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香貴女

書香貴女

第五十五章提議

[更新時間]2013年04月08日 23:28 [字數] 3946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側妃?」林若愚皺了皺眉頭「確是不好。」想了想,又笑:「她也是傻鑽了牛角尖,入選不容易,落選還不簡單?不拘哪裡出個小錯就好,母親還能跟著她一塊兒去選不成。這丫頭,平時挺機靈的,怎麼輪到自己的事反變笨了。難怪人說關心則亂。」

郭氏撇撇嘴:「你說的輕巧。枉費妹妹對你一番心意。她這般委屈,還不是為了你的將來。」

馮氏的算盤路人皆知,這個不怪她輕狂,因為滿京城這樣打算的人太多了。大潮流大趨勢。可郭氏看不上。用女兒婚姻換取兒子的前程,這是男子無能的表現。

「你要是個男人,就給句明白話。」她認真的道「沒得帶累了妹妹一輩子受委屈1

林若愚驚愕之極,他還真沒想到這個。他,他連鄉試都沒中,現在才是個秀才好吧。居然母親和妹妹都操心到那麼遠去了,況且,儲君懸位,幾個皇子將來還不定結果如何。未必是良人。

「我跟她說去。」林若愚找出外面大衣裳換上,一邊系腰帶一邊道:「這事得辦的不落痕。母親是這個意思,父親也定是這麼想的。不能讓他們知道,特別是父親,他精明的很。你千萬小心,尤其是下人面前不能露半點風聲。」

郭氏高興的上前幫忙:「放心好了。你院里的幾個丫頭笨的要死。一瞞一個準。保管沒事。」

林若愚想想也笑,道:「可不是,自從我們家來了郭青天,什麼疑難案件都斷的一清二楚。」

說這話是有原因的。郭氏新嫁,院中下人難免不服管教,沒幾天就出來點狀況,什麼東西丟了胡亂攀咬的,什麼差事沒辦好無人認賬的。全是雞毛蒜皮的小事,但若處理不好便是新婦能力不足。

郭盈盈全然不將這些小伎倆放在眼裡,東西丟了?順藤摸瓜,隔離審查,沒一個時辰就找了出來,無人認賬?衣服鞋子查一查,房裡房外轉一圈,立刻找到供詞漏洞,真兇無所遁跡。

不到半個月,郭家神捕揚名,再沒人敢給她搗亂。

林若愚笑道:「屋裡交給你我放心,神捕威名在,何人敢搗亂?我去了,別讓丫頭們知曉。父親不在京中,母親想不到我們私下謀划的。只要面上不露,等事情已成定局,他們也無可奈何。」說罷,匆匆而去。

郭氏拿過她最喜歡的《洗冤集錄》,邊看邊等人。不多久,林若愚的大丫鬟暖萍拎著一個食盒進來:「大*奶,這是廚房熬的燕窩粥,您和大爺用點宵夜吧。」放下盒子端出碗碟,她驚訝的看了看:「咦,大爺呢?」

「出去了。」郭氏淡淡道。

「這麼晚,可是去太太哪兒了。」暖萍笑著道「還是去了書房,粥恐放久恐涼了,奴婢給大爺送去。」

郭氏從上到下打量了她幾眼,道:「暖萍,你不是剛從太太哪裡來?怎麼還問?」

暖萍一驚,笑容勉強:「奶奶如何知道。」

郭氏嗤笑:「我當然知道。」

暖萍笑容幾乎掛不住,強笑道:「奶奶又再和奴婢開玩笑。」

「誰和你玩笑了。」郭氏面孔一板,冷笑「我犯不著和你開玩笑。你是不是從太太那兒來的,一問便知。還想隱瞞?你明知大爺沒去太太處,還詢問於我,分明是居心叵測1見暖萍想分辨什麼,她一揮手:「我犯不著聽你解釋。你只要知道,在我面前是說不了謊的。至於你愛騙誰我管不著,只別犯到我手上。」

沒見過這麼笨的丫頭。大廚房是公中出錢,宵夜根本不會準備燕窩粥這樣的補品。要麼是太太們小廚房備的,要麼就是自己出錢出貨讓大廚房加工。再者,大太太院里種著桂hu,暖香的頭髮絲上落了米粒大小的一朵,還有她的鞋子,大廚房的路程和這裡相隔甚遠,不會這麼乾淨。再有,燕窩湯的濃稠度不是剛從鍋上端下來,她應該是和馮氏說了不少時間的話耽擱了。說話的內容用腳後跟想都知道……

「洪媽媽。」她徑直喚道「暖萍一路走辛苦了,帶她下去歇著,別讓她再亂跑。都快嫁人的姑娘了,成天跑東跑西的,成什麼體統1

聽見『嫁人』二字,暖萍臉色刷白,一動不動的被郭氏的乳母帶了下去。

「奶奶。」洪媽媽稍後回來,對郭氏耳語:「這個暖萍心思不正。」

郭氏笑:「這還用說?這屋裡有幾個心思正的?不妨事,讓她們鬧,鬧的林若愚煩了,自然會稀罕我這兒的清凈。再說,就她們那拙劣手段,掰開來講牙都能笑掉。」

「話不是這麼說。」洪媽媽擔憂道「暖萍是太太給的,倘若做了屋裡人,還不一心向著太太。大爺身邊的人總得是姑娘自己人才好。」

郭氏大笑:「媽媽,這你就不知道了,男人不能慣著,屋裡得亂一亂,他才知道齊家不易。就暖萍那稻草腦袋,林若愚吃幾回就得膩,他口味刁著呢。媽媽,我再說一遍,我身邊的丫頭決不許當大爺的通房。不然,別怪我不客氣。」

洪媽媽不理解:「姑娘,這是為何,姑娘捏著她們的身契,誰敢有二心?是自己人豈不好?」

郭氏意味深長的道:「二心不是一紙契書能約束的,身契管不了人心。這世上有太多值得豁出命去爭的東西,命都不在乎了,還在乎賣身契?所以,不若干脆連背叛的可能都不給的好。我用不著靠通房拉攏男人,太太給的,老太太給的,無所謂。」

「姑娘……」洪媽媽焦慮的換回了舊時稱呼「姑娘已經成親了,可不能再像閨中那般不在意。這夫妻間不同他人,姑娘若是將姑爺推遠了,這將來的日子可難過。頭一個,小少爺什麼時候出來,大太太眼盯著緊呢1

郭氏不在意的拿起《洗冤集錄》,繼續翻開:「兵來將擋、水來土掩。總歸將來都是一堆黃土埋骨頭,死人骨頭我都看過,這些有什麼要緊的。」

「姑娘!這話可不能再說1洪媽媽急的不行「被姑爺聽見還了得1又急她毫不在意,只得暗自警醒,一定要將幾個不安分的丫頭看住了。

郭氏無奈的搖頭。丫頭們出手怕什麼,她就怕她們不出手。出手才讓她有案子可破埃不然,這日子還不無聊透頂?

林若敏的臉上重新恢復了鎮定的微笑。雖然人還是很瘦,但精神很好,瞳孔晶亮。對禮儀教習的課程更為用心。馮氏看在眼裡,以為她是想通了,十分欣慰。

這一天,為了慶祝林若信、林若慎兄弟拜在韓夫子門下讀書,二房出錢做東,舉辦了個小小的家宴。

黃氏這幾年到底賺了多少錢林家人不知道。她為人低調,穿衣打扮一如既往,二房的用度也只是在幾個孩子的吃食上豐富些,其它並無太大區別。

然而林若拙知道,黃氏手上的財產,能嚇大家一跳。隱瞞是正確的,不然渣爹知道自家這麼有錢,還不使勁著當豬頭隊友。

「母親,我想學騎馬。」家宴之後,她趁機提出要求。

黃氏知道她心心念念這事。笑道:「若不怕摔著,我不攔你。」

「那母親送我一匹馬。」黃氏有西北馬場投資,每年運送進京不少好馬,林若拙早已眼饞。

林老太太不悅:「好好的姑娘家,學那個幹什麼1

林若拙立刻道:「我聽說複選是在郊外的皇家別院,那裡有很大的跑馬場,還有獵常聽說,女眷們也有打獵賽馬的活動。雖然不必爭奪第一,可總不能連馬都不會騎吧,好丟人的。」

馮氏立刻坐不住了,問:「是真的。」

林若拙看看林若敏,故意道:「三姐姐這麼文靜的人,不會騎也不要緊的。這次的閨秀有好些都是西南、西北那邊將軍的女兒,若是傷著了反而不美。」

馮氏立刻緊張,武將之女,那些粗魯地方來的。萬一真的傷了她女兒可怎麼是好。

林老太太嘆了口氣:「六丫頭要學就學吧。二丫頭和三丫頭到時就說不會。」

一丁點兒不會反而安全,別人見你完全外行,也不會拖上常最怕的就是那種半會半不會。

林若拙得到准許,高興的不得了。馮氏又追著問她還有什麼內幕消息沒有。她哪裡知道,這些都是仲師傅說的。話說這幾年仲師傅一直替她和恆王府之間傳話,恆親王一家到底是什麼意思她也很莫名。

恆親王府,赫連瑜正對恆王妃撒嬌:「我也要去攬秀園打獵,我也要去1

恆王妃頭疼道:「那是給閨秀複選,就是個hu架子,你去幹什麼1

「我去玩啊1赫連瑜振振有詞「攬秀園那麼大,我不去你們那頭就是了。本來秋天就要去好好玩一玩的,五堂兄、七堂哥、八堂兄還有九堂弟他們都要去,為什麼我就不能去!對了,還有司徒十一也去呢1

「什麼?」恆王妃大吃一驚「這些人也去,誰說的?」

恆親王剛好走進來,順口答道:「老七提議,陛下應允了。說是讓孩子們互相看看對眼也好,免得亂點鴛鴦譜。」

恆王妃驚愕:「難道二皇子他們也去?」

「呵呵1恆親王笑的幸災樂禍「不但他們,大公主和大駙馬也帶三個公主一塊兒去。皇後娘娘估計馬上就要宣你進宮商量了。」

「天1恆王妃撫額「這是要鬧什麼1

恆親王冷笑:「還不是那幾個混小子總盯著司徒家大丫頭,皇后嫂子惱了唄,索性一潭水再攪渾些,讓牛鬼蛇神都出來。」

赫連瑜聽不懂這些,他忽爾想起一事:「既然這麼多人,父王,咱們把林小六也叫上吧,一塊兒玩多有意思。」這三年,他就沒找到第二個像林小六這麼有意思的人。

恆親王笑:「你喜歡和她玩?乾脆想個法子讓她長遠到咱們家來玩可好?」

「王爺1恆王妃厲聲喝止「瑜兒還小,你別逗他1深深吸了兩口氣,又和顏悅色的勸兒子:「她一個不在選的小丫頭,忽而巴刺的夾在裡面,不成個樣子。」

恆親王又給妻子拆台:「這倒不妨。因新川公主也要去,皇後娘娘大約會讓你請一兩個適齡的姑娘陪伴。」

恆王妃給氣笑了:「那也是爵位人家的女孩,皇後娘娘知道林家丫頭是誰?」

「不一定哦1赫連瑜神秘的顯擺「說不定皇後娘娘就知道林小六呢。」

怎麼會知道的?當然是有人提的。

提議者大家都沒想到,居然是新川公主本人。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書香貴女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