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香貴女

書香貴女

第六十九章不一樣

[更新時間]2013年04月22日 04:20 [字數] 3043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一百多年的,又是在通訊極不發達的古代。除了世代侍弄桑園紡織娘,還有一些老人,便是當地人也沒幾個。的也當做是傳說,並不會特意傳播。秦家,還是因為買這片桑園的時候,賣主為了提高價格,添油加醋的給說了。當然,因為一百多年都沒再有過,價格最後也沒提上去。

也就是說,赫連熙能聽到這種傳聞,本身就很奇特。

這個消息很重要,林若拙立時又叫了林若謹來商量……既然是江南一帶出過,必不止咱們家這一處。可知還有哪些地方?」

林若謹肅然這個要查府志和縣誌。百多年前的事,又是前朝的。誰會特意記這些。」想了想,他有些不放心我和炳叔一塊兒走。這些存檔,金陵府應該有。」

事不宜遲,第二天一早,林若謹便借口因為遇見景鄉侯府的人,需要和叔父商議一下的借口,帶著炳叔直奔金陵。

江寧城離金陵很近,騎快馬當天可來回。兩人一早出發,快馬加鞭,中午時分便見到了林海嶼。

林海嶼聽說這事,很是驚訝。立刻就走了關係,讓他去存檔處查詢前朝府志。

因為太過往前,前朝府志存的又亂,翻找了一個,只消耗去了一點點。看這情形,大約要個四五天的。

晚間,司徒九得知林若謹來了,甚為驚訝。林海嶼想了想,說了一部分實情……江寧有一片地是他生母留下的嫁妝。景鄉侯府的人慾買。他年紀小,不經事,便來問我。下官想著一口回絕也不好,不若讓他借口學問有疑惑,在這裡查幾天府志。也好避開那侯府管事。拖一拖再說。」

司徒九含笑點頭生母嫁妝,自是不該捨棄。」

一回頭,便讓身邊幕僚去查景鄉侯府看上桑園了。還有,查查林若謹到底在翻看。」

顯國公府的幕僚很給力,沒多久就查出了背後人是赫連熙。實在是侯府那位大嘴巴管事太過可愛,逢人就恨不能顯擺是有大後台的。

司徒九對赫連熙的防備心從來不校他從不認為鬧的沸沸揚揚天下皆知的二皇子、四皇子能成氣候。老子還沒死就惦記著家業的,擺誰身上誰能樂意?更何況能當上帝王的人,從來就有一顆冷硬的心。故而,據冷眼觀察來看,幾個皇子中老七赫連熙為人最擅掩飾。

接著,他又從林若謹搜尋的府志中嗅到蛛絲馬跡天然彩繭,竟是這個。」

說起天然彩錦,他反而比林家秦家人更為了解。司徒家是前朝世家,見多識廣。甚至某位先祖還擁有過一塊天然彩錦的手帕。當然,隨著抄家和戰亂都沒了。不過並不妨礙作為講古流傳下來。

「天然彩錦所需彩絲甚多,一年彩繭數量有限,且每年色澤也略有差異。」林若謹終於查到了這篇府志,記錄的還挺詳細。說是當年的確不止一處地方出產彩繭。江寧的桑園只是其中之一。但彩繭數量有限,而且色澤不一,收購者便將其保存歸總。積攢了三年,最後挑出顏色相接近的巧手織成。三年後彩繭大量減少,顏色也淡近於無。終不再成氣候。

「三叔,就是這裡,你看。」他將摘抄的紙張遞給林海嶼,神情激動彩繭產量最多的地方,不是我們那一片1

林海嶼霎時眉宇緊皺,吩咐炳叔你馬上找人去丹陽,打聽一下可有人慾買那裡的桑園?」

他這邊人剛走,那頭司徒九就得到了彙報。

「丹陽。」司徒九拿著同樣摘抄的前朝府志,微微而笑我猜老七沒有派人去那裡。」

果然,炳叔帶回的消息一般無二。

林若謹和林海嶼頓時面面相覷,神情凝肅。問題嚴重了!

那一頭,侯府大管事再次催促行不行的,趕緊給個話1

秦小舅不敢得罪,又因為林若謹不在,只得來尋林若拙拿主意拙丫頭,你看看,是不是派個人去金陵城,將若謹叫。」

林若拙的情緒很不好。她剛剛得到許冬打聽回的消息。才秦小舅一家居然打著想讓她嫁給秦定業的主意,意圖嫁妝控制權仍舊在手。

想著嫁到小門戶小地方是一回事,被人算計著又是另一回事。再說,秦小舅夫妻倆人品有問題,秦定業就是再好,她也看不上。

「急。」她冷淡的道,「買地賣地,多大的事呢。總得考慮清楚了。他要嫌急,別買呀。江寧一帶又不是只有咱家這一片桑園。去別處就是。」

「哎呦我的姑娘!話不是這麼說的。」秦小舅算看出來了,這兄妹倆就不想賣地。其實他也不想。可問題是侯府的勢力他們惹不起呀。哦,到時候這兄妹倆拍拍屁股回了京城,他們可還要在這一畝三分地上過日子。侯府只消給知府知州打個招呼,他家就別想過安生日子!

林若拙才不會體貼他的想法,反而落井下石,甜甜一笑舅舅若是嫌打理麻煩,不若就丟給我哥哥去。如今哥哥已然長大成人,便不必再勞煩舅舅。」

這話寒磣的秦小舅差點吐血。臉刷的就變了色,拂袖而去。

回頭對賈氏言了不得,咱們都看走眼了。哪兒是脾氣好,這位是肚子里蔫壞!想借著侯府這一趟勢,趁機將打理權拿呢1

賈氏一聽也犯了愁這可怎生是好,侯府,咱們實是得罪不起啊1賣地,他們沒權力。不賣,得罪了侯府日子。唯一的辦法的確就是將產業都交還給林家兄妹。再有買賣,與他們無干。

可這麼大一塊肥肉,誰捨得。別的不說,每年進項少掉一半,定業未娶親,定瓊還要嫁人。銀子哪裡夠使。

秦小舅夫妻倆也就是小精明,攤上大事頓時沒轍。至少,這對夫妻想不出高明的解決方案。

然而人是智慧的生命體,即便品德不高,見識不廣,也不妨礙他們那顆不太聰明的腦袋想出一個狹隘而猥瑣的念頭。

「乾脆,想辦法將親事定下。這樣,林丫頭就是咱們家的人。非得和咱們家一條心不可。」賈氏說出她自以為高明的計策。

當然,放在一般宅斗背景下,這個計策也很不。操作的好一點,還真能毀掉一個女孩的一生。

可惜,他們遇見的不是一般人。

這個不一般的人還是他們的,計劃中另一位當事人。

秦定業難以置信的看著父母私定終身!這可以?林會一輩子被人看不起的1

賈氏苦口婆心的勸林家是官宦人家,恐他們看不上你。」

秦定業雖然不愛四書五經,腦子卻不是傻蛋,立刻抓住她的漏洞前幾天你還說,你有辦法讓林家同意我們的婚事。」

賈氏一啞,有苦難言。秦小舅咳了一聲那是因為你姑姑是受了他們林家委屈才早早過世的。我們想著這一點,方有底氣說親。可昨兒金陵那頭傳來消息,說是林家自持身份,硬是不認賬,說你姑姑是身子不好肉一來,才恐你們婚事不成。」

秦定業大吃一驚林家人竟如此蠻不講理1他終日在市井玩耍見識也不少,遂出主意那也不必出此下策。可以和林好好說,林家既是做官的,文人最講中名聲。若不認賬就讓大哥哥在書院里將他們家的蠻橫無理說出去。如此作為舅家,父親便有理由提出親事了。」

秦小舅也嘴裡發苦了,夫妻二人勸了又勸,無奈秦定業就是想不明白,明明一件可以光明正大的事,為何非要鬧的走鬼祟之路。

秦小舅唉聲嘆氣,只能讓他先。等人走了,立時沖賈氏發脾氣都是你,平時嬌慣的他不識人間疾苦。家裡的事都不。這可怎生是好1

賈氏立時回道我慣的?難道你就不慣1

秦小舅不耐煩和她鬥嘴那你說辦。他不合作,能誑下那丫頭的終身?」

「要不,咱們就明著說。」賈氏提議,「他也大了,是該知曉些家業艱難。哪一項開銷都省不下來。姑奶奶的嫁妝若是去了,這日子沒法過的。」

秦小舅頓時覺得這個主意不也是,橫豎這銀子一大半也是花在他身上。今天買個百靈雀兒二十兩,后兒打賞小旦三十兩。合著我都比不上。也該讓他,沒了林丫頭就沒了他姑姑的嫁妝。沒了他姑姑的嫁妝,就沒了他逍遙十四年的好日子……」

夫妻倆竊竊商議。窗外,茶樹濃密的黑影后,秦中驚恐的捂住口鼻。

原是見父親臉色不好,想再勸勸才回頭的。可他聽見了!他都聽見了!

十四年的富家逍遙歲月,居然是這樣來的!

窗內,傳來他最慈愛的母親的聲音交換信物會被賴掉。依我看,乾脆在眾人眼前來個肌膚之親。咱們擺一桌酒,請知州大人家的、賞花,將那丫頭的酒換了……等她醉了再讓業兒進屋……到時眾目睽睽,賴也賴不掉。這樣成婚後她底氣低,也不會壓著我兒一頭。」

秦定業再也聽不下去了,扭頭狂奔。

以前恍惚聽過一耳朵,因為林家離得遠,故而姑姑的嫁妝產業就由自家打理。他不曾在意過。卻原來,疏忽的是這樣的內幕。

他不如大哥秦定疆會讀書,卻也從小跟著夫子進學,一筆一劃學寫『禮義廉恥』。戲文看了百遍,哪一個好漢不是忠義仁孝。那戲上貪財害命、謀奪家產的,從來都是被千夫所指萬夫唾罵。

曾經因為好奇,他去鄉間瞧過一次熱鬧。一個被村民指責與人通姦的女子,活生生鎖在竹籠沉入河底。女子撕心裂肺的叫著「冤枉」,那聲聲凄厲的場面令他做了很久的噩夢。

記憶中女子蒼白絕望的臉和表姐紅潤動人的容顏於虛幻中重疊。

淚水,順著秦定業年輕的臉龐滑落。

他可以不要稀罕的百靈,他可以不打賞當紅小旦,他可以不坐最好的包廂聽戲,他可以不去最貴的酒樓喝酒……他都可以。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訂閱,打賞,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是 由會員手打,

(快捷鍵:←)書香貴女 第六十八章傳說 書香貴女目錄(快捷鍵:回車) 書香貴女 第七十章出城(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書香貴女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