

眨眼一個月過去,十月初,婚期臨近。林家有條不紊的忙碌著。

十月初九,抬嫁妝。街上好多人看。二皇子妃當年是一百一十抬。三皇子妃一白零八抬。四皇子妃也是一百一十抬。五皇子妃一百零六抬。人們好奇的數數,這位新任七皇子妃,不知有多少抬嫁妝。

第一抬是皇后御賜三樣。然後,金銀首飾、四季衣服、毛皮綢緞、古玩字畫、田莊地契……

人們一樣樣的數著,最後皆是大驚。

六十六抬。七皇子妃的嫁妝,居然只有六十六抬!

皇子府曬嫁妝,赫連熙見了那些熟悉又不熟悉的物件,微微一笑。東西比上輩子的好了不少。抬數卻沒有增加。林梓言果然是老狐狸。

視線對上笑的嘲諷的老二和老四。心下冷笑,這倆蠢貨懂個屁!

六十六抬嫁妝,林梓言在父皇眼裡的正派形象立時上一大階。

三嫂嫁妝滿滿一百零八抬,那是因為她潘家絕戶了。絕戶女的嫁妝誰家能比?二嫂、四嫂、你們兩家不過是文官,又不是勛貴。家私該有多少,一個閨女就是一百多抬?——

三天的補全了。

(快捷鍵:←)書香貴女 第八十四章婚禮前(三) 書香貴女目錄(快捷鍵:回車) 書香貴女 再次請假(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書香貴女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