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香貴女

書香貴女

第七十一章命運

[更新時間]2013年04月24日 01:47 [字數] 3102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晚間,林海嶼歸來。得知事情內幕,也是又氣又嘆。氣的是秦小舅夫妻倆太過無恥。嘆的是秦定業本性純良。

不過他倒是贊同林若謹的看法,無論如何,林若拙和秦小舅一家都不能再有碰面。

他本欲親選了人送秦定業回頭,敲打秦小舅,順便也和秦大舅說一聲,讓他看好的弟弟。后得知司徒九欲往江寧一行,索性就大張旗鼓,不但他,連著林若謹一同跟隨司徒九而去,想著趁這架勢,乾脆將秦氏的嫁妝產業一併收。

只是這樣一來,林若拙一個人在別園倒不好。雖有個莫宛如作伴,但這位本身也是弱女子一個。林若拙得知,便道她還沒見過母親的嫁妝產業,想一同去見識見識。於是,第二日出發的時候,便成了浩浩蕩蕩一大群人馬。

林若拙和莫宛如坐了一輛馬車。小喜昨天見到小福就嘰嘰喳喳說了好些話。此刻坐在馬車上,話匣子依舊止不祝

也虧得她能說會道,一個晚上在別園裡盡打聽八卦。到也將莫宛如的身世來歷弄的一清二楚。

莫夫子在衡陽書院教了一輩子書,膝下無子,只有莫宛如一個女兒。她從小跟著母親住在書院提供的房舍,認識過很多學子。三叔就是其中一個。那時,三叔風華正茂,出身良好。尚有小女兒情懷的莫宛如自是多方注意,今天在食堂留個飯,替漿洗房送一趟衣服的。林海嶼不是傻蛋,很快領悟了少女含蓄的情懷。

二八少女純真的仰慕,說不動心是騙人的。然而彼時他已有妻室,又兼之從小見慣了生母和嫡母的對持,心中有一桿尺,遂光風雯月的拒絕了姑娘的好意。莫宛如著實傷感了一陣子,後來莫夫子見女兒大了,給定下一門親事。男方也是唇紅齒白的少年郎。莫宛如偷偷見過一面也就死心塌地待嫁。三叔還送了一份厚禮。

事情到這裡本該是皆大歡喜。可惜世事難料,莫宛如婚後多年無出,看了幾個大夫都說是身子虛虧,不宜受孕。夫家待她就開始諸多不滿。她是傳統女子,自覺理虧,忍耐著一邊調養身體、一邊給納了妾。沒過一年,妾室懷

孕,她的肚子依舊沒有消息。便整日宿在妾室房中,她的在家中的地位也日益降低。

莫夫子夫婦心疼女兒,然無子是大。也不好說親家。莫母想盡辦法給女兒打聽偏方,銀子花的如流水。仍舊毫無效果。莫家二老為此操碎了心,加之年紀漸老,於一次外出狠摔了一跤,病在床,拖了兩年都故去了。

這一來,夫家便覺得莫宛如命不好,有「掃把星」的之說。至此,莫宛如在夫家便過的如隱形人一般。

淮河大水決堤那一日,正好是莫夫子夫婦的祭日。莫宛如早早帶了香燭銀錢,先是上山祭拜,之後又去廟裡燒香供奉。忽而聽見外頭雷鳴般的聲響,出來一看,居高臨下,就見山腳下河水滾滾而過,淹沒了所有的村莊、良田。

僧人們念著佛號,香客有哭的有慶幸的。有一家子都來上香的,齊齊抱成一團,大呼老天爺保佑。洪水足足過了兩天才退去。下山一看,因水勢來的太猛,夫家的人沒一個跑出去。包括那三歲的妾生幼子全部被淹死。唯一活著的,只有莫宛如。

等官府統計剩餘人口,安置災民。莫宛如不想和夫家的宗族扯掰,收拾了家中金銀,房子和地都給了宗族,一個人來到江寧城投靠遠親。孰料遠親早已搬走,她便用手中銀錢租了個小門戶,每日給製造作坊織錦為生。那日在街上無意中見到林海嶼,風度翩翩依舊,相貌與過往比成熟了不少,高高在上。忍不住心酸,脫口問了一聲。

三叔,三叔就將她帶了。

廢話!能不帶么!

林若拙唏噓,三叔但凡是個男人,都不會對莫宛如不聞不問。可問題是,在這個時代,像莫宛如這樣娘家、婆家、子女皆無的大齡寡婦。後續安置工作實在是太難辦了。

嫁人是最好的出路,可出嫁這玩意兒,這這個年代就跟第二次投唐好是天堂、運氣不好是地獄。特別是莫宛如還不能生,孤女一個,這樣的她能嫁到好人家。

林若拙開始有不好的預感。事情不會朝狗血方面發展吧。三嬸,你的危機要來了!

仔細看莫宛如,這是一個很安靜的女子。帶著普通弱女子特有的逆來順受。林海嶼安排她,她就接受。讓她住在園子里,她大門不出二門不邁,每天拈了針線做活,給做衣服,給三叔做鞋子。林海嶼讓她陪著侄女出門來散心,她就緊緊跟在林若拙身邊,半步不落。一路上低頭打絡子。問她了,簡短的回答一句。

拋開親疏遠近不說,單純從性格方面、男人的喜好方面著手,莫宛如甩童氏三條街都不止啊!

可你要鄙視莫宛如吧,這樣的女子真讓人狠不下心。她沒有壞心,經歷也夠苦難。她只是默默的接受著人生帶給她的一個又一個波折,嚴格遵尋著男尊社會男人們給她安排的道路。

說到底,這件事解決,關鍵全在林海嶼身上。

林若拙深深的憂慮。家和萬事興,三叔走上仕途不久,意氣風發的人生道路才剛剛開始,可別後院起火,鬧的家宅不寧。

桑園到了。

下了馬車,一望無際的綠色震撼了林若拙的雙眼。

她第一次,原來,桑園是這個樣子的。

想象中嘛,桑園應該是綠樹成蔭、連綿不斷。結果,連綿不斷是有的,綠樹成蔭那就是個屁!

桑園的樹大多半人來高。最多不過和人等高,再長就要將頂端鋸掉。矮矮一片才方便採摘。

所以說,想象和現實是有差距的。林若拙內流滿面。

司徒九很感興趣的和當地農民對話。農人不知他的身份,但林若謹是認識的,上回就見過。 農人還認出人群里的林若拙,激動不已和當年一個模樣1

原來,他家從祖上就是侍弄這片桑園的佃農。還曾見過秦氏的父母。

上回林若謹來見到的是領頭莊戶,和底下的農人並無交談。這回便細問起來,收成樣,每年出絲多少等等。

農人告訴他,別看現在蠶繭已經收完。馬上要進入冬天,這個時節恰是桑園打理最重要的一季等葉子落下來就要滅蟲、修剪,枯枝要拿出去燒掉,樹上的洞要填補……這樣來年樹勢才會長的好,葉子出得多、葉片肥厚……」

然後又去看了繅絲作坊,這裡也早已工作完成,沒了半根絲。只是略看看,一下流程。農人介紹他們可以去織錦作坊瞧一瞧那裡一年四季不得閑。招收的女子多。我們家的女孩子都學了這門手藝,在作坊做工一年下來能貼補家裡不少。」

林若拙對此比較感興趣,問道一個女孩子若是這般養蠶、繅絲、織錦。十八歲的時候能掙出的嫁妝嗎?」無錯小說網不跳字。

老農笑道自然是能得。只要東家善心,不剋扣工錢,一家男女除了老人和孩子都能做活。有些能幹手巧的女孩,比如織錦作坊的工頭,繅絲養蠶的好手,一年下來掙的比男人種田還多呢。」

司徒九若有所思,感慨到底是江南富碩,有些地方嫌棄女孩無用,常將生下的女嬰溺死。」

莫宛如也小聲添了一句當初來江寧投親,也是聽說這邊女子做活多,能養活。」

司徒九便提議去織錦作坊瞧瞧。眾人皆無異議,一同去了不遠的鎮上。這裡就有一個富商自家開的中型織錦作坊。

華麗的錦緞很漂亮,織就起來卻非常費功夫。需要將不同色澤的絲線按不同排列織出各色紋路。而且並不是所有的紡織女都能勝任,比如有名的雲錦,一個熟練的織錦娘子,一天只能織一寸。大多數女子從事的是最簡單的綢緞紡織,顏色皆是素白,治好后再染花色。

作坊老闆知曉來了貴人,跟前跟後殷勤的招待。走到一間基礎加工絲線的大房間時,忽然,一個布衣少女霍的從紡織機后衝出,撲通一聲跪在司徒九身前,民女有天大的冤情1

眾人齊齊傻眼。這是神馬情況?聽過有當街攔轎喊冤的,還沒聽過有這樣喊冤的。

富商立時變了臉色斥責乾的,還不拖下去1

「不用。」司徒九立刻制止,溫和的對女子道姑娘,你有冤情可去衙門告狀。我不是父母官,攔我是沒用的。」

那少女看著只有十二三歲,跟個大孩子差不多,很有條理民女的冤情只能告之。民女的父親是河工督造管副手陳良宇。」說罷,她期盼的抬頭。

司徒九眼眸微凝,靜了一會兒,微笑著對富商道此女年幼,看著怪可憐的。她可是賣身給了你?」

「不是,不是。」富商聽見『河工』兩個字就被嚇得魂飛魄散,哪裡還敢應,連連擦汗小民是在人市招工的地方招的她。是雇傭,隨時可走,隨時可走1

司徒九點點頭,看了雇傭契書,欲花銀子買下。富商哪裡敢收,雙手奉送,另送上四十兩銀子、十匹素絹羅給那少女原不知姑娘是官家,這些日子多有得罪,小小銀錢,聊表寸心。姑娘拿去做幾身衣裳穿。」

這一下,誰都沒有了再逛的意思。找了個乾淨茶樓,侍衛嚴密守住,司徒九當即就問那女子你父現在大牢,你有何冤情要訴?」

少女磕了個頭,聲聲泣血淮河決口絕非民女因為父親收受賄賂,督造不利所致。乃是因為總督造史長春大人一意孤行,於岸堤植樹,破壞了河堤。還有,治河銀子到得父親手上時就只有一半,史大人又取走一部分,說是借用。父親不敢不從。然而直到河堤決口,史大人都未歸還。」

司徒九神色莫名可是據史長春說,這些銀子都是陳良宇給貪污了。」

「他撒謊1少女凄厲的尖叫,「我父親一錢銀子都不增貪過,反而還將家中多年積蓄填補進去。父親一心治河,就是因為這個,母親氣的與他和離改嫁。我家家徒四壁,若是父親貪污,我父女二人又怎會生活如此貧苦1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訂閱,打賞,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是 由會員手打,

(快捷鍵:←)書香貴女 第七十章出城 書香貴女目錄(快捷鍵:回車) 書香貴女 第七十二章歸家(和氏璧+)(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書香貴女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