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香貴女

書香貴女

第五十三章娶妻

[更新時間]2013年 04月08日 06:00 [字數] 4001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林若愚的落榜,馮氏痛不欲生。林老太爺倒是沒太大失望,十八歲的年紀,成功了固然是少年得志,然人生得失很難用短時間內的成敗來定奪。在這個年齡段上磨一磨林若愚的性子,讓他知道天外有天,自己並不是什麼了不起的少年才俊,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林老太太人活成精,多少風雨經歷,自然也懂得這個道理。為了轉移馮氏的注意力,便提醒她另一件很重要的事:「愚哥兒今年十八了。科考一路咱們可以慢慢來,這婚事卻是拖不得。拖來拖去,好人家的姑娘都被別人相走了。」

馮氏驟然一驚,想起還有這件大事,立時又振奮了精神:「母親說的是,愚兒的媳婦可是嫡長孫媳,一定得挑個才貌雙全、家世出眾、賢惠和氣、有愛弟妹……的好姑娘。」

不拉不拉說了一大堆定語,彷彿不是世上最優秀的女子就配不上她最優秀的兒子。

老太太嘴角抽了抽。雖然她也覺得自家長孫很優秀,但馮氏開出的條件……

皇子選妃也就那樣了吧。

「你先去相看人吧。有了人選再具體商議。」馮氏這種虛榮的心理,只要被現實打擊一兩回就能改過來。別看她面上能幹爽利,老大的話半個字都不敢違背。

想到這裡,林老太太又有些胸口悶。就連老三都把媳婦順的服服帖帖。偏老2被個媳婦治的死死的。黃家大舅在西北操持新馬政。黃氏的坊和馬場一來一往賺了大錢。可憐的老2在二房連個聲響都沒法吱了。想想她就心口悶。

當然,讓林老太太鬱悶的還不止這些。如果說渣爹只是讓她心疼,六孫女林若拙就讓她簡直不知道該如何辦才好。

這一位現在成天混在韓夫子家,女孩子該學的全都敷衍了事,不該學的學的走火入魔。跟著那個仲師傅天天呼來喝去。偏她們還教訓不得,人家頭上有恆親王這座大靠山。仲師傅的薪資都是恆王府給的。哎呦,她是真的頭疼。這丫頭怎麼就一點兒不知道好歹呢?恆親王隨口一句玩笑竟當了真,這麼學歪了下去,以後怎麼找婆家?真是傻到家了!

老太太這邊為家族心憂,那邊,馮氏興匆匆的去相看各家女孩。

她先是看中了中書令許家的孫女,后又發現吏部尚書家的孫女不錯,再還有,彭參軍的侄女也很好,就是父親官位低了點,要是彭參軍的親女兒就更好了。

很快,她的熱情被潑下一盆盆涼水。自古高門嫁女、低門娶婦。這些人家的閨女不知怎麼的,一個個似不急著說親般,捂在手裡不肯鬆口。林若愚要是中了舉人還好,偏又落了第,后宅婦人哪裡懂什麼經濟文章,對這個人選就很看不上眼。

馮氏遭到了無情的打擊。黃氏火上澆油的又刺激了她一下:「大嫂,二皇子今年17,三皇子和四皇子皆是16。這些人家,當然不急。」

馮氏恍然大悟。可不是,只要年齡在16歲以下的姑娘,誰家著急?還不死捂著等上頭選秀的意思。她家愚兒真命苦,怎麼就和皇子年紀杠上了!

不得已,她只好將眼光放寬至次一等的人家。誰料,次一等的人家也一樣有上進心。甚至,他們的渴求比第一等的人家更為強烈。只要是優秀的女兒,無不希望有『大出息』。能拿出來的只有庶女。

庶女!馮氏覺得自己受到了侮辱。怒極攻心,病了好幾天。

沒過多久,一個更驚人的噩耗傳來。林若愚,林家最出色的長房嫡長孫,跪在地上請求母親去刑部郎中郭家說親。求娶郭家大小姐。

「刑部郎中?姓郭的?」馮氏想了半天想不起京城有這麼一號人。經林若愚一解釋才知道,是剛從外任調上來的。

林若愚道:「郭大人善於斷案,有宋慈在世之美稱。兒子回京的時候剛好和他們同過一程。對郭大人欽佩不已。」

馮氏險些氣暈過去。你對郭大人欽佩,和你想娶郭家小姐有什麼關係?五品郎中,還是從外任剛調上來的。沒根沒基。這樣的人家,她隨便都能抓出十個八個回來!

還是林若敏心細,問道:「大哥,你可是見過那郭家小姐?」

林若愚的臉立刻就漲紅了,支支吾吾起來。林若敏一見有戲,立刻加把勁:「你不說,母親焉知你是不是一時衝動,只不過因為欣賞郭大人,就誤以為……」

「不!她是個很好的姑娘。」林若愚衝口而出。

馮氏的臉色立刻變的很難看。

林若愚卻沒發現,沉浸在回憶中:「那時兒子因為落第,心情低落,在驛站中長吁短嘆。恰巧被郭小姐聽見,斥責孩兒一頓,將孩兒罵醒,孩兒這才振作起來。」

他說的結結巴巴,還尤為心虛。因為真實的情況是,郭家小姐嫌他在院子里走來走去的聲音煩人。派了丫鬟出來交涉,得知原由后,很不同情的問了他幾個假設案例。林若愚當然一無所知。郭小姐道,幸好,你這樣什麼都不知道的人便是當了官也是個胡亂斷案的昏官。可見朝廷還是有眼光的。

有時候人就是這樣。自從落第,林若愚聽了無數安慰話。聽的耳朵皮都生了老繭。然而這些話每說一遍都是在他心上凌遲一次。割的鮮血淋漓。郭小姐冷冷的幾句諷刺反而將他痛苦的傷痕給治癒了。第二天,他特意拜訪郭大人。真心請教。這位郭大人是從基層一步步做上來的。破案手段十分了得,只用了半個時辰,林若愚就當場被折服。

前幾天,偶爾從丫鬟口中得知母親在為他挑選妻子時受到挫折。不知怎麼的,耳邊就迴響起了郭小姐冷淡的聲音。他覺得,既然那些貴家小姐眼光高,看不上他。還不如娶郭家小姐這樣的。至少,她不是趨炎附勢的人。郭家一家都不是那樣的人。

馮氏才不管兒子的這些少男情懷。在她的眼睛里,郭家在京城就是個三等人家。況且兒子越是表現出對郭小姐的嚮往,她就越認為郭小姐人品欠佳。居然勾引大家公子!

林若敏是無所謂自家大嫂出身如何的。在她心裡,大哥的幸福最重要。可是母親連提都不願再提,硬是和大哥擰上,明明一件可以商量的事弄成這般糾結。

心裡煩悶,便找了林若萱商量。林若萱讓自家相公去打聽郭大人為人如何。得出是個有才之人,但不會鑽營的結論。便含蓄的道:「這樣岳家對大哥其實是好事。」

林若敏一聽,深得其中三昧。去勸馮氏,結果馮氏一條道走到黑,堅決不聽。說是這樣成親前就勾了兒子魂的媳婦不能要。

林若敏無奈,她已經儘力了。

林若愚悲觀之極,心情不好,拉著兩個弟弟喝酒。半醉之時吞吞吐吐說了心事:「是我走錯一步,我就不該說我認識她。不然,也不會惹得母親厭棄……」

林若謹深表同情,回頭就將事情講給林若拙聽。林若拙很納悶:「婚姻大事父母做主,大伯母不同意就去求大伯好了,或者去找祖父。只要讓他們明白和郭家結親是對大哥有利的,再排除幾個不利因素,總有一二可為。什麼都不努力,長吁短嘆,書都讀到狗肚子里了么?連橫、合縱、詐騙、隱瞞,什麼手段不能使出來?」

林若謹聽的冷汗直冒。自從跟隨仲師傅習武,若拙越來越彪悍了。好在他的騎射師父表示,六姑娘學的只是hu拳腿,殺傷力不大。這才令林家一眾人放了心。

此時他們尚不知道。江湖人眼中的殺傷力不大,和文官眼中的有很大差距。

而且殺傷力這種東西,彪悍的內心遠比強壯的體魄來的更為危險。

於是,本著兄弟友情,林若謹將話含蓄的給林若愚說了,林若愚聽完眼睛一亮,狠狠拍了一下自己腦袋:「我真傻1隨後,又狠狠拍了林若謹的肩膀:「好弟弟,大恩不言謝,等哥哥成親了,讓你嫂子親自給你端謝媒茶。」

他飛快的不見了人影。

之後的事林若拙就不知道詳情了。總之來年春天,兩家下了小定。馮氏拖拖拉拉,非暴力不合作。郭家不知是沒有察覺還是沉得住氣,也不著急,婚事辦的奇慢無比。一直到秋末,林若萱生下長子,派人前來林家報喜。林若敏看不下去的說了一句「明年哥哥是弱冠之年,尤膝下空空。」林老太太當場發了狠,放話馮氏要是不想操辦婚事就讓黃氏來辦。大伯母這才兢兢戰戰打起精神,定下了來年二月的婚期。

然而,到底是不喜歡這個媳婦到了極點。

承平28年,二月,林家嫡長孫林若愚,娶郭家長女。

這一年,林若拙十歲。

大嫂閨名郭盈盈。這是她在『問名』禮之後特意問來的。眾姐妹笑問她幹嘛這麼關心。林若拙一本正經的道:「就是想知道。」郭大小姐、未來大嫂,未來林家大*奶,都只是一個代號。唯有郭盈盈三個字,才是父母在生命新誕之初對孩子真切的祝福。刻畫出一個妙齡少女隱約模糊的面目。

成親那天,紅頭蓋揭下。林若拙瞬間明白了郭家父母給女兒起名的用意,新大嫂有一雙秋水盈盈的眼睛,將五分姿色的臉襯出八分色彩。如畫龍點睛之筆。

林若愚對妻子的相貌很滿意,笑的連合巹酒都忘了接。

第二天敬茶,郭氏奉上親手做的針線,針腳很粗,還有線頭露在外面。馮氏的臉刷的就青了。郭氏大大方方的道:「母親見笑了,媳婦不善女紅。」說的理直氣壯。

林若敏趕緊笑嘻嘻打圓場:「六妹妹,這回好,你可是有同伴了。」

林若拙便認真的對郭氏道:「大嫂,不要緊,咱們家有專門負責針線的丫鬟。還有我母親也開著坊,缺不了衣服。」

郭氏驚訝的看著她,隨後微笑:「多謝六妹妹指點。」

林若愚也感激不已,笑道:「六妹妹,想要什麼以後只管和大哥說。」

馮氏的臉色很不好。

林若拙看看現場氣氛,淡定的扔出一枚炸彈:「祖父,我聽說,今年陛下要給幾位皇子和兩位公主選定親事。」

炸彈效果太強大,就見林老太爺霍的睜亮了眼睛,童氏「氨的一聲捂住嘴,馮氏興奮的幾乎失態,緊緊追問:「消息可靠嗎?你怎麼知道的?」

林若拙老神在在:「自然是恆王府傳出的消息,母親和我也是剛得知。要過幾天再公布,外頭人還不知曉呢。」

眾人眼看黃氏。黃氏微微一笑,點頭承認。

這是她們在林家無人敢惹的根本原因,靠山大!!~!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書香貴女目錄 下一章