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香貴女

書香貴女

第六十六章抵達

[更新時間]2013年04月21日 11:55 [字數] 3145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林若拙活了兩輩子,第一次領略到「如沐春風」這個形容詞的真正意境。司徒九的笑容,就如同陽春三月最柔軟的微風。

這世上有一種人,長的不是最帥,偏只簡簡單單坐在那裡,就令所有繁華旖旎黯然失色。林若拙甚至覺得,因為有司徒九在這裡,這艘原本她第一眼看見無動於衷的大船也變的格外親切動人起來。

至於那個要求,當然是答應。不但答應,還要用心的畫。

懷揣著兩輩子第一次動心的甜蜜,她認真的在畫紙上描繪,只恨不能畫的更完美一點。

這種不正常表現很快被身邊的丫鬟們察覺。幾個人頓時覺得天都要塌下來了。六姑娘怎麼就這時候『少女懷春』了呢?對象還偏偏是那樣一個人。

平媽媽、夏衣、小福、小喜,有志一同的結成同盟,悄悄商量該怎麼辦?

「不能讓三老爺知曉。」小福說出她認為最重要的。

小喜愁的不行:「少讓姑娘去那船上,那位可是駙馬爺1

夏衣立刻否定了她的提議:「單靠你我是防不住的。姑娘得見世子身邊的那幾個丫鬟照樣子畫畫,你怎麼攔著她?」

平媽媽比較老辣:「依我看,三老爺那裡得瞞著,二公子卻是可以透露一點的。畢竟是親兄妹,他說的話,姑娘能聽進去。」

四巨頭制定好作戰計劃,林六丫對此一無所知。

她尚沉浸在一種甜蜜的喜悅了整個冬天,於早春蘇醒的新芽,驚訝的發現天地原來如此美麗。

林若謹聽見平媽媽隱諱的吐露,整個人都懵了。

這怎麼可能!這怎麼可以!

「會不會是你們看錯了。」他由衷的希望。

平媽媽悲觀的道:「二公子,您瞧瞧姑娘那眼睛就知道了,都透著光那!您給好好勸勸吧,不說別的。單世子是駙馬這一項,就吃罪不起啊1

林若謹沉重的點頭。

林若拙正在給畫上色,窗戶打開,就著明亮的陽光細細暈染畫面。林若謹看了看她那認真小臉,深深的憂慮,沉痛的將話說出。

林若拙愣了愣。半晌,露出一絲微笑,漸漸的,微笑變成大笑,笑到最後捂著肚子差點打滾:「你擔心我做傻事?」

「不止我一個人擔心。」林若謹都要急死了。「你這個樣子,瞞不過身邊人,平媽媽她們擔心死了。」

「放心吧。我不會做傻事的。」淡淡一笑,林若拙長長的嘆了口氣:「這世上有一種人,很美好,美好到恰好符合你心部幻想。於是見到真人,就會不由自主的產生好感,會很喜悅,很甜蜜,會忍不住去關注、去多看幾眼。可是。也僅僅是如此而已。哥,你不用擔心我,喜歡是一種心情。無法控制。道德卻是一種行為,可以控制。我不會做什麼的,就是看看。在心裡偷偷歡喜一下。僅此而已。知道世上有這麼樣的一個人存在,我已經很滿足了。」

「可是……」林若謹被弄糊塗了。事情很嚴重,妹子親口承認她對一個男人心生好感,這簡直嚴重到不能再嚴重。可妹子接著又說,她就是偷偷喜歡一下,其它什麼事都不會做。這個,好像又沒有辦法責備她。

啊,不對!正常的『少女懷春』不是應該哭著喊著說『非君不嫁』么?或者又垂淚神傷『恨不相逢未嫁時』?這個,若拙的這個表現,完全不在情理之 />

「那個,在心裡偷偷喜歡,然後就完了?」

「對埃」林若拙一副理所當然,「那位可是有家室的。」

林若謹還是不放心,又問:「不想著告訴他你的心意?」

「這怎麼可以?」林若拙看他的眼光可以稱之為驚悚,反問:「這不是破壞別人家庭么?」

他這是為誰操心啊!盯著妹妹鄙夷的目光,林若謹硬著頭皮繼續:「只告訴他你的心意,並不要求他回應什麼,只是不想讓自己的一番相思無人知曉。這樣你也不想?」

林若拙用一種『你很過分』的眼神譴責:「怎麼可以這麼自私!人家本來過的好好的,非要攪亂一池湖水。說是不要回應,其實還不是想讓那人記祝平白給人添煩惱。這才不是喜歡,這是以『喜歡』為名的褻瀆和自私!怎麼可以去害那麼美好的一個人1

林若謹灰頭土臉的走了出來。

早已等候在門外的平媽媽趕緊上前:「怎麼說?」

屋內,傳來輕聲哼唱的小曲,《牡丹亭》似奼紫嫣紅開遍……

原本是傷春的曲子,卻被唱的逶迤動人,悠哉樂哉。

「我實在不知道她腦子裡到底在想些什麼1林若謹發現他這個妹妹,不懂:「你放心吧,她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沒事兒的。」

哎呦我的爺!這可不是一句『沒事兒』就能完的。平媽媽急的要吐血,二公子這麼和表情,這麼個態度,她能放心才怪!還『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天!接下去是不是要待月西廂下,樓台私相會?

林若謹絲毫不領會她的焦急,揮揮衣袖不帶一片雲彩的走了。他的人生觀受到了新的刷新,少男少女私定終身算神馬!純精神單戀你們有沒有見過?啊!?

平媽媽夏衣幾個憂愁了好幾天,後來發現果真如他所說沒什麼事兒,林若拙也就是自己一個人在房間時不時傻笑,托腮出神。雖是一副『懷春』模樣,卻半分出格的事也沒幹。即沒有荷包、也沒有寫酸詩。更不會想盡辦法找機會去見世子爺,就是偶爾見著了,也不過盯著他臉看的時間多一點,說話聲細末些。其它舉動一概沒有。就連臉紅都沒有過。

因為沒有臉紅、沒有羞澀,多看的那兩眼還理直氣壯。眼底的歡喜的也坦坦蕩蕩。司徒九便一直當她是小孩子,半分沒往歪處想。

林六姑娘開創了一種純精神單戀模式,平媽媽幾個雖不大明白,卻也高興於她的自重,一顆懸著的心到底放下了。

就這樣。船隻一路南下,終於到了金陵。

按照行程,這是視察河工的一個徒九將下榻金陵府,然後輻射狀去周邊一代視察。完工後再啟程去下一站。

林家兄妹也是在這裡下船,改換車馬去江寧。

前幾日。七美圖總算畫好了。林若拙將其送給了司徒九,除卻韓夫子,這是她第一次正式送出自己的畫作,落款就寫了自取的一個號,叫做:聞笑真人。

司徒九含笑收下。臨下船的時候回了一方刻著『聞笑真人』的田黃凍小櫻

大丫鬟雲丹悄悄告訴她:「是世子親自刻的。」

林若拙立刻就表示。一定會鄭重珍藏。

雲丹因為自己被畫上了美人圖,這畫還被世子收藏了,對林若拙十分有好感。吃吃的笑問:「世子有些想不明白,你那『聞笑真人』出自何典?」

林若拙微微一笑:「宋人云,春山澹然而如笑。我見之心喜,故號聞笑真人。」

春山如笑。這便是司徒九給她的感覺。起這個號,也算是調戲一回。

雲丹自然不懂她的花花肚腸,回去后告訴了司徒九。司徒九也只是隨口好奇一問,得到解釋便不再在意。從頭至尾不知道某人對他動過『少女情懷』。

三叔請了假,送他們二人至江寧。因先有書信送到。進城后便直奔秦家。

一路上,三叔給兄妹二人講解秦家境況。秦家是江寧大族,繁衍至今共有十二房人口。族長現為大房大老爺。秦氏的族舅。必須要提的是,秦氏的父母是三房,在她十二歲那年過世。沒有留下半個兄弟。當時的族長,大房老太爺做主,將自己的小兒子,十歲的秦小舅過繼給了三房,成為秦氏的弟弟。兄妹二人一個十二、一個十歲,當然撐不起家業,便一直居住在大房。直至秦氏出嫁。如今,秦老太爺夫婦已經過世,秦大老爺繼承大房家業和族長之位,秦小舅一家便搬去城西三房的舊宅。秦大舅的長子秦定疆有秀才功名,現於衡陽書院讀書。秦小舅家則無人有讀書天分,皆靠恆產度日。

從血緣上來說,兩位舅舅的遠近關係是一樣的。從禮法上來說,過繼給三房的秦小舅卻是他們的正經舅家。

真是,混亂的關係。

三叔嘆了口氣:「秦家原本並沒給二嫂置辦多少嫁妝,只是後來老太太看上佳,品性溫柔。老太爺當初任江寧知州。因是高嫁,秦老太爺做主,這才將三房的一半茶園桑園給做了陪嫁。」

林家兄妹倆這才明了,為什麼秦氏的嫁妝如此怪異,一畝田地都沒有。又為什麼在她過世后,只是將茶園桑園託付給秦家打理,秦家人就再不管他們兄妹。

三叔嘆道:「秦家這一輩皆無能幹人,我們家調職京城后,聽傳來的消息說,幾房人投資一個茶葉貨商去西北走生意,遇上匪盜,貨物全被搶了,血本無歸。秦家家業落敗了不少。你們母親嫁妝的出息,就沒再送來過京城。」

老太爺為了官聲,不願和秦家為幾片遠在江南的茶園桑園扯皮,出息沒有也就沒有。林家又不是養不起孩子。二哥不通庶務,情願土地變現銀,省事明了。現在的二嫂則不願插手原配嫁妝事宜。真正和這片產業休戚相關的,只有眼前這對兄妹。

林若拙現代人的觀念又冒了出來,縱然秦氏是女孩,也是祖父母的親生骨肉,遺產第一順位繼承人。合該她拿大頭。香火祭祀是神馬東西,人死一了百了。上輩子的地產開放商才叫大威武、大唯物,縱然荒墳地也面不改色,鏟車推車轟隆隆,工程照舊。

這些產業合該是秦氏的,合該是林若謹的。

「哥,咱們是娘親留在這世上唯一的骨血親人,咱們要給娘親爭口氣。這些產業絕不能荒廢1

九歲時的那個一去不復返,十七歲的林若謹在韓夫子和騎射師傅的教導下,於人情世故已然很通曉。從三叔的一番話生母在秦家過的日子很不怎麼樣。

「你放心。」他堅定的道,「我定然不會給母親丟臉。」

三叔點點頭,他有要務在身,只能逗留一晚,明天便要回金陵:「先去城西秦家三房,若拙留下,大房那邊日後再見。謹兒與我隨後去拜訪知州大人,我會托他照看你們。若有什麼解決不了的事,可請他出面。再有,我將柄叔留下。他是咱們家的老人,當年也是看著你們母親進門的,知曉不少事。外頭有什麼,可讓他去打聽。」——

這是補昨天的。今天的,還有兩塊和氏璧加更的,容我慢慢還。計劃是晚上還有今天的一章,不過若是很晚,親們就不要等了。

(快捷鍵:←)書香貴女 第六十五章司徒九 書香貴女目錄(快捷鍵:回車) 書香貴女 第六十七章小舅家(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書香貴女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