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香貴女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 書香貴女 > 第八十三婚禮前(二)

書香貴女

第八十三婚禮前(二)

[更新時間]2013年 05月03日 16:24 [字數] 4644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第八十三婚禮前

「想通了?」從榮瑞堂出來,黃氏沒有直接讓林若拙回融雪院,而是領回了自己的房間。屏退左右,看著她的眼睛,認真發問。

有些人能糊弄,有些人糊弄不了。林若拙很誠實的回答:「其實沒想通,但總要活下去。就像您說的,皇家險地,稍不留神就是抄家滅族的大禍。我總得先活著。再能談論其它。」她並不怕死,但死的沒價值就很不值。

黃氏鬆了口氣,能想通這一點就好。她也不怕林若拙敷衍,林家還有個林若謹呢:「這樣想就很好。日子是慢慢過出來的。你生的好,人又聰明,只需後退一步便是海闊天空。男人是虛的,養好孩子才是實的。別想那麼多,日子會越過越好。」

林若拙苦笑,跟著渣男把日子過好,黃氏是在說自己的經驗之談么?可惜,情況不一樣的。渣爹的小妾皆是丫鬟之流,自由身份的良民都不是。赫連老七那邊,上宗碟有品級的側妃啊!表妹啊!段淑妃的侄女啊!景鄉侯府的姑奶奶啊!

對手太強大,好比她一軍事小白對上正規軍校畢業生,失敗簡直就是註定的有沒有!

黃氏也想到了這些,給出主意:「正妃生下嫡長子側妃才能停葯。你先別管其它,生孩子要緊。屋裡一概只准心腹打理,吃食和香料尤其要注意。陪嫁裡頭有兩個莊子,不遠,都在揚渠鎮那邊。小廚房蔬菜米面一應只用莊子上送來的,你吃那個。府裡面的,沒把家理順之前唇都別沾。人心叵測,謹慎些好。」

林若拙頭都大了,這叫神馬日子?還越過越好?長期下去,要得神經衰弱的吧。

黃氏又道:「孩子生下來也不能掉以輕心,衣料來源要清白,有那一等在染色上下歪功夫的。還有包被、香囊這些有夾層的,裡頭最是容易夾不幹凈之物。屋裡擺放的花草,有些花草大人聞了無害,小孩子鼻子嬌,聞了就咳嗽,咳嗽止不住轉眼就成大玻奶娘最是要注意,她一個大活人,冷不丁在什麼地方貪嘴吃了不該吃的,立時就從乳汁里過給了孩子……」

「啪1林若拙忍不住怕案而起:「這日子沒法過了1

「胡說!怎麼沒法過。」黃氏瞪她,「不過是讓你小心一些。」

這叫小心一些?這還叫小心一些!

林若拙覺得,她們有深深的代溝,悲觀預計:「我覺得,我可能生不了孩子,生了也養不大。」如果七皇子府真如黃氏猜測的這般可怕。她一非宅斗人士,和專業宅都專家PK,誰輸誰贏不言而喻啊!

黃氏也嘆氣:「你這個性子,是懶散了。」如果可能,林若菡林若蕪哪一個都能做的比她更好。可這有什麼辦法?林若拙是嫡女,命即如此。

林若拙想到另一件事:「母親,揚渠鎮的莊子哪兒來的?」秦氏的嫁妝里可沒有這一項。二房私產,也不可能。二房雖有錢,那些錢都是黃氏的嫁妝衍生,只屬於林若信和林若慎。

黃氏略有得意的一笑:「傻丫頭。你做皇子妃可是全家的大事。這嫁妝公中要出,老爺子私下也得給添,就是老太太也得出私房。不然嫁妝出門那天不好看,林家還不被人說死。」末了頓了頓,補充:「我也要給你添些的。只是不知道你的喜好,是想要莊子、還是鋪子,或者壓箱銀子?」

正好,順此話題,兩人商量起嫁妝來。莊子和田地是要的,越多越好。但是京城權貴多,地緊張。沒法保證。那兩個莊子,還是走林老太爺門路才有的惡。黃氏的意思,京城附近只用楊渠鎮兩個小莊子就夠了。另外要置地,不若一總併到江南去,連著茶園桑園,打理起來也方便。

林若拙接受。

「鋪子是要有的。不然手中沒錢周轉。」林家發跡的時間畢竟短,又一心走官常家私少。老爺子又注重名聲,無論是面子還是裡子,陪嫁都走的中等水平,鋪面目前只有兩個,一個是米鋪,一個是雜貨鋪。

身為皇子正妃每月有俸祿。祿米、莊子上的田租、江南收上來的米糧,皆可以在米鋪出售。即現成又方便,還沒什麼糾葛。賬目也清爽。林若拙琢磨了一下,日後還可發展一下,加工菜油麻油花生油什麼的。都是民生必須之物,賺個安穩錢不成問題。

雜貨鋪就比較鬱悶,一無特色產品,二無良好地段。每年賺的錢扣除開銷,少的可憐。

「還好,不虧損。」這兩個鋪子都是原公中之物,黃氏很了解其經營結構:「若嫌麻煩,就租出去,每月領銀子。若有其它的想法,就好好整飭整飭。」

林若拙是有想法:「江寧那邊那麼多茶園桑園,何不開個茶葉鋪子,或者綢緞鋪。自產自銷?」

黃氏道:「這個得和你二哥商量。茶葉好說。自家的別家的都可收購來。綢緞鋪,你別忘了。桑園產的是生絲,變成綢緞還得織、染。這是技術活,祖傳的手藝。你們手裡有這樣的人?」

林若拙一想,確實沒這樣的人。

黃氏又道:「那兩個鋪子都在外城,雜貨鋪那地方,就是一般百姓去的,誰家附庸風雅喝好茶去。你要改鋪子,我瞧那地段玄乎。」

林若拙很容易接受意見:「好茶還是走原來的銷路。那些碎了賣相不好的,包一包,大竹罐子裝了,在雜貨店便宜賣就是。」

黃氏覺得這個主意不錯,那些碎茶葉左右是處理貨。只要尋著跟大宗貨一塊兒進京就可。

老太太給的私房是首飾和衣料,另有一些古玩擺設。不需多考慮。大房、三房的添妝也是這些。剩下要商議的關鍵就是黃氏給的添妝,正如她所問:是要銀子?衣料首飾?或者鋪子。

鋪子當然是最好。林若拙問:「能不能給弄個小的染色作坊,貨源從南邊進。織錦坊不是收購我們家的生絲么?勻一點本色布本色綢緞賣給我總不成問題的吧。我也不做大,小小的一間能保本就好。」

黃氏覺得奇怪:「怎麼想到這個?」

林若拙的想法其實由來已久:「母親,你沒覺得市面上的料子顏色很不好看么?」

由於化學工藝的原因,這個時代的布料色彩遠沒有後世豐富。這也罷了,關鍵是花色搭配和她的審美觀嚴重不符。老太爺說她穿的素,她也不想的,實在是找不到喜歡的顏色埃

黃氏想了想:「罷,你也不缺那個錢。找點事消遣消遣也是好的。」女人家要是整天鑽在家長里短裡面,很容易胡思亂想,眼界也不好看。就當花錢給她買個玩的地方。

染色作坊花費有限,不需要門面鋪子,剩下不少。黃氏就摺合成了壓箱銀子。

江南那邊,林若謹知道了妹妹要高嫁於皇子,來信欲轉讓江寧全部產業。林若拙回信給罵了過去,噴他沒腦子,讓陳艾跟著喝西北風。堅決不要。兄妹倆推來推去,高風亮節,最後林老太爺欣慰之下拍板定案:產業給林若謹,秦氏的首飾衣料、傢具擺設、古董書畫,全部給林若拙。現銀兩人一人一半。

未來七皇子妃的嫁妝終於定好。對比這份,三房兩個姑娘的就有些不夠看。皆是標準公中份例。童氏不如黃氏能幹,私產衍生有限。三叔做官沒幾年,還一直在都察院、翰林院兩個清水衙門。更是一窮二白。林若貞一直到出嫁,臉色都不怎麼好看。

林若拙覺得她是身在福中不知福。三叔精挑細選的女婿,身邊無有通房,家風淳樸。嫁妝少點怕什麼,又不是沒有。也不用她自己洗衣做飯,一樣穿金戴銀富裕日子。頭上多插幾根首飾是能美死啊,還是能樂呵死?要不,你試試一尊側妃大佛壓著?哦,對了,未來還會有第二尊。

可惜人各有志,三房女孩兒的嫁妝少是不爭的事實。本來,林若菡是庶女,公中份例更少,還能心理平衡一下。偏偏林若菡同學和戴家定親了。戴家為了表示重視,聘禮給的足足,一千兩白銀。黃氏心擺的很正,全添進了林若菡做的嫁妝里,她的妝奩就很是好看。

對於這點,林若拙覺得挺對不起她。林若菡看的倒是開,微笑:「這樣的人家正缺個當家理事的,未必不好。」

知道自己前頭的小計量被看穿了,林若拙也沒不好意思,反有些英雄所見略同之感:「是,我也覺得戴家未必不好。看他們家的聘禮就知道了。」

這是為了討好未來七皇子妃的娘家。林若菡不置可否,即沒有高興,也沒有不屑。笑的如一汪平靜的湖水:「這個要多謝六姐姐。日後還望姐姐多多提攜。」

「……」林若拙覺得沒意思透了。最煩的就是她們這樣,簡單一件事,弄的左一個心眼、右一個含義深刻。累都累死了。很直接的道:「這個你就別指望了。那一位表妹側妃經營一年,親親我我,外頭傳言兩人好著呢。我是一嫁過去就要失寵的。你也別驚訝,我什麼性子你們都知道。論鬥心眼,我鬥不過。」

林若菡嘴角一抽,半晌,恨鐵不成鋼:「你是正妃1

林若拙點點頭:「這個語氣就對了,七妹,你還是這副暗地裡磨牙的樣子更親切些。比那人的笑順眼多了。」

林若菡氣的臉都青了,吸氣半天,咬牙一句:「你就作吧。進了皇子府也這麼作1

林若拙點頭,一攤手:「所以啊,我說我必然要失寵的。你早做打算。」

林若菡扭頭就走。她真傻,傻到居然以為要嫁了,林六能變的正常點。做夢!林若拙!就這性子,沒治了!皇子妃?七皇子會被氣的吐血的吧,一定會的。

年前,禮部過來下聘。因為還沒有皇子被封王,故赫連家兒媳婦的聘禮都是一樣的。司徒皇后按照前頭幾個的慣例,賞了羊脂白玉如意、碧玉葉寶石花縷金石榴盆景、五尾羽鳳凰展翅簪。

渣爹倒是很激動,他如今在禮部倍有面子。七皇子是誰?幾個小的皇子中,最能幹、最有學問、最風度翩翩的一個啊!照這架勢,日後一個親王是跑不掉的。他家女兒就是親王正妃。他的外孫就是未來親王。得瑟的,一連幾天都和同僚小酒喝的呵呵醉。

過年的時候,還破天荒的對林若拙笑了,笑的那個和藹,林若拙立時牙疼。

同時,他大言不慚的宣布,家裡只剩林若蕪一個待嫁女兒了。皇子妃的妹妹,身價不一樣。一定要好好挑選,選個佳婿。

林若蕪這些年一直很沉寂。話不多,從沒提過她的生母。跟在陳姨娘身後,對黃氏恭敬孝順。

黃氏見她有心,話說的也就明白些,尋了機會言道:「現如今,你想高嫁是可以的。只是有一點需明白,這個時機願意放低門檻娶你的人家,眼光皆有一二勢利。看中的不是你這個人,而是和七皇子做連襟。」

林若蕪低眉順眼:「我聽父親和母親的。」

這意思就是不想談。黃氏點頭:「我知道你的意思了。」說是聽父母的,其實誰沒有自己打算?林若蕪若真沒打算,林海峰怎麼會好好提起佳婿一說。

隨她去吧,各人路各人自己眩黃氏便公事公辦,只看家世背景,慢慢挑眩

年後開春,林若愚和郭氏帶著新生的小女兒回京。不久后,黃恬出嫁,這一回,林家幾個女孩去的是黃府。因大部分訂了親,花轎出門后就回了家。後來聽說,新婚當晚,臨川公主鬧肚子疼,非說有人下毒害她。折騰的全府人仰馬翻的查案,拽住司徒十一讓他幫找兇手,就是不給回洞房。最後,司徒九當機立斷,請了三個太醫來診治,診斷結果臨川公主並無中毒,是由心理原因引起的妄想症。簡單來說,就是她腦子有毛玻被安置在府中一處深院『靜養』。

當然,這些內幕外面人是不知道的。林家是因為和黃家兩重姻親,才知曉的清楚。

「簡直是不要臉1三朝回門那天,黃大太太鐵青著臉對黃氏傾述:「本來,女婿說婚後要回西北,我是反對的。現在看來,還是走的遠遠的好。那尊祖宗,惹不起我們還躲不起么1

黃氏只能駭笑。看著是金玉良緣的美滿婚姻,居然還能半路殺出這麼個猛料。果然人生沒有十全十美——

補前天的……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快捷鍵:←)書香貴女 請假 書香貴女目錄(快捷鍵:回車) 書香貴女 第八十四章婚禮前(三)(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書香貴女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