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香貴女

書香貴女

第五十七章各有計劃

[更新時間]2013年 04月17日 04:05 [字數] 0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司徒皇后很快叫了新川公主過來,見見她指定的人眩

十二歲的新川公主是個很漂亮的小姑娘,穿著鮮艷,說話又脆又

「你就是林家六姑娘?聽說你特別會玩,可是真的?」又嘰嘰喳喳問她平時玩什麼?外頭的京城閨秀之間又流行什麼。

皇后看著好笑:「好了好了,小姑娘們有話就私下說去吧,實在是聒噪不行。」

新川公主就拉著林若拙:「那我們就去後頭看花了,母后。」

司徒十一道:「我也陪表妹一塊兒走走。」強行擠了進來。

皇后沒有反對,新川只得無奈:「有勞表哥。」

三人走出大殿,坤寧宮後面有個小花園,這裡倒是種著許多花朵,不過夏日剛過,依舊盛開的寥寥無幾。

新川出了殿門后便一言不發。林若拙不好自說自話,也跟著閉嘴。司徒十一竟然也沒有開口,三人就這麼很古怪的沉默。

林若拙暗暗叫苦,看這氣氛,明顯不對埃難道說,司徒十一和新川公主有那啥情?可有情人不是這個表現吧?或者,賭氣了?

就在她胡思亂想的時候,司徒十一開口了:「再過些日子菊花就要開了,攬秀園知今年長勢如何。」

綠牡丹就是綠菊的一個品種。林若拙不吱聲,這話想想也知道不是對她說的。

新川冷笑一聲:「綠牡丹是好花,表哥幹嘛不去請三姐一同欣賞。

「生氣了。」司徒十一微微一笑·若天邊流光。

「怎麼會。」新川甜甜一笑,「我巴不得表哥一直伴著三姐姐才好。何況如今我也有同伴相陪,不勞表哥費心。」

司徒十一就瞥向林若拙。林若拙死死低頭,恨不能縮到地里去。尼瑪!皇宮太危險,這明擺著又聽見機密了啊!求求你們,就當看不見我好不好?

司徒十一再次微笑:「同伴相陪是同伴,我陪著是我,不一樣的。」

新川一臉正氣:「我更喜歡林姑娘陪我。」

司徒十一笑的溫柔:「她若是陪不了你呢?」

新川冷冷一笑:「你可以試試。」

「好。」

林若拙就聽見一個好字,忽的一陣涼風擦過·眉頭一跳,幾乎是本能的身體一擰,飛快躲開。

「咦,練過?」司徒十一收回腳,毫不在意的笑看新川:「難怪你這回有把握,原來找了這麼個人。」

新川是意外之氣,她哪裡知道林若拙練過,此刻自然不會揭穿,驕傲的昂起頭:「這回你還有什麼招?」

林若拙將冷意藏進眼底。安靜的聽那兩人對持。若不是她躲的及時,剛剛那一腳的力道·非重摔在地不可。到時扭腳、受傷,誰知道後面還會發生什麼。神仙打架,小鬼遭殃。特么的她好容易生成了官二代,還有更高桿的貴二代欺在頭上肆意妄為。

「林家的姑娘。」司徒十一忽然一笑,放柔了聲音:「咱們打個商量,你今日擰傷個腳好不好?」

聲音溫柔可親,容貌絕色瀲,說出來的話卻如閻羅附體,陰狠無情。

擰傷腳,至少修養三個多月·絕對無法參加攬秀園之行。

新川怒不可謁:「你敢1

司徒十一無所謂:「我這不是在和她商量么。」說罷,笑吟吟的看著林若拙:「林姑娘,識時務者為俊傑。」

威脅·這是赤果果的威脅!林若拙垂下眼眸:「身體髮膚受之父母,不愛惜是為不孝。」

「哎呀,這可難辦了呢。」司徒十一的語氣聽著很為難,臉上卻看不出半點為難的表情。他曖昧的低下頭,湊到她耳邊,熱呼呼的氣流拂過耳畔:「我可以幫你嫁給小九哦。」聲音說不出的曖昧。

林若拙忍住心頭怒火,冷冷後退一步:「公子請自重。」同時去看新川公主的表情。

很奇怪的,新川公主臉上只是單純的憤怒·半點妒忌或者別的什麼都沒有。

這兩個·不像是情侶埃既然不是小情侶,她去了又不會當電燈泡·司徒十一為什麼要這麼做?

新川忽然眼睛一亮,高聲道:「阿瑜·九弟,你們來了?」

原來赫連瑜早早請退是去找赫連濯了。兩人飛步而來,小九滿眼驚喜。

就在回頭的頃刻間,司徒十一收起了剛剛的表情,迅速轉換為彬彬有禮,行雲流水的行禮:「見過九皇子。」

「青哥哥不用客氣。」小九忙擺手,緩緩的走到林若拙身邊:「三年不見,一向可好?」

「見過九皇子,臣女很好。」新川公主和司徒十一在這兒,她不得不尊禮而行

小九比三年前老成多了,雖然眼底有喜色,表現的卻很老成。先和新川公主說話,關切詢問。再和司徒十一交流,面面俱到。

赫連瑜覺得沒勁透了,裝模作樣。他認為這是有『外人,在的原因,恨不能趕走這兩個。耐著性子敷衍了半天,見著時間差不多,就要拖林若拙走。

新川公主堅決不讓。死死拖住林若拙,不讓她走。

氣氛怪的要命。

好在新川也知道這麼干站著不是個事,命宮女拿了棋盤來,園

赫連瑜一向頭疼這些,連聲道自己不熟。林若拙一看司徒十一那張臉就知道這斯不是好人,也說不會。於是小九便和他下了一盤,輸了。換新川公主上。

瞅著沒人注意,林若拙悄悄拉過赫連瑜:「哎,我說,那兩位之間好像有些古怪啊?」

「怎麼?他欺負你了?」小九過來,聽見后回道:「多擔待些·我特意向新川保舉的你。」

「怎麼回事?」林若拙、赫連瑜齊齊看他。

小九嘆道:「都是父皇那句承諾鬮的。你們都知道,我有一個姐姐要嫁進司徒家的吧。」

兩人用力點頭。

小九又道:「問題就在這裡。我有三個姐姐,二姐和青陽表哥適齡。四姐和青表哥適齡。三姐姐只比青哥哥大一歲,嫁誰都可以。」

林若拙腦「難道顯國公家自己有想法?」不對,如果是這樣,幹嘛不和皇後娘娘說,難道皇後娘娘還會害自己的娘家?

「是這兄弟兩個有想法。」她肯定的重新下結論。

「不錯。」小九讚賞,「就是這樣,青陽■哥從小身體不好青哥哥不想有個公主嫂子壓在他哥哥上。母后和顯國公的意思是,青陽哥哥既然身體不好,就更需要一位顯赫的妻子。」

司徒青陽便是世子司徒九。這一位身體不好京。只是不知不好到了什麼程度,竟累的親弟弟這樣『操心,?

「他這是幫忙還是拆台呀?」林若拙疑問,「新川公主好像不喜歡他。」

小九壓低了聲音:「本來要是我二姐銀川也沒什麼,二姐性子溫柔,便是嫁過去也不會仗勢欺人。只是最近聽說,父皇有意將二姐嫁到西南去,說是那邊」他頓了頓,「總之是朝政上頭的事十有這樣,不娶新川就得娶三姐。三姐可一點不如二姐溫柔,換成我,我也看不上。」

「那就和直接和皇后說也成埃」林若拙表示不解,「都是親侄子,有什麼話不方便說的。

小九搖頭:「母妃說,沒那麼簡單。顯國公家似乎有什麼打算,必得有一個出來頂立門戶。這人就是青表哥,早就定好的。娶了公主,仕途就絕了。」

那也不對呀。就沖新川這樣子顯然不接受司徒十一的計劃。他一頭熱有什麼用?這年頭還能私定終身不成?

「青表哥大約是想讓四姐去求母后。」小九這樣猜測。

「不靠譜。」林若拙否決。新川公主又不是皇后親生的,血緣就沒關係,還不如司徒十一呢。

這傢伙一定有什麼別的陰謀。

小九笑道:「四姐被煩的不行。這些事自有父皇母后做主。這回一塊兒去攬秀園是青表哥提議的,三姐的心思都在他身上,四姐不願鬮的太過,想找個鎮得住場面的閨秀做陪伴,我就推薦了你。」

林若拙差點沒一口氣暈過去。要不要這麼一副邀功的表情!赫連濯,你這不是在提攜我,你這是要害死我!

「九皇子,我和你有仇嗎?」她一臉血的悲憤發問。

小九呆了呆:「啊?你不高興?」

高興?我高興你個大爺!

一路無語的出宮赫連瑜幾次逗她說話都沒理。

回到家水,就被帶到榮瑞堂請求迴避了下人,只留下林老太太、馮氏、黃氏三人林若拙開講,一五一十道來進宮后的一切。包括司徒十一的每一個表情,新川和他之間古怪的氣氛,以及小九後來說的話。

「這回複選,怕是要出事。」黃氏眉頭緊鎖,「司徒十一是顯國公家精心培養出來光耀門戶的人,絕不會有勇無謀,或者計謀拙劣至此。」

「這麼說,他勸我受傷是好意?」林若拙雖然有一顆彪悍的心,奈何計謀方便拙劣不堪。從來只會打亂拳。一旦遇上高手就迫切需要有人給她分析。

「沒錯。你當時就該順勢摔倒。」黃氏嘆氣,最好的機會沒有了。

敢情那位還是好心?林若拙傻了眼:「他,他說要我自己擰傷腳,我,我需要麼」瞅見馮氏目光掃向她的腳,立刻縮了縮。

「不行,時機已過。「黃氏道斬釘截鐵道,「話已經被他說明白,現在受傷會惹惱新川公主。」渾水攪不起,新川公主同樣得罪不起。

「只能見機行事了。」她扼腕,「最好的機會已經失去,只能靠你自己小心。」

馮氏慌了:「不會連累敏兒她們吧。」

「很難說。」黃氏給出的回答還不如不給,「一切都得靠她們自己。盡量跟在人多的地方吧。但也不一定就保險。」

馮氏六神無主:「要不,咱們告訴皇後娘娘」

「住嘴1林老太太發火,「司徒十一敢說,就不怕你去告。怎麼告?到時他一句開玩笑,皇後娘娘是信你還是信他?」

「大嫂。連新川公主都沒開口。」黃氏意味深長的道,「宮人和皇後有血緣。娘娘唯一能依靠的,只是顯國公府。」

顯國公府,就是司徒皇后的逆鱗。龍有逆鱗,觸之必死。

林老太太沉默良久,道:「為什麼會推薦你?聽說九皇子性子單純。看這回的分析卻是頭頭是道,與傳說不符。或者他韜光隱晦?還是,還是有人指導過。」

林若拙立時一驚。小九如果是自己分析出的那些,又怎麼會不知道這次陪伴新川的人,其實是架在火上烤?

黃氏已然追問:「快想想,你得罪過誰?」

「我」她卡殼。要說得罪,三年前拉肚子事件她得罪的宮妃多了。天知道誰比較記仇。不過就算報仇也別這麼狠吧。

不知道為什麼,赫連熙的臉突然躍入腦海。她趕緊搖頭,這是魔障了呢。赫連熙雖然陰陽怪氣,她和他又沒有深仇大恨,真要整她,三年前就可以動手,何必借這個勢。

皇宮匆匆的告訴赫連熙:「七哥,母后已經同意林六陪新川一塊去了。」

赫連熙微笑:「好,這邊成了一半。九弟,你可想清楚了。真的想娶她?你還小,這一定,日後後悔也沒用了。」

「嗯。」赫連濯白凈的臉微微泛紅,「我不後悔。七哥,謝謝你幫我。」

「不客氣。」赫連熙真心的笑,「我也希望你們有情人成眷屬。」順便排除掉最不穩定因素。

上一輩,黃立璀雖提議新馬政,但摺子的主署名人不是他,他只是從署。想來想去,變數就在林若拙身上。因為她入了恆王叔的眼,王叔靠馬場供給軍隊賺錢,黃家人這才有此機會越過一眾上頭,直接將摺子遞到父皇案頭。雖然這事對他影響不大,然而終究是變數。變數越多,他的優勢就越少。而最大的陰影,便是未來七皇妃的人眩他是再不想和林家女兒扯上什麼關係了。

小九想娶,正好瞌睡送來枕頭。將計就計,送他倆做堆。也算功德一件。

至於林若菡,這輩子與他註定陌路,平安一生也為幸事。

先放.

(快捷鍵:←)書香貴女 請假條 書香貴女目錄(快捷鍵:回車) 書香貴女 第五十八章猜測(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書香貴女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