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香貴女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 書香貴女 > 第七十九章國公府(下)

書香貴女

第七十九章國公府(下)

[更新時間]2013年 04月28日 18:52 [字數] 3059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司徒十一背著新娘上轎,新郎官跨上高頭大馬,大紅花轎離了顯國公府大門一路遠去。爆竹聲聲震耳,路邊孩童歡快的撿著散出的喜錢。

女眷這邊的宴席開始隨意起來,各家主母聚在一塊兒說閑話。

很有幾個是為自家兒子過來相看的。原先還向黃氏探問口風,等各家女兒回來,紛紛改了口徑。笑言其它。

黃氏恨的磨牙的就是這一點。林若拙是獃子嗎?她難道就不知道這麼做損傷的是她自己的後路。

雖然教養了十多年,她卻一直無法明白這個繼女腦子裡到底在想些什麼。

花轎出門后司徒青蔻被送去了國公夫人那裡,黃恬遂拉了拉她:「這裡怪悶的,我們去別處說話吧。」

林若拙知道她的好意,意思是躲開這群目光詭異的夫人。順勢而為:「好。」

也不敢走遠,瞧著避開了花廳,兩人在園中一處假山前鋪了帕子坐下。

「你到底在想什麼?」黃恬嘆氣。

林若拙將頭靠在她肩上:「阿恬,我回去后想了想,發現我過不下去,我真的過不下去。如果有一天我瘋了,你別怪我。」

「說什麼呢1黃恬震驚,「真傻啦1

身後傳來悉悉索索的聲音。

「誰1林若拙猛的跳起來。

樹后鑽出一個少年,白色金麒麟錦袍,金黃色腰帶,頭戴紫金冠,長眉入鬢:「是我。」

「你……」林若拙驚訝:「阿瑜?」要不是剛剛在牆頭看見,這會她都不敢認。這位是男大十八變。昔日小男孩一眨眼抽成了翩翩少年。

阿瑜?黃恬愣了愣,意味深長的看她:「原來如此。」

「你別亂想。」林若拙急了,「這位是恆親王世子。」

黃恬怔住,片刻,偷偷給她比劃大拇指:「你比我厲害。」

什麼呀!林若拙哭笑不得。想想也是自己口誤了。現在不比小時候,這麼隨意的確惹人嫌疑,便對著赫連瑜施了一禮:「見過世子。」

赫連瑜一臉不快:「你叫我什麼?」

林若拙眨眼:「這個,咱們都大了,不好像小時候一樣隨便的。」

赫連瑜看了黃恬一眼。黃恬立刻吱聲:「我去那邊走走,你們隨意。」

「喂1林若拙沒喊祝氣的沖赫連瑜瞪眼:「你看你,讓別人誤會了吧1

赫連瑜不在意:「有什麼好誤會的,我本來也就是來找你說話的。」接著,又瞪眼看銀鉤。銀鉤抖了抖,堅持祝

「你幹什麼1林若拙生氣:「嚇走我朋友不夠。還嚇我的丫頭1剛剛還說他長大了呢,結果還是和小時候一樣,氣焰囂張!

「行行。下回給她賠禮。」赫連瑜滿不在乎,沖銀鉤一瞪眼:「走遠些,這麼沒眼力界1

銀鉤只得十三歲,嚇的臉色發白,又不敢動,抖抖索索的看林若拙。林若拙安撫她:「你站開些就是,眼睛能看見我就成了。」

銀鉤便後退著離開。目光緊緊的盯祝

「你的丫頭越來越不行了。」赫連瑜哼了一聲,打量了她兩眼。皺眉:「你怎麼這麼瘦。」

「我在長個子。」林若拙白了他一眼,「請問,你大駕光臨。趕走一個兩個,到底有什麼事?」

赫連瑜頓了頓,道:「也沒什麼事。」

「……」林若拙簡直沒好氣:「沒什麼事?沒事你嚇人玩啊1有毛病!又一想:「咦。你剛剛不是說有話找我說的?」

「啊,對。」赫連瑜看了她兩眼,問:「幾年沒見了,你過的可還好?」

「挺好。」林若拙答了一句,等他下言。

兩人乾巴巴對看了一會兒,赫連瑜咳了一聲,臉色微紅:「你盯著我看做什麼?」

「……」林若拙風中凌亂,我在等你問話啊,親。忽然,她靈光一閃:「你要問的不是就那一句吧?」

「嗯。」赫連瑜不自在的清清嗓子,「這不是怕你被人欺負了么。」

林若拙很真心的回答:「其實,除了小時候你們赫連家兄弟幾個,還真沒有其他人欺負過我。」

赫連瑜頓時漲紅了臉:「那,那不是年紀小么。」

林若拙兩手一攤:「所以,我也沒怪你們呀。」

一時間又無語。林若拙等了一會兒:「沒事了吧,那我走了。」

「你等等1赫連瑜快走兩步,攔在她身前:「別走。」

他靠得很近,呼吸的氣息幾乎拂到臉上,林若拙不自在的退開:「還有什麼事?」記住最快最新文字版更新

赫連瑜突然生氣:「沒事?沒事我就不能找你了!我又不是老虎,你退什麼退!以前怎麼不見你避開1

林若拙莫名奇妙。大哥,你抽的哪門子瘋啊!難道是怪她疏遠了,便耐心解釋:「世子。以前是……」

「你叫我世子1赫連瑜怪叫。

林若拙頭都大了,這位是不是得了青春期綜合症?怎麼這麼喜怒無常:「那是小時候,現在都這麼大了,當然不好再隨意。」大哥,我求你了,你懂點事,成熟點好不好?別光長個子不長心。

赫連瑜神色不定的垂下頭,片刻后抬起:「看見我,你高不高興?」

林若拙要流淚了:「高興。」

「那你為什麼不笑。」赫連瑜指責。

林若拙抽了抽嘴角:「我,我心裡高興。就不喜形於色了。」

「真的?」赫連瑜懷疑的打量。

「真的,比真金還真。」林若拙扯開嘴角,「你看,現在我臉上也笑了。」

赫連瑜剛想說什麼,就見遠遠走來一位丫鬟打扮的美麗少女:「世子,世子您原來在這兒,讓奴婢好找。」

赫連瑜回頭:「小蕎,你來做什麼?」

林若拙注意到,他的口氣並不是很嚴厲。至少,沒有對銀鉤說話時嚴厲。

小蕎姑娘走來,溫柔的笑:「爺忽一眨眼就不見了,我們可不得急。王妃問起來。該是誰的不是呢?」

赫連瑜道:「自是我一人擔著,不關你們的事。」

「話是這麼說,可世子也得替王妃想想。好端端的不見了,知道的是您自己亂走,不知道的還以為出了什麼事。可不得讓人擔心。」小蕎嘆著氣,抽出帕子撣了撣赫連瑜袍子上的草屑:「王妃就您這麼一個骨肉。您也該替她想想。」

「行了,我知道。」赫連瑜不耐煩的回應。林若拙注意到,雖是隨意,但隨意中透著熟稔和親密。並且,小蕎姑娘自從過來。半眼都沒瞧過她。彷彿她不存在。呵呵,這個就有趣了埃

更有趣的是,赫連瑜也沒覺得有什麼不對。回過頭還對林若拙笑:「那我先去了。改天再找你。」

林若拙懶洋洋的一笑:「慢走不送。」有多遠滾多遠!

赫連瑜一愣。盯著她的笑臉看了看,忽生氣:「以後別對人這麼笑。」

林若拙嗤笑,白他一眼:「你管得著嗎?」

「也不許這麼白眼。」赫連瑜大急。本來看著瘦巴巴的沒什麼。結果剛剛那一笑,居然有種慵懶的嫵媚。還有那白眼,眼波流轉,似嗔還休。氣道:「我管不著,我怎麼管不著了?」

林若拙覺得這人就是神經病,不是說要走的么。又賴在這胡拉呱什麼:「你還不走?」看了小蕎一眼。這還有人在等著呢。

赫連瑜順著她的目光一看,發現是小蕎。想到什麼,立時又喜滋滋:「你別擔心。我……總之日後就知道了。不礙著你什麼的。」又囑託了兩句,領著小蕎走遠。

林若拙眨眨眼,嘴角彎了彎。怪聲怪氣的唱:「可嘆公子你如花美眷。奴家我怎能不把個心為你牽啊為你牽。」然後又捏著嗓子學小蕎說話:「爺,您也該替王妃想想。王妃那個急啊,我那個擔心啊!哦!爺,你怎麼就不懂奴的心呢?哦爺!哦爺1唱念做打,全部即興發揮。

「噗」身後傳來放肆的大笑。

「誰?」林若拙迅速回頭,尼瑪,這花園是躲貓貓聖地還是什麼,怎麼處處有神秘聲音記住最快最新文字版更新?

就見假山下鑽出一個女子,笑的前仰後合:「林姑娘,可不能怪奴婢。你唱的,哎呦,笑死我了。」

「雲丹?」林若拙認出這是司徒九身邊的大侍女,立時緊張:「你家世子也在?」

雲丹忍著笑點頭:「我去給取東西。外頭太陽大,世子走累了,便在這裡頭坐坐。剛想走,就見你和黃姑娘來了。也不好出來嚇著你們。」

艾瑪!這麼說她被看光,啊不,被聽光了啊!林若拙宓拿嬋著で:「難道你現在出來就沒嚇著我?」

雲丹作揖:「對不住,林姑娘。本來是沒想著告訴你的。是我沒忍住笑。」

就見錦袍一閃,司徒九忍著滿眼笑意,從假山內走出:「林姑娘,失禮了。」

林若拙臉上的顏色一陣紅,一陣白。在雲丹面前丟臉也就算了,偏偏司徒九聽了個一清二楚。太,太丟人了!

雲丹捂著嘴笑:「你放心,我不會說出去的。」

林若拙氣極,眼眶都要紅了:「說呀,你說就是了!我怕什麼!我行的正,坐的穩。又沒幹什麼見不得人的事!幹嘛這種口氣1

「雲丹1司徒九喝止祝他是聰明人,剛剛的經過聽了個分明,自然能聽出林若拙的本意:「林姑娘對恆王世子,無有它意。」

「啊?」雲丹一怔,難道說恆王世子是單相思?又很不理解,恆王世子風華少年,一片真心。人長的俊,家世又好。林若拙為什麼看不上?

司徒九淡淡道:「林姑娘,凡事不止一條路可走,無需自污其身。」

林若拙抬眼,怔怔的看了看他,垂下眼眸:「多謝。」

看她這個樣子就知道沒想開。司徒九搖搖頭,帶著雲丹離開。

走了好遠,雲丹回頭。望了望林若拙跟著小丫頭遠去的背影。好奇的問:「世子,林姑娘真的對恆王世子無意?」

司徒九不屑笑:「赫連瑜,小孩子一個。配不上林六姑娘。」

「配不上1雲丹咋舌。

「怎麼,覺得我說的不對?」司徒九笑,「林六很清楚自己想要什麼,也知道自己該做什麼。赫連瑜是一不知道自己想要的,二不知道自己該做的。他命好,出身富貴、不遭忌諱,又是獨子。不懂得生活的艱辛。這樣的人,太真。也最是容易傷人。林六看不上也是理所應當的。」

林若拙是看透世情后的赤子之心,赫連瑜則是無知無畏的赤子情懷。兩者本質不同。涇渭分明——

今天的……

(快捷鍵:←)書香貴女 第七十八章國公府(上) 書香貴女目錄(快捷鍵:回車) 書香貴女 第八十章婚姻觀(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書香貴女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