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香貴女

書香貴女

第六十五章司徒九

[更新時間]2013年 04月17日 04:05 [字數] 3497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說心裡話,黃氏是一千個一萬個不放心林若拙出門。十幾年的朝夕相處,她太了解她了。林家六姑娘有著一顆與世間禮法格格不入的心,藏的很深,外表掩飾的也不錯。

要是個不知天高地厚的丫頭也到罷了。她有的是辦法防範於未然。但林若拙不同,她很清楚的知道自己在做什麼,自己和別人有什麼不同。然後死不悔改,這才是真正讓人頭疼的地方。這樣的她,搞不好哪一天就能造成極大的破壞力。

這是黃氏不知道一句現代形容語,不然她就會覺得很貼切。所謂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 />

身為一個有」,林若拙怎麼能放棄難得一次出遠門「遊玩」的機會?一臉哀求的對著林若謹歪纏:「我長這麼大,連京城都沒出過,也不知道外頭是什麼樣子。別的地方倒也罷了,江寧是母親出生、長大的地方。母親小時走過的路,拜過的寺廟,養育她長大的一方水土,能親眼瞧上一瞧,我……我是真想……」

林若謹立刻被她聲情並茂的訴說打動,覺得這是孝舉。便也祈求黃氏:「您看……」

黃氏沒好氣,她做什麼惡人,罷罷,就讓林若謹領教一下這個天魔星的厲害:「既然你們一心向孝,我也不好攔著。只是謹哥兒,你妹妹今年十四,已是大姑娘家了。在外頭一切小心,切不可弄出是非來。女孩兒家的名聲最要緊。」

林若謹猶豫了一會兒,堅定道:「母親放心,我定會照顧好妹妹。」

事情便這麼定下。姐妹們得知林若拙能去江南玩,十分羨慕。尤其是林若貞和林若容兩個,她們一個已經定親,一個正在相看,被童氏看管的很嚴,連出門上香都很久沒有過了。

林若菡和林若蕪就更不用說了。林若謹就沒待見過她們倆,當然不會帶她們去。

林老太太還是有些不放心,言道這兩人還是孩子,多帶些老成的管事才好。

沒過幾天,三叔林海嶼帶回來一個好消息,庶吉士散館后。他被分到都察院任監察御史。上頭剛好有一個差事,去江南視察河工。他便主動申請。身為事的小兒子,這點面子還是有的。當即就將這任務指派給了他。正好,順路送兩個侄兒侄女一程。跟著官船也安全許多。

至此,黃氏方放下了心。

三叔身為七品監察御史。只是巡視河工的隨行人員,主導官員是誰上頭一直沒說,只知道是楚帝親自指派。神秘的很。

到了登船那一日,就見遼闊的江面上,一隊長長的官船嚴嚴實實佔了半條江面,華,甲板上森羅站立著密密的侍衛。

三叔從船上下來,指點下人們將林氏兄妹安置在緊跟著豪華大船的后一艘船上。又對林若謹道:「這次巡視河工的是顯國公世子,你且隨我去拜見。六丫頭就不必了。」

顯國公世子?林若拙在腦袋裡打了個轉才想起那是誰。不就是娶了臨川那個囂張公主的倒霉蛋?

仔細想想,她其實是見過司徒九的。在攬秀園依稀是個眉目清雅的年輕男子,沒有司徒十一那種過分的美。看著很溫和。再想,就想不出其它了。司徒九不愛說話,那天也只是稍坐了坐就告退離席。存在感十分之低。

不過。一個尚了公主的駙馬,還能被楚帝委以視察河工這樣的重任,似乎又不是那麼簡單。

不想了,不想了!特么再不簡單和她有什麼關係。林若拙大而化之的將一通亂想拋擲腦後,忙著打點起兄妹兩人的住處來。在船上要走很久,務必布置的很舒適才行。三叔雖是住在前面的大船上,這裡也要留一間房才好。

已經嫁為人婦的夏衣如今升格成她的管事媳婦,外頭人叫她許媽媽、許冬媳婦,許冬家的。小喜和小福升成一等丫鬟,二等暫時沒有。另有四個三等小丫鬟,皆是十一二歲,這是新選上來,為將來陪嫁做準備的。

來的那天林若拙剛好在讀詩,順口就取下:絲雨、畫船、尺素、銀鉤,幾個名字。

夏衣便領著這四個小丫頭安置行李,平媽媽帶著小喜去船上的廚間準備吃食,小福服侍她洗臉換衣。

換好衣服,又去瞧林若謹的房間收拾的如何。

剛安定下來,林若謹過來了:「世子今晚設宴,知道你一個人留在船上,恐你冷落,讓我來帶你過去。另設一小宴在偏間。」

林若拙驚訝:「不會吧,隨行的就我一個女眷?」

林若謹想了想,頗為苦惱:「好像是的。公主沒有來,世子身邊也無姬妾。隨行幾個幕僚也沒有帶女眷。」

這個意思就是大老婆沒帶,小老婆也沒帶。不錯,看樣子是一心搞公務的。林若拙立刻就對司徒九和其手下有了不錯的好感。

上了那艘豪華大船,總要拜見一下主人,她再一次見到了司徒九,這回仔細一看,就看出了韻味。

司徒九的臉色有些蒼白,看上去不是很健康。整個人看上去很沉靜,有股歲月浸染的安定。這種氣質在年輕的男人身上一般很難見到。

林若拙一向喜歡有內涵的溫柔型男人,比如三叔那種,這回見著對胃口的,忍不住多看了幾眼。

可惜這裡男女大防太重,司徒九說了一句「林姑娘別客氣見外」就讓她退下了。晚宴什麼的和她也沒關係,幾個國公府的侍女伺候的很周到。然而到底不敢放肆,雖恭敬有加,到底孤單了些。林若拙看著這幾個如花似玉的妙齡女子,忽發奇想,一個人吃宴席沒意思,不如給這幾個姑娘畫張畫。昔有唐伯虎擅畫美人圖,她也來學著風流一把。

貴客提議要畫畫,幾個侍女便安排上筆墨顏料。貴客說要畫她們,丫鬟們又不是千金小姐,沒有容貌不外泄一說,再者畫畫的是個小姐。這就更沒什麼了。

於是乎,林若拙高高興興的照著模特畫美人,又是讓她們把頭髮放下一綹下來,又是側身擺個姿勢,這個拿笛子,那個撫古琴。衣服顏色又給重新搭配過。幾個侍女被這麼一弄。笑笑鬧鬧,氣氛也放鬆下來。

林若拙走的是東西方畫技結合派,尤為寫實。先畫了一個草稿,後頭的還要慢慢來。兩輩子的功底下,這輩子又特別加強過。但是草稿一出。就惟妙惟肖。任誰都能一眼認出自己,幾個侍女喜不自勝,立時對林若拙的印象就好的不得了。待得知要畫完還需一段時間加工。深嘆可惜。

宴席結束后,林若拙帶著草稿回船,心裡打算著一天招一個圖上的侍女過來,慢慢補完。

誰料很快,三叔就面色古怪的來找她了:「你給世子的侍女畫了一幅畫?」

「對埃」林若拙爽快的攤開畫稿,得意洋洋:「坐船要走好久,閑著也是閑著,我就琢磨畫一幅七美圖。三叔你看。不錯吧。到底是國公府,丫鬟的長相都不凡,一個賽一個漂亮。」

「……」林海嶼覺得。他可以理解臨行前二嫂黃氏憂鬱的眼神是為什麼來的了。姑娘家坐船寂寞,不是該做做針線女紅什麼的么?就是畫畫,也是畫沿途風景。水天一色吧。這畫美人算怎麼回事,還是別人家的美人。還畫的這麼……寫實。

黃氏不在,沒見檢查,昨晚又喝了一點小酒,畫稿里美人的胸部就比較突出。這個不能怪她,實在是國公府營養好,姑娘們發育的都不錯。

林海嶼覺得,這要是個侄子這麼干,他一萬分的能理解。可偏偏這麼乾的是侄女,他的鬱悶哦,誰能理解。

「世子知道你的畫還沒畫完,特准許你每日去船上將畫稿補足。」三叔的臉皺著一個苦瓜,沒看見畫稿前他真沒,現在他想跳江的心都有了。

「哦。」林若拙哪裡知道這些人的心思,興匆匆的吩咐小喜小福收拾工具,跟著三叔上了前頭大船。

司徒九自然是畫稿的。今天一早他就聽見幾個丫鬟興奮的嘀咕聲,心裡也有一些好奇。林家六姑娘看來很擅丹青。

然後他就看見那個小丫頭,真的是個小丫頭。個頭很高,聽說年紀也有14了。偏偏怎麼看怎麼不像大姑娘。髮型像個孩童,走路時神采奕奕、顧盼飛揚,一雙眼睛儘是單純的好奇感。真的很不像14歲的姑娘。讓人面對她時,也不由自主的忘記對方是一個少女,依舊將她當做一個大孩子。

林若拙要是聽見這些心理活動,立馬得回敬:廢話,14歲,初不是大孩子是什麼。

畫稿很快被攤開在書案上,今天天氣好,窗戶打開,充足的光線照的清清楚楚。

視線剛落,司徒九赫然一驚!

這,畫的也太真實了吧。

當然,真實點沒壞處,比如站在他身邊的雲丹,和畫上的臉有九分相似,一眼就能認出。這很好。問題是,雲丹的身材也被畫出十足的相似,纖腰盈盈一握,胸脯……

司徒九無法理解,這是誰教她畫的。丹青美人,從來都是寫意之美,便是工筆,也無有這麼細膩。

「林姑娘,教你丹青你的先生是誰?」他笑了笑,輕聲詢問。

林若拙回答:「江夫子,韓夫子都教過我畫畫,不過我覺得他們畫人畫的不好,一點都不像。我這樣畫才是一模一樣。」

司徒九側目,輕笑:「原來如此,你這樣畫,夫子沒有說過什麼嗎?」

林若拙認真的看著他:「說過,說我不該這麼畫。可是我不明白,明明就一模一樣,為什麼不可以畫出來。人,本來就是長成那個樣子的。也沒見誰畫蘭花畫成個肥肥的葉子,畫亭台,少了一塊飛檐。為什麼畫人,就要不一樣?」

司徒就微微而笑:「你說的很對。其實這樣的畫他們未必不喜歡,只是,心裡喜歡了,嘴上非說不妥的人太多。見山是山、見水是水,你雖有一顆赤子之心,然世人多偽善,這畫也只能明珠暗投。」

林若拙不屑一顧:「我又不是畫給他們看的,我自己喜歡,自己欣賞。」

司徒九笑:「我也很喜歡,畫完了可否送於我?」

(快捷鍵:←)書香貴女 第六十四章桑園 書香貴女目錄(快捷鍵:回車) 書香貴女 第六十六章抵達(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書香貴女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