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香貴女

書香貴女

第五十四章猶豫

[更新時間]2013年04月08日 22:31 [字數] 3615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按說以二、三、四皇子的年齡,兩年前就該將婚事提上日程。但二、四兩位皇子不約而同、心有靈犀的以各式各樣理由給拒絕了。為什麼呢?因為皇后的娘家,顯國公長女司徒家大小姐,今年剛好十四。情竇初開的年紀。

兩位皇子算盤打的精,雖說顯國公家不欲再將女兒嫁進皇族,可訴說的好,兒大不由娘。若是司徒大小姐自己傾心於他們,父皇定會樂見其成。所以說,遲個一兩年定親有什麼關係,婚姻大事,嫡妻原配、天然盟友,那個最好的,總要試一試能不能得到。

三皇子倒是沒這個心思,可他運氣不好。前年生母關嬪死了。這位生母宮女出身,人前不顯。死後才被追封一個嬪。倒霉的三皇子總不能親娘死了還沒一年就議親,拖拖拉拉也就到了今天。

而那位今年業已十八歲的銀川公主,說起來就更鬱悶了。按照楚帝和皇后的約定,顯國公家要尚一位公主,無疑,比世子司徒九年幼一歲的銀川公主本是最合適的人眩但不知出於什麼原因,楚帝遲遲不鬆口。也正是因為他的不鬆口,才給了二、四兩位皇子希望。畢竟,皇家沒有換親一說,尚了公主的人家怎麼可能再出皇子妃?

三公主臨川倒是芳齡十六,正當hu信。本該此時選駙馬。

所以說,這裡頭的牽扯太複雜。林老太爺帶著男人們去前院商討,女眷們以同樣的熱情八卦這件大事。議論紛紛。

馮氏身為長媳,丈夫又志在千里,對這些格外關心:「銀川公主是在五皇子生母穆嬪身邊養大的。便是不嫁給顯國公府,也少不了一個好夫婿。」

林老太太想到一個關切的問題:「既然二皇子和四皇子有意司徒家,待選女子的年齡勢必會放寬至十四歲,二丫頭和三丫頭,可會要參選?」

林若靜和林若敏今年剛好十四。

馮氏立刻將目光投向黃氏,眼露期盼。黃氏道:「這個不好說。條件放的很寬,凡五品官員之嫡女、嫡孫女皆可參選,京中外任不論。名單報上後會有第一輪篩眩據說,若是有個別出色的,條件還可再度放寬,具體是什麼就不知道了。」

這個具體什麼的其實很簡單,入了至高位置上人的眼。但黃氏不能這麼說,只能含蓄表示。

在場人都聽懂了。林若靜、林若敏都符合條件,需要參眩

馮氏和童氏頓時沸騰起來,激動的就提議:「老太太,得趕緊給姑娘裁新衣、打首飾,還有禮儀規矩也得格外教導,咱們家可不能讓人小看了去。」

這種選秀是大事,就是不被選上,在貴人前表現出良好的素質品行,一樣能有好姻緣。同樣,在這種幾乎是全國範圍,優質閨秀的展覽會場上,一旦有什麼差錯閃失,也是不可彌補的傷害。閨秀聲名大跌,良緣難繼。故而兩位母親十分緊張。

林老太太當然全部同意,她也很激動,不過克制的很好:「老2媳婦,這是大事,你多偏勞些,幫幫你大嫂和弟妹。」

黃氏溫文而笑:「母親放心,媳婦知曉。」

馮氏早將『找新兒媳的茬』這一念頭拋至九霄雲外。急急拉了黃氏,討論坊可有什麼最新的衣裳式樣。童氏也熱情的湊上來。

林老太太清咳一聲,提醒幾個興奮過度的兒媳:「你們三個想是要忙了,家裡幾個小一些的丫頭乾脆就讓愚兒媳婦幫著照看些。如何?」

馮氏一想,左右大房就一個林若敏,無有女孩需要照看,便爽快的答應。

林老太太又對幾個小孫女道:「這些日子你們的母親會很忙,你們要各自安分,不可在此時添亂,可知。」

林若貞領頭,五個女孩子齊齊應諾。

沒過幾天,選秀的旨意果然放了下來,京中沸騰。黃氏坊的高檔衣料和最新樣式衣裙幾乎賣的脫貨。整個人忙的似打轉的陀螺。林若靜和林若敏被安排了一大堆補充課業,每人身邊多了一個禮儀教習,各色衣服首飾統統重新添置。

在這一片熱情中。三年一次的庶吉士散館考試結束。三叔林海嶼被受任翰林院編修,正七品。

一向在家中默默無聞的渣爹突然吃香起來,這位的官職雖然不大,但偏偏是在禮部,內部消息最為迅速。為了家族榮譽,渣爹也積极參与,與同僚們親密接觸,力求第一手資料。大家知道他有個三品大元的爹,倒也給幾分面子。再則,這也不是什麼大事,有門路的人家,誰沒有第一手資料。

第一批名單報上去一個月後,禮部下達篩選名單。林若靜和林若敏都過了初眩被通知準備半年後參加復眩這是給外地閨秀進京的時間。

初選是禮部官員定奪。複選則有勛貴超品級夫人們把關。最後正選才是由楚帝陛下和宮中娘娘們親自選定。而複選的領頭人,便是恆親王妃。

林若拙突然變的搶手起來,林若靜林若敏經常來找她說話不提,居然有好幾封邀請林家女眷的請帖中,指名要邀請林家六姑娘。

馮氏的意思是不去。恆王妃的喜好什麼的,自家人知道就行了,沒得便宜外人。

黃氏自家人知曉自家事,林若拙就不是她們想象的那樣,還是不要放出去嚇人了。

林若拙覺得這些人的想法簡直不可思議:「她們是想嫁給皇子對吧?又不是恆王妃的兒子,恆王妃的意見很重要麼?」

林若貞笑她:「傻了吧。恆王妃不入眼,連複選都通不過,哪裡還能去娘娘們眼前露臉?」

林若拙不屑:「你才傻了。只要家世夠好,複選怎麼會通不過?比如中書令許大人的孫女,誰敢刷她下來?」

林若貞頓時一噎,鬱悶的臉漲紅:「照你這麼說,選秀乾脆不要辦好了。直接按家世指定皇子妃人眩陛下為什麼要舉辦,便是看重人品更甚。」

林若拙嗤之以鼻:「家世是基礎,在這之上才看人品。家世不重要?那何必有五品官員的限制?」

林若容斯斯文文道:「六妹妹,話不是這麼說的,家世固然重要,然人品德行也在其中。倘若一個女子品德上佳,被貴人看重也是有的。」

林若拙一針見血:「家世不夠格,看重了也是當側妃。當小妾很有光彩么?你們甘心?」參選的可都是嫡女,皇子側妃也是妾,不過名義上好聽點。真正能擺譜的妾,全天下唯有一個地方,便是皇宮。誰又敢肯定,這三個適齡皇子里就有未來的皇帝?

一盆冷水澆下,幾個姑娘齊齊沉默。一直安靜傾聽的林若靜臉色雪白,她的條件還不如林若敏,真要被看中了,妥妥的是當妾。

當晚,三房的燈亮了很久。

第二天,童氏紅著眼睛來找黃氏:「二嫂,能不能請你幫忙給恆王妃說說,我家若靜複選不必通過。」

黃氏吃了一驚,前幾天童氏還雄心勃勃,怎麼這麼快就換了天翻地覆的想法:「三弟妹,這麼大的事,父親和母親可知道?你可想好了?」

童氏眼淚就流了下來:「二嫂,我想過了。我手心裡捧大的姑娘不能去做妾,側妃也是妾。她要熬多少年啊!熬的出來熬不出來還不一定,我怎麼能讓她去吃這樣的苦,我不能!母親那邊不必去說,複選那麼多閨秀,靜兒又不是那麼出色,被落選很正常。」

童氏庶女出生,看夠了妾室在主母面前的卑微。她和林海嶼都有嫡出情節,側妃雖說有品級,可一樣要在正妃前面立規矩,孩子將來一樣是庶出。這對夫妻的心理都無法承受。

黃氏的笑容多了幾分真心:「三弟妹,有你這句話我就有底了。你放心,選中我不敢保證,這落選卻是很容易,只要你不後悔就行。」

「我不後悔1童氏咬牙「我的女兒,咱們又不是那吃不飽飯的人家,姑娘自是要去做正頭娘子的。」

黃氏點頭贊同。

那邊林若敏也是心事重重,她將林若拙的話對馮氏說了:「母親,我擔心。要不,咱們去求求二嬸,她和恆王妃交情好,讓我落選吧。」

「這是什麼話1馮氏一口否決「敏兒,你傻了。你是什麼身份,祖父是三品大元,父親是五品知州。你祖父是中書省第三位,陛下也要經常向他問政。你的家世哪裡低了1

「可……」林若敏想說的是,皇子正妃就三個,她的家世再不低,也沒高到擠進前三,甚至是前五。進不了前五,那還不是當側妃。側妃?天!

「我不想當側妃。」她低聲道。

「側妃怎麼了,側妃也有品級。生出的兒子也是皇家人,將來要封爵的。」馮氏不以為然。

林若敏失望的離開。

之後幾天,她茶飯不香,人漸漸消瘦起來。相反的,林若靜倒是氣色上好,養的有紅似白。

林若愚見妹妹消瘦,關切的詢問,林若敏對著他說不出來。馮氏的話猶在耳畔:「便是想想你哥哥,也不該這麼沒志氣。你若攀上皇家,你哥哥將來能少走多少彎路。不必像你父親剛入仕時小心翼翼,處處看人臉色。你連這點兒兄妹之情都沒有么1

林若敏強笑道:「我沒事,就是近來學的太多,有些累了。」

林若愚若有所思。晚上便對郭氏道:「妹妹最近好像有什麼心事,我問她她不肯說,明天你再去探探,有些話,想是你們女人家更容易開口些。」

郭氏奇怪的道:「你居然不知道?也難怪,這是后宅的話。我知道三妹妹的心事。是前兒六妹妹說了,家世不夠的姑娘若是入了貴人眼,十之**是要當側妃的。妹妹是為這個煩惱。」

(快捷鍵:←)書香貴女 第五十三章娶妻 書香貴女目錄(快捷鍵:回車) 書香貴女 第五十五章提議(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書香貴女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